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狼女毒妃:嫡女本妖娆
狼女毒妃:嫡女本妖娆

狼女毒妃:嫡女本妖娆

作者:松塔糖果糕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4:22:25

最新小说《狼女毒妃:嫡女本妖娆》是松塔糖果糕的书,主要内容为:在众人看不到的角落,轻轻说道,“看戏的人,没资格开口!”说完也不顾独孤临玩味的眼神,借助着徐娘的搀扶,故作柔弱的起身,对着凌风畏缩的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站在徐娘身边,浑身散发着委屈的气息。而此刻,独孤临再次开口了,“本来是打算为父皇传旨,顺便和凌将军喝几杯的。但是凌将军有家事要处理,我就不打扰了!”“皇上的旨意?!”凌风一惊,赶紧下跪。
展开全部

狼女毒妃:嫡女本妖娆第9章试读

在场只有独孤临一个人笑嘻嘻的对着凌风挥手打招呼,“凌将军总算是回府了,不然这出戏可就缺了主角了。”

凌风听到独孤临的调笑,顿时眼中光芒一闪,干净利落的下马,来到独孤临身边跪下,恭敬地开口,“微臣见过七皇子殿下,实在是失礼了。”

“不失礼,不失礼,刚刚我和凌二小姐可是相谈甚欢!不过,我觉得凌小姐一直躺在地上不太好,估计这事要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定论,不如让我试试将她弄醒?”独孤临眉眼弯弯的对着凌风开口,虽然话语随性,却字里行间,满满都是不容拒绝。

凌风虽然是武将出身,但是也已经为官多年,察言观色自然不在话下。尤其身在朝堂,他比谁都了解独孤临在朝中无人可比的地位和权势,自然不敢有意见。

事实上,独孤临也的确没打算征求凌风的意见,径直走到了凌雨寒的身边蹲下,煞有其事的装模作样,指尖搭在她的脉搏上,凝神听息。

片刻之后,他微微皱眉,低下头靠近凌雨寒,虽然面色严肃,但是言语却带着浓浓的调侃和逗弄。

他巧妙的挡住众人的视线,轻轻在凌雨寒耳畔吹了一口气,轻笑道,“还装啊?再装就没办法顺理成章的恢复大小姐身份了。”

凌雨寒心中一顿,不知道如何是好,掩藏在袖子下的手狠狠掐上了独孤临的手臂,感觉到他吃痛的倒抽一口气,才徐徐睁开双眼。

在众人看不到的角落,轻轻说道,“看戏的人,没资格开口!”

说完也不顾独孤临玩味的眼神,借助着徐娘的搀扶,故作柔弱的起身,对着凌风畏缩的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站在徐娘身边,浑身散发着委屈的气息。

而此刻,独孤临再次开口了,“本来是打算为父皇传旨,顺便和凌将军喝几杯的。但是凌将军有家事要处理,我就不打扰了!”

“皇上的旨意?!”凌风一惊,赶紧下跪。

谁知道,还没跪下就被独孤临打住了,“行了,行了,我可受不住这些东西,不过是路过而已,口头传达好了。父皇要凌将军带着女眷参加半个月后的百花宴,就这事。”

凌风毕恭毕敬的应了,独孤临无趣的准备离开,却在路过凌雨寒的时候顿住脚步,以所有人都听得到的音量开口,“我很想知道,凌大小姐盛装出席,是何等光彩夺目!真让人期待……”

独孤临离开之后,却并未离开,他直接找了一个附近的酒楼坐了下来。

“七皇子殿下?”天鹰有些奇怪的看着独孤临,显然独孤临对凌雨寒的关心有些过头了,因此,他忍不住逾越询问,“为何……”

独孤临微微一愣,有些怔忪的看着凌府外的闹剧,茫然的发呆,恍惚的喃喃道,“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吧?”

瞬间,房内一片死寂。

良久之后,只听见独孤临的一声涩笑飘荡在空中,“游戏人间,不是很好?”

