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推理 > 算天命
算天命

算天命

作者:九品一局

状态:已完结分类:悬疑推理

时间:2021-08-10 13:59:10

《算天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品一局,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几个壮汉看到叶贝贝醒过来了,也是露出欣慰之色,这代表他们今天冒险上山没有白费。 众人疲惫异常。 “大家先回去吧。”村长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摇头,“你们先回去好了,我要等她,她说了让我等到天亮的。” 村长沉默了一会道,“那好,我陪着你,你们将我丫头带回去好了。” 我摇头说不用了,村长立马说当我一个人在这里他怎么放得了心?我无奈点头,叶贝贝跟着村子里面的人下山,她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最后看了我一眼,用着口型对我说了一声谢谢,我摇头。
展开全部

失踪

  我这么大叫一声,村子里面几个壮汉立马抄起了家伙,他们也发现了不远处黑暗之中的那双恐怖的发绿眼睛,我从他们带着惧意的神色中知道了,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害他们差点丢掉小命的那只野兽,也是吃了我父母的野兽。

  它用嘴叼走我父亲的时候,那种残忍的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死死盯着那双眼睛,我可以看到黑暗之中它若隐若现的巨大身躯,我心中不怕,一点都不,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我还怕什么?

  我随手捡起身边的一块石头,它只要敢过来,我就砸死它,围着我的几个壮汉纷纷拉着我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出一声哀嚎的声音,只见这野兽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打了,哀嚎不定,并扑通一声的摔在了地上,我心中一惊,赶紧抓着石头要跑过去,趁它伤,要它命。

  一个壮汉拉住了我,“修文,危险,别过去。”

  “大家快走!”

  我听到了村长的声音,原来是村长偷袭了这只害人的畜牲,很快村长一手搂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丫头跑了出来,我定睛一看正是叶贝贝,我心中惊喜,村长找到叶贝贝了,但,但……死女人呢?

  这只野兽蓦然爬了起来,狠狠的朝村长去,村长刚才似乎是用砍刀快将它一只前肢砍断了,所以动作异常的迟缓,一瘸一拐的,不过也比村长快不少,毕竟村长还搂着叶贝贝。

  我将手中的石头狠狠的砸了过去,砰的一声,不依不巧的正好砸中了这野兽的头,它身子前倾差点摔倒,它使劲的摇晃了几下脑袋,好像出血了,村长抬起手中的砍刀就狠狠的朝它头砍下去。

  这只野兽似乎感觉到了危险,顿时哀嚎了一声,发绿的眼睛回头看了我一眼,一跃的躲开了攻击,再一闪的末入了黑暗之中,它逃走了。

  村长喘着粗气的跑了过来,大家赶紧接下了叶贝贝,我看到了叶贝贝还是昏迷的,她的魂魄还在死女人手中呢,我赶紧对村长问死女人呢?

  他摇头,“不知道,我在半路就看到了我女儿,那姑娘我没有看到。”

  听了这话,我顿时不知是喜是忧了,这只野兽出现在这里,是将死女人吃了然后过来这里的?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叶贝贝突然好像受到惊吓一样的醒了过来,她立马搂着自己父亲,我急忙看叶贝贝的面相,发现她的印堂发黑之外,但有一些光亮透露,这应该是好转的迹象,所以死女人将叶贝贝的魂魄放回叶贝贝身体了?

