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春日尚早
春日尚早

春日尚早

作者:君岚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12:02:52

独家古代言情小说《春日尚早》由君岚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楚靖仪跪在冰冷的地上,滚烫的茶水流过膝盖,冲淡了地面渗出的寒气。她垂下头,盯着面前的巴掌之地。 这屋里的人,都是西楚的人上人。 她怎么都没想到,付怀信直接将她送到了皇帝跟前。 他要做什么? 永庆帝又捞过手边的杯子,啪地砸在了地上。碎瓷片溅到楚靖仪的眼角,割出一道细细的血线,她皱紧眉头,头垂得更低了几分。 “父皇息怒。”当朝太子楚玉宸重新递上一杯热茶,不紧不慢道,“如今,姜国陈兵靖县,盘踞凤潜山,情况如何尚未可知。此人既是从靖县逃出的,多少都知晓些那里的情况。不如先让儿臣问问?”
展开全部

审问

  一刻钟后,驿馆里响起一阵清脆的瓷器破碎声。

  楚靖仪跪在冰冷的地上,滚烫的茶水流过膝盖,冲淡了地面渗出的寒气。她垂下头,盯着面前的巴掌之地。

  这屋里的人,都是西楚的人上人。

  她怎么都没想到,付怀信直接将她送到了皇帝跟前。

  他要做什么?

  永庆帝又捞过手边的杯子,啪地砸在了地上。碎瓷片溅到楚靖仪的眼角,割出一道细细的血线,她皱紧眉头,头垂得更低了几分。

  “父皇息怒。”当朝太子楚玉宸重新递上一杯热茶,不紧不慢道,“如今,姜国陈兵靖县,盘踞凤潜山,情况如何尚未可知。此人既是从靖县逃出的,多少都知晓些那里的情况。不如先让儿臣问问?”

  “那就交给你了。”永庆帝盖下茶盖,抓起手边的话本子,兴致勃勃地看起来。

  其他人对此并不意外。

  楚玉宸代永庆帝处理朝政之事,早已天下皆知。楚靖仪虽远在穷乡僻壤,多少也听说一些,见状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岂料,贺康平却突然站出来,小心翼翼道:“让陛下与太子操劳,已是微臣的大罪。微臣恳请亲自盘问此人,将功赎罪。”

  楚玉宸还没回答,却见永庆帝从话本子里抬起头来,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难得贺爱卿有这份心思,皇儿,这事儿就交给他吧!你来坐着。”

  他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楚玉宸犹豫片刻,便坐了过去。

  楚靖仪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刚一抬头,一道黑影罩了下来,贺康平眼里的得意与狠戾清晰可见。

  她袖中的拳头,顿时握得更紧了些。

  却听贺康平问道:“你姓甚名谁,今年几岁?”

  “草民楚靖仪,今年十二。”

  “你说,靖县除了你,其余一百三十二名村民都死了?”

  “回大人,的确如此。”

  “那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草民父母将草民藏于烟突之中,趁敌军离开,才偷偷跑出来的。”

  “你说谎!”贺康平突然跳起来,一脚踹在了楚靖仪的心口,大叫道,“你年仅十二,如何能逃过姜国敌军的追击?若不是你与敌人有所勾结,便是有人暗中指使接应。殿下,如此身份不明之人,所言皆不可信,更应严审啊!”

  付怀信刚迈出一步,不经意间,却瞥见贺康平隐藏于眉梢的得意,那步子又收了回去。

  楚玉宸见状,目光微动,转而看着楚靖仪,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怎么说?”

  “没……没勾结……也没人指使……”

  楚靖仪捂着心口,疼痛使她额头沁出一层薄汗。她像是没看到屋内的暗潮涌动,断断续续说完几个字,身子再也支撑不住,趴在了地上。

  地面的冰冷,茶水的滚烫,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

  冷热交错间,她突然想起了烟突里看到的世界——战火连天,尸横遍野,一百三十二名父老乡亲联手抵御外敌,却全部丧生于铁骑刀剑之下。她拼死逃出报信,祈求能将父亲所托传出去,却没料到会卷入这些莫名其妙的祸端之中。

  十二年了!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整整十二年了!

  从一开始的格格不入,到此刻的命脉相连,她淡忘了前世的一切,只以“楚修然之子”的身份活着,如今又怎能任由那一百三十二条性命就此惨死?

  总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为那些残破的军备,也为苦苦等不到的援军。

  想到这里,她忽然浑身充满了力气,艰难地用手撑着地面,在众人复杂不一的目光中,一字一句道:“太子殿下,草民没有勾结外敌,也不受任何人指使。靖县地处两国边境,不时受到敌军骚扰。但凡是靖县村民,无论老幼,皆接受过逃生的演练。若是以此来定下草民的嫌疑甚至罪责,恐难服众。”

  眼见贺康平又要开口,她大喘一口气,又道:“然,草民愿意配合审讯,洗清嫌疑。也请陛下、太子殿下与在场诸位大人们力挽狂澜,早日夺回靖县,以安那一百三十二名父老乡亲的在天之灵。”

  说完,她便重重地磕下头,瘦削的双肩似承霜载雪,教人看了心头沉重。

  此言一出,众人反应迥异。

  付怀信则以审慎的目光打量着她,片刻后,他便走了出来,道:“殿下,此人既是靖县唯一的幸存者,理应好好照看,否则传了出去,岂不……”

  “尚书大人,此言差矣。”贺康平连忙反对,“靖县唯有此人独活,身份亦得不到查证。正逢战乱之际,万不可掉以轻心。反倒是尚书大人如此关心,莫不是早前就认识这小子?”