“……”天鹰深深地看着看似风流纨绔,实则心思深沉的独孤临,不发一言。

而另一边,凌风看着围在将军府门外的众人,再看看徐娘和凌雨寒相互搀扶,好似柔弱的弱者形象,顿时眉头皱的可以夹死苍蝇了。

他蹙眉看了凌雨梦一眼,眼神中的谴责和恨铁不成钢之色显而易见,见凌雨梦一脸委屈的模样,也只能叹气。

半晌,他沉声对凌雨寒说道,“雨寒,进来再说吧。”

大庭广众之下,凌雨寒也不好表现过激,轻轻点头,就带着徐娘一起进入将军府。

等已进入会客厅,凌雨寒就轻车熟路的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对着凌风说,“爹,咱们两个聊天,还是别让雨梦听到的好,免得吓坏小孩子。”

凌风眸色一沉,不明意味看着凌雨寒,不发一言。

反倒是凌雨梦不甘寂寞的跪在凌雨寒面前,泪眼汪汪的仰视凌雨寒,那楚楚动人的姿态中自带几分魅惑风流,让人移不开视线。

只见她朱红色的唇畔轻轻开启,娇声细语地哽咽道,“姐姐,都是雨梦不懂事,请不要怪爹爹了。”

“雨梦真是和爹爹父女情深啊!说的我和外人一样……哦,对了,说不定雨梦本来就当我是外人。”对于凌雨梦装可怜的手段,她已经见得太多了,现在见了她只觉得好笑。这么一种招数凌雨梦竟然用不烦,不过上辈子她还就吃这一套。

思及此处,不由得心中讽刺可笑。

凌雨梦的脸色瞬间惨白,显然没想到自己无往不利的手段会很是这样的效果。

不过,凌雨寒却无心欣赏,她有的是机会对付这个不要脸的毒蝎女人!

再说了,这时候的凌雨梦不过是个骄纵少女,那个日后将她教成心狠手辣的蛇蝎妇人的母亲,才是最可怕的!

她慢慢起身,优雅的迈开脚步,虽然浑身荆钗布裙却还是难掩身上的高贵气质。就算凌雨梦一身绫罗绸缎,依然还是被比下去了。

看着这样风华绝代的凌雨寒,凌风不由得心神恍惚,似乎看见了那个幽怨死去却依然夺目耀眼的柔弱女子。

心,莫名的揪痛了一下。

凌风狼狈移开视线,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莫名的情愫,沉声说道,“你不是打死都不愿意回家的么?”

“你还真敢说啊!貌似,是你把我丢在市井长大的吧?”

凌雨寒很是冷漠的嘲讽,嘴角的弧度顿时刺痛了凌风的眼睛,他恼怒的低声喝斥,“放肆,有你这么和爹爹说话的么?你娘那么温柔贤淑,你就是这样的无礼粗鄙?”

听闻此言,凌雨寒顿时面色冰寒,眼神也爬上了幽冷的寒光,冷声冷气的尖利开口,“贤良淑德又如何?有个宠妾灭妻的糊涂丈夫,也是多余!”

“你……”被人戳中心思,凌风顿时气的肝胆欲裂,恶狠狠的瞪视着凌雨寒。

要是一般人被久经沙场的凌将军这么一瞪,就算是大男人也会觉得腿软的。但是,对于从小在鱼龙混杂的市井长大的凌雨寒来说,她还真是不放在眼里。

狼女毒妃:嫡女本妖娆第10章试读

而凌雨梦显然还是不甘心一声不吭的做背景,义正言辞的喊道,“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爹爹说话?你……”

“闭嘴!”凌雨寒毫不客气的打断凌雨梦的话语,冷眼一扫,训斥道,“我是你的嫡姐,你不过是个小妾的女儿,别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你……你……”这辈子,身份一直是凌雨梦最大的心病。她一直都是很自卑的,哪怕一直锦衣玉食的在将军府过好日子,但是庶女的身份却一直都摆脱不了。

凌雨寒也懒得搭理她,看着一旁面色复杂,却并无明显包庇行为的凌风,“你最好自己让她滚回去,不要影响我们说话,不然我就自己动手了。”

而凌风还没来得及说话,没学乖的凌雨梦又开口了,但凌雨寒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耐性。

只见她大步上前,直接拎起凌雨梦的衣领,就把人丢了出去。

伴随着凌雨梦完美抛物线的身姿而来的,还有那划破天际的尖声喊叫,“啊!!!”

凌风也被凌雨寒这样的行为给吓得没反应过来,他赶紧让下人把凌雨梦给扶起来,同时还不忘回头训斥道,“雨寒,你干什么?”

