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你长得怪好看的
你长得怪好看的

你长得怪好看的

作者:鱼君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3:11:19

鱼君的书《你长得怪好看的》以林斯鱼秦暮寒为中心,主要讲述了:林梦儿心里一惊,后退一步看向林斯鱼,却看到她一脸吃惊的道 “姐,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一旁还站立着的宾客不由看了过来,林梦儿下意识捂住脖子,却还是被林阳天给看到了。 林阳天脸色铁青,林梦儿脖子上红色的印记,怎么看都是别人留下的吻痕。本就还在因为李芳萍的事情而不满的他,现在只觉得一股怒火一下烧到脸上。 感觉到众人神色各异的目光,林阳天只感觉脸上被打了几个巴掌,火辣辣的疼。不由低声咬牙道:“林梦儿,你到底干了什么!”
展开全部

刀给你,不许哭

  林梦儿一惊,仔细看了下酒杯,确定不是给林斯鱼那杯后,才松了口气。

  接过喝了口,见林斯鱼也喝了下去,林梦儿心中一喜,也懒得再敷衍,一口喝完杯中的酒后,她随口编了个理由便走了开去。

  林斯鱼摇晃着酒杯,看着酒杯在灯光下折射迷离的光晕,轻轻笑了笑,果然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

  随后她看了下时间,九点了,想起那个变态的话,她扬了扬眉,没有理会,反而往林梦儿的方向走去。

  热,从身体里传出来的热意让林梦儿感觉到不对,她有些慌张的加快步子,怎么可能,她明明是给林斯鱼下的药,怎么现在……骨子里传来的痒意和空虚渐渐吞噬她的意识,身子也软了下来,她强撑着意识缓缓走上二楼。

  林斯鱼站在后面,冷眼看着林梦儿慢慢走进二楼休息室,便拉过一边路过的侍者,温声笑道

  “能不能帮我叫丁少爷来下休息室,就说是林梦儿说的。”

  见侍者点点头离开,林斯鱼靠着墙,眼里有着细碎的光芒,正愁找不到取消订婚的理由,这不就送上门来了。

  丁泽骁,你不要太感谢我,给你送了一盘美食。

  看着丁泽骁匆匆赶过来进了休息室,林斯鱼唇角扬起一抹笑,正盘算着什么时间冲进去来个捉奸成双,一道不可抵挡的力量便从边上传来。

  林斯鱼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拉进了房间里。

  冷厉霸道的气息瞬间笼罩在林斯鱼身上,熟悉而又让人战栗,林斯鱼一下子就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不由恼声道

  “秦暮寒,你放开我。”

  “我好像说过,如果你跑了,我就打断你的猫爪子。”男人轻笑了下,声音低沉又带着痞意,“林斯鱼,一而再再而三的骗爷,你胆子可真大。”

  换做别人,有几颗脑袋都不够他枪崩的,也就这野猫儿,一再挑衅他的耐心。

  黑暗中,林斯鱼根本看不清男人的神色,但能感觉到他冷厉的气息,不由又想到巷口的事情,心里一紧赶紧软声道

  “我哪有骗你!”

  “呵,巷子口说自己叫李苗苗,不是骗?”男人扬眉看着怀里少女垂死挣扎。

  “我小名就叫李苗苗。”

  男人气乐了,笑道:“那李苗苗,约好的九点,你怎么没来?”

  “我又没答应你。”

  “那偷拿我的军刀呢?”男人冷笑了下,手摩挲着面前少女的腰身,如寒潭般的眼里暗色一片。

  林斯鱼心漏跳一拍,咬咬牙就想来个死不承认,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男人狠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你是真不怕爷杀了你。”

  这突如而来的冰冷凶狠一下子让林斯鱼想起了前世的场景,手脚微微颤抖,有些回不了神,直到唇上传来灼热肆意的侵袭,才猛地醒转。

  下意识的努力推拒,却根本抵挡不了,林斯鱼只感觉唇舌交缠,一股酥麻从唇上延至了心底,直到快没呼吸了,男人才放开她。

  林斯鱼软着身子,感觉到唇上仿若还残留的触感,眼眶一下子红了,她两辈子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心里莫名一股委屈就袭上心头。

  “我不就拿你一把军刀,至于这么凶吗?我还救了你,还被你吃了豆腐,我拿你一把刀怎么了。”

  林斯鱼抽噎的说着,手伸出来就想推开男人,然而费尽力气也是在做无用功,反而被男人结实的身躯烫的咯手。

  秦暮寒见林斯鱼委屈的掉眼泪,知道是他刚才欺负得有点过了,不由抚上她还红肿的唇好笑道

  “行,刀给你,不许哭。”

  林斯鱼通红着眼睛,心里满是愤恼却不敢发作,感受到面前强势的男人气息,只能咬牙挣扎道

  “你离我远点。”

  秦暮寒随意抓住林斯鱼挣扎的手淡声道:“那可不行。”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林斯鱼气急,遇到这样的人,纵使她有万般计策,也施展不出来。

  “我说的就是理。”秦暮寒轻抚了下林斯鱼的唇,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已经盖过章,林斯鱼,你就是我的。”

  “我才不是你的,我和丁家已经联姻,快要订婚了。”林斯鱼努力恢复冷静,用丁家做幌子。

  秦暮寒放开林斯鱼,眼里的掠夺像是实质般烧在林斯鱼身上,良久,他才嗤笑下说:

  “你可以试试。”

抛弃

  试什么,林斯鱼不敢多想,她拿丁家订婚也只是想让这个男人收敛点,然而显然,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

  林斯鱼擦了擦还有些红肿的唇,想起刚才威胁话说完就先离开的男人,有些气闷。

  肆意妄为,霸道狠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变态。

  这样一折腾,晚宴也差不多散了,林斯鱼走出大门,入秋凉意渐浓,边上却还有众多宾客还在笑语交谈,没有离开。

  “斯鱼,你没事?”

