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至尊隐龙
至尊隐龙

至尊隐龙

作者:大木金仙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8 13:01:38

《至尊隐龙》主要说的是大木金仙 林逸的事情,看看大木金仙是怎么讲的:江晚晴犹豫了片刻,摇头道;“今天不行,太突然了,而且你我现在没名没分,我不能就这么带你回去,不然我爸妈和爷爷都不会答应。”“那好吧,我自己想办法。”林逸讪讪笑道。“明天早上有空吗?”江晚晴忽然又说道。“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干什么?”林逸问道。“带上身份证和户籍资料,跟我去民政局登记。”江晚晴俏脸微红,目光却是坚决无比,“登记完成为合法夫妻之后,我住哪你就住哪,没人能说什么了。”
展开全部

她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吃喝拉撒-大木金仙

时隔七年终于重逢,江晚晴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问林逸,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欲言又止了半天,她轻轻叹了口气道:“今天太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你有住的地方吗?”

“之前在旅馆开了个房间,结果莫名其妙就说我嫖娼,我可不敢再回去了。”林逸一脸期待道:“要不……我去你家住?”

边上的左雨萱听得直翻白眼。

这家伙脸皮是真的厚!

江晚晴犹豫了片刻,摇头道;“今天不行,太突然了,而且你我现在没名没分,我不能就这么带你回去,不然我爸妈和爷爷都不会答应。”

“那好吧,我自己想办法。”林逸讪讪笑道。

“明天早上有空吗?”江晚晴忽然又说道。

“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干什么?”林逸问道。

“带上身份证和户籍资料,跟我去民政局登记。”江晚晴俏脸微红,目光却是坚决无比,“登记完成为合法夫妻之后,我住哪你就住哪,没人能说什么了。”

林逸当场目瞪口呆。

左雨萱更是惊得直接跳脚,“晚晴你疯了吧?这可是结婚啊,关系到你终生幸福的大事!你怎么能这么草率就下决定?!”

“草率吗?这是我想了七年才决定的事情,不草率。”江晚晴苦笑道:“况且我的情况你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我没有其他选择了。”

左雨萱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然而江晚晴的下一句话,惊得她一蹦三尺高。

“雨萱,今天晚上林逸先去你家里将就一下吧,明天早上我来接他。”

“晚晴你没事吧?!”左雨萱目瞪口呆道:“这是你的男人,住在我家里算是怎么回事?你不介意我还介意呢,本小姐可是冰清玉洁的大家闺秀,这要是让人知道我收留陌生男人过夜,我还活不活了?!”

“我这不是没办法带他回去嘛。”江晚晴无奈道。

“那你可以让他住酒店啊!”

“我不放心。”江晚晴皱眉道:“你以为当年那家人真的会放过林逸吗?或许他们现在也已经收到消息了吧?”

一听这话,左雨萱憋得差点吐血,好半晌才跺脚道:“行行行,我收留他还不行吗?这可是你自己推过来的啊,哪天我要是抢了你的男人,可别跟我哭哭啼啼的!”

“你看得上他吗?”江晚晴莞尔笑道。

左雨萱撇撇嘴,“除非天底下男人全死完了。”

边上的林逸捂着胸口,感觉仿佛万箭穿心。

我有那么差吗?

交代了林逸好多事情之后,江晚晴才转身离开,那背影说不出的沉重,看得左雨萱一阵心疼。

其实左雨萱心里很清楚,江晚晴今晚之所以不带林逸一起回家,根本不是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分说法,而是因为……她知道今天晚上江家将会有一场激烈的争吵!

江家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一个人支持江晚晴和林逸的事情,这些年更是拼了命给江晚晴介绍男人,千方百计想要拿江晚晴的联姻换取生意上的支持。

若不是江晚晴咬着牙坚持了下来,没准这会儿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现在林逸忽然回来,江晚晴又决定要和他结婚……这事江家能答应吗?

江晚晴这一去,就是去江家丢炸弹的啊!

很显然江晚晴并不希望让林逸卷入这场争吵之中,所以才随便找了个借口支开林逸。

用心良苦啊!

一念至此,她不由狠狠瞪了林逸一眼,“以后你要是敢对不起晚晴,我第一个找你拼命!”

林逸被瞪得一头雾水,这小妞哪来的火气?

