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刺道天尊
刺道天尊

刺道天尊

作者:成刚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3-29 10:08:55

成刚 孟慷是《刺道天尊》本书的主角,《刺道天尊》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哼!那慕容老匹夫险些坏了我的大事!不过不要紧,这一次我不会再大意了,我会把你的脑袋摘下来,踩个稀巴烂!”徐庞一脸狞笑,缓缓的伸出了五指,抠向孟慷的脸。孟慷纹丝不动,面对这名生死大仇家,他反而彻底的冷静了下来。“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死吗?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秘密!”孟慷脸上荣辱不惊,淡淡道。徐庞的指尖已经贴近孟慷的脸颊了,只要一运劲,就能将他的脸生生挖下来。
展开全部

准备

入夜时分, 青州城朱雀大街拐角的一处小馆子里。

残灯如豆,以虚步行为首的青州七虎围桌而坐,每个人脸上都愁容满面。

“大哥!我就不信你的病真的无人能治!大不了我明日就到京城去,请名医给你治病!”青虎七虎中的老二忿忿不平道。

“对!那个孟慷虽然惨死,但是回春丸的方子却不见得失传,我去把清远药行的掌柜和店伙计全部抓来,我就不信逼问不出方子!”青州七虎中的老四咬切切齿道。

“唉!那个孟慷倒也可怜,好端端的惹怒了探花郎被抄家灭门,还害得咱们虚老大也没处医治。”说话的是青州七虎中的老七,他的家境和孟慷差不多,都是城中的富商,不免有些兔死狐悲。

“可怜个屁,要不是他揭穿了老大的暗疾,我们能这么被动么?”青州七虎中的老三怒道。

“不要吵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 因为已经来不及了,明日一早,父亲就要见我!多半是要检查我身上的暗疾!诸位兄弟,你们的心意我虚步行心领了!今晚是咱们七虎最后一聚,明日之后,我会离开青州城,回乡下老家去!”

虚步行说话的时候,虎目含泪,脑海中一直萦绕着昨日的场景,他也不知道是该怪那个倒霉的孟慷,还是不应该,反正事已至此,造化弄人,无力回天了。

“虚步行!你想要回春丸么?”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嗓音道。

青州七虎同时惊醒,七双目光齐齐望向了小馆门口那人。

小馆门口站着一个黑衣人,身上穿的是最普通的黑布衣,刻意低着头,看不清容貌,但是他的声音却被七人听得清清楚楚。

虚步行噌的一下子站起身,直勾勾的盯着那人,“你说什么?”

“我有回春丸!而且不止一颗,可以治你的身上的暗疾,帮你渡过明日的难关!”那黑衣人一动不动,声音显得有些刻板。

“你是什么人?莫要来消遣我了!”虚步行苦笑了两声,轰的一下子坐回了座位。

昨夜的孟园惨案全城皆知,孟慷已死在探花郎手中,又哪来的什么回春丸!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甘心么?一颗回春丸解不了你的暗疾,但是却可以让你顺利渡过明日的难关,你真的不想试一试?”黑衣人尽量低压嗓音道。

“此话当真?”虚步行当然想搏一搏,虽然明知希望不大,但还是忍不住被此人挑动了心中的念想。

“我不是白给你回春丸的,你得拿我想要的东西来换!”

黑衣人这么一说,虚步行更加相信他的话了,双目中精光大放,连连点头。

“很好,那我们可以单独谈一谈了!”黑衣人从怀里摸出一颗药丸,摆在掌心道。

三更天,孟园外。

昔日高朋满座,夜夜笙歌的孟园,今晚却格外的安静。

孟园外的道路上静悄悄的,经过昨晚的惨案,隔壁的几户人家要么就躲出去走亲戚了,要么就早早的熄灯睡了。

往日热闹喧哗的这条长街变得安静了许多,跟刚才经过的街市简直判若两界。

孟慷走到了孟园围墙下,强忍住心中的悲痛,他多么希望昨夜只是一场梦,梦醒之后,一切都恢复原状啊!

不远处,依稀有火光在闪动。

孟慷朝着光亮走了过去,才走了几步,就听到黑暗中传来一声低喝,“什么人?慕容府在此办事,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孟慷浑身一震,下意识的想要去摸一摸自己的脸,不过他立刻就忍住了这种冲动,冲着黑暗中大声道:“慕容小姐,有人托我给你带封信!”

前方的火光中隐约传来了女子的声音,过了一会,黑暗中的那人道:“什么人要带信给小姐?报上名讳!”

孟慷知道说话的这人肯定是慕容家的护卫高手,要接近慕容冰雪,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自己今晚必须办到!

孟慷清了清嗓子,将心一横,大声唱道:“七日未尽冬风残,满树梨花几曾开,可怜孟园残魂在,世上已无小孟郎!”

