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一枕秋水映星河
一枕秋水映星河

一枕秋水映星河

作者:兮小然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3:09:08

最新小说《一枕秋水映星河》是兮小然的书,主要内容为:裴子辰不由得放下酒杯,倾身过来好奇地问:“阿星,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你如此大费周章,还得亲自出手?难道是什么关系晏氏集团命脉的商业机密?”晏星河重重向后靠坐在车座椅背上,郁闷道:“并不是什么商业机密,但是确实关系晏氏集团的命脉。据说,里面是我的婚约!”“噗!”裴子辰的一口酒差点全部喷出来,又在晏星河利剑一般的威胁眼神下艰难地咽了回去,“咳咳,你?婚约?什么时候的事儿?”
展开全部

出狱-兮小然

秋风萧瑟,海城女子监狱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纤细的身影走了出来,哪怕是身上宽松肥大的劣质衣衫,也遮不住女子窈窕的身姿和姣美的容貌。

沈秋水抬头看天,呼出一口气。

整整五年,她被所谓的恋人和亲人同时背叛,被用莫须有的罪名送进监狱整整五年,从十六岁到二十一岁,在痛苦和折磨中度过了女孩子一生最美好的五年。

现在,她终于重获新生,那么有些人,是时候该付出代价了。

她这么想着,轻轻笑了起来,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在这之前,她要按照骆姨的交代,去完成她交给自己的任务,同时也取回自己复仇的资本。

骆姨是个神秘而美丽的女人,年龄、身份成谜,但是却有着一身惊人的本事,经济、医术、武技甚至计算机,沈秋水简直不知道有什么是她不会的。

要不是在监狱里偶然认识了这位并得到了她的庇护和教导,恐怕沈秋水今天都走不出监狱的大门。

两个小时之后,出租车在某外国银行门口停下。

沈秋水下车走了进去,走到正在大堂值班的女职员面前,轻扣桌面引起她的注意:“小姐,请问你们的高级客户经理在吗?我要取件东西。”

女职员抬头瞥了她了一眼,眸光在沈秋水那明显陈旧而不合身的衣物上扫过,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取东西?要是取百八十块钱的话,柜员机在那边,自己操作去,我们经理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见的。”

“哦?”沈秋水眸子微微眯了起来,抬手从口袋中掏出一件东西,淡声道,“那么这个东西,够资格了吗?”

女职员定睛一看,只见那女子手中的是一把精致小巧的钥匙,但是,那是他们银行最顶级保险柜的钥匙!

女职员吓了一跳,额头的冷汗都下来了:“当,当然可以,小姐请跟我来。”

沈秋水很快就在高级客户经理的全程陪伴下顺利的拿到了保险柜里的东西,一只半个巴掌大的精巧首饰盒子。

她将首饰盒收好,被银行经理和女职员卑躬屈膝地送出门来,一边走一边思量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在路过一道暗巷的时候,里面忽然伸出一只大手,猛地将她拖了进去!

沈秋水吓了一跳,但是还没等她有所动作,腰间已经顶上来一件冰冷坚硬的物事,那是一把枪!

带着银白色半边面具的男子身材高大,将沈秋水牢牢抵在暗巷的墙上,一只手撑在她的耳侧,像极了壁咚的暧昧姿势,近的几乎呼吸交融,但是那纤薄的唇吐出的却是冰冷无情的话:

“我要1号保险柜里的东西,交出来!”

但是下一刻,她就感觉腰间的冷硬更加逼近了几分,几乎硌疼了她的皮肤,面具男子的声音越发冰寒渗人:

“你最好乖乖自己拿出来,否则,我也不介意杀了你之后搜出来!”

沈秋水美眸微眯,忽然蓦地一笑:“是吗?我不信!”

她猛地身形一扭挣开了他的束缚,接着一脚踹向面具男!

面具男猝不及防连忙闪避,但还是迟了一步,手中的枪被踹飞,落进了沈秋水手中。

她端枪指着他道:“你连保险栓都没拉开,显然没打算要我的命。看在你还有点良知的份上,我也饶你一命,滚!”

面具男有些讶异,接着轻轻笑了起来:“是吗?那我是不是应该说声感谢?”

