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异界富少
异界富少

异界富少

作者:芝士就是力量

状态:连载中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14 13:48:37

快看看芝士就是力量的新书《异界富少》:“我跟你们拼了!”原本已经倒在地上的青年,听到大汉这恶毒的话语,只觉得熊熊怒火填斥胸膛,从地上跳起来,怒吼一声,直接一拳砸向大汉的脑袋。大汉脑袋轻轻一偏,直接让青年的拳头落空。“小兔崽子,还想偷袭你强哥。”大汉嗤笑,身子骤然一摆,手肘如炮轰一般,正砸在青年胸膛,只听得“嘭”的一声沉响,青年直接被锤飞出去。“风儿!”妇人痛嚎。“呸,什么废物玩意。”
展开全部

13-跟屁虫

“还别说,你这个人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江舞月对王尘说道。

会唱歌,会讲故事,如果说一开始跟着王尘是闲得没事做,那现在江大小姐是真的对眼前这个家伙有了兴趣了。至少在他把那只孙猴子的故事讲完之前,江大小姐是不可能放他跑了的。

“呵呵呵,一般般吧。”王尘笑了笑,“好了,感谢一路陪伴,到下城区了,我也得回家了,咱们有缘再见。”

朝江舞月潇洒地抱了抱拳,王尘转身便走。

嗒。嗒。嗒。

走了一会儿,王尘马上意识到不对,因为身后的脚步声如影随形,好像一直跟着他一样。

猛然转过身,果然看到江舞月的身影。

“哎哟,你怎么突然停了。”

揉着脑袋,江舞月怒道。这一停,直接让她撞到王尘胸口。

王尘好笑,“我还想问你呢,跟着我干嘛。”

“路是你家的啊,你走我不能走?”江舞月哼道。

王尘无奈,“不是,你没事做吗,我是要回家,你跟着我干什么。”

“没事做啊。”江舞月一脸的理所当然。

王尘傻眼,“我靠,你从上城区跑到下城区,没事做?没事做你大老远跑过来干嘛?旅游啊?”

“是啊,”江舞月哼道,“怎么,不行?”

王尘拍着脑门,彻底无语。

丰泉城分上中下三个城区,上城区富庶,稳定,少有争斗。中城区差了点,但也算稳定,至于下城区就很乱了。

小偷,绑匪,帮会,暴徒,酒客,闲汉,娼妓……各种各样的三教九流在这片城区里游走,穿行,所以这整个下城区可谓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就这种地方,你特么跟我说来旅游?逗我玩呢!

“你不是谁家的大小姐,吃饱了没事干跑这来体验刺激的吧?”王尘道,“拜托搞清楚,这里是下城区,丰泉城最乱之地,如果要体验生活,麻烦去度假村,在这里,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不怕出事吗?”

“你在小瞧本小姐?”江舞月斜睨他。

“靠,我这是关心你好不好。”

“我堂堂姜月大小姐神通广大,本事高超,哪个蟊贼敢来惹我。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江舞月一拍胸脯,牛气哄哄道。

姜月是她路上告诉王尘的假名,不仅名不全,连姓也弄了个谐音,也是没谁了。

王尘下意识跟着她的动作瞥了一眼她拍的部位,还没开口说什么,敏感的江大小姐察觉到他的眼神,当即恼羞成怒,“小贼!你眼睛往哪瞟!”

“切,说得好像我很想看一样,”王尘收回眼神,小声嘟囔,“一马平川,有啥好看的。”

“你说什么,有种大点声!”

“没什么。”

王尘抬眼望天。

江舞月直勾勾盯着王尘好久,直到王尘都有些发毛,这才怒哼道:“不是要回家吗,还站在这里干嘛,走啊。”

“嗯?”王尘看她,“我回家有你什么事?”

“当然是跟你一起啊。”江舞月理直气壮。

“什么玩意?!”王尘眼睛瞪大。

“怎么,有问题?”江舞月哼道,“是不是朋友?朋友间走动走动,互相串个门,不过分吧?”

朋友?也就一路无聊,唱了一路歌,外加聊了会天而已,这就朋友了?不,我们根本不熟好吧!

“嗯?”

见王尘不答,江舞月目含威胁地看过来。

“行行行,朋友就朋友,不过你还是不能来我家。”

“哎呀,你怎么这么麻烦,还是不是男的了?”

江舞月终于不耐烦,“你看我大老远跑来下城区,也不认识什么人,你收留我一下会死哦?小气。”

王尘欲哭无泪,这又关小气什么事,是你的要求太不合理了好吧。

就听江舞月又道:“反正我不管,在你没将孙猴子的故事讲完之前,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靠,原来是说书说出事儿来了,早知道光唱歌就好,不给她讲西游记了。

“行行行,小姑奶奶,你爱咋地咋地,反正腿长在你身上。不过先说好,我家地儿小,你要住在我家那是不可能的。”

无奈,王尘终于妥协。

“自恋,谁要住你家,依本小姐的本事还找不到住的地方?”

