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草色烟波里
草色烟波里

草色烟波里

作者:白鹭成双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28 13:55:17

在《草色烟波里》里面是一波三折,白鹭成双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一个时辰之后,天都已经快亮了,陈白玦黑着脸回来,一把推开了柴房的门。 小草在草堆上打坐,已经胡思乱想了很多。 “人要是真疯了,丢了也不至于让你亲自去追那么久。”小草看着面前这双目冰凉的人,开口道:“青灰没疯,只是你们杀了他的未婚妻,他要去衙门告发你们。你们害怕了,所以才会关他。” 陈白玦身子顿了顿,慢慢将门扣上,一步步朝她走过来:“你很聪明啊。”
展开全部

草色烟波里第12章试读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段小草就算磕碜了点,也能勉强算小半个美人吧,所以陈大少爷要是犯下这样的错误,也是可以原谅的。

  睡穴一点,床上的人微微一僵,接着就放松了身子,沉睡了过去。

  小草立马往他身上一阵乱摸,连袜子里都找了,没有。

  “那就只会放在别处了吧。”嘀咕着下了床,小草将这屋子里每一寸都找了个遍,连暗格都翻了,也没看见钥匙一类的东西。

  “奇怪了。”站在床边,小草摸着下巴思考:“还有哪里没找?”

  “枕头下面。”

  “哦,谢谢。”小草恍然大悟,连忙伸手往枕头下面一掏。

  嘿,还真在这里!三把钥匙齐全了!

  一阵兴奋之后,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发凉,小草皱眉想,刚刚说话的人是谁?

  陈白玦懒洋洋地起了身,伸手钩住小草的腰,一把将她扯回了床上,一双眼睛带些危险地眯起:“可惜了一张美人脸,到底还是蛇蝎心,一番心思要靠近我,就是为了青灰?”

  小草眨眨眼,再眨眨眼:“你咋醒的?”

  “刚刚你穴位打歪了一寸。”

  “哦。”小草点点头:“段狗蛋教过我的,我没认真学,怪不得别人。”

  这就是学艺不精的下场啊!血的教训!早知道她就直接糊他一脸迷药就好了。

  陈白玦的手臂慢慢收紧,勒得她都快吐了:“你是衙门的人?”

  “嗯。”行迹败露,那只能先保全自身了:“我是六扇门的捕快,听说你们院子里关了个疯子,想过来看看的。”

  “呵。”眸子冰冷了下去,陈大少爷松开了她,淡淡地道:“没什么好看的,大概今晚上就会病死了。堂堂六扇门的捕快,来我陈家做下人,倒是委屈你了。”

  这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青灰要被灭口了!小草眉头微皱:“杀人犯法,大少爷可知道?”

  陈白玦轻笑一声,往床边一靠:“捕快大人要是有法子证明他是我杀的,陈某认罪也可。”

  “来人。”

  有下人推门进来,陈白玦将小草的双手捏着,将她脖子上的钥匙取了下来,和着第三把,以及无法挣扎的小草同学,一起给了下人:“知道该怎么做吧?”

  下人低着头,接过小草来押着,轻声道:“小的明白。”

  捕快是不能杀的,但是可以赶出府去。三把钥匙到手,青灰必然会死。小草有点急,奈何手被捆住,嘴也被堵上了,只能呜呜两声,就被带了出去。

  陈白玦是怎么发现她的?

  屋子里响起了一声琴音,清脆没有杂音。抓着她的下人一点力气也没省,带着她就往柴房的方向走。

  嗯?柴房的方向?按道理来说,不是该把她丢出府么?

  难不成这陈府还真有天大的胆子,敢连她一起灭口?!小草眼瞳猛地睁大,开始奋力挣扎,一脚踹在这下人的腿上。

  “唔。”

  一声闷哼,抓着她的手就松了。小草立马使劲撞开他,拔腿就想跑。

  “站住。”带着倒吸凉气的声音,音色很是熟悉。

  小草下意识地就停了下来,四周无人,已经是离柴房不远。

  那下人终于抬起头来,普普通通的一张脸,声音却格外好听:“钥匙到手了,你跑什么跑。”

  这,这不是段十一的声音么!小草傻了,蹦蹦跳跳回到他旁边,凑近看了看。

  王八蛋,脸上贴着假皮,晚上叫人看不清楚,这哪里是陈府的下人,分明就是那段狗蛋。奶奶的,吓死她了,有这计划也早说啊,害她一个人拼死拼活的!

