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至尊女婿
至尊女婿

至尊女婿

作者:黄晓鸭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2 09:29:03

《至尊女婿》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都市情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他爷爷可是宁海古董收藏赫赫有名的专家,曾经,更是直接上过九州电视台的鉴宝频道,说出来的话,就是权威。 他的权威,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何金银这样一个小人物来挑衅了? 何金银心里叹息,在九州,鉴宝行业就是如此。 水太深了。有时候,你说的再有道理,也不如专家们两个字管用。 专家说真的,那么,就是真的。 专家说假的,那么,就是假的。
展开全部

12-012 王老

当何金银这话说出来以后,那个刘少才反应过来。

  而台下,已经传出了哄堂大笑。

  “哈哈哈……”

  “这个人是谁?太他么坏了。”

  “虽然觉得这个时候笑很不厚道,但是我真的忍不住啊。”

  “……”

  此时,大家才发现,原来刚才何金银是在戏耍那刘少。

  这一刻,不少人不由多看了何金银几眼。

  原来,这闷葫芦一样的男人,坏起来居然这么坏。

  居然让这刘少,主动开口叫他爷爷。

  果然有句话说的好,表面上闷闷的人,骚起来是无比可怕的。

  刘少真没想到,自己会被面前这个废物戏弄。

  他心里已经怒火滔天,可是,为了保持住自己彬彬有礼的形象,他还不能生气,不能暴躁。

  “何金银……我记住你了,我一定会搞死你。”他只能一脸尴尬的微笑,然后用何金银一个人方才听到的声音,警告着他。

  何金银耸了耸肩,曾经在隐门的时候,有很多人对他说过那样的话,那些人,现在全部已经死了。

  “大家安静安静……”此刻,那个陈驰站了出来,帮刘少解围。

  可是,众人根本不买账。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

  那笑声,几乎要淹没这拍卖会场。

  甚至,连江雪的嘴角都抽了抽。

  她可是像冰山一样的女人啊,刚才,差一点就笑了。

  至于江紫,实在忍不住,不厚道的笑成傻。她一笑,那就是波涛骇浪,引起一堆人瞩目啊。

  “这窝囊废妹夫,什么时候这么幽默了。”

  江如海和楚云秀二人,则阴沉着脸,这废物,居然这样去得罪刘少?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咳咳……安静,安静。刚才那何金银说,我们德隆拍卖会今天拍卖的‘庐山望月图’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名堂来。如果说不出,那么,就是故意来破坏我德隆拍卖会场的名誉。对于这种人,我们德隆拍卖会场,可不会放过他。要么,等着被我们收拾一顿,要么,就准备坐牢吧。”那陈驰此刻,也不想装了,直接说着狠话说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何金银。

  江如海气道:“这废物,现在好了,出风头出过了。要是他说不出个所以然,等下德隆拍卖会的人,肯定会把他狠狠收拾一顿。”

  楚云秀听到这话,赶紧说道:“等一下老江,你可要去向那刘少求情啊,何金银再怎么样,都是咱们的女婿,而且还是上门的。我们江家就靠他传宗接代啊。”

  “嗯。等一下我会出面,刘少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江如海点头,虽然对于何金银恨铁不成钢,但毕竟还是他们的女婿。

  江雪也皱着眉头,心里有些担忧,“这傻瓜,乱出什么风头,现在好了,彻底得罪人家了。”

  就在此时,台上的何金银已然开口。

  他指着那‘庐山望瀑图’的一处地方,朗声开口:“诸位,大家请看那‘庐山望月图’中,那个望着瀑布的随从。”

  这话一出,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朝那个不起眼的随从看去。

  本来,这幅画,是一个当官的大人在望瀑,但是在旁边,还跟着几个不起眼的随从。其中一个随从,更加不起眼。

  此刻,何金银就指着那个随从的发髻,然后朗声道:“这个随从的头发盘法,乃是清朝特有。而唐伯虎乃是明朝之人,自然不可能画出这样一幅画来。故而这画,应该是一个清代的人临摹而作。”

  “当然,这名清代临摹此画的人,艺术造诣非常之高,不管是模仿的唐伯虎的笔画还是画风,甚至是署名落款,全部都仿若和唐伯虎如出一辙。”

  “我记得清代有一个叫做王铎的人,他临摹唐伯虎的作品,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而且,其笔法、画风都很唐伯虎很相似。”

  “他也临摹过不少唐伯虎的化作,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这幅画,应该出自王铎手笔。”

  这些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虽然觉得这画不可能是假的,但是感觉他说的好有道理。”

  “是啊,难道,这画真的是假的?”

