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最强鉴定
最强鉴定

最强鉴定

作者:潘家园扛把子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3-03 14:05:00

《最强鉴定》的主要情节是:“妈,其实你也把我想简单了,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着他们的到?” 说着叶母话音一转道:“妈,他们压根就没打算借您钱,今天来就是恶心您的,您说您这口气咽的下去吗?妈,如果说您彻底放下了,彻底把他们当路人了,就算今天发生这事,我也不会多嘴。但是您没有啊,每次提到姥姥家的事,您都黯然伤神,我看不过去。” “潇潇……” 没等叶母把话说完,叶潇就再次打断了母亲的话道:“妈,我是您的儿子。以前我那么的宠我护着我,现在我长大了,你却不让我承担该有的责任,这样是对我的折磨啊。”
展开全部

最强鉴定第10章试读

  叶母脸色变的很难看,但是她声音还是毫无底气的说道:“景文,你怎么能这么说潇潇?”

  “我说的不对吗?”景文很是不屑的说道,“来之前我就调查过他,一个二十四岁的人了,连个工作都找不到,不是废物是什么?姑妈,你可别怪我调查他,我也没办法,你问我借200万,我总要考虑你们的还款能力吧?你说对吧?”

  “这钱是我借,不是潇潇借,当然是我还。”叶母声势依旧底下的说道。

  “你?”景文无声的笑了笑,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姑妈,恕我直言啊,你好像也找不到工作吧?姑妈你说你一把年纪了,说话怎么也不过过脑子呢?”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潇愤怒已经让他没有耐心去等待当年的真相,他直接大步走了上去。

  景文首先看到了叶潇,冷笑了一声道:“啧啧,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叶母下意识的转身一看,顿时就禁不住一愣,“潇潇,你……你……怎么来了?”

  叶潇微微笑了笑道:“我要是不来,您还不得被狗娘养的给欺负死啊。”

  二舅当时就怒了,转脸指着叶潇骂道:“你个小畜生说什么呢?欠收拾吧?”

  叶母刚想说什么,就被叶潇给打断了。

  “妈,我来处理。”

  说着没等叶母说什么,叶潇就大步朝着景文走了上去。

  看叶潇那表情,景文噌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很是不屑的说道:“怎么想动手是吧?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哥哥我是跆拳道黑段,你敢动一下,我……”

  没等景文把话说完,叶潇反手就是一巴掌。

  “操!”

  景文破口大骂一声,噌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而他刚举起拳头就被叶潇伸手就抓住了。

  叶潇轻轻一捏,景文就鬼哭狼嚎了起来,然后整个人就如同烂泥的瘫倒了下去。

  二舅见状,连忙站起来,刚想拉叶潇,却被叶潇一个满是杀意的眼神给震了回去。

  “二舅,我就是想跟你儿子说几句话而已。这么多年没见面了,这点面子都不给的话,可就不要怪我不顾亲情了。”

  刚才的一切就跟拍电影一样,二舅哪里还敢多嘴。

  “那……你先说,你先说……”

  叶潇瞥了二舅一眼,“景文,我妈再怎么样也是你姑,长辈的坐你都敢抢,这点教养都没有,你怎么有脸当总裁的?刚才那一巴掌,是给你点教训,再有下次,我废了你!记住没有?”

  手臂的剧痛让景文哪里还敢有半个不字,连忙点头说记住了。

  叶潇冷哼了一声,然后就松开了手。

  他这手刚一松开,二舅就连忙站起来把景文给扶起来。

  “景文,我妈还站着呢。”叶潇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景文面色狰狞跟吃屎了一样难看。

  二舅一脸愤怒的指着叶潇说道:“叶潇,你别得寸进尺!别以为能打就怕了你!”

  叶潇微微笑了笑道:“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这个无业游民被抓了没事,但是这上市集团总裁被抓了,二舅你说第二天公司股票会不会权限崩盘呢?”

  “叶潇你……”

  紧接着下一秒,二舅就冲着叶母说道:“四妹,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连点最基本的教养都没有,有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先前的低声下气,只是为了给借200万,把叶潇爷爷的玉白菜给赎回来,现如今肯定借不到了。

  既然如此,叶母也就没有必要把自己和儿子的尊严任人践踏。

  更何况这是儿子给她出头,她更不可能跟儿子站对立面。

  “长辈?如果长辈没点长辈的样子,这种长辈也没有必要敬着。”

  “四妹你……”

  没等二舅把话说完,叶潇就打断了他的话。

  “景文,我最后再说一遍,我妈还站着呢。”

