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深陷
深陷

深陷

作者:仅允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19 11:00:42

深陷主角是江言 仅允,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 1[后来,江言最害怕的事,就是遇见周司白] 2 “背叛是什么?” “也许是守护。” “那信任是什么?” ——“是明知背叛,却依旧死心塌地。” 3她笑:“我下的套,你终究还是躲不了。”他说:“那是因为我甘之如饴。” 4一个美艳小姐姐伙同一个正经二世祖一起为非作歹的故事。          
展开全部

深陷:年轻

  许菡找到周司白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也不开灯,黑漆漆的一片。

  她顿了顿,说:“司白,不好意思啊,我不该随意丢你东西的。”

  好歹是礼物,她的做法很不礼貌。

  周司白淡淡:“没事。”又想起周母的吩咐,道,“去见见我妈。”

  两人一起出去,路过垃圾桶时,许菡想把手上的纸巾丢了,打开盖子时微微一顿,看向钟竞,却只见他神色平静。

  难怪说没事,手帕都直接给丢进去了,明明她那会儿直放在垃圾桶盖子上的。

  不过江言和周司白的关系可真奇怪。

  势同水火,似乎却又暗潮涌动。

  许菡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

  ……

  和周母见面的半个小时里,周母对许菡,只一味的夸赞,想来大概是对她很满意。

  江言坐在一侧,专心致志的喝着手里的茶。余光却扫了周司白一眼,他倒是没有不耐烦。

  对小女朋友还挺有耐心。

  她随意的想着,手上要去添茶,却因为接下来的话顿了顿。

  “阿姨,其实我觉得,江言姐姐才是真正的优秀,人长得好不说,还是名校毕业。”

  江言的嘴角轻轻扯了扯,继续把茶添上:“客气了。”

  周母道:“的确是优秀的,她小些时候和司白一起做卷子,每次都是她赢。司白为此不知道主动给她买了几次早饭,还等她放学,什么东西都要吩咐人多准备一份留给她。”

  她说完,才自觉失言,两人现在连话都不说,谁还会去记以前关系好的时候。

  她的小儿子每次一听到“江言”二字,人都要比往常还要冷上几分。

  江言嘴角依旧挂着若有似无的浅笑。

  周司白没反应。

  唯有许菡诧异的往周司白的方向看了一眼。

  周母赶紧转移了话题:“你和司白,最近好不好?”

  这成功又把许菡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她有些羞涩,说:“挺好的。”

  就是她不知道周司白的意思,算不算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但他的身边,又的的确确只有她一个异性。

  周母说:“那就好。”又随意扯了几个话题,再加上许菡又配合,两人聊的倒是挺开心的。

  这边聊结束的时候,周父那边也正好结束。

  该走的客人送走,留下来的客人也领回给他们准备的房间里。

  许菡是留下来的,原本想要周司白送她回去,结果他被周司南叫走了,带她的任务便落到江言手里。

  一路上,她就在前面走,没有跟她说上一句话。

  许菡想了想,说:“姐姐以前和司白的关系很好么?”

  他们关系好的那会儿,正好她在国外养病,许菡猜测那个时候周司白是不是把江言当成自己的替身了。

  江言的回答则是有些漫不经心:“还可以。”

  “什么时候?”

  “我十五岁到的周家,十六岁那年吧。”

  “司白不太喜欢跟外人交流,你是怎么做到的?”她是真好奇,毕竟她跟周司白成为玩伴都花了好几年时间,江言却只用了一年。

  江言一边替她刷开了房间的门,一边随口道:“大概是因为,我说我愿意给他当媳妇。”

  许菡的脸色有点难看。

  她的话她半点不信,否则司白怎么可能对她那么冷漠?

  许菡从上次开始就不满意她这种玩笑话:“姐姐,开玩笑也得有个尺度不是?”

  江言笑着“嗯”了声,没说半个字。

  许菡不太高兴,径自到了房间里头。然后她说:“姐姐,你知道么,我从小就认识司白,也很喜欢他。虽然我不确定他喜欢的是不是我这款,但是我很清楚,你这款的,他绝对不喜欢。”

  又说,“你对司白可能并没有意思,我说这些,只是不希望你再开这样的玩笑。”

  江言依旧没说话,贴心替她关上房门。

  周司白喜不喜欢她这款,喜欢什么样的,谁能有个准数?

  谁都不知道,最后的结果,究竟会怎么样。

  江言不相信命中注定,她信奉的,是事在人为。

  ……

  周司白从周司南房间里出来时,江言就倚在对面墙的墙壁上,视线轻佻的看着他。

  他的脸有点潮红。

  江言看着,眼底染上笑意。

  他皱眉,想直接走过去。

  江言却说:“你以前给我的那些,都是特意叫人给我准备的?”不听周母说,她都以为是他用剩下不要的。

  他没转头,冷淡:“那会儿年轻,做不得数。”

  江言笑:“你现在也年轻。”现在的想法,或许也还可以改。

  他没说话了。

  她嘴角抬了抬,眼尾上弯,眼睛里头荡漾着点点水光,又纯又艳,煞是好看:“小少爷可真是冷漠,不过我原谅你,你若是想,还可以来找我。”

  他说不必:“好好跟着我哥,你会有好日子过。”