  “……”

  何金银的话,让在场的众人都感觉到很吃惊。

  当然,最为吃惊的还是江家的一家人。

  “这废物女婿,怎么懂这些?”江如海诧异无比,心中暗道。

  “总算说出了一些东西,这样,应该不会被打断腿了吧?”岳母楚云秀暗想。

  “何金银这些东西,又是哪里学的?看书看来的吗?”江雪冷着脸,看着何金银,感觉完全不像一年前的那个他。

  这里,很多人都觉得何金银说的有道理。

  但是陈驰和刘少二人,则不这么认为。

  “你说那盘发的方式是清代,就是清代的吗?你说这幅画,是王铎所做,就是王铎吗?在古董行业,你更权威,还是我爷爷?”陈驰冷哼。

  这幅画,是他爷爷坚定过的,就是唐伯虎真迹无疑。

  他爷爷可是宁海古董收藏赫赫有名的专家,曾经,更是直接上过九州电视台的鉴宝频道,说出来的话,就是权威。

  他的权威,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何金银这样一个小人物来挑衅了?

  何金银心里叹息,在九州,鉴宝行业就是如此。

  水太深了。有时候,你说的再有道理,也不如专家们两个字管用。

  专家说真的,那么,就是真的。

  专家说假的,那么,就是假的。

  他何金银不权威,所以,他说这些根本不管用,没有人会相信他。

  “哼……何金银,你诋毁我们德隆拍卖会的名誉,你是准备选择私了还是公了,私了的话,那么打断你一条腿。公了的话,我们直接上报巡查所,抓你坐牢。”陈驰冷声道。

  “哼!”就在这个时候,场下突然发出一个冷哼的声音。

  “什么人?”陈驰喝问道。

  此时,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陈驰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还不知道这个老人是谁。

  旁边的刘少赶忙给他使眼色,压低声音道:“表哥,是王寿王老爷子,王军师的爹。宁海博物馆的馆主,宁海古玩界最权威的专家,比你爷爷还专的专家。”

  而台下,也有不少人认出了他来。

  “是王老爷子,他居然站起来了。肯定是何金银那个废物,不懂装懂,惹怒了他。”

  “是啊,王老爷子最讨厌那些不懂装懂的年轻人,这何金银,居然说这画是假的,说七说八,侮辱了这画作,王老爷子当然生气了。”

  “何金银死定了,居然惹怒了王老爷子。”

  “……”

  江家的人也是一阵骇然。

  完了,这何金银,居然乱出风头,胡说八道,说这唐伯虎的画作是假的,不但将德隆拍卖会的人还有刘少得罪了,现在,更是把古玩界的权威,王军师的爹给得罪了。

  江家都会被他连累。

  他可真是一个害人精。

  江如海看着场上的何金银,心里愤怒道:“何金银,回去以后,我就让你和江雪离婚,然后,将你扫地出门!”

  刘少也冷笑,心说这废物,真是太不懂得说话了。

  这种场合,是他这种阿猫阿狗能跳出来说话的吗?

  现在好了,把王老爷子也得罪了。

  “来人,把何金银给我狠狠收拾一顿,然后,给王老爷子赔罪。”就在此刻,陈驰冷冷的说道。

  王老爷子气得手都在颤抖了,同时,一边朝场上走来。

  “看看,那废物,把王老爷子气得浑身都颤抖了。要上台亲自教训他。”

  “王老爷子,息怒,可别气出病来。”陈驰想要上去搀扶他。

  “是啊,王老爷子,费不着和那废物生气。”陈少也说道。

  “王老爷子,这种阿猫阿狗,哪里需要您动手,让我们来教训他吧。打断他的双腿,然后把他丢出去。”

  “……”

  众人盯着那何金银,纷纷摇头,觉得他今天是死定了。

  但就在此时,王老爷子突然走到了陈驰的面前,手指颤抖道:“刘国栋的儿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玩意?欺弱凌盛,口口声声说收拾人,你要是我孙子,我打断你两条腿。”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这啥情况?

  王老爷子不是去教训何金银的?

  众人到现在才知道,原来王老爷子刚才生气的人,居然并不是何金银,而是陈驰。

  而现在,要去教训的人,也不是何金银,而是陈驰!