  二舅还想说什么,就被景文给拦住。

  紧接着他就冲着叶母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道:“姑妈,您请坐。”

  叶母微微笑了笑道:“嗯,还是景文懂事。”

  懂事两个字,叶母刻意加了重音,气的二舅脸上的肌肉一阵狂跳。

  叶母刚坐下,景文就招呼叶潇也坐。

  “嗯,不错不错,懂事。”叶潇微微笑了笑,然后有跟着坐了下来。

  二舅刚想说什么,却被景文悄悄拦住了。

  两人坐下之后,景文就冲着叶母说道:“姑妈,我还有事就不打扰您了。至于您要借200万的事,这事我需要回去考虑一下,所以……”

  “区区二百万还需要考虑,这就是所谓的上市集团公司总裁的作风?不过你放心好了,今这事我一定替你保密。”

  景文微微笑了笑道:“老弟,你没工作过自然不知道无规矩不成方圆,不过你放心好了,能借我就一定会借。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不等叶家母子有什么反应,景文拉着二舅转身就走。

  二舅想说话,但是却被景文给拦住了。

  直到走出咖啡厅,景文才放开二舅。

  “景文,你拉着我干什么?你怕他们干什么啊?他再敢动一下,我告死他!”

  “爸,您道现在还没明白吗?”景文看着二舅说道,“他们已经穷途末路了,他们要是耍无赖,到最后还是咱们吃亏啊。再说了,咱们的目的不就是姥姥那块玉佩嘛。这么硬着来,哪能要回来?”

  “说的也是。”二舅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就抬头看着景文说道,“可是今天这气就这么算了,我真的不甘心。”

  “算了?”景文禁不住冷哼了一声道,“怎么可能?”

  二舅一听顿时就眼前一亮,“这么说你还有后招?”

  “那当然了。”景文很是得意的说道,“我之所以选这么贵的咖啡店,就是为了给我妈出气。谁知道天公作美,一箭双雕。这家咖啡馆主推会员制,所以非会员价格要贵一倍。我点的咖啡简餐最起码也得一千多,非会员就得三千,一个打的都舍不得人,能掏这么多钱?”

  “所以啊,我们只需要在这等着他们掏不起钱,然后再进去出气就行了。”

  二舅一听,顿时就乐了。

  “要不都夸你运筹帷幄小诸葛,景文你真不亏爸的好儿子,果然是高瞻远瞩,决胜千里之外啊。那好,咱们就在这等着瞧好戏。”

  不多时,服务生就端着两倍咖啡走了上来。

  叶潇看了一眼咖啡说道:“我妈不喜欢喝加奶的咖啡,换杯清卡。还有给我弄杯绿。至于简餐拿走吧,不喜欢吃。”

  “好的先生,一会就给您上,那您先把账单结了吧。”

  说着服务生就把账单放在了桌子上,叶母拿过来一卡,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不会吧,三千一,你们这什么咖啡这么贵?”

  服务生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道:“贵宾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为了提高就餐环境,所以主推会员制,非会员价格翻倍。毕竟您也不希望身份与您不对等人和您同等餐厅吃饭吧?”

  “可是……”

  没等叶母把话说完,叶潇就掏出张卡,丢在了服务生的托盘上。

  “办两个会员。”

  服务生再次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道:“不好意思贵宾,我有必要跟您提前说一下,办理会员首次充值最低一万……”

  “那就一张冲十万!”

  服务生一听,眼睛顿时就闪起了光。

  “好嘞,我这就去帮您办理会员卡。”

  说着服务生就转身朝着前台爬去。

  这服务生刚一走,叶母就禁不住满脸震惊的说道:“潇潇,你哪来的钱?你不是没找到工作吗?”

  叶潇微微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掏出手机默默的操作了一会。

  紧接着叶母的手机就响了一下。

  “妈,你看看手机。”

  叶母微微皱了皱眉头,满是狐疑的掏出手机一看,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因为他看到叶潇居然给她转了500万。

  要是在以前,500万对于她来说就是家用零花钱而已,但是现在500万对于她来说可就是天文数字。

  “妈,这点钱你留着零花,什么美容包养,什么喝茶购物随便来。你那些小姐妹什么的,该叫上叫上,想怎么消费怎么消费,花完了跟我说一声就行。”

  “这这和……”叶母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潇说道,“你……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你不是没工作吗?不对,就算是你找到工作了,也不可能上班就给你这么多钱。”

  叶潇微微笑了笑道:“你想知道吗?”

  废话,叶母当然想知道,毕竟她第一反应想到的是叶潇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

  老公已经进去了,她可不想儿子再进去。

  “说,到底怎么回事!”