坐着左雨萱的小奔驰来到左家,林逸顿时小小惊叹了一下。

原来这左雨萱也是个小富婆!

不仅住的是独栋别墅,门口竟然还有四个保镖守夜站岗。

只是抬头草草看了一眼,林逸在别墅外墙的缝隙里看到了不下四个微型摄像头,几乎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监控!

“这小妞什么人?”林逸心里暗暗吃惊,“普通的白富美,根本不会有这么大的安保力度吧?”

“看什么看,赶紧去洗个澡,满身臭味都快把我熏死了!”左雨萱皱眉道。

林逸点点头,走进卫生间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没有换洗的衣服,他只能重新把老衣服穿了回去。

等他回到客厅的时候,却发现左雨萱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猛看,像是要把他看穿似的。

“怎么说我也是你闺蜜的老公,你这样盯着我看不太好吧?”林逸一脸愁容道:“万一你不小心爱上我了,这可怎么办?”

“呕——”左雨萱直接做了个翻白眼干呕的动作,没好气道:“少在那自作多情,过来坐下,我有话要问你!”

林逸往沙发上一坐,拿起一个苹果就啃了起来。

“你倒是不客气啊。”左雨萱白了他一眼,“这七年,你去哪了?”

“去了很多地方,几乎把全世界都给跑遍了,一下子说不过来。”林逸边啃苹果便说道。

“嗤,流亡逃命,怎么被你说得跟环球旅行一样。”左雨萱皱眉道:“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回来?哪怕发条短信回来也行啊,你知道晚晴有多担心你吗?”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林逸满不在乎道:“况且我哪知道那帮家伙有没有监听江晚晴的电话,万一暴露了行踪谁来救我?”

左雨萱无言以对。

“这次回来你打算怎么办?想过找什么工作吗?”

林逸一脸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我老婆都已经是公司总裁了,我还找什么工作?她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吃喝拉撒,这不是挺好的?”

若不是手边没有顺手的凶器,左雨萱这会儿真是恨不得一刀砍死这个混蛋。

脸呢脸?!

你是男人啊我靠!

啃完一个苹果,林逸脸色渐渐严肃了起来,“那个沈佳豪是什么人?”

“呦,吃醋了?”左雨萱冷笑一声道:“幸亏你回来的及时,要是再晚几天回来,你还真就被他戴绿帽子了!”

“什么意思?”林逸皱眉道。

“那沈佳豪是个律师,而且是清云市最厉害的律师,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他从四年前就开始追求晚晴了,但是晚晴咬死了要等你,他也一直没什么好办法。”

“但事实上这些年他一直都在悄悄调查江家旗下那几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几年下来掌握了不少见不得光的资料证据,那些东西一旦曝光……江家可能还有灭顶之灾!”

“所以前不久,他拿那些资料威胁晚晴,如果晚晴继续执迷不悟要等你,他就把那些资料全都交给公检机关去调查;但只要晚晴答应嫁给他,他不但愿意销毁那些黑材料,还愿意担任江家的首席代理律师。”

林逸听得眉头越拧越紧,“所以……他刚才说三天内上门求亲,其实是在威胁晚晴?”

“没错。”左雨萱叹气道:“你最好有心理准备,我估计江家肯定不会同意你和晚晴的婚事。”

林逸默然不语,连左雨萱起身上楼了都浑然未觉。

左右一看没人盯梢,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奇怪的号码。

“主人,请问有什么吩咐?”话筒里传来一道清冷的女声。

“帮我查一个人,沈佳豪,现在在清云市当律师。”

“需要查到什么程度?”

林逸目露寒光,锋利如刀,阴冷杀气如水银泻地一般喷涌而出!

“能要他家破人亡的那种!”

“明白。”

挂了电话,林逸身上的杀气瞬间消散无踪,又恢复到了那幅吊儿郎当的样子。

往沙发上一躺,他便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一早,他就被左雨萱给摇醒了。

“别睡了,你老丈人丈母娘都来了!”

