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作者:二斗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1:16:31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二斗,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余安叫醒周津西,跟他一起坐在餐桌前吃饭。周津西先喝了口碗里的鸡汤,然后皱起眉,说:“安安,你这汤是不是忘记放盐了?”余安也尝了一口,末了丧着脸道:“还真是。”“要不我再回回锅?”说着,余安就要起身。周津西拦着她,说:“没事儿,正好吃了健康。”余安就看着他,勾了勾嘴角。她发现,周津西这人对她是无限制的好。不管她做了什么好的坏的,他总是能以他的方式夸她,给予她足够的尊重。
展开全部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第14章试读

半小时之后,余安站在谭氏集团海城分部大楼的门前。

她手里攥着文件,掌心在发汗。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总有种不妙的预感。

余安背过身,等着余明阳下来取文件。

五分钟之后,余明阳下来了,拿过文件就走了。

余安松了口气,转身,走下阶梯。

哪知没走几步,她被人叫住了。

“余安,真的是你?”是男人的声音。

余安刚迈出的腿突然就顿住,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晃过。

刹那间,她抓着包包,很快的走下阶梯。

不会的,不可能是他。

他怎么会在海城呢?

一定不是他……

余安在心里念叨着,脚上的步伐越来越快。

身后有人跟了上来,似乎在跑。

余安的手突然就被人抓住,男人吼道:“余安,给我站住!”

“……”余安愣了愣,然后甩开手,“放开!”

男人抓得更紧,走到她面前站着。

“怎么,不认识我了?”谭胜廷挑眉,看着她。

余安抬眼,看着眼前已过而立的男人,他似乎比以前更帅了,气质也沉稳许多,岁月貌似对他特别友好。

但这一切,都跟她无关了。

她扯了扯唇,道:“你松手。”

谭胜廷估摸着她不会再跑,便放开手。

余安揉着手腕,沉默下来。

男人扯了扯领口,突然有些烦躁的开口:“你这两年,都在海城?”

余安低着头,应了声,然后再无话。

谭胜廷目光在她身上逡巡了一眼,女人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白色T恤,深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球鞋,很普通的样子。

明明是快三十的年纪,看起来却像学生一般。

他几秒之后断定,她过得很不好。

谭胜廷勾了勾嘴角,道:“怎么,离开了我,就过成这副样子?”

余安听出他话里的嘲讽,抬起头,她看着谭胜廷。

“我过得好不好,都与你无关,也请你不要拿这种恶心的眼神看着我。”她没好气道。

男人的眼神,似乎把她当成货架上的商品,评估着她的价值。

谭胜廷目光颤了下,没想到她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

他清了清嗓子,道:“我说两句怎么了?”

余安冷笑一声,说:“谭胜廷,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永远不会尊重人。”

话落,她转身想走。

谭胜廷拧着眉头,开口:“余安,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

他走到余安面前,跟她对视,神情不太自然的说:“其实,我对你挺满意的,当年你走得匆忙,如今咱俩又碰上了,开个价吧。”

“……”余安盯着他,可笑的摇了摇头,道:“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跟以前一样?”

谭胜廷扬了扬眉,回:“你不是挺爱钱的吗?走的时候连包包衣服都卖了,你随便开价吧,我付得起。”

余安听他提到卖东西的事,脸色不禁窘了窘,但很快恢复正常。

“是,我是很爱钱。”余安点头,又说:“但我就算再爱钱,也不想再跟你这种人牵扯了。”

谭胜廷瞪着她,道:“什么叫我这种人?”

余安避开他的视线,说:“我不想过多解释,总之,你要是想要女人,去找别人吧,恕我不能奉陪了。”

“余安。”谭胜廷突然叫了声她的名字,他皱着眉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对我的爱?”

“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回到我身边,你不要得寸进尺!”男人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谭胜廷有他的骄傲,即便是心里很想让她回到身边,但嘴里的话却一点也不温和,甚至让人很讨厌。

余安笑了笑:“爱?”