  陈驰也是一阵愕然。

  他现在,心里有点不服,但是脸上去不敢说分毫。因为面前说他的人,是王老爷子,一个他不敢惹的人!

  至于刘少,也瞪大了眼睛,没想到王老爷子,居然会为何金银说话。

此刻,因为王老爷子的缘故,陈驰和刘少,根本不敢再多说何金银了,因为现在嘲讽何金银,就是打王老爷子的脸。

打王老爷子的脸,给他们十个豹子胆,他们也不敢!

台下的人,也闭上了嘴巴。

  而就在此时,王老爷子朝何金银看去。

  看向何金银的时候,他脸色变得温和了许多。

  还拱了拱手,道:“何小友,之前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这话一出,众人又是一阵哗然。

  原来,这小子救了王老爷子一命啊,难怪王老爷子会为他说话。

  而在众人震惊之时,王老爷子下一句话,简直让全场的人都惊掉眼球:“何小友,了不得,了不得啊。没想到,你除了医术高超,救了老头子一命之外,还长了一双慧眼。”

  “说来惭愧,我之前,甚至都差点被这幅画给迷惑了。听你这么一说,我才仔细一看,终于是让我发现了一个破绽,那个破绽,也证明了这画,并非是唐伯虎的真迹,而是王铎临摹之作!!”

  众人在此刻,都震惊的麻木了。

  这废物女婿,居然真的说对了?这画,真的是假画?

  在场众人,最震惊的人,莫过于江家的人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那个他们口里口口声声的废物,居然认识王老爷子。

  而且,还指出了这幅‘德隆拍卖会会长’鉴定为真迹的假画,且被王老爷子夸赞,说他有慧眼。

  这废物,什么时候,长了一双慧眼?

  当然,最觉得憋屈和丢脸的人,莫过于刘少和陈驰。

  刘少此刻,脑海一阵嗡鸣,他在心里喃喃道:“我他么花了一千万,买了一副假画?”

13-013 他这是疯了吧

何金银现在,算是在这里彻底出名了。

  “我突然发现,这个江雪的老公,也挺帅的。”此时,陈老墨的女儿盯着场上的何金银,双眼绽放着光芒。

  她可真是一个颜值控,鲜肉粉呢。

  而且还‘博爱’,看到一个长得帅的男人,就双眼放光。

  “他帅?小白脸而已,这一次指出那画作,也只不过是运气吧。”陈老墨的女婿耸了耸肩。

  陈老墨女儿,看向自己的老公。那胖墩墩的模样,一看就反胃。

  她马上转移目光,重新看向了何金银,“虽然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但是,的确是很帅啊。”

  另外一边,场上的何金银开口:“刘大少,这幅画,你还要送给江紫姐吗?”

  “送你麻痹。”刘大少在心里如此说道。

  当然,这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而已。如果口里说出来,自己的公子的形象不就毁了吗。

  而另外一边,陈驰开口:“既然这幅画是假画,那么肯定是不作数的。我等一下,以陈少的名义,赠送一件两百万的古玩给江紫小姐。”

  “至于这幅破画,何金银,你拿着丢了吧。”刘少挥手,既然是假的,他准备直接当垃圾丢掉。

  “丢掉?这画虽然是王泽临摹的,但是,也值个十来万。要不这样吧,这幅画我还挺喜欢的。我花个十五万,给你买吧。”此刻,何金银突然这么说道。

  “表哥,这王泽的临摹之作,是这个价位吧?”此时,刘少朝陈驰问道。

  陈驰点头,压低声音,朝刘少说道:“嗯嗯,十五万买这幅画,绝对是冤大头。”

  “哈哈……既然他想做冤大头,那我们就满足他吧。”刘少笑道。

  “当然,不过,这废物女婿,你不是说他是吃软饭的吗?他能拿出十五万吗?”陈驰不屑道。

  “都说他是吃软饭的,他当然会找他老婆要。等一下,我们刁难一下他。”刘少小声道。

  钱他可不在意,他现在就要何金银丢脸、出丑!

