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

作者:旧月安好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2:42:25

独家现代言情小说《你是人间荒唐一场》由旧月安好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我沙哑着声音说:“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周妈叹息说:“先生这几年身体本就不太好,您去国外那两年越发,今年才稳定了点,至于性命危险倒是暂时不可能有,先生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他没有孩子,穆家今后的一切自然属于您。” 周妈眉间略带郁结说:“虽是如此说……” 周妈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我却已然猜到她后面的话会是什么。 周妈和我说了一会话,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我和周妈同一时间看了过去,仆人站在门口说:“小姐,您的信。”
展开全部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第14章试读

  我瞬间有些手足无措。

  他像是没发现我的慌乱一般,只是抱着我,在黑暗里,他的唇若有似无的吻了吻我头顶,我的额头,我的鼻尖,以及我的脸颊,最终他的唇在我唇角的位置戛然而止。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会这样,我在他怀里浑身发着抖,却一动也不敢动,只是喘着气,仔细听着他的动静。

  发现他的唇停留在我嘴角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我有些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我试着唤了句:“穆、穆、穆镜迟。”

  他在耳边嗯了一声,声音沉闷,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了我脸上。

  我越发紧张了,小心翼翼的问:“你、你怎么了?”

  他指尖在我鬓角温柔摩挲着,却并不回答我。

  我又想问,他指尖忽然轻轻贴住了我唇,我像是被人封了声一般,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闻到他指尖幽幽的药香,以及我粗重的呼吸声。

  这诡异的气氛让我无所适从,我刚要开始挣扎时,穆镜迟在我耳边轻声说:“我花大量金钱送你出国不是因为不要你,而是我想给你最好的教育,最优质的生活,让你去见识这天底下别人所无法见识到的东西。”他似是叹息了一声说:“小野,你如何能明白我的苦心。”

  提到这个话题上,我紧绷的身体如泄气的皮球一般瘫软了下来,我哭着说:“可你从来不问我愿不愿意,两年前也是,现在更加是,如果这就是你想给我的东西,那我宁愿不要。”我摸着眼泪又说:“你不用把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我知道,你就是想撇开我,然后和王淑仪过日子,你想让她坐了我姐姐的位置。”

  我这句话一落音,房间内的灯,忽然毫无预兆的亮了。

  穆镜迟的脸直直照进了我的眼里,他脸上全都是笑意问:“谁和我你说的这些话?”

  我哭着问:“还要别人告诉吗?你都让王淑仪爬上了你的床。”

  穆镜迟听我如此说,他有些哭笑不得的问:“这又是谁跟你说的?”

  我不说话了,只是哭着看向他。

  穆镜迟见我哭成这样,便抬起我脸,替我擦着脸上的眼泪说:“你还是个小孩子,以后下人嚼舌根的话,不许听。”

  我不服气强调说:“我已经长大了。”

  他并不理我,只是眼神温柔的凝视着我说:“在我眼里,你始终都是个孩子。”

  他替我擦干净脸上的眼泪后,便又说:“我不能永远都陪着你,人总需要学会自己朝前走,小野,你明白吗?”

  我有些没明白,迷茫的看着他,摇了摇头。

  他苦笑着说:“你是我的唯一,我没有孩子,以后穆家都会是你的。”

  我忽然猛的将他推开,尖锐着声音说:“我不要你的什么穆家!我不要!”

  我最怕他向我交代这些,像是要跟我交代遗言一般,我拉开门就走,穆镜迟也没有拦我,只是站在我身后表情略带悲伤看向我。

  站在门口的周妈和周管家都被我吓了好大一跳,我哭着回了自己房间。

  周妈跟了进来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没有回答她,只是扑在床上哭,周妈以为我肯定又是一言不合跟穆镜迟吵起来了,她见我哭得这样激动,看我的眼神难免带了一些心疼,她手抚摸着我后背说:“您啊,和先生就像是水遇见火,一碰上,便相容不了,必定要把对方都伤得遍体鳞伤才肯罢休。”

  听周妈如此说,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看向她问:“他现在身体是不是很不好?”