  楚靖仪心神一动,眼角余光瞥了眼那道紫色身影,心中突然下定了某种决心。

  付怀信笑意不变,正欲启唇,却听到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草民并不认识这位大人。”

险境

  付怀信眼里流露出一丝诧异,而后轻轻叹息了一声。

  许是听出了其中的欣慰,楚靖仪头伏在地上,小小的拳头又握得更紧了几分。

  房门大开,两名侍卫逆光而来,她直起身子眯眼看着,任由二人粗鲁地将她从地上拽起,瘦削的身子如纸片般被拖出去,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被拖走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眼付怀信,光影中那人含笑而立,目光沉静,就那么安静站着,便能给人安定的力量。

  想起父亲临终前的话,她一颗心突然落回了肚子里。

  却说,贺康平回去后,连忙找来师爷,问道:“石公子可还有什么指示?”

  “没了,”师爷忙道,“如今,那么多贵人都聚集在城中,石公子不想暴露在人前,也是情理之中。大人,事情可都解决了?”

  贺康平闻言还有些后怕,撸起袖子抹了把额头莫须有的汗,而后愤愤不平道:“幸好本官机智,才没有栽在付怀信那奸官手里。”

  师爷却有些不懂了,“大人,大牢里,付尚书不是还特意提醒您么?怎么……”

  “愚蠢!”贺康平拍了下他的脑袋,带着几分心悸道,“付怀信看似提醒本官,目的却是为了借太子的口,将那小子的身份洗刷干净。幸存者与奸细之间,决定的可不仅仅是一条命。如今看来,倒是本官小瞧了这奸官!”

  他恨得牙痒痒,偏偏又没办法,只得揪着师爷的衣领泄愤,“不出这口恶气,本官誓不为人。你向来鬼点子多,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师爷被勒得呼吸急促,连连求饶,“大人,石公子临走前说了,让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啊!”

  贺康平一巴掌扇了过去,“放屁!快想办法……”

  “是是……”师爷捂着被扇的脸,连连吸气。突然,他眼珠子一转,立即凑到贺康平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贺康平听完,眉头瞬间拧成了疙瘩。

  本来,他向石公子保证,一定会全力抓捕楚家那小子。但抓到人后,他又想要立大功,这才私下用刑审讯,耽误了转移的时机。正因如此,才让付怀信有机可趁。

  如今,他竟是无法跟石公子交代了。

  想到这里,他突然心中发狠,很快就吩咐人去办事。

  一盏茶后,临川府大牢里。

  楚靖仪双手抱膝,缩在牢房角落,听着周围的鞭笞声和惨叫声,越听心中越冷。

  也不知过了多久,牢房突然大开,一名狱卒提着饭盒走进来。

  楚靖仪看了一眼,挪了个位置,继续低头看地。

  忽然间,一团阴影将她整个人罩住。她抬起头,看到那狱卒冲自己龇牙笑了下,心神莫名一颤,一脸戒备道:“你是何人?”

  “奉大人之命,给小公子送些吃的来。”那狱卒将饭菜摆到她的面前,她扫过一眼,立即闭紧了嘴巴。

  狱卒见状,连忙走过来,“小公子,折腾了这么久,想必也饿了,赶紧吃吧。”

  楚靖仪咬紧了唇瓣,一点点地挪出狱卒罩下的阴影。

  岂料,那狱卒见她不吃,立即抓起一碗粥,就要往她嘴里灌去。她顿时大惊失色,抬手想要拍掉那只碗,脸上却挨了一拳,头晕目眩间,滚烫的液体已经流进了肚子里。

  “赏你的,你就乖乖吃下去……”

  那狱卒晦气地啐了一口,刚要查看她的死活,牢房里突然响起一阵稳重有力的脚步声。当看到快步走来的年轻男子时,他瞳孔里瞬间染上深深的恐惧之色。

  对此,楚靖仪已无从知晓,那碗粥入喉后,她只觉气血翻涌,很快就晕了过去。

  等她重新有意识时,忽然听到有人在耳边说着什么。

  “殿下,幕后之人用心歹毒,只怕靖县之事另有隐情啊……”

  “不知付尚书有何高见?”

  “臣觉得,可能需要殿下亲自出手了……”

  “你让本宫想想……”

小说《春日尚早》 第3章 审问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德运呀点评:

作者君岚的文笔很好写的很精彩虐的人死去活来的,但是《春日尚早》这本剧情上还有一点瑕疵,不过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