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不及尤妃妆
不及尤妃妆

不及尤妃妆

作者:苏音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20 12:22:37

作者苏音给大家带来了《不及尤妃妆》的主要情节:等把人放到床榻上之后,姚淇悦才发现自己满手血。 好在含玉已经被她打发下楼应付林妈妈了,不然那丫头一定会惊叫出声的。 “这么严重……”姚淇悦皱着眉,简单把自己手上的血迹擦了擦,想要检查此人的伤处到底在什么地方。 姚庆常年跑生意,路上艰险未卜,所以习惯性在各处备着医药箱子,在姚淇悦更小的时候,就教过她基本的伤口处理方法,以求自保。姚淇悦抱着试试看的心思在暖阁里翻找了一通,还真给她找到了一个药箱子,但她没有拿出来,而是要等到打发了含玉再说。
展开全部

巧夺天工

  含玉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早就吓得两腿发软,喊救命的话都到了嗓子眼了,被人这么一威胁,连人话都不会说了。

  “你你你你……你是什么人!快放了我家小姐!”含玉虽不敢喊,但缓了一小会儿后就反应过来了,轻声却严厉地低吼道。

  “别说话!”那人声音听上去也很年轻,手却还是紧紧捂着姚淇悦的嘴。

  奇怪的是,姚淇悦竟然非常淡定,没有挣扎也没有哭闹,就这么被他钳制着。

  “你保证不喊出来,我就松开手。”那人又低低地说道,“你点点头,就算是答应了。”

  姚淇悦十分平静地点了点头,那人也就真的松开了手。然而就在他松手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反而顺着小阳台的栏杆滑了下去。

  “你怎么了?”姚淇悦迅速转身,扶着那人,却也被带着一点点往下滑。

  “小姐!咱们快喊人来啊!”含玉虽然缓过神来了却还是害怕得哆哆嗦嗦。

  “别急,”姚淇悦皱了皱眉头,轻声说道,“千万别惊动别人。”

  “小姐!他不是什么好人!”含玉本能地发表意见,“快叫人来抓住他啊!”

  “含玉,你冷静点,”姚淇悦露出一副常人所没见过的冷峻表情,“你看他腰间的,是什么?”

  “是什么……”含玉被这么一问,也就好奇起来。

  “爹说过,皇室成员都会佩戴一种龙纹玉,那是民间工匠所无法雕琢的。”姚庆跑遍五湖四海,自然见识广博,姚淇悦对她爹说的话都印象深刻,而此时,栏杆边的人,腰间正露出一块龙纹玉,样式精美雕工复杂,绝不是民间之物。

  “那眼下怎么办!”含玉没了主意,只能听从小姐的了。

  “你先下去拖住林妈妈,就说我在三层暖阁里睡着了,你下去拿点被褥上来就成了。”姚淇悦说罢,又对着那人问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是不是受伤了?”

  那人竟一动不动,就倚靠在栏杆边,姚淇悦直觉此人该是受了极严重的伤。可含玉一动不动,姚淇悦暗自叹气。

  “搭把手,把人带进去。”姚淇悦话音未落,就拽起那人的胳膊,男子身子沉,姚淇悦根本拽不动。含玉犹犹豫豫地凑过来,拽着男子的另一只胳膊,三个人踉踉跄跄地进了里间。

  等把人放到床榻上之后,姚淇悦才发现自己满手血。

  好在含玉已经被她打发下楼应付林妈妈了,不然那丫头一定会惊叫出声的。

  “这么严重……”姚淇悦皱着眉,简单把自己手上的血迹擦了擦,想要检查此人的伤处到底在什么地方。

  姚庆常年跑生意,路上艰险未卜,所以习惯性在各处备着医药箱子,在姚淇悦更小的时候,就教过她基本的伤口处理方法,以求自保。姚淇悦抱着试试看的心思在暖阁里翻找了一通,还真给她找到了一个药箱子,但她没有拿出来,而是要等到打发了含玉再说。

  “小姐,林妈妈不会上楼了,”含玉抱着一床被子,蹑手蹑脚地上了楼,“那人……”

  “你也下去吧,”姚淇悦不由分说地指示道,“这件事你切莫跟人提及。”

  “可是……”含玉哪能放心自家小姐一个人和那个陌生的坏人独处一室!

  “别可是了,”姚淇悦笃定说道,“既是皇室中人,想必也不会为难我们普通人家,你且休息去,千万别跟人说!”

  “好……”含玉哪敢忤逆小姐,只能点头道,“那奴婢在二层歇着,小姐有事唤我便是!”

