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我的爱低入尘微
我的爱低入尘微

我的爱低入尘微

作者:一只小柠檬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19 11:04:09

《我的爱低入尘微》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一只小柠檬主要说的是:倘若能让这个人杀死自己背负上杀人犯的罪名,也尝尝她那五年的牢狱之灾,似乎也是挺不错的选择。“我就是……这样恶毒的一个……人……你到现在才……发现吗。”她继续激怒着他,企图真的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可真的看到手下那个女人因为极度缺氧而涨红的脸时,秦慕南又清醒了。他松开手嫌恶道,“想让我因为你这条贱命搭上自己的命?”“咳咳咳……”秦慕南松了钳制之后,充满消毒水味的新鲜空气一瞬间重新盈满洛云梦的鼻息,可短时间的缺氧也让洛云梦的身体供应不足,猛咳起来。
展开全部

6-不速之客

按理说一个人格健全的男人在这样楚楚动人的眼神下都会有所动容,若是按照往日秦慕南对待简清秋包容的态度来说,他极有可能就要应承下来。

可,今夜的他难得的烦躁不耐。

似乎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直缠绕着他。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先带着秦昇回去吧。”

说着秦慕南便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简清秋见状脸色也渐渐冷了下来。

算了,也不急于一时。

这样想着的她突然将视线转向今天表现尤其不好的小秦昇身上。

小朋友已经止住了苦恼,缩着身子躲在保姆身后怯生生的望向简清秋。

这边“洪都魅夜”的深夜保留节目随着夜场观众的气氛逐渐激烈起来,在各色绚丽的灯光变换下,舞台上的舞娘们一个接一个从几米高的钢管上窜出,暴露的衣着以及略显夸张的姿势使得在场的众人也跟着欢呼雀跃起来,纷纷起哄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舞台上的洛云梦吃力的攀着冰冷咯人的钢管,额头上不停渗出的细汗似乎是在向她这具营养不良的躯壳发出声声警告。

她快撑不住了。

随着音乐进入尾声阶段,舞台上的灯光闪烁频率也渐渐归于平缓,洛云梦小心的从钢管上滑落。

她长呼出一口气来,幸好今夜没出现什么闪失,她还能拿到她的钱。

后台的露露姐似乎对她这个新人很是满意,见她及不怯场也不生涩的,再加上这副难得一见的漂亮脸蛋,越发觉得她是个可塑之才,若是以后好好养着,说不定还能是“洪都魅夜”里的一大招牌人物。

满脸疲态的洛云梦支撑着孱弱的身躯,缓缓走出甬道。

“今天你表现的很不错,没砸我们店的招牌。这样,我多加你两百块,回去买点补品养养身体,明天这个时候还是你上。”

洛云梦千恩万谢着接过露露姐递过来的一千二百块。

“谢谢露露姐,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她一把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激动道。

她知道,露露姐这是相中了自己这张脸了。不过……她这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里,唯一拿得出手能够解决温饱的除了她这身血也就剩下这一张能看的脸了吧。

她自嘲的一笑。

真是讽刺啊,曾今自己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如今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如果不是那一丝仅存的希望,她可能已经早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再也不必忍受这些肮脏与尘土,没有尊严的苟活于世了吧。

这个时候已经是接近深夜,道路两旁的街灯也陆续熄灭了,仅剩下冰冷无声的街灯照亮着海市的夜晚。

洛云梦顶着脸上还未卸去的大浓妆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衣服上残存的消毒水味与馊掉的便当味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日后免不了要和秦家打交道。

忽地一阵冷风掠过她颈脖,洛云梦下意识的抱紧双臂。

明明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可她吸了吸鼻子之后,下一秒却大笑出声。

路边的行人看见这样一个行为怪异的女人,纷纷投来审视的眼神。就是那些险些擦肩而过的路人也都疾疾避开了身形,省得招惹上这样一个神经病女人。

洛云梦不管不顾周围人的闪避,仍就自顾自的放声笑着。

这一幕恰好落在了驱车经过的秦慕南眼里,车窗后的男人眼神深沉如海市上方漆黑的夜空。

“二少,是那个疯女人。”

司机也跟着他的视线看去。

这个女人怎么还有脸在外面乱晃,还是一副这样的打扮,她不应该窝在那肮脏的角落里乖乖等着被再次抽血吗?