  小草气愤不已,伸脚就又踹了他一下。

  段十一挑了挑眉,伸手揽住她的腰,皱眉看了看她这一身打扮,没说话,只拉着她到了柴房门口,轻松将三道锁给打开了。

  被关着的青灰瞬间扑了过来,像是要打人。小草正想惊呼,段十一一手捂住了她的嘴,一手就将青灰撂翻在地。

  “呯”地一声,简单粗暴,青灰就没声儿了。

  “我将他带回六扇门。”段十一道:“院子里的奴仆全部在昏迷,但是出了这院子,外面陈府守卫十分森严。我们要在陈白玦反应过来之前,逃出去。”

  小草伸手给他,段十一很默契地将她手上的捆绑松了,又取了她嘴上的东西:“你知道你该做什么吗?”

  “我知道。”小草呸了两声:“我扛着他先走,你断后。”

  段十一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孺子可教,不过扛人还是我来吧,你这小身板,为师怕累着你。”

  小草这个感动啊,她师父竟然会心疼她了!

  “跟我来。”段十一一把将地上的青灰扛起来,带着她就往外走。

  这两天在陈府里,小草只到过夫人和少爷的院子,对于其他的路还不是很熟悉。不过段十一却走得很自在,像在自家院子里散步似的,躲过一层层的家丁,到了花园的月门。

  “前面你就先走。”段十一道:“往左边走,右边有守卫,我想办法引开。”

  能者多劳啊,牛逼哄哄的段十一,自然是扛着人也能掩护她先离开的。小草十分放心地就往左边走了。

  段十一没有说错,右边的确是有守卫,但是往左边走,有狗。

  小草往草丛里蹭着,一不小心就踩着了狗尾巴。

  “汪汪汪——”

  狗吠立刻响彻整个庭院,月门右边的守卫,立马全部往左边跑了!

  “段十一你这个狗娘养的!”小草在夜色中狂奔,段十一哈哈大笑,扛着青灰撒丫子就消失在了陈府的院墙外头。

  陈府里灯火通明,四只狼狗在小草的身后,追得舌头乱甩,一群衣裳都没穿整齐的家丁睡眼惺忪地跟着喊:“抓小偷啊!”

  小草看见有树就爬了上去,后头的狗差点咬着她的屁股。

  陈白玦自然也是被惊动了,径直追出来,就看见已经蹲在树上的段小草,以及下头没一个会爬树的家丁。

  “拿我的弓箭来!”陈白玦怒喝一声。

  小草心里一惊,有些震撼地看着他。

草色烟波里第13章试读

  虽然认识不久,还不太熟悉,但是她印象里这大少爷眉目清秀,尚算温柔,怎么都跟面前这个拉着弓箭眼眸含霜的少年不太一样。

  “人都已经被救走了,你杀我有什么用?”小草瞥了一眼远处的院墙,好像跳不过去,只能抓着树枝朝下面喊。

  陈白玦慢慢将弓箭拉成了满月,淡淡地道:“陈府半夜进贼,贼则当杀。”

  “我是六扇门的捕快,不是贼!”

  “半夜入户,还敢冒充捕快。”他冷笑一声:“更该杀。”

  小草心里一凉,妈的,原来早在这里等着她,还以为说了是捕快他就不会杀呢,结果人家压根不怕,还有自己的一套说法。

  那她该怎么办?跳下去摔死,还是等着被射成马蜂窝?

  急中生智,小草抓着树枝就嚎啕大哭:“你好狠的心啊,不就是跟你拌了嘴,竟然要杀了我!你说,你是不是有其他喜欢的姑娘了,所以迫不及待要除掉我?”

  此话在深夜寂静的陈府里传出去很远,底下一片家丁都听傻了。赶来看情况的许姨这才看清树上的是段小草,连忙上去拉着想松弓弦的陈大少爷:“少爷您别冲动啊,那可是一条人命!”

  陈白玦嘴角抽了抽,咬牙道:“她胡说的。”

  “哎呀,大少爷,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可是夫人院子里的丫鬟呢。您要是不喜欢,那老身给您换一个,可别动这么大的气。”

  众人定睛一看,树上的姑娘还穿着薄纱呢,虽然里头穿的什么看不清楚,但是既然是府里的丫鬟,又怎么会是贼呢?

  陈白玦脸色有点难看,身边有人低声禀告:“柴房已经空了。”

  一支箭想也不想便朝树上射了出去,众人都是一阵惊呼,小草也吓傻了,脑子里已经想象出自己的脑袋被一箭射穿的场景。

  然而这力道十足的箭,却从她耳边飞过去,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给我去追!把这丫鬟抓下来,关在柴房!”

