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总裁的天价丑妻
总裁的天价丑妻

总裁的天价丑妻

作者:封艳

状态:连载中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14:41:15

《总裁的天价丑妻》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封艳是怎么讲的:方雅云这才抬头看了一眼顾若妍,深吸了一口气,她们姐妹处成今天这个样子,也怪她自己自私,算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还是找人要紧。……刘家的车子在公路上疾驰而开,车厢里刘伯志抽着烟,目光阴鸷森冷。就顾家这么一个小门户丫头,他能看上她,并花高价把她娶了,已是她三世修不来的福气,她可好,还敢逃。哼,贱人,你最好祈求一辈子别让我找到,否则,进了刘家大门,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展开全部

第8章-封艳

“行了,少给我来这套,既然若兮不在顾家,我来这趟自然也不能白来,去收拾她东西,我这就让人搬走。”

“收……收拾东西?”方雅云听着他话怔了一下,结婚证扯了是没错,但也没有要把东西搬得一件都不剩吧。

眼下顾若兮本来对她就有恨意,这要是东西再搬光,她是担心这个家她还会回来吗?

与其说她担心顾若兮回不回来,不如说她担心日后再也压榨不到顾若兮了。

“怎么?我搬我老婆东西,还得经过你批准?”

“不……不,当然不是,若兮已经是刘家太太了,这些都是应该的,只是……”

“只是什么?”

方雅云还是有私心的,为了让顾若兮以后在这个家还有一席之地,她自然不想刘伯志把东西搬光,于是,“若兮房里除了一些陈旧的书本没有其他,而衣服,之前我也替她收拾了几套像样的带走。

我是怕,这些东西刘总……你会看不上。”

她小心翼翼说话的样子,让刘伯志分外嫌弃,冷冷睨她一眼,“你顾家东西我自然嫌弃,但是我老婆的,哪怕是陈旧得被虫啃烂,我也视之如宝,明白吗?”

“明……明白。”

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要是再不识趣,那就是找死。

最终在刘伯志的逼迫下,方雅云把所有关于顾若兮的东西都整理了出来。

从细小的发夹,到若大的行礼箱,大大小小物件,她不敢遗漏一件,都乖乖的交了出去。

9点半左右时间,刘伯志让人将顾若兮所有东西拎出了顾家。

临走前,他还阴狠的冷声威胁,要是顾若兮回来,如果她没在第一时间把人送到他面前,他不会放过她的。

当然,寻找顾若兮的工作,他也不会停下,毕竟这个女人可是他想了很久的。

刘伯志走后,方雅云整个人虚坐在了沙发上,脸色有些发白,顾若妍此时已换好衣服出来,见着发愣的方雅云,语气全是责备不满。

“妈,姐怎么还逃跑了,她这是要害死我们啊,你看看刚才刘家那阵势,要是我们一直找不到姐,交不出人,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到时我们该怎么办。”

方雅云这会头痛得厉害,早知如此,那晚她就该亲自送她过去的,哪来这后面这些事。

只是顾若兮从小到大一直懂事,善解人意,她以为她会理解家里处境的,但没想到她还是要陷她们于火坑了。

她忘了,是她先动手把顾若兮推向的火坑,那么绝情,那么自私,她还有什么理由再要求她惦记这份微不足道的亲情?

“你和你姐亲些,你仔细想想,她到底会去哪?那晚我只给了她一百块钱,怕的就是她有逃跑心思,可没想到,她还是逃了。”

顾若妍听着她话,想了想,“一百块钱,她肯定是出不了夜城,妈,她一定还躲在夜城哪个角落,要不我们打电话让爸去找吧。

他酒桌上的朋友广,找起人来应该不是问题。”

方雅云看了顾若妍一眼,摇头,“不行,你爸身边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真要是被他们先找到若兮,还不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缺德事来。

若兮现在是刘家的人,在她还没踏进刘家大门前,我们不能让她有半点差池,不然刘伯志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娘俩。”

顾若妍恶毒的眸光一闪而过,她还以为妈妈现在该急得昏了头的,没想到她还能如此理智。

爸爸身边的那些朋友,多数都是些大龄光棍,人品就更不用说,如果真被他们先找到顾若兮,那后果根本不用多想。

而她心里就是打着这份心思,只是方雅云打断了她。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他刚才也说了,要是一直交不出姐,他不会放过我们的。”

这正是方雅云头疼的事,虽说一百元逃不出夜城,可她若存心想躲藏,她们也没那么容易找到她。

时间一耗,刘伯志那里交不了差,她的日子还能好过吗?