  几个壮汉看到叶贝贝醒过来了,也是露出欣慰之色,这代表他们今天冒险上山没有白费。

  众人疲惫异常。

  “大家先回去吧。”村长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摇头,“你们先回去好了,我要等她,她说了让我等到天亮的。”

  村长沉默了一会道,“那好,我陪着你,你们将我丫头带回去好了。”

  我摇头说不用了,村长立马说当我一个人在这里他怎么放得了心?我无奈点头,叶贝贝跟着村子里面的人下山,她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最后看了我一眼,用着口型对我说了一声谢谢,我摇头。

  他们离开之后,我和村长继续坐在石头上,我看着死女人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眼看天快亮了,但没有任何动静传出,死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沉默了很久,我将刚才村子里面人跟我说的有关我母亲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刚才那壮汉说我母亲死之前村子里面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他刚才没说完,如今我只能问村长了。

  “那件事啊,行,我跟你讲讲。”

  村长点头,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妈死之前,村子里面的确是发生了一件怪事,算是跟你妈有关系的。”

  “跟我母亲有关?”我诧异起来,这怪事怎么跟我母亲扯上关系了?

  村长嗯了一声,“刚才他们不是说了那个看风水的老头来我们村子看了看,丢下几句话就走了吗?就是他走了没几天发生的,当时我们是没当回事,不过你妈却突然失踪了三天,那三天把你爸急得不行,毕竟没几天就要生你了。”

  “失踪三天?”这一下我真的惊讶了。

  “对,你妈突然失踪,我们基本上全村人都去找了,这山里山外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你妈,而且就这三天里,这座山居然连续打雷打了一个晚上,那一个晚上狂风暴雨,下来的雨都就跟瀑布一样,太大了,当天晚上我们村子都快被淹了,全村的人都去村里面唯一的一栋二层楼的李叔家避雨,大家打着雨伞就这么看着这座山,跟雷山一样,那雷真是吓人……”说道这里,村长也是露出几丝震惊之色。

  “然后呢?”

  我忍不住问,怎么一座山会打雷连续打一个晚上?而且还会下那么大的雨?这跟我妈失踪三天又有什么关系?

  “然后第二天雨过天晴了,不过一夜的雨太大了,村子里面的田全部被淹没了,那时候大家忙活着自家田里面的事,也不知道你妈就怎么突然回来了。”村长接着说道。

  “突然回来的?”

  “可能当时太忙了吧,没注意,感觉就是突然回来的,也没人知道她失踪的三天去哪里了,她也没说,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她每家每户的提了亲手做的东西,说是作为找她的感谢。”

  村长想了想道,“当天晚上你妈被那只东西拖走的时候,村子里面的人都没听到任何动静,可能你妈当场就被咬死了,挺好的一个女人,就这么死了,挺可惜的,……”

  我沉默下来,我不知道这件事和我母亲突然死去有什么关系,但我知道那只野兽,我一定要杀了它!

  刚才村长应该把那只野兽的前肢砍断了,现在是杀它的最好时机,但我现在怎么去找它呢?

  “修文,天亮了还等不等?”村长看着我问。

  的确是天已经亮了,死女人还没回来,她到底怎么样了?如果活着,她肯定早就出来了,如果死了,那么……

  我心中有些触动,还是那么觉得,死女人我讨厌她,但这件事她帮我了,我并不希望她就这么死了,我对着她离开的方向大叫了几声师傅,不过还是没有任何人回应我,我无奈叹了口气,咬牙的说在等等,村长点头。

  一直等到了中午,死女人还是没有出来,我看到村长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了,他也受伤了,也要忙活丧事的事,我只能赶紧的和他先下山再说,下山之后,村长忙活他家的丧事,而我想起叶贝贝爷爷私房钱的事,跟村长说了一下,村长一脸吃惊,他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将那天叶贝贝爷爷过来找我的事说了一下,村长听着脸色发白的摇头不让我说了,匆匆回家了。

  回到了家,空荡荡的,死女人没有回来。

  我沉默了一下,自己做了一顿饭吃了,然后就开始彻底的学习死女人给我的那本十二相术,时间到了晚上,死女人还是没有回来,过了一天后,我拿着锄头上山找了一天,除了村长砍断那只野兽前肢的地方,还有一摊干透的血迹之外,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哪怕是死女人一点东西。