  江言语气低回婉转,骚得不行:“可是我觉得,你比较好看呀。”

  周司白的冷着声音说:“你不会再见到我。”

  可他的脸更加红了,身躯微晃,视线在她脸上逗留了片刻,心里生出几分难耐。

  这种感觉,让他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周司白立刻要离开。

  江言点头,看着他走,不忘提醒他:“小少爷小心点,今天喝的东西大概被放了东西。”

  一点迷.情药,还挺毒,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去找许菡。

  江言直起身子,报了自己的房间号:“624。”

  他步子没停,江言却知道,他是听见了的。

深陷:下药

  江言并没有如同想象中的那样,等到周司白。

  她已经洗好澡,准备好一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最后东风却迟迟不肯出现。

  她站在落地窗前喝了满满一杯水,然后拉开门出去。

  既然东风不出现,那她只好动身自己去找。

  江言才出门,就看见周司白靠在墙上,他面前站着许菡,衣服凌乱,不知道是因为挣扎还是因为激情。

  她看见的是他侧脸,十分潮红,而他脸上具体的表情,她看不清楚。

  再接着,许菡拉开门,将周司白推了进去。

  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江言恰好路过,入眼的就是周司白冷漠的脸,瞳孔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她做了个“嘘”的手势,对着他没所谓的笑,只是这抬眼,这勾唇,这风情,像极了一个圈套。

  江言没来得及看周司白的反应,门就被关上了。

  ……

  周司白的身上热的如火,体温似碳烤,叫许菡不愿意从他的怀里出去。

  难得的,她仗着自己今天也喝了点酒,主动凑上去亲他。

  她想,刚才在门外,是他主动上来抱她的,这会儿应该算不得他不矜持。

  许菡亲到一下他的侧脸,却发觉他整个人往后躲了躲,再等她把目标锁定在他唇上时,周司白一把把她推开了。

  她先是愣,而后尴尬,最后气闷,委屈且不好意思的咬着唇。

  他的反应已经很明显了,许菡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推开她,视线往他身体扫一眼,道:“司白,我愿意的,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青城的女人们都说,和周家小少爷能一夜风流,那就是赚到。

  她想继续上,被周司白挡住,他冷着声音说:“带我去找江言。”

  许菡一顿,脸色不太好。

  在他反应着的时候,去找江言?

  “我被下药,她有办法。”

  许菡才明白过来他今天这副模样的原因,周司白不愿意动自己大概是不想趁人之危,只有在意的人才会这么珍视不是么。她忙收敛了情绪:“她在哪?”

  周司白沙哑着声音道:“624。”

  许菡不太了解,周司白是怎么知道的。可这酒店都是他们家的,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

  江言才刚点了一支烟,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她便散漫的把烟给掐了,丢进烟灰缸里,嘴角带着浅笑,走过去开了门。

  江言穿着真丝睡衣,腰带没扎牢,不该露的地方也若隐若现。

  周司白从上到下有意无意的扫了她一眼。

  许菡有些不太高兴,一个女人在不知道外面是什么人的情况下,这副光景出来见人,也太没操守了点。

  江言笑说:“有事么?”

  许菡说:“司白被人下药了,想叫你帮帮忙。”就算再不情愿,也不能耽误了正事。

  她说:“下了药?我不是医生,怎么帮忙?”

  江言又不经意的伸了个懒腰,裙子下摆上提,洁白修长的大腿也露出来,雪白的衣服,深红睡衣,红白相称,分外吸引人。

  许菡气不过:“你!”

  下一刻,她看见周司白的手掐在江言的脖子上,他冷着声音说:“药拿出来。”

  “我没下药。”她抬了抬眼皮,语调清冷且动人。

  周司白的神志已经开始不清晰,勉强支撑着:“你有药。”

  江言沉默片刻,却是在笑,眼底闪动:“我的确有药。”又大开房门,“进来吧。”

  但没有让许菡进。

  “司白这样子,不方便和你单独在一起。”许菡慌忙道。

  江言:“你担心什么?我对他做不了什么的。”

  她看向周司白,由他做决定。后者冷冷的扫她一眼,对许菡说:“你先走,不会有事。”

  也不等她回答,就锁了门。

  江言住的是套房,带着周司白去了里间。

  半天,没见她找药,反而倚在柜子上看着他笑,唇红齿白,容貌惊人。

  好一只勾.人心魄的妖精。

  周司白喉头滚动,眼底深沉,声音却淬了冰:“药呢?”

  江言低低的笑出声,凑上去搂住他的脖子,她今天光着脚,足足矮他一头多,她说:“没想到你这么高。”

  这身高让她很有安全感。

  周司白大概能轻而易举抱她起来。

  江言的手在他唇瓣上抚摸,她踮起脚,声音轻飘飘的:“小白,你要的药在这儿。”

  然后,亲了上去。

  周司白想推她,却没成功,“别不要脸。”

  江言却搂他更紧,又亲他的眼睛,鼻子,下巴,一下一下,像是教徒,虔诚而又痴迷,她说:“以你的劲儿,真推不开我?”

  又问,“好端端一个许菡不要,就非要来找我?既然来找我,你难道没想到会发生些什么?”

江言 仅允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福小姐姐点评:

《深陷》是由仅允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