“所以我才让你想想,她平时有可能去哪些地方。”

“我也不知道,她这人向来不好相处,我和她很少亲近,你一直都清楚的不是吗?”

顾若妍不高兴这会方雅云对她甩脸,顾若兮逃了,她给自己脸色干嘛,又不是她的错,还不是怪她自己没多长个心眼把人送过去。

要不然这三天时间,她早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至于让她现在还在这里担心吗?

方雅云这才抬头看了一眼顾若妍,深吸了一口气,她们姐妹处成今天这个样子,也怪她自己自私,算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还是找人要紧。

……

刘家的车子在公路上疾驰而开,车厢里刘伯志抽着烟,目光阴鸷森冷。

就顾家这么一个小门户丫头,他能看上她,并花高价把她娶了,已是她三世修不来的福气,她可好,还敢逃。

哼,贱人,你最好祈求一辈子别让我找到,否则,进了刘家大门,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没一会,车子稳稳停在了刘家大门。

刘伯志下车后,见着身后男人自然拎起顾若兮行李就要往别墅走,他突然厉声一呵,“站住。”

男人听着他冰冷的声音步伐止住,回过头狐疑的看着他等待下文。

“这种贱人的东西还想进我刘家大门,你小子找死是吗?扔了。”

男人们个个面面相觑,随后,“是。”

再接着,从顾家带来的东西全被他们扔进了外面垃圾桶。

本来刘伯志对这个顾小姐算得上用心,可现在闹出这么一逃跑戏码,可想而知他心情有多糟。

这下完了,这个顾小姐以后怕是……

易宅。

夜风微微吹起,距离江洛下午去寻人,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可到现在他依然没有半点消息,易景琛心下不由得紧窒起来。

没有消息,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琛小子,身体不痛了?都几点了,还坐着干什么,不上床去休息是等着我这个老头子来照顾你吗?”

十几年了,这是易康第一次见易景琛心不在嫣,失魂落魄的样子,他知道是因为那个救他的女人。

第9章-封艳

“爷爷,我睡不着。”

“江洛不是已经加派人手在那里找了,你还担心什么?”

易景琛垂下暗眸,担心什么?他想说,他担心的是那个女人到底还活着没有。

易康看穿了他心思,重重的叹息道,“生死有命,每个人的命运上天都早已谱写好,而那个丫头,看她造化吧。”

“可我不想信命,爷爷,她是拿生命护我的人,如果她真就这么死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

“那又如何?你陪她一块去?”

易景琛:……

陪她一起去,当然不可能,他肩上扛着的担子太重,爷爷说得对,他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易家着想。

“听爷爷的,救命之恩,我们易家不能忘,可眼下也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集团那些小人和事,你心里该有点数,一天两天还好瞒着,但时间久了,他们难勉会有小动作。

所以,你现在最大的事就是赶紧把伤养好,回到易氏,该除的除,该留的留,趁着这把东风,好好整理一下内部那些幺蛾子。

要不然,他们还真想只手遮天了。”

“我明白。”

易景琛了解当下易氏局势,也想过先把那个女人的事放一边,可每每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她那双朦胧雾气的双眸,他心竟会微微痛着。

暗想,那晚他一个男人中枪都痛成那样,何况是她,如果子弹真打穿在了她身上,他真不敢想像她究竟会如何。

“还有件事,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告诉你一声吧。”

“什么事?”

直觉其实已经告诉易景琛是什么事了,因为只有说到那个人时,爷爷脸色才会如此沉重。

爷孙俩多年来相依为命,他早已对老爷子的情绪了如指掌。

“你昏迷的期间,他回来看你了。”

呵,果然,他就知道,易景琛嘴角淡淡抽搐了下。

他醒着的时候,那个男人从来不敢出现在自己身边,因为他没脸面对他,十年了,他带着那个女人离开十年。

这十年间,他关心过他是怎么过来的吗?在别人的儿子喊他父亲时,他可曾想过,自己在中国还有个亲儿子,一直盼着他回意转意回国来?