林逸一个激灵,赶紧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一对衣着华丽的中年夫妇站在沙发边,正在用轻蔑嫌恶的目光看着他。

江晚晴就站在他们身边,一双漂亮的眼睛这会儿肿得跟核桃似得,眼睛里明显能看到一些血丝。

“你就是林逸?”方翠娥的眼神活像是再看一只臭水沟里的蟑螂,她怎么都不明白女儿怎么会对这种邋遢鬼死心塌地。

毕竟是长辈,林逸也不敢怠慢,赶紧起身道:“阿姨好。”

方翠娥重重哼了一声,直接从包里掏出了一叠百元大钞,看着也不多,大概也就四五千块的样子。

啪!

方翠娥把钱往桌上一拍,“这钱就当是你来回的车费,从哪来的滚回哪里去!我们家晚晴,是绝对不会嫁给你这种废物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三百万买你一句话!-大木金仙

  富婆丈母娘拿钱羞辱穷女婿,这场面已经不新鲜了。

  但人家好歹也都是摔个百八十万出来再赶人的,这位倒好,直接拿着几千块出来了……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

  左雨萱虽然很不喜欢林逸,但这会儿也有点看不过去了,太过分。

  就算只是报答林逸当年救晚晴的那笔恩情,都绝对不止几千块钱吧?

  江晚晴更是尴尬地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还有些忐忑不安地看了林逸一眼,生怕他会因为不堪羞辱而暴怒发火。

  然而林逸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咧嘴笑了起来,“阿姨,这是不是少了点?”

  江晚晴猛然一愣,随即眼中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

  这个男人,真的已经和七年前完全不一样了!

  七年前的他,绝对不是个贪财的人!

  方翠娥轻蔑地嗤笑了一声,得意地回头看了江晚晴一眼,“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他就是图你的钱而已,这根本就是个贪财好色想吃软饭的垃圾废物!”

  说完她又从包里掏出了一叠百元大钞,这这一叠厚了不少,看着大概有一万多的样子。

  “这样总够了吧?”方翠娥冷哼道:“加起来有两万了,要知道现在那些白领一个月累死累活也就赚一万块而已,该知足了!”

  林逸还是摇头,“不够。”

  方翠娥顿时勃然大怒,“你个吃软饭的小杂种,我警告你别太过份了了啊,惹急了我,你连一分钱都拿不到!”

  “妈你说话这么难听干什么啊?”江晚晴终于忍不住了,“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死丫头,怎么跟我说话的?”方翠娥脸色铁青道:“他是你什么人啊,胳膊肘就往外拐?我说的有错啊,本来就是他贪得无厌!”

  “行了行了,都给我闭嘴!”一直没吭声的江志国终于开口了,“当着外人的面吵什么吵,也不怕被人笑话?!”

  毕竟一家之主,江志国一开口方翠娥立马就不敢吭声了。

  “林逸,我知道你这次回来是为了钱。”江志国一脸冷漠地看着林逸道:“你自己报个数吧,要多少钱。”

  一听这话方翠娥顿时就急了,让那小子自己开价?那也太便宜他了啊!

  可江志国一个眼神就让她安静了下来,屁都不敢放一个。

  “我要多少,你都给?”林逸戏谑问道。

  江志国点了点头,“只要不是太夸张的数字,都可以。”

  林逸嘿嘿一笑,“那我要一千万。”

  “你怎么不去抢?!”方翠娥当场就爆炸了,指着林逸的鼻子骂道:“小杂种,我告诉你做人不能太贪心的,张口就要一千万?你知道一千万是什么概念吗?胃口这么大,小心噎死你!”

  江志国的面色也有些阴沉,目光中泛着幽幽寒光。

  边上的江晚晴则是面色惨白两眼无神,看向林逸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左雨萱也暗暗为闺蜜感觉不值,整整七年的等待,竟然还敌不过一千万块钱……

  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怎么,太多了?”林逸眯眼笑道。

  “我江家虽然有点钱,但也没富到这种地步。”江志国面色铁青地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支票填写了起来,“一千万我是拿不出来,我给你三百万,这已经是我能拿出来的所有积蓄了。”

  啪!

  把签好字的支票往茶几上一拍,江志国冷笑一声道:“希望你言而有信,拿了这笔钱之后永远都不要再纠缠晚晴。我江志国的女儿,根本不是你这种蝼蚁废物能觊觎的!”

  边上的方翠娥气得都快哭了,“江志国你这个败家玩意儿,那可是三百万,你当是三百块呢?!你这么有钱怎么不给我多买几个包,你……”

  “闭嘴!”江志国恶狠狠瞪了方翠娥一眼,“吵什么吵,三百万而已,就当是喂狗了!舍不得钱是吧,那就让女儿嫁给那废物!”