  当然,那只受伤的野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我是没找着,无奈之下我只能下山,就这样三四过去了,死女人失踪般的再也没有出现,可能她已经死在那只野兽口下了,如果没死,以她对我的厌恶,也可能趁机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终日的埋头研究死女人给的那本十二相术,几天的时间里,可能我真的有这方面的天赋,我感觉自己已经入了看相算命这一行的门槛,现在跟普通人看相,我想自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赚钱了

  我这么一想,果不其然,门外面就走进来一位看样子有点颓废的年轻人,为什么会说他颓废?因为他身穿西装打着领带,靠着他的长相本来算是一表人才的,不过他精神面貌十分不好,很简单的说,他可能最近几年都没睡个正常的好觉了,导致他真实年纪其实并不算大,但看着十分显老。

  他走进来之后,我看了他几眼,心中就微微有个数了,也暗自心中惊喜,虽说跟死女人相比那肯定是差得远,也不说独当一面,但也能勉强看看了。

  不过他肯定有麻烦,也是肯定过来找死女人的,不然他来我家干什么?

  果然他进来就直接问,“请问青月先生在吗?”

  “她不在。”我摇头。

  这年轻人问死女人什么时候回来,他说可以等,我说不知道,他顿时露出失望的神色,说了一句那打扰了,就转身准备回去。

  我犹豫了一下道,“我是青月的徒弟,你如果遇到麻烦了,我可以帮你大致的先看看。”

  “你?”

  年轻人转过头来,语气本能的带着质疑,“没听说青月先生有收徒啊?”

  也是,我刚上初一的年纪,看着自然是不会大,毕竟我不显老,在他眼里我可能就是一个小屁孩。

  我看他十分犹豫,一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的样子,我心中着急,表面上只能干咳了一声,坐在了死女人平时坐的位置上,说耽误你几分钟时间先看看。

  他沉吟了一下,缓缓的重新走了回来,目光还是打量着我,眼中的质疑越来越重,几秒钟后,他干脆了摇头,“算了,我还是下次再过来好了。”

  他说着转身就走了出去,我心中一急赶紧大声说道,“你眉心无光,耳垂泛红,眼垂塌陷褶皱,加上你鼻梁透黑,这四种,一代表你家灾人祸,你家里面最近有人去世了,而且还是你女儿,二代表你生意最近几年一落千丈,钱财耗尽大半,我说对了吗?”

  他身子明显一抖,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有了一抹惊讶之色,他重新走了回来,又重新打量了我几眼,诧异道,“这是你看出来的?”

  我点头,心中也是松了口气,看来我是真的说对了,按照十二相术这本书上面所说的去解读面相,果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急忙坐了下来,语气明显客气了几分,“没想到小师傅年纪不大已经得到了青月先生的真传了,我是诚心过来求算得,刚才有什么不敬之处,还望包涵。”

  我心中苦笑,我不知道死女人到底有多厉害,但我知道我和她之间的差距有天囊之别,怎么可能几天就得到她的真传?再说她这几天也不在,根本对我没有言传身教,唉,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如何了。

  我暗自叹了口气,连忙说不用这么客气,毕竟我比他小太多了,

  “我叫张平,那麻烦小师傅给我算一卦了。”他迫不及待的说道。

  桌子上的算卦用的竹签我还不会,也就是说现在的我只会看相和看手相,所以只能避轻就重了,毕竟要是让他知道我还不会算卦,总共接触算命才几天,我这好不容量得到他的信任,恐怕又要变成质疑了。

  我摇头认真道,“你的情况看相基本上可以解决。”

  “那好,小师傅帮我好好看看,我最近的的确是霉运连连……不仅生意越来越差,每个月亏,更重要的是女儿上个月也淹死了,老婆也在重病之中,麻烦小师傅为我指点迷津……”他说着眼睛就开始泛起了晶莹了。

  我仔细的看着他的面相一会,脑海中结合十二相术对面相的所有介绍,开始仔细的分析起来,七八分钟后,我心中十分奇怪了。

  他刚才说她女儿是淹死的,看他的表情好像是他女儿自己不小心造成的,不过他的面相可不这么显示,他的眼垂的地方,也就是子女宫黑气围绕,但这黑气之中居然有一丝青色夹杂其中,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女儿的死另有蹊跷?