然而时间一年复一年,易景琛的念想就像是一个笑话,易华洪自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看过他。

也可能他回来了,他不知道而已,但总之,他十年没再见过他了。

都说血脉相连,心心相印,可这个父亲给他的只有冷漠自私,无情,这些易景琛早已习惯。

“他有时间回来了?不用陪那个女人?”

易康眸子沉了沉,“我知道你心里恨他,但终究到底他是你父亲……”

“我没这样的父亲,爷爷,你应该清楚,打从我妈死后,那个男人在我心里也一并死了,所以,我不想再提他,更不会见他。”

气氛因为易景琛的话变得寒冷,周围的静谧布上一丝回往的不堪。

易康看着眼前孙子无奈,“好吧,这件事,爷爷不提,到此为止,夜深了,没事早点休息,爷爷先睡了。”

“恩,爷爷晚安。”

易康离开后,易景琛抬头看了看暗黑的夜空,心情复杂而凌乱。

“易总。”

江洛高大的身躯出现时,易景琛深眸藏起伤感,急促开口着,“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江洛眼色一垂,摇了摇头,随后递过自己手上的东西,“对不起易总,我……只找到这个。”

一块破旧的布条,而且上面早被鲜血浸湿,拿在手上有些粘粘的腥味,可易景琛却骤的,心痛得如刀子深刺进了胸膛口一样。

“在哪找到的这布?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线索了吗?”

沙哑的声音有些颤悚,没有焦距的眸光此时好像看到了那个女人无助挣扎痛苦的样子,然后渐渐的,她呼吸越来越弱,再然后……

“靠近森林崖底端,应该是这位小姐留下的,而且……那里还残留了很大一滩血迹和挣扎痕迹。”

“血迹和挣扎?什么意思?”

如果她是中枪摔下崖底,她哪还有力气挣扎,难道那些人也跟着下去找她了?

但这种可能性很小,那晚他隐隐约约听到几声低沉男音冷笑离开的,他们不可能下去了找她。

江洛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依他多年的野外求生经验来看,他猜测着,那个女人应该是被什么凶猛动物叼走了,因为那里还有很多撕咬破小的碎布,他查验过,那像是狼的齿迹。

“江洛。”

易景琛看着沉默不吱声的他,愤怒嘶吼了一声,因为用力过大,牵扯到了右臂伤口,话一落,他俊眉就死死的颦紧,疼痛难忍。

饱满的额间已有薄汗细密而渗,该死,他现在真有种打人的冲动。

都什么时候了,他为什么还沉默,不管是什么消息,他至少得开个口,要不然,他如何安心。

江洛见他这样,心一紧,面无表情的俊脸上声音直接淡淡出声了,“初步断定,那位小姐,应该是……遇到狼了。”

至于遇到狼后,事情到底如何,他觉得已经不用细说,易景琛会明白的。

什么?易景琛听完他的话,身子莫名僵得厉害,一脸悚然着,甚至连痛楚都忘了。

狼?一个受伤的女人遇到狼,她……

“易总。”

易景琛站起身子时,江洛立即伸手去扶住他,语气很焦急。

“带我去崖底。”

江洛:……

“还愣着干什么?去开车。”

再次一怒,江洛想要劝阻的,可最终到了嘴边的话他还是吞咽了回去,因为他清楚,不让他亲眼过去看看,他是不会接受现实的。

车子引擎发动时,易康已站在窗前了,看着车灯闪烁划过夜空,他眼色暗沉了几分。

算了,这小子从小重情重义,不让他自己去探个清楚,他不会死心,只要他没事,随他吧。

夜色深沉,江洛车子刚停好,易景琛直接拉开了车门,还好受伤的不是双腿,不然这会他肯定无法箭步往前而行。

江洛把他带到那处嘶咬挣扎的地方后,默默站到了旁边。

小说《总裁的天价丑妻》 第8章 第8章 试读结束。

语云姑娘点评:

《总裁的天价丑妻》剧情还不错,故事很细腻。就是感情线发展太慢了,女主还没认清自己的感情真替男主着急吖,会继续追下去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