话音未落,他猛地向沈秋水扑了过来,两个人拳脚相加打在一处。

面具男身手了得,不输经过训练的特种兵,沈秋水虽然经过骆姨的五年调教,但比起他来还是差了一筹,一不小心就被制住按在了地上。

面具男半压在沈秋水身上,一双利如寒锋的眸子牢牢盯着身下的女人,“现在,把东西交出来,要不然我可就动真格的了。”

沈秋水挣扎不开,气的俏脸涨红,抿了抿唇,忽然冷笑道:“好啊,东西被我藏在内衣里,你要是下得去手,有本事就自己拿出来啊!”

她在赌,赌根据刚才的片刻交锋,推测眼前的男人不是那种下三滥的亡命之徒!

面具男果然僵住,然而不过一瞬,他便冷笑道:“怎么,你以为我不敢?”

说完他猛地低头,狠狠地吻上了沈秋水嫣红的唇。

“唔!”沈秋水猛地睁大了眼睛,清冽而霸道的男子气息充斥了全部感官。

她这下真的吓坏了,这,这混蛋,自己不会看走眼了吧?

面具男也有些震惊,柔嫩的唇瓣比他想象的滋味更加甜美,居然让他不自觉地沉溺了进去!

他猛地回神,松开了被蹂躏到嫣红的唇瓣,轻笑道:“这次信了吗?还要我自己拿吗?”

沈秋水紧紧抿着唇,急速想着还有什么办法能保住首饰盒,忽然“吱呀”一声,一辆黑色轿车在巷口停下,车门打开,焦急的声音传出来:

“快走,这边的动静让银行起了疑心,他们已经报警,现在带着保安追出来了!”

“啧!”面具男有些愤愤,转头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沈秋水唇上吻了一下,“女人,东西保管好,我很快会找你取回来的!”

说完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冲进了车里,黑色的轿车瞬间关上车门疾驰而去。

沈秋水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摸着隐隐作痛的唇瓣若有所思。

看来她的复仇之路,并不平坦啊……

飞驰的轿车上,男子单手摘下面具,将凌乱的黑发拨向脑后,露出一张刀削斧凿般的英俊面容。

轿车的后座早已坐着的另一个英俊男子适时地递过来一杯红酒,调笑道:

“要是被那些媒体看到今天这一幕,他们非得集体爆炸不可。谁能想到堂堂世界顶级财阀的掌控者,晏星河晏总裁,千里迢迢赶到海城,居然就是为了带着面具,谋划潜进银行的金库打劫一个保险柜呢?”

他说着忍不住喷笑,“结果还失败了!”

婚约-兮小然

“闭嘴!”晏星河瞪了自己的损友裴子辰一眼,接过红酒来一饮而尽,没好气道,“你以为我愿意吗?那家银行的安保世界一流,我足足策划了近一年才好不容易找到漏洞能潜进去,没想到偏偏这么背运,居然就在今天碰到有人来把里面的东西取走了!”

裴子辰不由得放下酒杯,倾身过来好奇地问:“阿星,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你如此大费周章,还得亲自出手?难道是什么关系晏氏集团命脉的商业机密?”

晏星河重重向后靠坐在车座椅背上,郁闷道:“并不是什么商业机密,但是确实关系晏氏集团的命脉。据说,里面是我的婚约!”

“噗!”裴子辰的一口酒差点全部喷出来,又在晏星河利剑一般的威胁眼神下艰难地咽了回去,“咳咳,你?婚约?什么时候的事儿?”

“据说从我出生就有了,我父亲当初不知道为什么会给我定下这么一纸婚约,我只有接受的份,要么履行婚约,要么就会自动失去晏氏的继承权。”晏星河无奈地叹了口气。

裴子辰的八卦心理彻底上来了:“那女方是谁?要是对方长得漂亮,性格温柔,你也不亏啊!”

晏星河疲惫地闭上了眼,心累道:“这就是最扯淡的地方,这纸婚约的对象不确定,到时候谁拿着婚约找上门来,谁就是我未来的妻子,晏氏将来的总裁夫人!”

裴子辰不由得震惊了:“不会吧?万一对方又丑又老,甚至是个傻子白痴你也要跟对方结婚吗?或者更离谱,万一对方是个男人呢?”

