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龙帝奶爸
龙帝奶爸

龙帝奶爸

作者:魑魅魁魃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9 16:38:02

这本书《龙帝奶爸》的主人翁魑魅魁魃 萧弦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你听我解释!”萧弦如五年前谈恋爱般,举起双手说道。“好。”鹿鸣松开他的衣领,拍拍他的衣服,抹掉眼泪,望着他。萧弦傻眼了,她不该捂着双耳,冲他喊,不听不听吗?为什么不一样了?是的,那是五年前,现在是五年后。“怎么?没有解释?”鹿鸣眼中带泪,“是的,你失踪五年,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今见了我,真不给我一个解释?”萧弦犹豫片刻,声音平缓:“我去了龙族,在那里待了一千年,我成了龙帝,无所不能,所以我回来了。”
展开全部

龙帝奶爸第1章试读

龙城!

开发区的最角落,有一栋破烂不堪,只剩下半边的楼房。

消失五年回来的萧弦,看到这个情形,整个人都呆了。

推开半吊着的破烂门,眼酸酸的。

这就是他曾经的家!

倒塌的院子里有根梁子,上面绑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铁链,铁链的另一头绑在呦呦的腰间。

此时她正废力的踩在椅子上,伸手去够碗柜里的碗。

腿踩不稳的碗柜,倾斜倒下,砸向呦呦。

“小心!”

萧弦箭步而去抱住呦呦,顺手扶正碗柜。

怀中小女孩,白而嫩的皮肤上沾了一点灰,眼睛又大又圆,如个葡萄般。扎着丸子头,一眨不眨的盯着萧弦,让萧弦微凉的心都暖了几分。

“家中大人呢?”萧弦放下呦呦,忽的看到她腰间铁链,瞳孔猛的一缩,“这是怎么回事?”

“粑粑!”

正盯着他看的呦呦,突的扑进他怀里,搂着他脖子叫喊出声,软萌的声音如道羽毛般,拂过萧弦渐暖的心。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萧弦身体紧绑,急切问道:“你叫我什么?”

“粑粑,你是我粑粑,我认得你。”

呦呦拉着他进入破烂屋里,准确的自一堆物件中,抽出一个相框递到萧弦面前:“粑粑,这是妈妈,这是粑粑,你和我粑粑长的一模一样,你就是我粑粑,我粑粑叫萧弦。”

轰!

看着相片上笑脸如花的女孩,萧弦大脑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他居然有女儿了!

他和鹿鸣的女儿!

萧弦蹲下身子,看着眼前可爱的女孩,颤抖着伸出双手:“你真是我女儿?”

含泪的呦呦用力点头:“嗯,妈妈说,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粑粑,你不喜欢我吗?”

“粑粑喜欢。”纵使在外面再铁血手腕,当在女儿面前,萧弦也变成柔情汉,“粑粑非常喜欢。”

呦呦委屈的很:“那你为什么不抱我?”

“我……”太激动了,不敢,怕弄疼了你。

萧弦轻轻把呦呦拥入怀中,一道铁链声传来。

萧弦眼一眯,抓起铁链就要震掉,呦呦急忙拉住他:“不可以。”

“这铁链……谁绑的?”他萧弦的女儿,居然有人敢绑着她,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呦呦望着他,声音软而轻:“妈妈绑的。妈妈说,她不想看到呦呦和粑粑一样,突然消失不见。”

泪崩!

纵使刚毅成山,此时也变成柔指钢:“妈妈啊,没事,粑粑现在回来了,这个可以拿掉。”

他这么可爱的女儿,居然被一条铁链绑着,如条……宠物一样。

一掌震碎铁链,萧弦抱起她,用力抱着。

这是他的女儿!

他有女儿了!

老天待他不薄。

“粑粑,你抱紧我了。”怀中的呦呦,不争不闹,安安静静的惹人心疼。

“妈妈呢?”萧弦立即放开她,压下心中激动,蹲在地上平视她。

呦呦指向外面:“妈妈和王叔叔走了。”

萧弦一怔,做妈妈的把女儿用铁链绑着,她自己却和别的男人走了,真的是……不知怎么说。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哒哒哒高跟鞋声,紧接着冷凛的声音暴喝起:“你是谁?”

萧弦还没站起来,一道人影冲过来,把呦呦给抱走,警惕的盯着萧弦。

抱着呦呦的女人,肌肤如雪一般通透,皎若芙蓉如水,眉如翠羽,细弱的身材,如水蓝裙,难掩风华。

似水的双眸带着冷冽的光芒,神情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正是他的女朋友鹿鸣。

再见喜欢的人,这心依然激动难掩:“鹿鸣,我是萧弦!”