“她好像疯得更厉害了。”

“嗯。”

秦慕南只是皱了皱眉,像是看见什么脏东西似的嫌恶的收回了视线,而后又阖上了双眼,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司机见秦慕南似乎不再理会外面的场景,也就适时住了嘴。

似乎是秦慕南那一趟起了威慑作用,平房周围的住户也都不敢明面上为难洛云梦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细,但是那秦家的秦二少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这几天在“洪都魅夜”做工都十分顺利,再加上露露姐时不时给的打赏,洛云梦的钱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

她按照以往的惯例,在拿一叠红彤彤的钞票里点了又点,抽出了十分之三的钱装进了口袋里,剩下的全部都小心翼翼的包进塑料袋里,慎重的塞进那个砖头缝隙里放好。

可当她的视线划过早已经脱了胶,却还是被她固执的用透明胶带缠上重新贴好的ok绷时,她的眼里突然涌起一阵柔情。

似乎是砖缝里越来越多的存款带给了洛云梦一些慰藉,又或是那天出现的小男孩让她想起了自己那腹中曾经被寄予无限希望却无缘得见的孩子,她难得的有了精神。

只是很快就有不速之客打扰了她整理好的心情。

“走吧。”

不速之客语气平静。

洛云梦认得他,这个人是秦慕南随行的助理,程安。

“二少现在在医院陪着简小姐。”

以为洛云梦的眼神是在质疑为什么来的不是秦慕南,程安解释道。

他跟着秦慕南的时间最久,也近距离接触过洛云梦,之前秦慕南没有时间陪她的时候都是让他代替自己作陪。

出了那些事情之后,他并没有因为事情的导向而觉得罪魁祸首就是洛云梦,但也没有出声为她辩解着什么。

对于程安而言,他需要做的事情就只是配合好秦慕南做好他该做的事情,至于秦慕南本人的感情私事,便不是他可以插手的。

知道程安和之前那些秦慕南身边的保镖不一样,洛云梦并没有表现得很抗拒。

“那天那个叫秦昇的小男孩……他也会来吗?”

上车之后,一直摩挲着手背上ok绷的洛云梦突然抬头向程安问起这个问题。

她很想……很想再看看那个孩子。

哪怕一句话都不能说,哪怕只能再看一眼。

“小少爷最近生病了,简小姐吩咐过下人不要让他见风。”

从车内的后视镜里瞧见洛云梦失落的神情,程安不明白洛云梦为何会执着于能不能见着秦昇。

7-悔不当初

洛云梦并不想与秦家有什么瓜葛,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早点赚够可以救那个人的钱,等她好转起来,她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去陌生的城市开启全新的生活,她也可以脱离秦慕南的掌控,重新来过自已未完的人生。

想到这里,洛云梦一直低垂着的眼睛微微掀起,她眼里惯有的死气沉沉突然燃起了一点光亮,只要再撑一段时间,只要撑过这段时间。

“到了。”

程东将车开进地下停车场后,为她开了车门。

“谢谢。”

原以为上去的时候又会遭到秦慕南的冷嘲热讽,可当洛云梦推开门的时候,只看见了在里面候着的医护人员,以及医护人员身边摆放着的空血袋。

“简小姐不想看见你。”

“不想看见我还贪得无厌的用着我的血,简清秋你这朵白莲做的可真是又当又立呢。”

洛云梦一声冷哼,卷起了袖子,露出那条骨瘦如柴布满大大小小伤痕的手臂。

她看着护士将尖锐的针头慢慢推进血管,血液一点一点充盈着白色的管道流入空白的血袋中去,而她的有限的生命也随着这些红色液体的滴落一分一秒的加速流逝。

呵……还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在输完这一身血之前赚够那些钱,要是没捱过这段时间就这么死了也怪丢人的。

不甘心。

即使眼前的视线逐渐开始模糊不清,周围的身影也开始出现重影,她也还是没有喊停,反而攥紧了拳头,就好像这样会快一点达到一次输血的指标,也会快一点摆脱秦慕南。

她也不知道护士是什么时候拔脱的输血管,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手臂上连着的针管已经换成了另外一种颜色,不再是触目惊心的红,而是安逸静谧的白。

洛云梦头也没抬的看着余光里出现的黑色皮鞋蹭亮的尖头撇嘴冷笑,“我还以为你巴不得我就这么死了。”

靠坐在沙发里面的秦慕南左手夹着燃着的烟,嘴里吞云吐雾着,“让你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难道不是怕我日后抽不出血来供那位白莲小姐。”这并不是一个问句。

显然这一声“白莲小姐”触到秦慕南的霉头了,他冷冰冰的视线停在洛云梦惨白的侧脸上。

“嘴巴放干净些,你也配提清秋?”