他的声音洪亮有力,悲慷莫明,一下子就传到了对面。

先是听到有女子的惊呼声,然后忽觉一阵疾风扑面,定睛一看,慕容冰雪已经冲至面前。

“嗯?你不是孟慷你是什么人?”慕容冰雪看到孟慷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皱起眉头道。

她今夜前来孟园,心中藏了某种说不清的情绪。

也不知是内心深处替孟府上下鸣不平,还是对那个曾经在自己窗前坐了七天七夜的少年动了恻隐之心,反正她还是来了,烧些纸钱聊表心意,以祭那些不屈的英灵。

当她听到刚才那个声音时,汗毛直炸,第一个反应是孟慷回来了。

因为她听父亲说了,孟园中独独少了孟慷的尸体,可是当她见到面前是个陌生的,甚至有些丑陋的年轻人时,慕容冰雪很失落,心情也越发不佳了。

孟慷此刻大大的替自己捏了一把汗, 在他的计划中,这第一步是最关键的一步,也是最没有把握的一步,因为他不确定慕容冰雪会不会认出自己,更不确定慕容冰雪的真实心意,只有拿性命来豪赌这一场。

不过就目前看来,似乎还不错!

“慕容小姐,我受友人所托,将这封信交给你!希望你能转交给慕容城主!”孟慷说完之后,从怀中取出了刚刚在街角的大青石上写好的那封书信。

慕容冰雪并未伸手去接信笺,而是满脸狐疑的问道:“他,他还活着?”

孟慷没等慕容冰雪多想,一揖到底,道:“慕容小姐,小人只是为友人传话,别的一概不知,你想知道的事情,见信明义!小人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罢,孟慷将手中的信笺轻轻放在了地上,大步转身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慕容冰雪心中不解,在好奇心驱使之下,从地上捡起了那封信。

这一幕,被伏身在对面屋顶的老刺客看得一清二楚,心中暗暗称奇,搞不清楚这孟慷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难道这小子自知必死,写封信给这个小娘们生离死别矫情一番?除此之外,老刺客想破头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有何用意。

第二日,正午时分,红日当空。

青州城外十里,苍柏山顶,出现了一个锦衣中年人,此人身材雄伟 ,一双剑眉入鬓,仪表堂堂,不怒自威。

他就是青州城之主,慕容雄关,之所以独自一人来到城外的这座坟山之上,是因为昨晚女儿交给他的一封信。

信中提到的内容,让他很是心动,所以他独自前来一探究竟。

风吹草低,在其中一座野坟的另一侧,慕容雄关找到了这封信的主人,孟慷。

孟慷已经恢复了容貌,双手枕在脑后,背靠坟包,嘴里叨着一根从坟头扯来的野草,见到慕容雄关现身,并不惊讶,反而很平静的点了点头。

驱虎吞狼

慕容雄关很认真的在打量着孟慷,这个一直被青州百姓称作废柴的年轻人。

前夜孟府血案,死了几十号人,这个废柴居然能够死而复生,实在是怪异至极。

难道真如那封信上所说,孟家有一件至宝,可以医死人而肉白骨,所以探花郎才不惜名声,也要杀人夺宝?

一想到孟府的财富之巨,连魔族战刃都送得出手,藏有至宝似乎也顺理成章。慕容雄关暗暗想道。

“孟慷,你说的宝物在哪?拿出来给我瞧瞧!”慕容雄关稍一沉吟,沉声道。

他可不是女儿那样的好心肠,就算是死而复生又如何?一个连破甲境界都没有的小子,在他眼中和蝼蚁没什么分别,更不会为此人得罪探花郎,慕容雄关在意的是信中所说的那件至宝,究竟有没有那么神奇!

昨晚慕容冰雪交给他的信中写到,孟家有一件传自上古三皇的至宝,名曰“天极珠“,可以令死人复生,可以助高手破境,令修为一日千里。孟慷正是得此珠帮助,侥幸不死,愿意将此宝珠献与慕容雄关,求他出手替孟府上下报仇雪恨!

只见孟慷随口吐掉草根,一点一点的挺直了身体,一字一句的说道:“城主大人,只要您替我孟家报仇,杀死徐庞,我就把天极珠给您!绝不食言!”

慕容雄关面色一沉,低声道:“你的意思是,你没有把宝物带在身上?要我动手之后才会交出来?”

孟慷点点头,笑道:“城主大人不必心急,宝物很快就来了!”

慕容雄关目光闪烁,心想这小子虽然看似谨慎,其实还是太嫩了点!