  李芳萍没想到林斯鱼就这么安稳的走了出来,衣服也没有褶皱,上下看了眼,不由神情惊诧的脱口而出。

  “李姨,我能有什么事,只是没想到李姨给我准备的礼裙质量有些差,竟然裂开了。”

  林斯鱼笑容浅淡,看着一闪尴尬之色的李芳萍道。

  一旁的林阳天听到这话,皱了皱眉,看向李芳萍道:“怎么回事?那个不是表演?”

  “阳天,我也不清楚衣服为什么会出问题。”李芳萍心里恼怒,表情却有些委屈的道。

  “还好我为防万一里面内搭了一条裙子,否则刚才舞台上我丢脸事小,让秦爷一起跟着丢脸,那才麻烦呢。”林斯鱼慢吞吞的说道,只是说到秦爷二字时,带了点咬牙。

  林阳天想到秦爷,心中一抖,若真让那位丢脸了,碾死林家还不是挥一挥手的事情。越想越后怕,林阳天不由狠狠的瞪了眼李芳萍,恼怒道

  “特意让你准备礼服,怎么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一旁一直沉默的林风宇见他妈吃亏,恶狠狠地看向林斯鱼就想开口,却看到林斯鱼笑意潺潺的看着他,无比的柔和动人。

  他下意识的就打了个颤,不由想到他连做的好几个噩梦,林斯鱼拿着军刀要杀他的场景,竟是一下子不敢说什么了。

  “爸,时间也不早了,姐还没出来吗?”林斯鱼满意的收回视线,眼波一闪轻声道。

  恨意正浓的李芳萍闻言,看着林斯鱼笑的人畜无害的样子,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林梦儿面带红晕的走了出来。

  “梦儿,你……”李芳萍脸色难看的没有说后面的话。

  “妈,我没事。”林梦儿想起刚才和泽骁在休息室的事情,心里羞喜更甚,眼里有了一丝得意。

  林斯鱼见此知道林梦儿一定和丁泽骁水到渠成了,心里有些恼恨秦暮寒,要不是那个变态,她早就可以借这个局取消订婚了。

  想到错失机会,还被那家伙吃了豆腐,林斯鱼心里恨不得打他千万遍。

  “斯鱼,泽骁说了,让你以后常来丁家玩,你也别跟他置气了。”林梦儿向前一步,笑着对林斯鱼道。然而眼里的得意却是怎么也消不掉。

  “我怎么会置气呢。”林斯鱼眼里染着暗色,状似亲昵的靠近林梦儿,温软道,“和丁泽骁在一起了,是不是很开心,看样子,玩的很激烈呢。”

  林梦儿心里一惊,后退一步看向林斯鱼,却看到她一脸吃惊的道

  “姐,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一旁还站立着的宾客不由看了过来,林梦儿下意识捂住脖子,却还是被林阳天给看到了。

  林阳天脸色铁青,林梦儿脖子上红色的印记,怎么看都是别人留下的吻痕。本就还在因为李芳萍的事情而不满的他,现在只觉得一股怒火一下烧到脸上。

  感觉到众人神色各异的目光,林阳天只感觉脸上被打了几个巴掌,火辣辣的疼。不由低声咬牙道:“林梦儿,你到底干了什么!”

  “我……”林梦儿没想到林斯鱼会就这么不顾及的大喊,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她被林斯鱼陷害,下药了?不,不行,那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已经被……

  眼看林阳天脸色越发难看,林梦儿看向林斯鱼,却见她带着笑意,心里恨极的同时不免有些震惊,林斯鱼知道她和丁泽骁在一起了,却还能笑得出来?

  不,这不可能,林斯鱼一定是装的。

  想着,林梦儿咬咬牙,就想说是丁泽骁留下的痕迹,却被一旁的李芳萍拦住。

  “阳天,这里人这么多,我们回去再说好吗。”李芳萍小声哀求道。

  林阳天气的怒笑了下,冷冷道:“和你们一起回去?我还丢不起这个人!”说着,转身就上了车。

  “那李姨,我跟爸先走了。”

  林斯鱼在李芳萍几人怨恨的目光下微微一笑道,也上了车。

  “阳天,你……”李芳萍焦急的上前。

  “你们想回去,就自己回去吧!开车!”林阳天冷声道,将窗玻璃升上,转眼,车子就驶离了丁家。

  “妈,现在怎么办?”林风宇道

  “先离开再说。”李芳萍在众人看热闹的目光下,只觉得脸面都丢尽了,拉过她的儿女就低着头快速离开,心里对林斯鱼的忌惮和恨意俨然到了极点。

  “林斯鱼,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林斯鱼,秦暮寒完本试读结束。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作者在鱼君大大文笔很好,故事也很温馨,很期待男女主[林斯鱼秦暮寒他们以后的故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