被抱在怀的呦呦,挣扎着:“妈妈,那是粑粑!”

冷漠的鹿鸣放下呦呦,走到萧弦面前,怔怔的看着,突的抬手甩了他一巴掌,嘶喊:“萧弦,你个混蛋,你怎么没死在外面?你怎么才回来?你回来做什么?这五年,你去哪了?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你个混蛋。”

鹿鸣扯着萧弦的衣服,哭喊着推掇着,如个疯子般。

“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梦中思念的人就在眼前,萧弦的心激动满满,别说鹿鸣打骂他,就算是砍他几刀,他也无怨。

“你只会说对不起?你就没个解释,这五年你究竟去了哪?”哭过的鹿鸣扯着他的衣领,泪水连连。

“你听我解释!”萧弦如五年前谈恋爱般,举起双手说道。

“好。”鹿鸣松开他的衣领,拍拍他的衣服,抹掉眼泪,望着他。

萧弦傻眼了,她不该捂着双耳,冲他喊,不听不听吗?

为什么不一样了?

是的,那是五年前,现在是五年后。

“怎么?没有解释?”鹿鸣眼中带泪,“是的,你失踪五年,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今见了我,真不给我一个解释?”

萧弦犹豫片刻,声音平缓:“我去了龙族,在那里待了一千年,我成了龙帝,无所不能,所以我回来了。”

鹿鸣定定的望着他,猛的抹干眼泪,恢复冰冷冷的样子,冷漠而又鄙视的望着他:“哦,龙族啊,一千年。行,那现在,我要五百万,有吗?”

“我……没有。”萧弦摇头,一脸的为难。

鹿鸣讥笑:“萧弦,你还是连谎都不会撒,你消失的这五年,就不能给我找个好点的理由?你说这样子的理由,谁信?希望别人不信的我来信?萧弦,五年了,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傻丫头?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也该走了。”

萧弦心一慌,急忙拉住她:“鹿鸣,我回来了,我可以给你和女儿想要的一切,我会让你成为龙城,以及天下最幸福的女人,让所有人都匍匐在你脚下,为你低头呐喊。”

鹿鸣甩开他的手,冷笑一声:“匍匐在我脚下低头呐喊?把我当祭品焚烧吗?”

“鹿鸣!”萧弦再次伸手去拉她,语气真诚,“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可以做到,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鹿鸣冷冷的看着他,如看个疯子般,自嘲一笑,掉头走人,留下冰冷的话语:“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咱们再也没有关系。”

“鹿鸣,你不要我也不要女儿了吗?她还那么小,你忍心她没有妈妈?”

“那你就忍心她五年没有爸爸!”鹿鸣突的回头吼了他一句。

萧弦怔在原地。

鹿鸣双眸冰冷的不似他以前爱的那个人,此时的她很陌生很陌生,可他确定以及肯定,眼前的女人,就是为他生下女儿的爱人。

“鹿鸣,怎么了?怎么这么长时间?”

破烂的围墙外,一身笔挺西装的王胜,缓缓而来,他身上的穿着,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王胜拿着手帕捂着鼻子走进来,嫌弃的踢了踢脚边的空瓶子,走到鹿鸣身边,手搭在她肩膀上:“鹿鸣,孩子看过了,该走了。”

“妈妈,我饿。”一个小人儿奔过来抱着鹿鸣脚,仰着小脸,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鹿鸣看着她,猛的别过头,自包里拿出馒头递给她:“吃慢点。”

呦呦接过馒头又递给鹿鸣:“妈妈,你也吃。”

“妈妈不饿,呦呦吃,乖。”鹿鸣的声音有点颤抖。

呦呦又扭头把馒头递到萧弦面前,脆生生说道:“粑粑,你吃一口,很好吃的。”

萧弦心一酸,一个馒头很好吃:“粑粑不饿,呦呦吃。”

呦呦这才小口小口的吃着馒头。

王胜这才打量着旁边的萧弦,恍然大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萧弦啊,怎么样,被富婆包了五年,挣了多少回来?哦,不对,应该说,才五年时间就被踹了回来,你现在还能不能做男人?”

萧弦一个冷眼射过去:“王胜!”