她抬起头,看着谭胜廷,面无波澜的说:“谭胜廷,这种东西早在两年前已经被你消磨光了。”

“我现在对你,没有任何想法。”

女人冷冰冰的话语,一下一下的敲在谭胜廷的心口,让人发疼。

他嘲讽的勾起嘴角,道:“原来,你的爱也不过如此,这么短暂,像是随口而来又随口而去。”

余安平静道:“随便你怎么想。”

谭胜廷看着她的脸,那脸上一点光彩都没有,尤其是眼睛,看他就像看一块死物似的,一点生气都没有。

他攥了攥拳头,突然觉得心口阵阵发疼。

谭胜廷眼看着行不通,决定换一种方法。

“怎么办呢?”谭胜廷盯着她,双手突然抓住她的肩膀,语气生硬道:“即便你这样,我还是想让你回到我的身边。”

余安去拉他的手,却被他抓住。

“谭胜廷,你不要乱来。”

话音未落,男人的嘴唇突然贴上她的脸颊。

下一瞬,谭胜廷脸上被挨了一巴掌。

余安趁他发愣间,往后退开。

“你要是发疯,去找别的女人,别来祸害我!”余安朝他吼。

谭胜廷眉心紧皱,道:“你现在已经这么讨厌我了?”

余安防备着,说:“我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告诉你,你我之间所有的关系早在两年前就结束了。”

“不管你是不是还爱着那个叫辛冉的女人,又是找了多少个像她的情人,全都跟我没关系了。”余安手心紧握着,声音平淡的开口:“我现在有自己的生活,也希望你不要来打扰我。”

谭胜廷苦笑道:“你扰乱了我的生活,一走了之以后,就以为什么都结束了?”

“我没有!”余安坚定的否认,“我从来都没有扰乱过你的生活,你说过的,你的心里连一秒都没有放下过我。我这种对你来说可有可无的人,谈什么扰乱你?谭胜廷,你不要在这儿瞎说假话了。”

谭胜廷看着她,双眸深沉,嗓音克制着开口:“如果我说是真的呢?”

余安目光闪烁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在他的眼里看到这样的情绪,但她只是道:“是真的假的又有什么用呢?”

“我跟你之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不会的!”谭胜廷突然抓住她的手,激动的说:“只要你回到我身边,一切都还跟以前一样。”

余安无语的笑了笑,拉开男人的手,说:“谭胜廷,人是会变的。”

“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了。”

谭胜廷听着,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他往后退了退,突然不稳的晃了晃。

她说,不爱他了?

脑子里有根弦似乎断了,他在心里反问自己,这两年的坚持算什么?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第15章试读

自余安走后,谭胜廷几乎每晚都会做梦。

梦里,总是会出现余安的身影。

谭胜廷眼睁睁看着余安在梦里越走越远,而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只能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他大叫着余安的名字睁开眼睛,随之袭来的却是无尽的黑暗和让人压抑窒息的安静。

身边再无那个女人的身影。

谭胜廷被这样折磨了好久,直到他再次见到辛冉。

他看着辛冉,她和顾锦维搂在一起,亲密的相拥着,他发觉,自己的心绪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他想到余安,想到那个说爱过他的余安,心脏突然疼了起来。

那一刻,谭胜廷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可能,对余安动情了。

谭胜廷后悔在她走之后,才明白自己的心。

这两年,他坚持让人打听余安的踪迹。

后来听说她在海城,谭胜廷便将业务转移到了分部。

他以为,他跟余安会有个重新的开始。

但是,见到她时,他还是忍不住嘴贱的让她开价。

也许,都是他骨子里的骄傲在作祟吧。

“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了。”

谭胜廷听见她又说了一遍,心口似乎又被扎了一刀。

他看着她,勉强扬起嘴角笑:“没关系,这次换我来爱你,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男人的眼神近乎哀求般,谭胜廷是高傲的,余安何曾见过他这样对着自己,一时也有些怅惘。

若放在两年前,余安也许早就投降了。

可是,时光毕竟已经流逝了。

余安摇头,说:“不好。”

谭胜廷紧咬着牙齿,压抑道:“你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我吗?”