江舞月嘟囔,“快走快走,磨磨唧唧的,时间都让你耽误了,有这说话的工夫,你早到家了。”

“你……靠!”

……

赶是赶不走的。

因为王尘悲哀地发现,即便自己因为魂穿的缘故,如今这身体也算是身强力壮,但从江舞月发怒时偶尔散溢出来的危险气息来看,自己很可能打不过这个太平公主。

漫步走下来,王尘又被江舞月逼着给她讲齐天大圣的故事,闲着也是闲着,王尘便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有时候也跟她聊闲天,顺便套套话,他总感觉这个女孩子没那么简单。

“诶,不是说下城区很乱吗,到处都有暴徒,罪犯流窜,怎么现在看起来还好啊?”

上了一辆普通的马车,江舞月朝王尘问道。

王尘翻了个白眼,“到处都有暴徒和罪犯,那还能住人吗?虽说是下城区,但好歹也是属于丰泉城所辖,城主如果任由暴徒,他城主的位子还坐不坐了?”

“这倒也是。”

看向街道两旁的商店,摊位,虽说跟上城区比起来差距实在悬殊,但也算是安定,江舞月点了点头。

“所以说关于下城区的传言都是谣传喽?”她又问道。

“也不能说都错。”王尘道,“大部分还是很对的,像什么小偷扒手,黑帮打手就没说错,下城区里一抓一大把,只是该有的秩序还有的,没那么乱。”

到底是在丰泉城统辖下,虽说是类似城中村一样的存在,但真要说乱也乱不到哪里去。比如王尘老家所在的那块区域就还不错,可能也是周围邻居都算是正常人,十几年下来甚少有听说什么骇人听闻的凶案发生。

至于为什么下城区被人描述成罪恶之都,暴徒之地一类的永暗之地,只能说是中上城区那些老爷们的妖魔化,或者曲解了。

江舞月则是完全没有领悟到王尘说的点,只见她眼睛一亮,突然道:“这里还有黑帮?我是指可以横行街道,光明正大收保护费的那种黑帮。”

“有,怎么没有。”王尘道,“事实上我们现在的这条街道之所以能这么安定,还得感谢黑帮的力量。只要交了保护费,他们就保护你,出了任何事都可以找他们撑腰。某些方面来说,这些黑帮还是挺有安全感的。当然,如果不交保护费,那就是另一番局面了。”

“哇,没想到你们这还有这种旧式黑帮存在,”江舞月突然一脸兴奋,“不错不错,打打杀杀,当街砍人,征收保护费,这才是黑帮嘛。”

王尘表情怪异地看着她,“你没病吧,还有人喜欢黑帮的?”

“咳,咳,还好还好,只是觉得里面的人挺有男子气概而已。”江舞月轻咳,连忙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真是个怪人。”王尘摇头。

说话间已经看到了自家所在的区域轮廓已经在望,只是还没走近王尘脸色突然一变,因为他听到了母亲的哭喊声。

14-追债

不大的院落围满了人,一个个引颈伸脖,望向小院。

“妈的,就这么点?你可是跟我黑蛇帮借了五十金本金,现在这三十几个金币就想打发我们?”

院中,一位赤膊大汉一手拿钱,一手提着一位削瘦青年,不满地叫嚷着:“当老子是叫花子?!”

“啪!”

一记巴掌甩出,青年原本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在大汉强大的武力镇压之下,更是毫无还手之力被抽飞,血沫混着牙齿啐出,直接摔倒在地。

“风儿!”

一旁,一位妇人已经哭肿了眼,此时见自己的孩子被打,妇人惊叫,当即扑上来抱着青年,一脸的痛苦。

不大的院落,一片狼藉。

可以看到,什么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统统被掀翻砸碎,碎片散落一地,如同被强盗造访过一般,凌乱不堪。

“求求你别再伤害我的孩子,钱我们会还的,只要你们宽限几日,钱我们会还上的……”妇人一脸惊惧之色。

“还?拿什么还?”一指地上,大汉冷笑,“凭这一地的垃圾?”

“呸!”

朝着妇人一口浓痰啐出,大汉更加不屑,“行了,别特么跟老子在这里废话,钱还不上,好办,拿人来抵。你儿子身强体壮,虽然修为不济,勉强卖到矿区当矿奴,还是能换两个钱的。至于你这老太婆……”

大汉阴笑:“老是老了点,不过姿色还可以,可以卖到矿区的窑寨,勉强也能卖上十几金。矿区的矿奴终年不见雌性,可不会管你老不老,能用就好,保证让你这老太婆欲生欲死……嘿嘿!”

“不!”

大汉的话,简直让人毛骨悚然。妇人颤抖着声音,一脸惊悚地当场尖叫出声:“你们,你们简直就是魔鬼!”

“我跟你们拼了!”

