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都市超级奶爸
都市超级奶爸

都市超级奶爸

作者:香煎鳕鱼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1 15:34:55

这本书《都市超级奶爸》的主人翁香煎鳕鱼 秦天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秦天点了点头,走进房屋,目光不经意的在房间里一扫而过,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布置,却物是人非。下一秒,卧室门忽然开了,一个粉雕玉琢般精致小女孩,小脸上挂着喜色,穿着公主裙迈着步子,小跑而来,扑到窦月蓉身上,抱着她的腿。秦天一扫,隐隐有些眼熟,却又没见过,随口道:“窦婶,这是天成哥的孩子?”“什么天成的孩子,这是你女儿丫丫!”窦月蓉溺爱的摸了摸小身影扎着两根小辫子的脑袋瓜,白了秦天一眼,蹲下身一手抱着丫丫,一手指着秦天道:“丫丫,看看这是谁?这是你爸爸,你不是一直想爸爸吗?快,快叫爸爸!”
展开全部

回归

“五年了…”

“我终于回来了…”

“她还在吗?”

“孩子还好吗?”

秦天衣衫褴褛,眼神复杂的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门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五年前,秦天和怀孕半年的老婆租了眼前这套套二老房子。

房租不贵,一个月一千三。

可对于一个月只有五千,没有存款,反而日常开销大,又有孩子即将出生的秦天而言,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为了避免财政破产,拿不出生孩子的钱,秦天体贴的让老婆在家养胎。而自己则除开本质工作外,找了一份晚上工作的兼职。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个晚上,正在做兼职工作的秦天,忽然接到房东电话说怀孕老婆的羊水破了,心急之下借了同事电瓶车,疯狂的往医院赶。

路上闯了红灯,出了车祸。

死,他不怕。

他怕自己走后,留下老婆孩子在世上没有经济来源,无人照管。更遗憾没有守在老婆身边,看一看即将出生的孩子。

他本以为会带着遗憾离开,谁知遇上路过地球的师尊“瑶姬”,被带到修仙界修炼。

他凭着一缕对老婆孩子的牵挂执念,以一个资质平平的普通人身份,和天争、和地争,和无数修仙天骄争。

一次次在死亡边缘游离。

不为其他,只为回到心爱女人身边,看一看还没见过一面的孩子。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秦天在无数天骄中脱颖而出,闯下青冥仙尊的赫赫威名。

更拼着神魂受损,修为尽失,仙尊之体重创,穿越无数时空裂缝,耗费无数岁月,回到出车祸五年后的今天。

他不在乎堂堂青冥仙尊变成一个空壳子,需要重新修过。

只知道自己回来了。

就够了。

“你找谁?”

就在这时,房门开了,一个着装得体的中年妇女,拎着两袋垃圾出现,看到秦天有些黑,身上衣服一条一条的,头发乱糟糟的,还散着臭味。

眼底闪过一丝警惕,下意识退了一步,将门带上一点。

不是老婆王嫣!

难道她已经搬离这里了吗?

秦天有些失落的转身,刚走一步,却又带着一些希冀道:“大姐,我找王嫣,她这里吗?”

“你是谁?”中年妇女神色一紧,答非所问道。

秦天眼睛一亮,急忙道:“我是她老公秦天,大姐,你认识王嫣吗?知道她在哪儿吗?”

“秦天,你是秦天!”

中年妇女愣了愣,目光在秦天身上打量一番,才喜出望外的拉开门,急促道:“你这些年去哪儿?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你是…”秦天一怔,目光扫视着中年妇女,感觉有些眼熟,却又一下子想不出名字。

中年妇女忙道:“我!你窦婶,窦月蓉!”

窦月蓉!!!

秦天马上想起是谁,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租自己房子的房东。

不禁急忙道:“窦婶,嫣儿呢?她还在这儿吗?”

“唉…先进来,进来说!”

窦月蓉叹了口气,连忙将门拉开,随手将两袋垃圾放在门后,邀请秦天进屋。

秦天点了点头,走进房屋,目光不经意的在房间里一扫而过,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布置,却物是人非。

下一秒,卧室门忽然开了,一个粉雕玉琢般精致小女孩,小脸上挂着喜色,穿着公主裙迈着步子,小跑而来,扑到窦月蓉身上,抱着她的腿。

秦天一扫,隐隐有些眼熟,却又没见过,随口道:“窦婶,这是天成哥的孩子?”

“什么天成的孩子,这是你女儿丫丫!”