“我是不配。”

洛云梦撩眼直视着秦慕南的眼睛,后者在四目相对的一刻嫌恶的撇开视线。

“但我的血配不是么。”

秦慕南冷哼一声。

“你在同她讲话,同她亲近的时候,可有想过她的身体里流着你最厌恶的人的血。”洛云梦嗤笑出声。

她的这番举动显然激怒了秦慕南,他大手狠狠钳制住了那个女人纤细得仿佛一碰就能折断得脖子,秦慕南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能看见的只有满腔的怒意。

“清秋是大哥的女人,你是有多恶毒才能说出这种话。”洛云梦能够清晰感受到秦慕南钳制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正在收紧,她咯咯的笑出声。

倘若能让这个人杀死自己背负上杀人犯的罪名,也尝尝她那五年的牢狱之灾,似乎也是挺不错的选择。

“我就是……这样恶毒的一个……人……你到现在才……发现吗。”

她继续激怒着他,企图真的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真的看到手下那个女人因为极度缺氧而涨红的脸时,秦慕南又清醒了。

他松开手嫌恶道,“想让我因为你这条贱命搭上自己的命?”

“咳咳咳……”

秦慕南松了钳制之后,充满消毒水味的新鲜空气一瞬间重新盈满洛云梦的鼻息,可短时间的缺氧也让洛云梦的身体供应不足,猛咳起来。

“可惜了,刚刚明明有个很好的机会能够亲手杀了我。”

洛云梦仿佛很失望似的。

“之前有很多机会,如果你真的想我死,也不会留我到现在。”

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秦慕南冷着一张脸站在那里。

“我之前的确一心求死,可是经过了刚刚,我又不想了,我说过很多次,你大哥的那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一个人要是想走,也得干干净净无憾无求的离开。”

“铁证如山的事情你还想狡辩?”

“所以说你蠢了。”

洛云梦冷笑。

“宁可相信耳听的虚假的也不肯相信事实的真相。”

秦慕南一直认为杀害自己大哥的凶手就是这个女人,他从未怀疑过这件事情的真假,反倒是这个女人一味的狡辩让他认定这件事情是她做的。

“我宁可相信耳听的,也不会相信从你这个女人嘴里吐出来任何的一个字。”

秦慕南道。

原本是想来警告这个女人一番,没有想到这个人是和从前一样浑身都是尖刺,此时的秦慕南实在是失去了同洛云梦说话的欲望。

他起身,背对着光线。

“我不管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你只要记住一件事,那就是只要你洛云梦还活在这世上一天,就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你欠我们秦家的,你欠简清秋的,早晚都会要你活着付出代价。”

从这个角度看去,秦慕南倒真像地狱里来的某个审判者,背对着光点数着某个罪人的罪行。

只是,她从来都不应该被划归于地狱。

她什么也没有做。

被审判的不应该是她,那些痛苦也不应该由她承受。

之前蒙受不白之冤却一直找不到缘由,如今她知道了陷害自己入狱的那个人,就算是咬着牙她也要找出证据。

秦慕南走后整个休息室便安静了下来,洛云梦疲倦的靠在木质椅子的靠背上闭眼小憩,耳畔还响起有规律的点滴声。

就在她身旁的小桌子上还放着一叠红色钞票。

这是护士小姐刚刚拿过来放在这里的,她还提醒说是秦家那边派人送过来要求转交给她。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姐还是先调养好身子吧,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我希望您能抽空来医院检查检查。”

“谢谢。”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身体状况不好,这些天频繁的工作以及不时的抽血……甚至她的病情……算了……

小说《我的爱低入尘微》 第6章 不速之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承平小郎君点评:

《我的爱低入尘微》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