  “好,那你先告诉我,你和姥姥家到底怎么回事?”

最强鉴定第11章试读

  一说起姥姥家的事情,叶母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变了,前一秒还是满脸的严肃,后一秒就变成了一脸的冷漠。

  而冷漠中还带着些伤怀。

  “潇潇,姥姥家的事不是你一个小孩子该打听的事。”

  叶潇当即说道:“妈,我现在不是小孩了,最关键的是我可以顶门立户了。以后你和老爸,还有妞妞我都能抗的起来。”

  叶母话锋一准道:“别给我打岔,快说这些钱你哪来的。”

  叶潇也分好不让,“妈,您要是不跟我说姥姥家的事,我也不会告诉您。”

  “你……”

  没等叶母把话说完,先前的服务生就拿着托盘走了上来。

  “先生,女士您好,办理会员卡需要登记些基本信息。”服务生微微欠了欠身子,“先生,你的卡密码麻烦输入一下。”

  付完账,登记完电话号码习惯等信息之后,服务生并没有走。

  叶潇见人还不走,禁不住问道:“怎么还不走?”

  服务生微微欠了欠身子说道:“先生,首先请接受我的道歉。”

  “什么意思?”叶潇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这时一旁的叶母突然回过味来,“你意思是有人诚心让我们出丑丢人?”

  一听叶母这话,叶潇也突然明白过来了。

  既然是用餐之前付钱,那二舅早就点过了,却没有付钱。

  这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叶潇猛的站起来,回头一看,果不其然,二舅和景文果然还坐在角落里,正站在那往这偷瞄。

  这一瞬间,叶潇就炸了。

  看来刚才的教训还不够,然而他刚想冲上去好好给这对狗父子点颜色看看,却被叶母给拽住了。

  “潇潇,你要是敢去,我跟你没完!”

  叶潇头一次见母亲气成这样,顿时就服软了。

  “好吧,我不去我不去还不行吗?妈,您别生气了,先坐先坐。”

  等叶母坐下之后,叶潇掏出三张红票放在服务生的托盘上。

  “去问问那俩狗……”

  本来在叶潇想说狗崽子的,但是一想到血缘关系就改了口。

  “去问问他们俩会员卡想不想续费,想续费的话,把刚才我不要的饭吃了,就给他们一人续一万。”

  “好的,先生。”服务生又紧接着问了一句,“如果没会员呢?”

  叶潇嘴角微微扬了扬道:“没会员好办,用我的。不过每次用,都要给我妈打个电话请示一下。”

  “好嘞,我明白了。一会我让同事录像,保证让您解气。”

  服务生走了之后,叶潇满脸堆笑的看着叶母说道:“妈,原来您也并不维护我这个舅舅啊,我这么恶心他们,你都不生气。”

  叶母瞥了叶潇一眼道:“我是担心你,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干,肯定没那么简单。”

  “妈,其实你也把我想简单了,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着他们的到?”

  说着叶母话音一转道:“妈,他们压根就没打算借您钱,今天来就是恶心您的,您说您这口气咽的下去吗?妈,如果说您彻底放下了,彻底把他们当路人了,就算今天发生这事,我也不会多嘴。但是您没有啊,每次提到姥姥家的事,您都黯然伤神,我看不过去。”

  “潇潇……”

  没等叶母把话说完,叶潇就再次打断了母亲的话道:“妈,我是您的儿子。以前我那么的宠我护着我,现在我长大了,你却不让我承担该有的责任,这样是对我的折磨啊。”

  叶母依旧沉默,她之所以不想说,就是不想因为家里的事情而影响到而叶潇。

  即便那件事过去了二十年多年了,她都没彻底放下,就更不要说叶潇了,听了恐怕瞬间就炸。

  没多久,叶潇的手机响了,是刚才那个服务员发来的微信好友申请。

  通过之后,服务生就发来了一顿视频。

  是服务生把叶潇话传给二舅和景文时的情形。

  在听到那一番话之后,鼻子都给气歪了。

  乍一看的确挺爽了,尤其是景文那跟吃了屎一样的表情,真是大快人心。

  但是再一看的时候,叶潇心里就憋不住火。

  因为他们有多愤怒,就说明他们做这事的时候用心多险恶。

  叶潇把视频拿给叶母看。

  “妈,您看他们的嘴脸。可想而知,如果今天他们得逞了,会高兴成什么样。”叶潇语气很是严肃的说道,“妈,我觉得这事不仅仅和你有关,也和我爸有关。你要是不愿意说,我就去找人调查。”

  “别……”叶母沉重的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说。”