  我这问题一问出来,周妈眉头皱了皱,她询问:“先生和您说了什么?”

  我说:“他说要把穆家交给我。”

  周妈脸上一点意外也没有,在他们眼里穆家交给我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我见周妈不说话,便摇晃着她手说:“您说话啊,他是不是快不行了?”

  周妈有些哭笑不得的说:“谁说先生不行了?”

  我沙哑着声音说:“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周妈叹息说:“先生这几年身体本就不太好,您去国外那两年越发,今年才稳定了点,至于性命危险倒是暂时不可能有,先生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他没有孩子,穆家今后的一切自然属于您。”

  周妈眉间略带郁结说:“虽是如此说……”

  周妈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我却已然猜到她后面的话会是什么。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第15章试读

  周妈和我说了一会话,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我和周妈同一时间看了过去,仆人站在门口说:“小姐,您的信。”

  我看了周妈一眼,随即便抹了抹眼泪说:“我没事了,周妈,你去忙吧。”

  周妈没想到我会好的如此之快,还是有点担心的问:“您真没事了吗?”

  我点点头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周妈听我如此说,也不好再多有停留,只能起身从我房间离开。

  她一走,我便看向门口站着的仆人,我走了过去直接从她手上接过,她也不敢多停留,把信交给我后,便离开了。

  我拿着那封信看了一眼,信封上什么字都没有,一片空白。

  我将信封打开,信纸内只有一串数字,12、3。

  今天是12月2号,那就是明天了。

  我将纸张往手心用力一捏,良久,关了门转身在床头柜处拿了一只打火机,将那封信直接化为了灰烬。

  当最后一丝火苗熄灭在窗台上时,我抬眸看了一眼外面的天,黑压压一片乌云,对面依旧是战火连天。

  快年关了,这个仗还没打完。

  天一点一点沉了下去,当时间接近晚上十一点,我开始起身在房间内收拾自己的东西,穆镜迟的房间就在我隔壁,他的咳嗽声,时不时传来几声。

  他一向都习惯晚睡,这个时间正是他刚处理完公事的时间。

  我将手上的皮箱给扣住,带够足够的银两后,便在房间内站了一会儿,穆镜迟的咳嗽声渐渐弱了下来,差不多两个小时,隔壁房间基本再也没有响动。

  我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间,指针正好对准一,穆家的灯火早在一个小时前全都熄灭。

  我留了一封信在梳妆台上,然后拖着行李推门从房间走了出来,穆镜迟的书房还有卧室一片黑暗。

  我没有再迟疑,也没有再留恋,提着行李轻手轻脚从楼上走了下来。

  穆家虽然守卫森严,可对于一个长久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悄无声息离开这里,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

  我花了短短三分钟的时间,几乎是畅通无阻的从别墅溜了出来,拖着行李迅速下了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山脚下开过来一辆车,那辆车停在了我面前

  现在正好飘着蒙蒙细雨,宋醇撑开一把黑色的伞从车内走了下来,黑暗里,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伸手将我单薄的身子搂在了怀里,好半晌,他拍了拍我后背说:“上车吧。”

  我沉默不语的跟在他身后。

  之后宋醇便载着我从山上开了下来,我坐在他身旁一直都没有说过话,只是用冰冷的双手抱紧自己的衣服。

  宋醇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一般,他递了一包烟给我。

  我接过,很是利索的抽出一根,然后替自己点燃,才觉得身上的寒冷驱散了一些。

  我对宋醇说:“这次事情如果成功了,我不想再回穆家。”

  正在开车的宋醇忽然一脚急刹踩了下去,他皱眉看向我。

完本试读结束。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很少遇到这么对自己口味的现代言情文,很好看,文笔,剧情都很好,代入感很强,请旧月安好大大继续加油,我们书友一直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