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你比夏花还绚烂
你比夏花还绚烂

你比夏花还绚烂

作者:青青子衿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28 14:56:56

在《你比夏花还绚烂》里面是一波三折,青青子衿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要不要上去看看房间?”陆世锦抽回手,突然提议,眼中带着让人难以捉摸的深意。唐若初欣然点头:“好。”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房间非常宽敞,装修奢华而不俗,华丽带着低调,颇有陆世锦的风格。唐若初看了一圈,发现里面似乎重新布置过,除了原来一些比较具有阳刚气息的东西外,还额外设计了一些女性化的东西,里面的衣帽间更是空出了一半,显然是为她准备的。
展开全部

009 寒心

唐若初脑袋一时有些短路。

刚才在车上,陆世锦喊她夫人,她还在想,自己该怎么称呼他。后来也没想到合适的,索性就从陆总改口为陆先生。

结果,这才一小时不到,陆世锦就主动提了。

“名字,你可以先试着叫叫看。”他很好心的给出建议。

唐若初眨了眨眼,想了片刻:“世锦?”

“不够亲密,不过,我允许你慢慢来。”

陆世锦露出个比较满意的表情。

一顿浪漫的新婚晚餐,两人吃了近两个小时,这才结束。

因为时间还早,陆世锦结完帐便提议,留在山上看看夜景,晚点再回市区。

唐若初没有异议。

虽然她和陆世锦只是协议结婚,但不得不说,今夜她还是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夜晚。

最重要的是,呆在他身边,似乎会潜移默化的忘掉一些不好的事情。

这一点就连唐若初都感到很神奇。

明明她认识他连二十四小时都不到,可不知为何,他却总能给她莫名的安心感。

山上的夜景非常不错,夜风徐徐,月星朗朗,唐若初和陆世锦先去天文台看了星星,后又在山上一些景点四处闲逛了下。

直到晚上十点左右,降温了,陆世锦才提议离开。

两人下了山,陆世锦直接把唐若初送到家门口。

唐若初下了车,跟陆世锦道别:“谢谢你今晚的精心安排,开车路上小心。”

陆世锦单手搭在车窗上,一双幽深的墨眸盯着她,嗓音低低沉沉:“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过来?”

“我回去就开始收拾,不出意外,大概这两天就可以搬过去。”

唐若初给出肯定的答案。

陆世锦点了点头,把手从车内探了出来,“把你手机给我。”

唐若初怔了一下,乖乖的把手机递了过去,心里有些疑惑。

陆世锦在上面输入一串手机号码,对她说:“这是我的私人号码,收拾好行李,给我打电话,我会叫暮凌来接你。”

交代完后,陆世锦没再停留,脚下油门一踩,直接驱车绝尘而去。

唐若初站在原地,目送着他的车子远去,直到完全看不见后,这才朝屋里走。

这个点,唐家别墅依旧一片灯火通明。

唐若初进了门,管家赵伯迎了上来,恭敬的对她说:“小姐,老爷让您回来,就去书房找他,他说有事想跟你谈。”

唐若初怔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朝书房方向看了一眼,讥讽道:“他跟我有什么好谈的?”

“这……”

管家迟疑了一下,有些于心不忍的看了她一眼:“小姐,其实,今天纪家的人来过,若若小姐和吟风少爷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日子……就是原本你要和纪少爷结婚的那天。”

“什么?”

唐若初神色一僵,有些不敢置信。

“小姐,你别太难过了。”

赵伯一叹,担忧的看着唐若初,怕她会想不开。

唐若初没说话,却觉得有股透心的凉意,涌上胸口,冻得她无法呼吸。

唐若初深吸了口气,极力压抑着心中的难受,缓缓的朝书房走。

书房的门没关,微微虚掩着,透过门缝,她看到了他的父亲,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唐若初握了握拳,推门而进。

“你回来了?”

“赵伯说你有事找我谈,你想谈什么?”