窦月蓉溺爱的摸了摸小身影扎着两根小辫子的脑袋瓜,白了秦天一眼,蹲下身一手抱着丫丫,一手指着秦天道:“丫丫,看看这是谁?这是你爸爸,你不是一直想爸爸吗?快,快叫爸爸!”

是了,是了。

丫丫眉宇间依稀能看见我的影子,眼睛鼻子又像王嫣,怎么可能是窦天成的孩子?

秦天既欣喜又自责,责怪自己没能第一时间认出丫丫,但马上他又蹲下身,有些紧张,有些期待呼喊道:“丫丫,我是爸爸!”

说话间,双手更是不自在的伸出,期待着丫丫扑进怀里。

然而丫丫却怯生生看了秦天一眼,好像很害怕一样,小小身躯一个劲的往窦月蓉怀里挤,两个小手紧紧抓着窦月蓉衣服不放。

秦天神色黯然的放下手,自己的女儿,不认自己,反而害怕,修炼多年的心境崩了,心里出现如针扎的疼痛。

他不怪丫丫,只恨自己,恨自己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没有陪着丫丫长大。

这一刻,他不再是修仙界叱咤风云的青冥仙尊,只是一个悔恨内疚的普通父亲。

“唉…秦天,你别怪丫丫。这孩子从小养成自闭症,很怕陌生人!”

窦月蓉看秦天神色不对,叹息一声,有些心疼的将丫丫紧紧搂在怀里。

秦天愕然:“自闭症?”

“你走那天,丫丫就出生了。王嫣一个人坐了三天月子,就将丫丫扔到家里,在附近找了个工作挣钱!”

窦月蓉点了点头,眼圈红红的,眼泪不经意的流了下来,抽噎道:“这丫头好强,不找我们帮忙。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丫丫。”

“可她一个女人哪能照顾的过来,每次从你家门口路过,都会听到丫丫饿哭了的声音。”

秦天攥紧了拳头,指甲深陷肉里,丝丝血迹出现,目光落在丫丫身上,想到王嫣一个人生产,一个人边打工边带娃,想到丫丫婴儿时饥一顿饱一顿的画面,心里如万剑穿心似的疼痛。

窦月蓉似乎陷入回忆,抽噎两下,又道:“后来啊!丫丫接触的人少,渐渐地养成了自闭症。”

“窦婶,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她们母女俩!”秦天深深自责道。

“唉…这就是命啊!”

窦月蓉摇了摇头,又紧了紧抱着丫丫的手臂。

丫丫没说话,却十分懂事的伸出小手在窦月蓉脸颊上,擦了擦泪痕,甚是惹人怜爱。

秦天有些心疼,也有些羡慕窦月蓉,想了想,声音有些颤抖道:“那王嫣呢?她在家吗?”

“失踪了,一年前就失踪了!”

窦月蓉摇了摇头:“听她同事说,好像是她家里把她接走了。我看丫丫一个人可怜,就搬过来照顾丫丫。”

她家里?

秦天皱了皱眉,依稀记得王嫣家里,好像是京城的什么家族。

但王嫣从不在他面前,提家里的事,一直说自己是孤儿。

出于对王嫣的信任和爱,他也没多问。

就连知道王嫣家里,是什么家族,都是他有次意外听王嫣打电话,听来的。

“你看我年纪大了,话就多…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下碗面,你陪丫丫说说话…医生说丫丫年纪小,只要大人给她足够的关爱,自闭症会好起来的!”

窦月蓉忽然拍了一下脑门,讪讪一笑后,在丫丫耳边嘀咕上两句,还用手指了指秦天,便将丫丫放开,起身便要去厨房。

叮叮叮…。

刚走一步,窦月蓉的手机忽然响起,回头冲着秦天歉意一笑,接了起来。

下一秒,窦月蓉脸色大变:“什么,你们在那个医院?什么医院?金阳区人民医院?…好好好,我马上来!”

挂断电话,窦月蓉匆匆离开。

刚走两步,窦月蓉停了下来,歉意道:“秦天,对不起,我有点急事,得先走一趟。丫丫交给你了,你先自己下面吃。!”

“窦姨,什么事?要不要我帮忙?”秦天忙道。

“不用,不用…”

窦月蓉大步走到房门口,开了房门,随手拎起两袋垃圾,转身冲着没有说话,小脸上挂着担心的丫丫道:“丫丫,窦奶奶,忙完事就来看你!”

“你在家可要听爸爸的话哦?记住了吗?”

丫丫小脸上担心不改,懂事的点了点头。

“秦天,照顾好丫丫!”