  “也好。”姚淇悦略一思忖,有含玉在二楼盯着,也算是把风了。

恩将仇报

  此时姚淇悦便掌了一盏灯,打开医药箱子,开始给人检查。费了好大劲才将昏迷不醒的人给翻了个身,姚淇悦才发现这人背上中了一箭,露在皮肤之外的箭身箭尾已经被折断拔去,但箭头还留在皮肉之内。

  “这得多疼啊……”姚淇悦瞬间有点心疼眼前这个深度昏迷的人,虽然面目上血迹斑斑伤痕累累,但姚淇悦也看得出他是个清俊的少年公子。感叹一小会儿后,姚淇悦只能给自己加油打气,用医药箱里的小匕首,在烛火上烤了烤,手微微颤抖着,给少年公子挑箭头。

  姚淇悦还特地用枕巾卷了一卷,放在少年公子的枕边,这样他吃痛的话,就能随手抓个东西咬着了。

  在下刀的那一瞬间,少年公子果然疼醒了,姚淇悦眼疾手快将枕巾卷塞到了他嘴里,这才让他没有吃痛得大叫。

  约莫是太过疼痛了,姚淇悦的第三次、第四次下刀,少年公子就没反应了,想来可能是晕了过去。

  姚淇悦心想还是晕了的好,这样她就能更顺利地替他清理伤口,包扎伤处了。

  折腾了大半宿,才把人背上的伤口给止住血包好了,姚淇悦累得就势睡在了塌边。

  第二日,清晨的光透进暖阁,姚淇悦微微转醒,迷糊之中发现塌上的人,正坐着紧盯着自己。

  “哎呀!”姚淇悦被吓了一跳,然而紧接而来的,竟然是脖颈上的一阵疼痛,她被那人打晕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就是含玉上楼来查看的时候。姚淇悦摸着脖子,鼻子哼气道:“竟然打晕我……真是恩将仇报!”

  “小姐!”含玉着急忙慌地摇动姚淇悦,“小姐!那个人不见了!”

  “……我知道,”姚淇悦又摸了摸后脖颈,疼的歪了脑袋,“你没告诉林妈妈吧。”

  “没有没有……”含玉连着摇头,“小姐吩咐的,我怎么敢不听……”

  “那就好,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快帮我把这些收拾了。”姚淇悦坐起身来,指了指塌边的医药箱子和洇红的纱布条,又瞧见身边被褥上的血迹,想起那人的重伤,大清早就把人打晕了逃走,一句谢谢都没有,真是没有家教!

  “好多血!”含玉起先还咋咋呼呼,而后看见姚淇悦的脸色,才自觉捂了嘴,兀自去收拾,“要是被林妈妈看见……”

  “那就别让她看见。”姚淇悦转了转脑袋,翻身下床,走到小阳台边,昨晚灯火辉煌的街市,此刻又熙熙攘攘,“都这个时辰了……”

  “小姐,小姐?”此时,楼梯间传来林妈妈的呼喊声,“您起了吗?”

  “起了起了!”姚淇悦如梦初醒,赶忙回身帮着含玉拾掇残局,“林妈妈你不用上来了,我马上下楼!”

  “好好好,您慢点!”林妈妈果然在楼梯上顿住了步子,往楼下走去。

  “小姐,您看,”含玉在收拾被褥的慌忙之间,突然被什么硌了一下,摸索出来后,叫姚淇悦过来看,“是,是那个人留下的吗?”

  “我看看?”姚淇悦凑过来,看着含玉手里是一个精致却又不似女子之物的香囊。

  香囊是偏深的紫色,上面依旧绣着一条龙,姚淇悦眯缝着眼,仔细瞧了瞧,发现这条龙,只有三只爪子。

  “好了含玉,咱们下去吧。”姚淇悦神色一敛,将香囊收到袖中,带着含玉下楼去。

  然而刚一下楼,姚淇悦就惊喜地看到姚庆站在院子中,一身风尘仆仆却很高兴的样子。

  “爹!”姚淇悦蹦跳着奔过去,冲到姚庆怀里,“你可回来啦!”

  “哎呀,都是大姑娘了,”姚庆虽然嘴上数落着,心里却是开心的,“没个正经样子。我听林妈妈说你昨晚非要去小阁楼睡,那临街,危险着呢,下回可不许了。”

  “是是是,都听爹的!”姚淇悦思忖着林妈妈也不知道内情,心里反而安生了几分。

  “含玉,领着小姐去洗漱一下,”姚庆说道,“过会儿来东厅吃江南月饼。”

  “是,老爷!”含玉本身有点紧张,听姚庆这么一说,立刻领命,带着姚淇悦去闺房洗漱。

小说《不及尤妃妆》 第3章 巧夺天工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我看的小说里面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不及尤妃妆》,剧情一环扣一环,调理清晰,里面的人的性格我都很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