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倾世:朱雀谣
倾世:朱雀谣

倾世:朱雀谣

作者:陌妖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08:43:03

陌妖的书《倾世:朱雀谣》主要讲述了:不知是否有意岔开话题,夏王道,“本王的念儿偏偏喜欢舞弄英华。” 王后则是但笑不语。 “父王打趣孩儿。”从座椅上跳下来,夏念跑到王后身边,气鼓鼓的说道,“母后有请师傅交念儿跳舞,只是无论多少年也舞不上杏花楼,惠娘娘怕是对本郡主谬赞了。” 正当所有人的思绪都沉浸在各自所想的事情中时,突然殿内爆出娇喝,“杀!” 夏念诧异的转头,见殿中央数十名彩衣舞女从袖口翻出武器。
展开全部

倾世:朱雀谣:家宴

  夏国冬天降水少得可怜,难得又是一场大雨。

  年前,月樱殿内被送进一名与小郡主夏念年纪相仿的女娃,名叫董香儿。是王后身旁董嬷嬷的孙女,董香儿的父亲前不久患场大病去了,娘亲随之殉情,留下年仅三岁多的女儿。董嬷嬷向王后求得恩典,把年幼的孙女接进宫里照料。又因夏念与她年纪相差无几,就当是让俩个小孩儿做伴。

  与夏念不同,董香儿就跟普通的三岁女娃一样,话还说不利落。

  西亚五三零年,新年。

  夏念穿着新作的云锦长裙,外面套件齐襟红色滚金边的小棉袄,头上钗了新摘的红艳富贵花。一早便带着画儿去向夏王和王后请安,赶巧夏照和夏淳也在,规矩的行完大礼,双手接过红包,谢了恩后缠住夏照玩闹。

  夏王跟王后笑道,“她哪里像是个三岁的孩子!”

  在王后宫中用过早膳,夏念让奶娘抱回月樱殿,一进寝殿便飞速扑向床铺。身后奶娘惊悚尖叫,“殿下,您慢着点,当心摔了!”

  董香儿刚巧被宫女牵着进来,夏念一见立马拉过她向床上爬去,挥退所有宫女,“你们都退下吧,本郡主再睡会儿。”

  画儿笑着走过来,“我的好殿下,咱怎么着也得把外衣脱了再睡吧。”

  夏念任由画儿帮着退下微凉的外衣,摘了头上的鲜花。

  董香儿睡得很快,让夏念有点羡慕,若像她一样,什么也不知,什么也不懂,跟个正常孩童一样,该有多好?若再一次接受地狱般的折磨,不,绝不会再让噩梦发生,等到那时候,一定要扭转乾坤,因为夏念是季青绫涅磐重生后新的灵魂。

  醒来时已近晌午,夏念绕过沉睡的董香儿,轻轻的下床来到外殿。“画儿,来帮我洗漱。”

  独自用些膳食,夏念坐在小榻上,研究一盘残棋。小手在棋盘上指指点点,有时一脸郁闷死瞪着一处不放,有时带着兴奋执了棋子去摆弄。最后赌气一般撇下棋子,怒气冲冲的离开。

  画儿在一旁不出声,暗自看在心中,这是郡主殿下近几日之内,第四次对棋局甩脾气了。不过说来也是,小殿下若是把王上和丞相下过的死局轻易解开,神仙不外乎如此。

  日头西落,夏念被大群人簇拥着朝朱雀殿而去。

  坐在高高的轿撵上,夏念扯动嘴角,荡开一个笑容,一个没有任何温度的笑容。

  家宴,自然都是父王的妻妾子女,以及二位叔父和妻儿。

  歌舞初开始,在场的几位妃妾表面看去合合气气,暗地勾心斗角,暗讽不停。挣风吃醋的没完没了,王后睁一眼闭一眼都随她们去。

  很多时候很多场面,不一定要闹得很难看,当成生活的调剂品来欣赏也不失乐趣。

  望向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夏念顿觉失去胃口,不满的嘟唇靠坐在椅子上。耳边传来的是身旁的奶妈绵绵不绝的哄劝,让人心烦。“殿下再多吃几口。”