窦月蓉招呼一声,走出房间,随手关上门,匆匆离开。

秦天皱了皱眉,听窦月蓉接电话说的,应该是家里小孩生病了。

虽然窦月蓉不让自己去,可窦月蓉对自己有恩,还帮忙照顾丫丫这么长时间。

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岂能视而不见?

知恩不报,那不是他风格。

况且他虽然修为尽失,仙尊之体也重创,但论医术,他自认地球上没人比得过自己。

想到这里,他看着丫丫,小脸上挂满担心,轻声道:“丫丫…”

丫丫偏头怯生生看了秦天一眼,迈着小步子慢慢往后挪着,时不时看了看门口方向。

“丫丫,爸爸带你去找窦奶奶,好不好?”秦天心里有些苦涩,面上笑道。

丫丫眼睛一亮,猛地看向秦天,眨了眨渴望的眼睛,好像在说,你说的是真的吗?

“怎么,你不去?那爸爸就一个人去了哦!”秦天逗道。

丫丫急了,走上前两步,冲着秦天一个劲眨眼睛,我去,我要去。

“好了,逗你呢!抓住爸爸的手,爸爸带你去找窦奶奶!”

秦天笑了笑,将手伸了出来。

小丫头一下子将两只小手背在身后,可犹豫片刻,又慢吞吞的将手伸出,放在秦天的大手里面。

秦天抓着丫丫柔软小手,感觉这一趟,回来的值!

我能治!

快走,快走!

丫丫没那么多感概,拽着秦天手,用出浑身力气,一个劲往外拖着,一门心思惦记着追上窦月蓉。

“丫丫,别急,爸爸这就带你找窦奶奶!”

秦天苦笑一声,轻轻用力顺势一把将丫丫抱在怀里,走出房间,随手将门关上,便快速下楼,追了上去。

刚追到距离小区门口三米的位置,正好远远的看见窦月蓉坐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没追上窦月蓉,丫丫有些失落,吧嗒吧嗒掉眼泪。

那模样看的秦天心疼极了,一个劲安慰道:“丫丫,别哭,爸爸保证会带你找到窦奶奶的!”

可惜丫丫本就和秦天不熟,这会儿更听不进去,眼泪流个不停。

秦天又心疼,又无奈,可又没什么办法。

他修仙前,没接触过小孩子。修仙后,所学包罗万象,可其中没有哄娃一项,更没有教怎么当一个好爸爸。

无奈之下,秦天只能边朝小区外走着,边一个劲保证会找到窦月蓉,时不时还笨拙的搞怪逗乐。

终于丫丫不哭了。

秦天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得意哄娃技术突破零,却见丫丫小手在身上胡乱抓着,另一手则指着一辆行驶而来的出租车。

显然,不是哄娃技术提升,而是丫丫发现新大陆。

秦天苦笑一声,会意道:“丫丫,你是让爸爸坐车去追窦奶奶?”

丫丫急忙点头,眨着水汪汪眼睛,好像在说刚才窦奶奶就是坐车走的,我们也坐车。

秦天摸了摸鼻子,干咳一声道:“那什么,丫丫,爸爸没钱,我们不坐车!”

音落,老脸一红,臊的不行,在孩子面前说没钱,太丢脸了。

可没办法,他现在身无长物,且又不想在孩子面前耍小手段,纵然丢脸也得面对。

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当爸爸的人了,凡事都得给孩子做一个好榜样。

丫丫年纪小,没那么多心思,看秦天说没钱。急忙从公主裙腰间小兜里,摸出十块钱,在秦天眼前晃着,眨着眼睛,我有钱,我有钱。

秦天苦笑,小区到金阳区人民医院,足足有十公里路程。

别说十块钱,压根不够。

就是够,他也没脸去用孩子的钱。

再落魄的仙尊,也是仙尊,好吧!

况且他这个当爸爸的,都没给丫丫零花钱,哪能先用丫丫的钱。

想到这,秦天保证道:“丫丫,爸爸不用你的钱。但你放心,爸爸走路也能带你追上窦奶奶。”

这话不假,纵然他现在修为尽失,神魂受损,仙尊之体也重创,伤痕累累。

但他自信,哪怕仙尊之体重创,也比普通人,甚至顶尖的兵王身体强大无数倍。

区区十公里,对他而言,小意思。

丫丫有些茫然,走路会比坐车快?

秦天笑了笑,想了想金阳区人民医院位置,抱着丫丫,一步数米远,快速朝妇幼保健院而去。

一刻钟后。

金阳区人民医院。

秦天抱着丫丫刚出现在医院门外,低头看了看安安静静的丫丫,笑道:“丫丫,我们到医院了,这就去找窦奶奶!”

真的到医院了?