  方翠娥怨恨地瞪了林逸一眼,咬牙切齿道:“哼,便宜你这废物了,张张嘴就白拿了三百万,小心有命拿没命花!”

  夫妇两一唱一和挤兑了半天,才心满意足地准备走人,半天没吭声的林逸却冷不丁开了口。

  “慢着,我还有事。”

  “干什么,蹬鼻子上脸了是吧?!”冯翠娥回头就是一口唾沫星子,“小杂种我告诉你,别得寸进尺了,再多一毛钱都没有了!”

  江志国也沉着脸冷声道:“年轻人,太贪心会遭报应的!”

  “你们想多了。”林逸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是想问你们要钱,而是想和你们做笔买卖。”

  “你?跟我们做买卖?”

  方翠娥楞了一下,当场哈哈大笑起来,“小杂种,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你知道我们江家是什么样的存在吗?清云市的二线豪门,所有产业加起来估值破亿!”

  “现在没有百来万的买卖,我们江家都已经看不上眼了,你一个穷酸流浪狗也配和我们谈生意?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江志国的脸色很不好看,“林逸,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说了,跟你谈一笔买卖。”林逸将那两万现金和三百万的支票推到了江志国面前,“我拿这些钱,跟你买一样东西。”

  江志国眼皮一跳,“你要买什么?”

  林逸脸上笑容渐冷,一字一句道:“买你一声对不起和谢谢!”

  话音一落,客厅里瞬间鸦雀无声!

  江志国和方翠娥听得目瞪口呆,跟石化了似的。

  左雨萱也是张口结舌,那诧异的表情活像见了鬼似的。

  江晚晴捂住了嘴,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七年前我从那帮狗杂碎手里抢回了晚晴,你们用一个三百块钱的红包打发我,连句像样的感谢都没有,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七年前我被警察带走调查的时候,你们连一句正面的证词都不愿意支援我,生怕玷污了晚晴的声誉,完全不顾我的死活。”

  “七年前,那帮牲口的家人千方百计要迫害我的时候,你们冷眼旁观无动于衷,连一根援助的手指都不给我,生生置我于死地。”

  “整整七年,我流浪在外有家不能回,你们不闻不问当我是死人;我前脚刚一回来,你们就咄咄逼人地要我滚蛋。”

  “既然你们喜欢用钱说话,那我就配合你们。”林逸嘴角微扬,“三百零二万,买你们一声对不起和谢谢,这价格应该还算公道吧?”

  左雨萱依旧保持着瞠目结舌的表情,只是看向林逸的眼神里赫然多了一丝精芒。

  而另一边的江晚晴,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这个男人,骨子里还残留了一丝傲气!

  他还是当年那个林逸!

  江志国夫妇两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反了天了!

  一个乡下小子而已,给你钱已经不错了,竟然还想要得寸进尺?!

  唰!

  方翠娥直接就把那两万现金和支票抢了回来,轻蔑地哼哼道:“给脸不要脸,这钱可是你自己不要的,继续当你的流浪狗要饭去吧!”

  “年轻人,有句古话叫做画虎不成反类犬。”江志国也拉下脸沉声道:“不要以为这么做就显得很有骨气,在我看来就跟小丑演戏一样可笑。面子和钱我都已经给过了,是你自己贪心不足的,那就别怪我了,晚晴,我们走!”

  夫妇两转身走了好几步,却发现女儿没有跟上来。

  “你干什么呢?”方翠娥回头瞪了女儿一眼,“赶紧回家了,等会儿佳豪还要过来吃饭呢,你得多陪陪他!”

  江晚晴擦了把眼泪,摇了摇头道:“我不走。”

  “你说什么?”方翠娥顿时跳脚,“死丫头,你皮痒了是吧?赶紧跟我回去!”

  “晚晴,现在不是耍性子的时候,快点跟我们回去。”江志国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江晚晴还是摇头,目光如切冰断雪般清冷坚决,“我发过誓,今生今世只要林逸还活着,我就非他不嫁!”

小说《至尊隐龙》 第2章 她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吃喝拉撒 试读结束。

清佳超级甜点评:

看《至尊隐龙》这本书好感动,很现实。很平常,很好看。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