“……”余安沉默几秒,决定告诉他事实,“谭胜廷,我现在过得很好,有我很爱的男朋友,顺利的话,我们很快就会结婚。”

谭胜廷听见那三个字,身子颤了颤。

“所以,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我不想让他误会。”余安看着他,平静的说。

“你在撒谎,你骗我的是不是?”谭胜廷不相信的摇头。

余安叹了一声,说:“我没必要骗你。”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余安说完最后一句,转身离开。

谭胜廷伸了伸手,想拉住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什么立场都没有,那手便僵在空中。

他看着她的背影逐渐远去,就像他每晚做的梦一样。

轰隆一声,雷声轰鸣,大雨突然哗啦啦的下起来。

毫无征兆,路上的行人都躲避不及。

余安匆匆的钻进出租车里,看着他就那样立在瓢泼的雨中。

“小姐,去哪儿?”司机在叫她了。

余安抱歉的回过头,张嘴说:“英邦公寓,谢谢。”

出租车很快开走,那人的身影也在远去。

余安捂着胸口,有一处似乎依然泛疼。

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了。

……

夏日里,雨来得急,走得也很快。

出租车到了英邦公寓小区楼下,雨已经停了。

余安没忘要给周津西做饭的事,在楼下的超市买了些食材。

她拎着袋子进小区,手机却响了起来。

余安接起来,说:“马上就到了。”

话落,她摁了十一楼的电梯,一会儿就到。

周津西家是密码锁,余安按了之后,门却从里面打开。

她愣了愣,下一秒立马落入男人的怀抱。

“怎么来晚了?”周津西搂着她带入屋里,一边随手关上了门。

余安手里拎着袋子,身子有些僵硬,道:“明阳忘带东西了,我去了趟他实习的公司送文件。”

周津西就唔了声,含着她的耳垂轻轻咬了一口,说:“好吧,原谅你了。”

说罢,男人的嘴唇辗转到她的脸颊。

两人交往这么久,余安明白他的意思,往后退了退,看着他说:“先不要了。”

“你不是才下夜班么,先睡会儿,饭做好了我叫你。”她搭着男人的肩膀道。

周津西懊恼的叹了一声气,乖乖的回到客厅的沙发上。

余安见他就躺在沙发上睡,便说:“你那样会不舒服的。”

“没事儿,这样我能听见你的声音。”周津西往身上盖毛毯,随意道。

余安无奈的摇了摇头,拎着袋子踱步到厨房。

其实,她大部分在这里的时间,都是周津西动手给她做东西吃,除了他偶尔下夜班,余安心疼他,才不会让他做。

余安洗好食材,先把山药炖鸡放进高压电锅里炖,然后才另炒了两荤一素。

不到四十分钟,所有的菜都弄好了。

余安叫醒周津西,跟他一起坐在餐桌前吃饭。

周津西先喝了口碗里的鸡汤,然后皱起眉,说:“安安,你这汤是不是忘记放盐了?”

余安也尝了一口,末了丧着脸道:“还真是。”

“要不我再回回锅?”说着,余安就要起身。

周津西拦着她,说:“没事儿,正好吃了健康。”

余安就看着他,勾了勾嘴角。

她发现,周津西这人对她是无限制的好。

不管她做了什么好的坏的,他总是能以他的方式夸她,给予她足够的尊重。

她想,这就是他跟谭胜廷最大的区别吧。

余安突然一阵后怕,她什么时候把这两人放在一起比较了?

周津西在她面前挥了挥手,问:“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余安心虚的扯了扯唇。

饭后,两人搂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没一会儿,两人就亲在一起。

余安偏过头,唔嗯了声,说:“去房间。”

周津西兜着她的腿弯,立马抱了起来。

很快,卧室的门被关上了。

纵然才下夜班不久,周津西依然体力不错,这应该跟他经常锻炼有关。

外科医生体力消耗大,手术一做就是好几个小时,没有好的体力是坚持不下来的。周津西在家里专门弄了健身的房间,一有空就锻炼。

余安抓着男人紧实的手臂,目光幽幽的落在别处。

周津西顺着伏下身,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嗓音喑哑道:“安安。”

“……”余安猛然回过神,看着他,问:“你说什么?”

周津西察觉到她在走神,说:“你在想什么?”

不是第一次了,刚刚吃饭的时候也是。

余安抿了抿嘴唇,心思一转,才开口:“我在想,你上完夜班,居然还有这么强的体力。”

“……”周津西愣了愣,似乎没想到她就这样夸出口。

完本试读结束。

小涵真吖点评:

我最欣赏的是《我只能陪你到这里》这夲书对人物的描写比较客观真实,每个人的刻画都很细腻生动,二斗对人物形象、心理、性格的刻画都比较到位。小说结构紧凑,几乎没有冗余情节。语言也很生动流畅,读起来感觉一气呵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