  他们两个人站的比较近,说的声音也小,除了他们双方,根本没有人听到。

  二人一拍即合,旋即,便由陈少,拿着那幅画,递给了何金银。

  同时,朝着众人说道:“这位何金银先生,说要花十五万买我的画。我这人不喜欢占人家便宜,准备十万卖给他。各位给我做个见证人。”

  这话一出,顿时间,陈少的不少爱慕者,纷纷开口。

  “陈少真是大方啊,直接便宜了他五万块。”

  “那何金银怕不是个傻子吧,这幅画,我爹说,最多值八万,居然要用十五万买。要不是刘少便宜卖给他,他真是血亏。”

  “他怕什么。他反正是吃软饭的,钱反正是江雪付。”

  “……”

  刚才,大家还觉得何金银还挺有眼光,居然认出了这幅画是一幅画假画。

  但现在,听到他要花十万买这假话,顿时间又觉得他很愚蠢,是一个败家的软饭男。

  江家的人,也都一阵愕然。

  “看来,他认识王老爷子,还有认出那幅假画,都是运气成分吧。废物果然是废物,永远都飞上不天。”这是江家的人共同的心声。

  江如海阴沉着个脸,说道:“小雪,这钱你千万不能出。”

  “我不出的话,何金银哪里有钱。”江雪摇头,还以为自己的老公真的有长进了,没想到,还是这样啊。

  不过,她之前也说过,只要何金银拍东西,一百万以内的古玩,她都会帮他出钱。

  可是,那古玩是要送给他爸爸但生日礼物的呀。难道,何金银准备买这幅假画,送给他爸爸?

  “要是这样,爸爸估计会将何金银扫地出门吧。”江雪如此想到。

  “如果只是十万的话,那么,何金银应该可以自己出的起。”就在此时,江紫开口。

  “什么?何金银能拿出十万来?难道,是他去燕城的一年,打工赚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还不错。现在的大学生,一年可能都赚不到十万。”岳母楚云秀说道。

  “不不不,不是他赚的,是他买彩票中的。他中了一百万,之前,他送我的葡萄,叫做‘红宝石罗马葡萄’,一颗两千多。”江紫说道。

  “什么?”这话一出,江家所有人都是一愣。

  “这……这败家子。”江雪无语了,怎么摊到这样一个老公。

  送大姨子水果,居然送了几十万。

  “这何金银,送姐的葡萄,一颗两千多。送我的礼物,就是几百块钱的地摊项链。我这项链,还比不了她一口葡萄。果然,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江雪朝台上的何金银看去,眼神像刀子一样冰冷。

  “败家男人,气死人。”楚云秀和江如海也连连摇头。

  场上,那刘少将画递给了何金银,戏谑的说道:“何金银,十万卖给你。不过,需要你现在付钱。”

  他故意这样为难何金银,就是要何金银,当着这么多的人,开口向江雪拿钱。

  这样,他就让何金银丢脸了。

  陈驰此刻,也笑道:“刘少,他不是只是一个上门女婿吗?私房钱,应该没有十万吧。”

  “没钱的话,可以去找他老婆要啊。”

  “咦,一个男人,居然连十万都拿不出来,还要找老婆要。真丢脸。”

  “他本来就是吃软饭的,早已经习惯了吧。”

  “……”

  一群人都笑了出来。

  而此时,岳母楚云秀直接站了起来,冷声道:“那败家子要买那假画,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们江家不会给她出一分钱。”

  “是的,我们一毛钱也不会给他!”江如海也沉声道。

  “哈哈……那现在就尴尬了。如果江家不给他出钱,他哪里拿的出十万块?”

  “去卖屁股吧,哈哈……”

  “真丢脸呀,江雪真是倒霉,居然娶了这样的老公。”

  “……”

  一群人笑了起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何金银突然朝江雪喊道:“老婆,帮我个忙。”

  “哈哈哈……真的要求老婆了吗?”

  “人家江家的人,都说了不给他出钱,他还求人家拿钱,真不要脸。”

  “看到了吧老婆,我就说这种小白脸真是个废人。连十万都拿不出来。”陈老墨的女婿朝他老婆摇头说道。

  陈老墨也笑了出来,“女儿啊,找老公,还是得贤婿这样的。像何金银那样的软饭,千万不能找,找回来,就是丢人用的。”

  江雪现在,也觉得丢脸啊。

  这何金银,真是气死人啊。

  他不是中彩票中了一百万吗,那些钱呢?难道,全部花光了?

  唉,还要我出来给他擦屁股,真是上辈子欠他的了。

  就在她要开口,说帮他出那十万的时候,何金银却继续说道,“老婆,帮我个忙,帮我把我带来的皮箱拿上来。”

  “皮箱?”江雪一愣。这个时候,不是找她出钱吗?

  拿皮箱上去干嘛?