原本已经倒在地上的青年,听到大汉这恶毒的话语,只觉得熊熊怒火填斥胸膛,从地上跳起来,怒吼一声,直接一拳砸向大汉的脑袋。

大汉脑袋轻轻一偏,直接让青年的拳头落空。

“小兔崽子,还想偷袭你强哥。”

大汉嗤笑,身子骤然一摆,手肘如炮轰一般,正砸在青年胸膛,只听得“嘭”的一声沉响,青年直接被锤飞出去。

“风儿!”妇人痛嚎。

“呸,什么废物玩意。”

大汉嚣张大笑,“区区武者二重,也敢在你强哥面前张牙舞爪,我看你特么是想死!”

他上前,当即便要给这青年一个更加深刻的教训,身后突然一道声音传来:“行了,黄强,收债而已,别闹出人命来。”

来的黑蛇帮,一共有四位,大汉黄强只是其中一个。

这会开口的,乃是这群大汉中看起来最为高大威猛的一位,正是黑蛇帮的头目之一,刘虎。

刘虎的话,让黄强身形微微一顿,却是紧走几步,奋起一脚直接踹在青年鼻梁上,将其鼻梁踢断,血流满地,这才回来,看向刘虎嘻嘻笑道:“虎哥。”

刘虎皱眉:“我让你住手,你没听见?”

“那啥,欠我黑蛇帮的钱,总得给个教训不是,否则让其他人以为我黑蛇帮心慈手软,以后咱们还怎么在下城区里立足,您说是不?”

黄强嘿嘿一笑,面对小头目的不满,有些不以为意。

刘虎扫他一眼,心中微哼,却也没再说什么。转而看向地上,已经被打得再也爬不起来的青年,道:“王遗风是吧,五天前你从我黑蛇帮借了五十金,现在连本将利息,一共七十五金。扣除我手上这三十五金,还有四十金,把钱还上,你们什么事都没有,不然我刘某人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七……七十五金……”

王母陈瑜瞪大双眼,感觉整个人都凉了。

“怎么会!遗风才跟你们借了五十金,这才五天不到,怎么会变成七十五金?整整二十五金的利息?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啊……”

陈瑜此时两眼通红,目色之中透着一股深深的绝望。

借了五十金,还了三十五金,如果只是欠十几金币,虽然依旧是个大麻烦,但比起一家人的性命,想想办法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这突然多出来的二十五金利息,直接让陈瑜内心压垮,再无希望。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陈瑜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塌了。

院外,一众看热闹的人,在听到“七十五金”几个字眼,也是齐齐倒吸了口凉气。

下城区,一个金币都是一笔巨款。七十五金?简直要疯!

“王家母子,这次恐怕是要完了。五十金的高利贷,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高利贷,向来是大麻烦。利滚利,利滚利,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多,越滚越恐怖,最后因此而家破人亡的,绝对不在少数。

黑蛇帮的高利贷更不用多说,粘上了,根本就跑不了。

先前看陈瑜母子的惨样,毕竟邻里街坊,有人动了恻隐之心,想着是不是出手帮一下,然而现在,一听到这个金额,再有爱心的人都退缩了。

还不上啊。

而且这还是黑蛇帮的高利贷,还不上钱,谁知道穷凶极恶的黑蛇帮会做出什么事来?他们可不想把自己也搭上啊。

“唉,陈瑜母俩这次怕是完了。欠黑蛇帮这么多钱,神仙也难救啊。”

有人叹息。

“听说是王家老三想做买卖,就在前面那条大街,连店都租好了,已经开始装修。我说他哪来的钱,没想到是借黑蛇帮的高利贷,这下好了,买卖干不起来,连性命都得赔上。”

“诶,要不……咱们报官吧?毕竟十几年的老街坊,陈瑜平日也跟咱们不错……”

“想死你自己去!‘宁惹阎罗,莫惹黑蛇’没听过?报官?报官有用吗?那些城防军的人,见了黑蛇帮跟老鼠见了蛇一样,指不定谁吃谁呢,别到时候把你自己搭上!”

“那算了……”

黑蛇帮三个字,直接让这些人吓破了胆。这会,根本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王氏母子说话,生怕惹火烧身,把自己也搭上。

院中。

黄强冷笑道:“虎哥,别跟这俩穷鬼磨唧了,有钱没钱还看不出来?全家上下都已经搜过,值钱的东西一件都没有,完全就是穷鬼窝!依我看,男的直接卖到矿区去当矿奴,这老太婆则直接送到矿区窑寨,别浪费时间了!”

就在这时,院外一道暴怒的声音传来:“你特么敢!”

众人回头,当即一呆:“王家老大?!”

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滨海呀点评:

第一次给一本书写书评,看了不少小说,但是,作者芝士就是力量写的《异界富少》这本书像一股清流,超甜但又很细致,人物感情刻画都很真实,是一本看了停不下来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