  我犹豫了一下稍微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他女儿如何死的,他很肯定的说是淹死的,我顿时沉默了,他好像没有说谎,而且加上他本来的面相是大富大贵之相,生意方面不说达到顶峰,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更加不会有此刻他这种颓废的面相出现,反常,现在他面相上显露出来的东西,与他本来的基本面相相背驰,这是什么原因?

  我心中疑惑非常了,也是暗自叫苦,没想到自己第一个算命看相的生意,居然就撞上了一个大难题。

  纠结了半天,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张平看我一直不说话,似乎“心领神会”之下,拿出皮夹,拿了一叠红票子放在了桌子上,并用手推了过来,我眼睛立马放光了,粗略一看,至少有两千,我心中顿时激动了,要发财了……

  但这钱我该怎么赚?我头痛了,我强迫自己眼睛从红票子身上挪移开来,然后想了想道,“你的情况十分特殊,这么跟你说吧,你现在的情况跟你本身的面相不太吻合,有点偏离你人生轨道的意思,我猜……我觉得应该有其他问题,但具体是什么问题,我需要看看你内人再说。”

  他脸上我找不出解决方法,只能看看从他老婆身上看能不能找出个所以然了,不然这钱我赚不了。

  张平听了我这话,没有任何意见,反倒有些惊喜的点头,“好,我车就在村口,那小师傅我去车里等你。”

  他说着手再推了桌子上的红票子一下,意思应该是我可以先收下,然后才走了出去,等他走远之后,我终于迫不及待的将桌子上的钱抓在手中,心中激动到难以形容,反复一张一张的数,小心翼翼的,真的有两千,我居然可以赚钱了……我幌如昨梦,我可以赚钱了,但我父母却不在了……

  我心中伤心,将钱揣进口袋里,换了一双刷刷干净的鞋子,准备跑出去,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死女人给我的十二相术随身带在了身上,以防万一,然后将我父亲那砸核桃用的老款诺基亚带在身上。

  至于其他的没什么,现在还早,看看相下午应该就可以回来了。

  我朝村子口跑去,果然大老远的看到一辆轿车停在一棵大树下,不过路过叶贝贝家的时候,正好叶贝贝从家里面走了出来,她看我准备出去,则是朝我走了过来,她爷爷的葬礼昨天结束的,她还是一脸伤心。

  她走过来问我要去市里?我点头说是,叶贝贝问我带我父亲的手机没有,我说带了,她让我拿出来给她,我掏了出来,她在手机上输入了她的号码,她自己备注是叶贝贝。

  然后重新还给了我,“晚上睡不着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接下手机点头说让她别伤心了,我提到这事,叶贝贝眼睛就红了,我有点慌,也不知道说什么,她擦了擦眼泪就说让我小心点,然后跑进了屋子里面,估计是回房间哭去了,我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叶贝贝的号码,我心中决定,今天晚上就给她打电话。

  将手机放进口袋里,我快速朝村口车跑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感觉里面十分豪华,这辆车肯定很贵,我忍不住心中惊讶,张平道,“小师傅你年纪还小,现在就有这种实力,以后飞黄腾达那是肯定的,别急,一步一步来,一切都会有的。”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第一次给人看相就赚了两千了,虽说运气好,靠死女人的名头占最大原因,但怎么说也是给我开了一个好头了,以后的我也会赚很多钱的,算命看相,我觉得会改变我一生,而这个改变,来自于死女人给我的十二相术那本书,也是死女人……我师傅给我的……

小说《算天命》 第12章 失踪 试读结束。

盈秀酱吖点评:

很棒!很棒!很棒!九品一局这本书的故事内容太精彩了!看了还想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