既然让本官知道了有宝物存在,只要将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擒回去,黑狱司严刑拷打之下,哪有问不出宝物的道理!“

慕容雄关心念一动,正要出手,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悉索响声,似乎又有人来了。

“慕容雄关,果然是你!好你个老匹夫!去死吧!”话音未落,两条人影出现在了慕容雄关的十丈之外,其中一人气急败坏的吼道。

孟慷在见到那两个人影的时候,瞳孔猛然缩了一缩,用力捏紧了拳头,连指甲掐入肉中都没知觉。

因为在慕容雄关身后出现的那两条人影,正是杀害孟府上下数十条人命的凶手,探花郎徐庞和那名来自上清明月宫的女剑侍。

徐庞脸上的表情无比的狰狞,直直指着慕容雄关,恶狠狠的吼道:“杀!给我杀了他!”

那名女剑侍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是神通秘境强者,杀起来有些难度!”

“杀!杀了他!”徐庞的情绪激动莫明,大吼道。

慕容雄关心中一凛,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徐庞身上的滔滔杀意,此人虽然狂妄乖张,可是没理由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怨恨啊!不应该啊!

不好!这是个局!

没等慕容雄关开口解释,那名霸道狠辣的女剑侍已经一剑飞仙,人剑合一,化为一道惊虹,直刺向慕容雄关。

慕容雄关只得打起精神,浑身一震,暴发出神通秘境强者的强大气息,疯狂的掠夺四周的天地元气,化为已用,随后,如奔雷般的一拳直轰向那名女剑侍的剑尖。

慕容雄关很清楚,虽然自己的境界高强,可是上清明月宫的剑招精绝强悍,天下无双,对方既然动了杀念,就一定要抢先以势压人,逼住对方的剑势,不能任其展开。

一刹那间,拳剑相交,慕容雄关与狠辣女剑侍战作一团,后者的动作奇快无比,挑、抹、削、刺,剑光大盛,每一剑都狠辣到了极点,稍有不慎,断肢残废轻而易举。

而慕容雄关的动作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每一拳递出,都有一股厚重如山的气势,隐隐压迫住对方的剑招,努力令对方剑招的变化空间越来越少。

两大强者交战,剑气与拳劲隔空轰击,令到两人周身不断发出爆响声,坟前的野草被剑意切割得凌空乱舞,脚下的土地更是被泄落的拳劲轰得泥土乱飞,四处坑洼。

先天大高手与神通秘境强者层面的战斗,徐庞显然有些插不上手,他迟疑了一下,转而走向了孟慷。

孟慷也是第一次见到高手对决,不免有些心驰神往,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个无比强烈的念头。

“我要成为强者!我要成为和他们一样,不!要比他们更强的强者!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自己,阻止孟园那样的恶行再发生!”

一不留神,徐庞却已经来到了面前。

“前夜那一掌,怎么可能没打死你?”

“哼!那慕容老匹夫险些坏了我的大事!不过不要紧,这一次我不会再大意了,我会把你的脑袋摘下来,踩个稀巴烂!”

徐庞一脸狞笑,缓缓的伸出了五指,抠向孟慷的脸。

孟慷纹丝不动,面对这名生死大仇家,他反而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死吗?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秘密!”孟慷脸上荣辱不惊,淡淡道。

徐庞的指尖已经贴近孟慷的脸颊了,只要一运劲,就能将他的脸生生挖下来。

也许是这种完全掌控住局面的心理优势,让徐庞忍不住停了一停,皱眉道:“什么秘密?”

仇人的指尖停就在自己的眼珠前,孟慷却一动不动,深吸了一口气,用尽力气大喊道:“老师,救我!”

这一声喊出来,却惹得徐庞很想笑,想笑出声来。

“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孩子!慕容老匹夫自身难保,救不了你的!”徐庞大笑道。

他的心头甚至闪过一丝疑惑,面前这个无知少年,既是武学废柴,又连起码的判断力都欠奉,居然会让宫中那位牵挂,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更怪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孟慷又莫名其妙的奋力大喊了一声,“吃白食的!动手啊!”

说时迟,那时快!从百步之外的小树林里,传来了一道急促到令人心慌的尖啸声。

破空而来,比啸声更快抵达的战场的是一支乌龙铁脊箭!

这是一支长达三尺三的粗长铁箭,由万年寒铁打造而成,箭头呈扁平蛇矛状,上面除了承载九石满弓之力,最要命的是还附着了一道无坚不摧的箭意,专破各种护身气劲。

一缕冷幽的寒光像来自地狱的召唤,摄魂夺魄,百步追魂,可怕到了极点!

蓬!探花郎的身体就像被人猛击了一拳,噌噌倒退了两步,一脸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的胸口。

因为他的胸口位置,插了一枝铁箭,箭身透胸而入,正中心脏。

成刚 孟慷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玟玉酱吖点评:

作者成刚写的《刺道天尊》真的很好看,文艺,幽默。情节安排很紧凑,感情特细腻,忍不住往下读!点赞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