倾世:朱雀谣:家宴

  夏念无聊的盯着歌舞,却被有心人拿来做话题。

  惠妃问,“郡主可是喜欢歌舞?怕将来郡主的歌舞一定大有成就,夏国无人能比啊。”

  听到这话夏念心中暗道,惠妃是在变相讽本郡主是个女娃,即使在聪慧,以后也是个祸水红颜么?

  问题本身就让夏念意兴阑珊,心平气和的敷衍,“谁家红妆不知愁,闲来舞上杏花楼?”

  要知当初夏王选慧妃入宫,就是因为她的舞,翩若惊鸿。

  优雅的笑容僵在脸上,惠妃估计不曾想到年仅不到四岁的夏念,丝毫不予她留情面。“郡主好才情。”

  不知是否有意岔开话题,夏王道,“本王的念儿偏偏喜欢舞弄英华。”

  王后则是但笑不语。

  “父王打趣孩儿。”从座椅上跳下来,夏念跑到王后身边,气鼓鼓的说道,“母后有请师傅交念儿跳舞,只是无论多少年也舞不上杏花楼,惠娘娘怕是对本郡主谬赞了。”

  正当所有人的思绪都沉浸在各自所想的事情中时,突然殿内爆出娇喝,“杀!”

  夏念诧异的转头,见殿中央数十名彩衣舞女从袖口翻出武器。

  “有刺客!”侍卫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护驾!”

  朱雀殿乱成一团,兵器相碰的狰狞声,惊呼,哭音混成一团。夏念被一个侍卫护着向后退去,可惜领舞的红衣少女飞身扑来,手中的短剑银光微闪,侍卫喉间霎时一片嫣红。无奈惊恐的瞪大双眼,无人可以分身顾及到夏念,下一秒,她被人带进怀中,利刃横在颈间。

  “都住手!”红衣少女带着夏念向后退到殿中央。

  侍卫立刻停下攻势,等待君王的命令。

  夏王本被护在后方,见夏念被抓,竟不顾自身安危推开人群走出来沉声道,“放开郡主!”

  “放?”少女吐气如兰,声音娇媚。“若放了郡主,夏王可会放过我们?”

  突觉颈上一疼,有阴凉划过,看来是破了,夏念强压满载的怒意杀气,淡然道,“姐姐应该和王室素无冤愁吧,谁雇佣你们效力的呢?”

  “郡主认为蝶衣会说?”

  原来她叫蝶衣,“本郡主认为你不会。”

  “那郡主何必多此一举来问蝶衣。”

  “许是本郡主不干心给人做人质,感觉不舒服。”在两方僵持一柱香的时间后,夏念又道,“姐姐何必拿本郡主来要挟。”

  夏念特意加重郡主二字,就是要告诉蝶衣,若是夏王当真要拿下刺客,自己只是小小一个郡主,随时可以牺牲。

  不论是刺客还是夏王、王后,都听出夏念话中的含义。王后本就毫无血色的面容,更加苍白。

  蝶衣忽而一声轻笑,“郡主不像个孩子。”

  “很多人这么说本郡主,不过还是要谢谢姐姐的夸奖。”夏念哑然,无论如何想不到蝶衣将自己的话一带而过。

  恐怕蝶衣知道,夏王舍不得夏念受伤。

  “蝶衣佩服郡主的勇气可嘉,今日放了郡主也不无不可。只是……”蝶衣小声在夏念耳边说,“请郡主设法保护我们姊妹安然离去。”

  “呼。”夏念心下松口气,看来事情不是全无商量的余地。

完本试读结束。

锦文小郎君点评:

《倾世:朱雀谣》是由陌妖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古代言情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