“哈哈哈……不错不错,就知道你忘了谁也不会忘了我王胜。”王胜哈哈大笑,“五年前我是王家大少爷,而你是坨狗屎。”

“不,我有鹿鸣。”萧弦的声音很轻,却如道重锤,砸在王胜胸口,令他梗了一口老血在喉咙口。

王胜铁青着脸:“五年后,鹿鸣马上是我的。”

萧弦如看白痴般看着他:“五年后,她是我孩子她妈。”

而你,还处于‘马上’二字。

“你!”王胜咬牙切齿,突的一甩手帕,讥笑,“那又怎么样,人凡事都得往前看,她马上就是我老婆,和你没有关系,我终是赢了你。”

萧弦目光落在鹿鸣身上,声轻如风:“鹿鸣!为什么?”

鹿鸣的身体紧崩,一动不动。

王胜磨牙,指着萧弦,突的笑了,居然朝他伸手:“老同学了,好久不见!”

看着他伸来的手,萧弦也伸出了手:“好久不见,老同学。”

见他上当,王胜阴森森的笑了,他曾经被萧弦按在地上摩擦摩擦,后来就去学了拳击……如今,他的力气……

两只手握在一起,王胜的脸瞬间扭曲着,手指上传来的力道,令他身体弯曲蹲下去,直接跪在萧弦脚边。

萧弦冷笑。

手下败将,本尊就算碎了龙丹,那也是条龙,吐口唾沫也是龙诞香,岂是你个小瘪三能欺负的!

龙帝奶爸第2章试读

  看到王胜跪在地上,鹿鸣觉得萧弦就是故意的,愤恨的瞪向萧弦:“你够了。”

  握着王胜手的萧弦,面色古怪,盯着对方又看了一眼,才松开王胜手:“握个手而已,别行那么大礼。”

  有苦说不出的王胜,甩着痛疼难忍的手,义愤填庸的指责萧弦:“萧弦,你就是个极度自私的人,只顾自己在外面快活,不顾家中老小。都说,父母在,不远游,而你却离开五年,知道这五年,阿姨她们有多苦吗?”

  哼,鹿鸣对萧弦在外面混了五年,最是痛心。

  果然,王胜一说完,鹿鸣刚才微暖的脸,瞬间寒如冰霜。

  萧弦发现鹿鸣变脸,淡淡的扫了一眼王胜:“我会让鹿鸣成为龙城最幸福的女人……”

  “不需要。”鹿鸣冰冷的声音响起,眸子染上一层冰霜,“自今天开始,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

  鹿鸣转身就走,萧弦抬脚去追,王胜立马挡在他面前,得意的扯了扯脸皮:“萧弦,听不懂人话吗?她和你再也没有关系,以后别出现在鹿鸣面前。”

  说着,他还推了一把萧弦。

  鹿鸣猛的回头,双眼中带着怨恨,还有哀伤。

  看着鹿鸣悲伤的眼神,萧弦心一痛,退了一步。

  “不许打我粑粑。”呦呦猛的冲上来,拍打王胜。

  王胜下意识抬腿,喝道:“一边去,小废物!”

  鹿鸣脚步止住,朝王胜望去。

  萧弦一把抱起呦呦,摸着她头发,轻声细语安慰道:“呦呦,粑粑在,别怕!”

  呦呦双眼含泪,却很懂事的点头,用软萌软萌的声音说道:“有粑粑在,呦呦不怕。”

  王胜冷笑:“哟,还真是父慈子孝。”

  萧弦安慰好呦呦,吹了吹刘海,朝王胜迈步而去。

  不知怎么的,看着萧弦那淡然似笑非笑的眸子,王胜感觉后背冷汗涔涔,下意识后退:“我先走了。”

  他转身就跑,突的,萧弦身影一闪,他还没看清,脖子就被人拎着,猛的撞到墙壁上。

  砰!

  本就半塌的墙壁,又倒塌半边,王胜被压在墙壁上,烙痛后背。

  “啪!”

  王胜还没喊出声,一个巴掌甩在他脸上,清脆而响亮。

  鹿鸣惊的捂上嘴,不可思议望向萧弦。

  然而,这还没完。

  萧弦抬手,又甩了王胜三四个耳光,每一个耳光都响亮无比。

  再顺手一甩,肿成猪脸的王胜,摔在地上。

  萧弦一脚踩在王胜背上,居高临下望着他,声寒冻天:“现在,对我女儿道歉。”

  被打懵了的王胜,趴在地上,脑子缺根弦的,依然气势汹汹:“萧弦,你知道动我的后果吗?”

  萧弦脚下一用力,痛的王胜嗷嗷直叫唤:“现在,告诉我,动你什么后果?”

  “萧弦!”鹿鸣喝斥出声,冲过来推开萧弦,扶起王胜,心痛而又愤恨怒瞪他,“你够了没有,你知道他是谁吗?你闯祸了知不知道,你怎么还是那么不懂事。”

  “我……”萧弦看着鹿鸣,不可思议,“你帮他?”