“我说过,我不希望有人打扰。我已经说了两遍让她走,事不过三,她活该!”凌雨寒也不管凌风青一阵白一阵变换的神色,径直走到门外,居高临下地欣赏凌雨梦此刻的尊容。

此刻的凌雨梦早已不复刚刚的娇艳美丽,一身高贵的丝绸纱裙也凌乱不堪,发髻都松散了,脸也撞上了地面,红了一块,看起来很是好笑。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似笑非笑嘲弄的看着自己的凌雨寒,似乎受惊过度反应不过来。

“我劝你最好赶紧走,不然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凌雨寒见凌雨梦不死心的想要向凌风求救,顿时眼神冰冷犀利的看着凌雨梦。

虽然只是平静冰冷的一个眼神,却让摔到地上的凌雨梦浑身瘫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凌风看着姐妹两个剑拔弩张的模样,顿时心情很是沉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挥手,“扶着二小姐回别院,请大夫来看一看。”

目的达到了,凌雨寒也不再追究,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等着凌风进入谈判状态。

而门外的凌雨梦却一双美目充满了阴鸷之色,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她咬牙切齿地看着已经关的严严实实的会客厅大门,恨不得把门戳个窟窿!

“那个……二小姐……”身边的丫鬟扶着凌雨梦,也不敢硬拉着她离开,只能迟疑忐忑的喊了一声。

但才刚出声,就被凌雨寒恶狠狠的一巴掌挥开。但是刚刚被摔疼的身体,显然还没恢复,没有下人搀扶的结果,就是她又一个不稳,摔到了地上。

那重重的“嘭”的一声,顿时让下人们都不敢去看地上摔得凄惨的二小姐。直到一声恼怒地训斥响起,她们才慌慌张张地将人重新扶起来。

“你们死人啊?还不快点扶着我?”凌雨梦咬牙切齿,简直气得肺都快炸开了,该死的凌雨寒,总有一天,她一定让她付出代价!

“你想怎么样?”凌风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对于这个从未养在身边,却可以独当一面的女儿,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对待才好。

“不如何,我要彻底恢复将军府嫡女的身份!”凌雨寒高高挑起眉头,毫不在意的出口命令。

这样的态度,让凌风很是不悦,但是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困惑。“你一直都恨不得和我划清界限,为什么现在又想要回来了?”

“我如果说,我希望顺利成章的参加半个月后的百花宴,然后寻得一个良人,一生相伴,你信?”凌雨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凌风,半真半假的开口。

但没想到,凌风竟然真的相信了,很是怔忪的愣了半天,细细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才发现十几年没有见面的凌雨寒,真的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

他目光幽深的看着凌雨寒,最终重重的点头,沉声道,“好,我会安排。”

这么顺利达到自己的目的,反倒是让凌雨寒有些不知道如何接口。明明准备了满肚子的谈判的条件,结果一个都没用上。

此刻,凌雨寒的心情也是很复杂了。

她微微捏紧拳头,平复了下心情,自嘲的笑了,“你这样我还真不习惯。”慢慢的起身,然后姿态淡然的准备离开。

“等等,雨寒。”

凌雨寒疑惑的回头,看着凌风复杂的神色,皱眉问道,“何事?”

“你不是要回家的么?”凌风目光深邃,好似要穿透凌雨寒的内心,那眼底隐隐约约的期待和复杂,都是凌雨寒陌生的。

凌雨寒淡淡的看着凌风,毫不犹豫的转身,只留下似有若无的一声话语,“我哪还有家?”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刺痛了凌风的内心,那一颗在战场上打磨的坚硬无比的心,竟然也会疼痛?

他将涣散的眼神投注在不远处的清荷小筑,那个淡雅如荷的女子,明明和雨寒的容貌如出一辙,但是性格却温润如水。

她……

可曾恨过?

凌雨寒走出凌府之后,就觉得心思疲惫,只希望快点回去睡一觉。但是,还没走两步,就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拦住了去路。

抬起眼眸,就看见独孤临身边的那个贴身护卫一副死人脸的看着自己,眼神冷漠,神色面瘫。

“凌小姐,七皇子有请!”

听到这句话,凌雨寒顿时觉得脑子都开始疼了,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竟然在这时候还要来找她麻烦?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微微阖目,颔首。

天鹰也并未多说,直接就带着凌雨寒到了独孤临的面前,一推门进去,她就看见独孤临左拥右抱,丝竹声声,美酒佳肴的正在享受。

顿时,她嘴角疯狂的抽搐起来,这货还真不是一般的惬意啊!

要是其他时候,也就拉倒了。但是,她现在很不爽,极端的不爽!

完本试读结束。

芊芊酱大魔王点评:

《狼女毒妃:嫡女本妖娆》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松塔糖果糕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