唐若初一进来,连问候都省了,说话的口气冷得如同万年冰川。

唐宋似乎对唐若初的态度已经习惯了,也没有在意,缓缓放下手中茶杯,道:“叫你来是想跟你说,你姐姐和纪吟风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

唐若初眼里一片通透,声音像覆盖了一层寒霜,越发的冷了:“我已经知道了。”

“你已经知道了?”

唐宋怔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

“是啊,如果不是赵伯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我的‘好父亲’,居然会在背后捅我刀子!”

唐若初嘲讽的笑道,眼睛透出一片浓烈的敌意。

“你这是什么话?”

唐宋面色一沉,被唐若初那忤逆的话和眼神,激得有些不悦。

“我说错了吗?在今天之前,纪吟风还是我的未婚夫,他背叛了我,跟顾若若那个贱人勾搭上了,你不反对他们的婚事就算了,竟然答应了!你究竟把我这个亲生女儿陷于何地?”

唐若初愤恨的看着他,口气中有掩不住的怒意。

对唐若初来说,她可以不在意纪吟风劈腿,也可以不在乎顾若若的刻意刁难,可是当她知道唐宋应承了那对狗男女的婚事,甚至还选择在原本她要跟纪吟风的那天,她突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心寒。

唐宋显然也有些心虚,被唐若初这么一指责,眼神更是闪烁了一下,连口气都放软了下来:“若初,爸爸知道你受了委屈,但你姐姐和吟风这件事,已经无法挽回了,爸爸只能答应他们的婚事。再过三天,就是若若的订婚宴,结婚日期也定在两个月后,作为唐家的一份子,到时你也要出席,所以,这件事,你就别再计较了。”

话音一落,唐若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唐若初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

他……居然叫她去参加那对狗男女的订婚宴?

“哈哈哈……”

唐若初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只觉得一股气血涌上头顶,整个人被气得发笑:“你果然是我的好爸爸!顾若若抢走了我的未婚夫,你不为我讨回公道,居然还要我去参加她的订婚宴?哈哈哈,我今天总算是大开眼界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是根草,却把小三带来的拖油瓶当成宝。”

“我真想问问你啊,我究竟是不是你亲生的?如果不是,麻烦告诉我一声,当你的女儿,真是让我感到悲哀!”

唐宋那番话,对唐若初的刺激太大了,以至于她整个人像疯了一样,说话都肆无忌惮了起来。

“混帐!”

唐宋勃然大怒:“这件事确实是若若不对,但她已经怀了孩子,木已成舟,我难道还能拆散他们不成?我之所以没有责怪她,全是看在你晓婉阿姨的面子上,你明不明白?”

“所以,我就是活该被牺牲的那一个,对吗?”

唐若初冷笑连连,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狠狠的压下内心那无边的寒意和失望,平静的道:“你真不配当我的父亲,要是我妈还活着,她一定不会这么让人欺负我。”

说完这句话,她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在即将出门的一刹那,她停住脚步,又补充了一句:“这两天,我就会搬出去住。顾若若的订婚宴,我是不会参加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010 没人能欺负你

和唐宋闹吵完架后,隔天,唐若初便搬了出去。

陆世锦派了暮凌来接,离开的时候,唐若初忍不住回首看着那个家,心里隐隐发酸。

毕竟是住了二十几年的地方,离开了,心里还是不舍。

不过,唐若初也没感伤太久。

这个家,已经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

陆世锦住的别墅,叫做龙御盛景,位于市区南边繁华地段,别墅闹中取静的连成一片,里面环境优美,配备高端,保密性一流,房价寸土寸金,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能住在这的,几乎都是权利和钱财并存的大人物。

暮凌将唐若初送到家的时候,陆世锦也在。

今天的他,穿着一套条纹的深蓝色西装;精致的做工,简单的纹路,漂亮的领带,在他身上搭配出了华丽感,看起来尊贵优雅。一双墨眸狭长深邃,眉宇散发着淡淡的冷意,有种让人难以接近的感觉。

唐若初忍不住恍然,这男人真是妖孽,无时不刻都在散发魅惑的光芒。

“你的行李就这些?”