“哪怕对方是个男人,我也得照娶不误。”晏星河抬手揉捏着隐隐作痛的眉心,“除非我放弃晏氏集团的继承权。而且继承人可以换,但是这纸婚约却必须要履行,也就是说,谁跟这张婚约的持有者结婚,谁就能继承晏氏!”

“哇!”裴子辰感慨,不知是兴奋激动还是幸灾乐祸。

晏星河睁开眼,斜睨了好友一眼:“怎么,你想试试嫁给我?”

“咳,还是不了,虽然阿星你美颜盛世,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大胸长腿的妹纸!”裴子辰摸了摸鼻子,“不过,晏伯父是被人下降头了吗?为什么会答应这种婚约?”

这事儿简直匪夷所思。

晏星河道:“我也十分不解,但是其中内情父亲一直不肯告诉我。我自从知道这婚约的存在就一直想解决掉它,直到去年才从父亲那里套出来这东西存在那家银行的1号保险柜里。而且婚约特殊,不能交给别人去取,所以只有我亲自动手,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筹划良久还是功亏一篑!”

裴子辰猛地一拍扶手,兴奋道:“这么说,那份婚约已经被你未婚妻取走了?那你刚才岂不是见过人家?快说说,对方长什么样?”说着又懊恼,“唉,早知道我也下车多看两眼了!”

“取东西的人未必就是婚约的履行者。”晏星河给了好友一个白眼,接着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刚才那张姣美的脸蛋,那凌厉的身手,还有那双柔嫩甜美的唇……

会是她吗?

沈秋水并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此刻她已经回到了沈家。

沈家比五年前可是豪阔多了,别墅换了个更大的,父亲沈建业被身上那身价格不菲的高定西装衬托的精神奕奕,甚至年轻了几分,他的妻子魏雅茹更是保养地极好,衣饰妆容无不精致,身上的首饰略一打眼就超过了千万。

可笑,这一切都是用她的五年青春换来的,但她却成了唯一没有受益的那个人。

沈秋水垂眸,掩下心中的冷意,淡声招呼道:“父亲,魏姨。”

沈建业手中的雪茄差点掉到地上,惊愕地问:“沈秋水?你怎么回来了?你,你不是……”

魏雅茹更是夸张,掩嘴惊呼起来:“天哪,你不会是越狱了吧?不行不行,老公,你快打电话报警,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可不能连累到咱们家!”

沈秋水微微勾起唇角,掩饰不住嘲讽:“父亲,魏姨,你们难道忘了?今天是我刑满释放的日子,我自然就回来了。”

“啊,啊,原来是刑满了啊……”魏雅茹一下子尴尬起来。

沈建业也是一张脸憋得通红,居然连亲生女儿出狱的日子都忘了,这说出去还不被别人戳脊梁骨骂死?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他猛地拍桌子吼道:“回来就回来,难道还要家里敲锣打鼓去监狱门口迎接你吗?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沈秋水的唇角翘了翘,看着他们意味深长地道:“啊,对,过失杀人啊,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沈建业和魏雅茹悚然一惊,彼此对视一眼,脊背都有些发凉。

他们怎么忘了,当年过失杀人的可不是沈秋水,她是替……顶了罪!

沈秋水似乎看出了他们的惊惶,轻轻笑了一声,道:“父亲,魏姨,你们放心,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没打算揪着不放。”

沈建业和魏雅茹显而易见长长松了一口气。

沈秋水看的好笑,她确实没打算跟他们撕逼扯皮,她只是打算百倍千倍讨回来而已。

魏雅茹连忙笑道:“好好,秋水果然长大了,懂事了!”

她说着连忙喊佣人给沈秋水安排房间安顿下来。

说是专门给沈秋水留着的房间,但沈秋水一眼就看出来,那其实不过是一间客房。

但是她并不在乎,反正她本来就没打算在这里住多久。

她奇怪的是,魏雅茹为什么也跟着进来,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沈秋水挑眉:“魏姨,你还有话跟我说?”

没话就赶紧消失,她还等着看骆姨交给她的东西呢!

魏雅茹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道:“秋水,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应该跟你说一下,陈子枫陈少,现在跟你妹妹清妍订婚了。”

沈秋水 兮小然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凝静呀点评:

啊,终于等到兮小然大大新书了,只是兮小然大大怎么不写快穿了?我是看大大快穿入坑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