  不过虽然疑惑,江雪还是照做了。

  “算了,看在你昨晚给我治病的份上,就帮你了。”江雪提着皮箱,心里暗道。

  随后,她提着那皮箱,走到了何金银面前。

  何金银从她手里,接过了皮箱。

  大家都有些意外,不知道何金银,让江雪拿个皮箱上去干嘛。

  “何金银,你老婆也上来了,让她去旁边刷卡,帮你出钱吧。”刘少戏谑道。

  这货,还特意让她老婆江雪上来,跟着他一起丢脸啊。

  “刷卡?不了,我直接付现金吧,刚好今天去银行取了一些现金当零花钱。”何金银摇头道。

  而就在此时,突然间,何金银将皮箱打开。

  “哗啦~~”皮箱里面,突然掉落出一打一打的钱。

  里面,足足有一百万的现金!

  众人一愣。

  那刘少,也都大吃一惊。

  旁边的江雪,也是意外。

  台下,江家那一家人,都瞪大了眼睛。

  楚云秀喃喃道:“不是说,他中彩票只中了一百万,花了几十万了吗?怎么现在,又拿出了一百万?”

  “是啊,何金银亲口和我说的。难道他在骗我,他中了不只一百万?”江紫也有些震惊。

  场上的何金银,从箱子里拿了十五打,一共十五万,递给了刘少。

  “现在,这幅画属于我的了。”何金银平淡的说道。

  刘少现在是真的尴尬啊。

  现在,他是去接钱呢,还是不接呢?

  “咳咳……来人,帮刘少收一下钱。”还好,旁边的张弛给刘少解围,让旁边的一个保安先替刘少拿着钱。

  将这幅画买下之后,刘少脸色阴晴不定。

  这废物女婿,哪里来的一百万?难道,是江家的人给他的?

  可不像啊,刚才,江家的人明明开口,不会给何金银一毛钱。

  那么,这些钱,他哪里来的?

  “何金银,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此刻,江雪冷冰冰的问道。

  何金银耸了耸肩,“中彩票中的。”

  这话一出,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一愣,然后在心里无语道:“这货运气怎么那么好?百万分之一概率的彩票,都能买中!真是走了狗屎运啊。”

  “哼。”白雪却哼了一声,“你运气好,中了一次彩票,就胡乱花钱。这画十万块都不值,你花十五万买下来。你脑子是不是抽风了?”

  “哈哈,江雪,你老公人傻钱多啊。”一旁,刘少讥讽道。

  “真是个土包子,拿个一百万,搞得自己挺有钱似的。这里的人,哪个拿不出一百万来?”

  “穷鬼就是穷鬼,中了百来万彩票,恨不得立刻花掉。他们只会坐吃山空,不会想着用钱去赚钱。”

  “……”

  一群人讥讽着何金银,连带着白雪都觉得好没面子。

  好丢脸啊,白雪现在,恨不得这地面之上,裂开一条缝隙。然后从缝隙里钻进去。

  “唉,我江雪怎么挑了这么一个败家子废物老公呢。”江雪摇头,很无奈。

  何金银此时,却笑道:“我买这幅画,可是大赚了。”

  “你怕不是疯了吧?这么多古玩界行家,给这画的定价,最多不超过十万。怎么到了你手里,就赚了?”有人道。

  “哈哈,傻逼,真是个傻逼。”刘少在心里大笑,乐开了花,心说这货真丢脸。我要是江家的人,肯定恨不得打死他。 

  所有的人,都讥讽的看着何金银,说着一些嘲讽他的话。

  只有一旁的王寿王老爷子,盯着那画的某一处地方,看得出神,在思索着些什么。

  何金银此刻,更是语出惊人,道:“这幅画,在那刘少手里,最多也就值个十万。但到了我手里,那么,他就最少值五百万!”

  “哈哈哈哈……疯了,他这是疯了吧。”这是场下无数人的心声。

  “何金银,你可真是又蠢又废又败家。”陈驰看着何金银,像看傻子一样。

  “何小友可一点都不蠢,相反,他有一双慧眼!这幅画,老朽愿意花一千万买它!”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而那个声音,正是宁海古玩界最权威的王寿王老爷子。

  这话一出,全场所有人的都是震惊和愕然。

  王老爷子这是怎么了?

  居然要出一千万,买一幅连十万都不值的假画?

小说《至尊女婿》 第12章 012 王老 试读结束。

是芷荷吖点评:

《至尊女婿》是很棒的一本书,虽然一开始没看过类似的书,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优秀的小说,让人挺热血的呢,作者黄晓鸭大大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