  “这不是帮不帮谁的问题。”鹿鸣双眸喷火,“说话就说话,动手打什么人?你就不能长大点。”

  有了鹿鸣撑腰,王胜也硬气起来:“萧弦,本少告诉你……”

  萧弦眼一凛,抬手又一耳光扇过去:“告诉我什么?”

  “萧弦!”王胜大怒,真是没有想到,他都站在鹿鸣身边了,他居然还敢打他,“你个混蛋!”

  “不服!”萧弦抬脚踹向王胜,“你辱骂我女儿,我还不能打你,还得向你点头认错了是吧?”

  鹿鸣扶着王胜节节后退,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残,咄咄逼人的萧弦,心中一抹恐惧上升。

  萧弦不再属于她的恐惧。

  “够了。”鹿鸣护着王胜,愤怒的朝萧弦扬手。

  萧弦一把抓住她的手:“你为了他打我?”

  看着他眼中的质问,鹿鸣费力抢回手,心跳加速,这个男人不是她认识的,可是却又是她熟悉的。

  “我们走!”鹿鸣心痛又心虚。

  “向我女儿道歉!”萧弦闪身挡在二人面前,双眸淡漠。

  这双淡漠的眼神,让王胜不寒而栗,打了个颤抖,满眼怨毒,紧抿唇不出声。

  让他和一个小女孩道歉,不可能。

  这辈子都不可能。

  “道歉,别逼我再动手。”萧弦声音轻而冷,捕捉到王胜眼中怨毒,知道他以后会报复。

  却只是淡扫一眼,呵呵两声,他想报复却是没机会了,因为刚才握着对方手时,萧弦发现他得了肝癌晚期。

  真是可惜,玩都没玩,就要说拜拜。

  王胜很憋屈,很不甘:“你打了我……”

  “我还可以继续,打到你向我女儿道歉为止。”他萧弦的女儿,没人可以污辱。

  可恶。

  王胜握紧拳,他看出萧弦的认真,更感受到他刚才打人的煞气。

  此时他只有一个人,他打不过他。

  “对不起!”

  王胜低头,走到呦呦面前。

  呦呦害怕的抓紧萧弦衣服,怯怯的看向王胜。

  “可以了。”鹿鸣赶快打圆场,狠狠的剜了萧弦一眼,“你最好照顾好女儿,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鹿鸣!”萧弦抱起呦呦走到她面前,脸上有了笑容,“我很想你。”

  鹿鸣诧异的看向他,他不是有病吧,刚才打人如煞星,怎么转个头来,又能说着如此甜言蜜语。

  果然,他就是这样自以为是。

  “萧弦,我说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鹿鸣冷着脸,扶着王胜头也不回的走人。

  “妈妈!”呦呦瘪嘴要哭,萧弦抱着她走了两步,目送着鹿鸣的冷漠离去。

  呦呦抱着萧弦的脖子,不哭不闹,懂事的令人心疼。

  “粑粑,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呦呦窝在萧弦脖颈中,闷闷出声。

  萧弦的心猛的一揪:“妈妈没有不要你,妈妈在生粑粑气。”

  “那粑粑去哄哄妈妈好不好?妈妈生气,呦呦一哄妈妈,妈妈就不生气了。”呦呦自脖颈中抬起头来,眼睛红红的,瘪着嘴忍着不哭,“以前妈妈躲在被子里哭,都是呦呦哄的妈妈。”

  “好!”

  萧弦发现自己,自从回到了地球后,泪点都低了许多。

  呦呦一喜,双眼发亮,抱着萧弦的脸蛋亲了一下:“粑粑最好了,我喜欢粑粑。”末了,又加了一句,“也喜欢妈妈。”

  被女儿亲了的萧弦,心情荡漾,也试探着在呦呦脸上亲了一下,这种血浓于水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粑粑,咱们拉钩钩!”呦呦伸出小手指,满眼期待的望着萧弦。

  萧弦也伸出小手指,同她的小手指勾在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粑粑,我饿了。”呦呦摸着小肚子,怯生生的,很不好意思。

  萧弦眉头一皱:“饿了?”

  刚才不是吃了一个大馒头吗?

  怎么又饿了?

小说《龙帝奶爸》 第1章 呦呦鹿鸣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乙未少爷点评:

第一次给一本书写书评,看了不少小说,但是,作者魑魅魁魃写的《龙帝奶爸》这本书像一股清流,超甜但又很细致,人物感情刻画都很真实,是一本看了停不下来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