  叶母当年之所以要跟娘家人潇家决裂,其根本原因就是嫁给了叶潇的父亲。

  当时叶父家跟叶母家比,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除了门不当户不对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潇家人想通过联姻的方式,强强联合解决资金链问题。

  嫁给了叶潇的父亲,潇家不仅面子上挂不住,算计好的计划也跟着搁浅了。

  更有甚者,就连姥姥去世都没人通知,至今也叶母都不知道姥姥墓地在哪。

  因为潇家封锁了姥姥墓地的消息,所以叶母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最后只得放弃。

  这就是叶母一直黯然伤神的原因。

  至于这些年,她一直到不在家里提,只是因为一个原因。

  那就是叶潇的父亲叶岩。

  结婚当天,叶岩跟叶母说他一定不会辜负叶母的信任。

  承诺虽然说得朴实简单,但是叶岩却用一生在兑现。

  十几年的打拼,身价上百亿。

  别的男人有钱了,在外面多多少少都会沾花惹草,但是叶岩却从来不沾染外面的女人,是江城富豪圈的一股清流。

  听完叶母的讲述,叶潇禁不住笑了笑道:“真没想到我爸平时不咋说话,原来是个情种啊。”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叶母禁不住说道。

  叶潇连忙改口道:“妈,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心直口快。应该说我爸是个纯爷们,绝对男人!妈,不是我吹,你嫁给我爸,这辈子真的值得。”

  叶母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很是幸福的笑容,谁说不是呢?她这辈子做过很多后悔的事情,但是嫁给叶岩她从来就没后悔过。

  “不行,我得给律师打电话,让他给我想办法我要立刻见到我爸。”

  说着叶潇就拨通了律师的电话,让他安排见面的事。

  但是按照规定最快也要一周之后,而叶潇可等不急了,更不想让父亲在里面受一丁点的苦。直接就给律师打过去三十万,二十万给父亲在里面花,另外十万算是他的酬劳。

  没说给钱之前,律师还扭扭捏捏,一听说给他十万辛苦费,立马就来劲了,保证叶岩不会在里面受委屈,并且承诺以最快的速度见面。

  不得不说花钱的感觉就是爽,尤其是花自己挣的钱,更是爽上加爽。

  刚关上电话,叶潇见母亲表情不对,有些纳闷的问道:“潇潇,你为什么不生气?”

  “生气?有什么好生气的?有这么让人尊敬的老爸,我怎么会生气?”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并不是这么想的。

  叶潇又不傻,当然知道母亲什么意思,潇家如此对待母亲,对待父亲,他怎么可能不愤怒?

  之所以表现的风轻云淡,一方面是不想让母亲担心,另一方面是他现在有能力像父亲那样,不动声色而力挽狂澜。

  “潇潇,你别跟我打马虎眼,你的脾气我又不是不知道。”叶母看着叶潇说道,“我可警告你,千万别乱来。”

  “妈,我五百万都给你了,你还拿我当小孩?”叶潇看着叶母说道,“这些事我爸都知道吧?他表现出来什么了吗?还不是一样跟个没事人一样?妈,你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

  这一瞬间,叶母突然感觉叶潇突然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事的小孩,而是一个心有成城府,肩有责任的男人了。

  “妈,这就是我来钱的道。”

  说着叶潇把转账信息拿给了叶母。

  “妈,我今天捡了个大漏,所以赚了一笔钱。”叶潇看着叶母说道,“不过您放心好了,我这不单纯是运气,而是实力。”

  “实力?”叶母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的鉴赏古玩了?”

  “从小学的啊,小时候经常在爷爷书房里看出,后来长大了也经常看。”叶潇解释道,“只不过那时候咱家兴盛的时候,我只当成兴趣爱好。没成想,以前的兴趣爱好这么容易赚钱。”

  叶潇的解释有理有据,而且叶母也知道捡漏的说法,再加上先前叶潇识破林家的假瓶子,所以就相信了叶潇。

  “潇潇,真没想到你居然能鉴定古玩,妈真高兴。”叶母眼神中透漏着一种只有母亲才会有的幸福和慈爱。

  然而就在这时,叶母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是二舅打来的。

  本来不想接,但是却被叶潇一把给抢了过去,按了免提。

  电话刚一通就传来了二舅的声音。

  “四妹,那200万你要是还想借的话,今晚来家里拿。”

  “好的二舅,晚上一准到!”

小说《最强鉴定》 第10章 到底谁是废物 试读结束。

天罡酱吖点评:

《最强鉴定》这本书人物情节很生动,感情真挚,我非常羡慕潘家园杠把子 叶潇的爱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