丫丫不知道十公里路程,秦天只用了十五分钟的背后意义,只知道到了医院,马上就能看见窦奶奶了。

一下子来了精神,眨着漂亮的眼睛,小脸上挂上了笑容,期待的东张西望着。

看到丫丫小脸上的笑容,秦天莫名的一阵振奋,紧了紧抱着丫丫的手,便朝医院大门走去。

刚走两步,秦天忽然感觉到丫丫拉扯着自己布条似的衣服,低头看去,便见丫丫一脸兴奋,一手扯着一片衣服条,一边指着不远处。

小小身躯还扭来扭去。

秦天一怔,顺势看去,便看见窦月蓉站在一辆出租车前付钱,又看了看丫丫急不可耐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吃味,丫丫看见自己这个爸爸,可没这么激动。

可马上秦天又自嘲笑了笑,这能怪谁呢!还不是怪自己没从丫丫出生后,没陪她过一天。

想了想,秦天抱着丫丫三步并着两步,迎了上去,笑道:“窦婶…”

“秦天,丫丫…你们怎么来了?还走到我前面了?”

正疾步赶路的窦月蓉一呆,停下脚步,一脸愕然,自己打的也才刚刚到,秦天和丫丫是怎么来的,比我打的还快?

“丫丫,很担心你,非要来找你,我就带她来了!”

秦天笑了笑,简单解释两句,岔开话题道:“对了,发生什么事了?谁生病了!”

提起这个,窦月蓉又急了,顾不上纠结秦天为什么来这么快,忧心忡忡道:“你杨叔打电话说你天成哥出车祸了,送到这个医院了!”

“车祸?严重吗?”秦天关心道。

窦月蓉摇了摇头,忧心道:“不知道,电话里没说清楚,也不知道天成到底伤着重不重!”

“窦婶,别急,或许天成哥伤的不重。”秦天安慰道。

“但愿吧!”

窦月蓉叹了口气,领着秦天和丫丫疾步朝医院内部走去。

秦天怀里的丫丫看窦奶奶没理自己,微微有些失望,但她很懂事,没有哭闹,趴在秦天身上,默默的看着窦奶奶,仿佛只有看到她,才会心安一样。

很快,秦天和窦月蓉走过停车场,上了梯步进入门诊大厅内。

径直来到后面的电梯间,乘坐电梯直上十五楼。

走出电梯,来到十五楼走廊上。

秦天和窦月蓉入眼便见一个躺着脏兮兮,血淋淋病人的担架床边上,一个病人家属正苦苦哀求着,三个医生和四个护士。

“老杨…”

秦天的目光停留在病人家属身上,感觉有些眼熟,正想着,边上窦月蓉疾呼一声,快步走了上去。

老杨?杨叔,窦婶的老伴!!!

秦天恍然,紧了紧抱着丫丫的手,紧随其后。

杨爱国看了窦月蓉一眼,没有理会,冲着一位中年医生哀求道:“医生,求求你,快救救我儿子吧!再不救,人就没了!”

“医生,救救我儿子吧!他才二十七岁啊!”

刚走近的窦月蓉,浑身一颤,偏头看了看担架床上一位头部遭受重创,呼吸减缓,身躯剧烈抽搐的杨天成,踉跄的后退两步,身躯更是摇晃两下。

也看向那位中年医生,一下子跪在地上,紧紧抓住中年医生的手臂,也痛哭流涕哀求起来。

中年医生甩开窦月蓉的手臂,避让开身体,皱了皱眉:“你们这些家属怎么回事?都说了人送来的太晚了,病人脑部伤的太重,没救了!”

“你们这么闹,有意思吗?”

边上两个医生和护士们也都皱了皱眉,上前唱着红脸,一边搀扶着窦月蓉,一边左一句右一句的安慰着。

但话里话外,都是病人脑部伤势重到无法抢救的地步。

还劝解窦月蓉夫妇,闹下去没什么意义,还不如将病人拉回去,准备后事。

秦天紧了紧抱着丫丫的手,眉头微皱,目光冷冷的一扫众医生,心里很是反感,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左一句没救了,右一句死的。

这不是在病人家属心口上插刀吗?

想着,上前一步来到担架床边,看了看紧闭眼睛,身体抽搐的杨天成,淡淡道:“窦婶,天成哥的伤,我能治!”

瞬间在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目光豁然转移,落在秦天身上。

香煎鳕鱼 秦天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都市超级奶爸》这本书的人物特点塑造的很形象非常好而且内容也很新颖我很喜欢。这年头儿能找到这么好看的一本书也是不容易了,我非常推荐大家看这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