  陈白玦丢了弓箭,怒吼了这么一声,转身就走。

  下头的人跟着他往府外走,许姨却是拍拍胸口,朝树上喊:“丫头,快点下来,别惹少爷生气了。”

  树上呆久了也没意思,反正她又跑不出去。小草乖乖地下来,摸摸自己的脑袋道:“许姨,我可以溜走吗?我怕少爷杀了我。”

  这一箭没射中,下一箭咧?

  许姨轻轻推搡了她一下:“傻丫头,少爷的箭从来是百发百中的,要是想杀你,刚刚你就没命了。快去柴房里吧,哪里做错了,等少爷回来认个错。”

  她可没见少爷被哪个丫鬟气成这样过,这陈管家的侄女,也是不简单啊。许姨心里算盘啪啪直响,大少爷可还没个妻室呢。

  小草心想,今晚上的事情,绝对不是认个错就可以摆平的了。臭不要脸的段十一,竟然就这么丢下她走了!

  没法,周围全是家丁,小草只能跟着他们回去柴房,再找机会逃跑。

  一个时辰之后,天都已经快亮了,陈白玦黑着脸回来,一把推开了柴房的门。

  小草在草堆上打坐,已经胡思乱想了很多。

  “人要是真疯了,丢了也不至于让你亲自去追那么久。”小草看着面前这双目冰凉的人,开口道:“青灰没疯,只是你们杀了他的未婚妻,他要去衙门告发你们。你们害怕了,所以才会关他。”

  陈白玦身子顿了顿,慢慢将门扣上,一步步朝她走过来:“你很聪明啊。”

  “长安已经很久没有发生命案了,有什么情况会严重到杀人呢?”小草托着下巴看着他:“为财,你们不缺,那只能是为情了。金树是你父亲要娶的女人,莫名其妙死了,怎么都跟你母亲脱不了干系。”

  陈大少爷轻笑了一声,在她面前半跪下来,伸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知道太多的人是活不长的,你明白么?”

  小草点头:“我明白啊,可是你不会杀我的,你不会杀人。”

  “呵。”陈白玦冷笑一声:“你要试试吗?”

  “嗯。”小草伸长了脖子,被他掐得有点不能呼吸,却没挣扎。

  陈白玦眼神很镇定,镇定到有一瞬间小草觉得自己感觉错了,他真的会杀了她。

  然而在她快不能呼吸的时候,陈白玦放开了她。

  “大梁的刑法里,杀人偿命,但是为什么没有欠情还情呢?”

  小草咳嗽两声,有些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陈白玦笑了笑:“没什么,你来这里,无非是想要找到杀了金树的凶手。那我跟你回衙门吧,那个妓女,是我杀的。”

  啥?她只是随便乱想想啊,要不要这么快认罪啊!

  这样搞得她很被动的!

  小草站起来,皱眉看着他:“你为什么要杀她?”

  “看不顺眼,那样的女人也想进我陈家的门。”陈白玦伸出了双手,递到她面前:“走吧,六扇门的捕快,你该立功了。”

  小草蹲下去捡了根稻草,将他的手捆起来打了个蝴蝶结:“晚上六扇门的人都该休息了,也不会开审讯堂,你要自首的话,不如等天亮了。”

  陈白玦看了看自己手上这脆弱的稻草:“你不怕我突然反悔,杀了你再逃跑?”

  小草摇头:“你要杀我早就杀了,从看见‘妙音’的第一眼开始就该杀了。”

  妙音名琴,三年前被琴圣送给六扇门名捕段十一,从此以后再未露面江湖。但是识琴者皆知,它在段十一的手里。

  这一点,是小草刚刚才想到的,她第一步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但是陈白玦没动她。知道她有动作,他不过是提醒一句别乱跑。

  大概他的心里也满是矛盾和挣扎吧,毕竟现在大梁的素质教育做得好,杀人给自身带来的压力,也是挺大的。

  小草突然有点儿觉得惋惜,多好的少年啊,怎么就冲动杀人了?

  陈白玦垂了眼眸,挣开稻草拉过她:“少啰嗦了,现在就去六扇门,就算没人,也让我在大牢里,别留在这里。”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春萍mm丶点评:

看了《草色烟波里》这本书后,感觉作者白鹭成双的功力不错,文笔细腻的,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把每个人都写的有血有肉。这本书给我们的正能量是不容底估的。喜欢这本书。强烈向各位读者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