陆世锦走到她的面前,指了指她身后三只行李箱问。

唐若初回过神,笑了笑:“嫌少?”

“房间够大,你这些,是少了点。不过无妨,想要什么,回头再另外添置就是。”

陆世锦唤来家里的佣人,把唐若初的行李搬上楼,然后又垂眸打量了她一眼,不禁皱眉:“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没睡好?”

唐若初怔了怔,老实的点头,“是没怎么睡。”

心都寒透了,哪里还有心情睡觉?

陆世锦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似乎知道她受了委屈,便伸出手轻抚她的脸颊,“以后在我身边,没人能欺负你。”

他的手掌很大,带着一股令人信服的温暖。

唐若初粲然一笑:“我相信你。”

“要不要上去看看房间?”

陆世锦抽回手,突然提议,眼中带着让人难以捉摸的深意。

唐若初欣然点头:“好。”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房间非常宽敞,装修奢华而不俗,华丽带着低调,颇有陆世锦的风格。

唐若初看了一圈,发现里面似乎重新布置过,除了原来一些比较具有阳刚气息的东西外,还额外设计了一些女性化的东西,里面的衣帽间更是空出了一半,显然是为她准备的。

“夫人可还满意?”

趁着唐若初打量的空档,陆世锦去酒柜倒了两杯红酒过来,一杯递给她。

唐若初接过杯子,耳根一热,满脸通红:“这是……我跟你的房间?”

“这是自然,我们已经结婚了!”

陆世锦抿了口酒,说的理所当然。

唐若初脸更红了,忍不住往前面那张大床瞟了一眼。

标准的双人床,床上被褥焕然一新,也是经过精心布置,上面铺了一层花瓣,写有新婚快乐的字样,看起来不俗,却莫名有种暧昧之感。

唐若初以为陆世锦带她看的房间,是安排给她一个人的,但明显不是。眼前的画面是在告诉她,从今往后,她是要跟他睡在一起的。

唐若初脸颊更加滚烫,火辣辣的,羞涩难当,就连那白皙优美的脖颈,都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绯色。

陆世锦看她一副局促的样子,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忍不住抬手挑起她的下巴,道:“夫人,虽然我说过暂时不会碰你,但是,你这副模样,让我很为难。”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如同大提琴的调调,悠扬磁性。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夹杂着一股清新淡雅的古龙水香味,浓烈的荷尔蒙笼罩过来,充满魅惑和性感。

唐若初心脏登时漏跳了一拍,整个人忽然变得有些紧张。

唐若初不傻,自然听得出陆世锦这话的弦外之音,更别提,他眼睛闪烁着一股极力压抑的灼热。

唐若初不由咽了咽口水,浑身紧绷,不知作何反应。

陆世锦见她这幅模样,眼中掠过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在唐若初惊讶的注视之中,随手放开了她:“夫人不用紧张,我说不碰你便不碰你,从来不是随口之言。”

听他这么说,唐若初心里松了口气,也暗暗感激他的君子之风。

只是,他们已经结了婚,却是陆世锦一直在付出,不管是新婚夜的贴心晚餐,还是为她精心布置的房间,甚至在刚领完证,就跑去公司帮她解围……

这婚,是她先提要结的,自己没付出什么,反倒是他在迁就。

凭什么?

想到这,唐若初不禁咬了咬牙,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忽然伸手拉住陆世锦的衣角。

“嗯?”

陆世锦微微诧异的看了过来。

就见唐若初臻首微垂,眼睛看着地面,面容羞涩的对他说:“其实,如果你真的想,也……也没关系,我……我们是夫妻,反正早晚都是要……要……的,所以刚开始一些……接触,我能接受……”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傲霜吖点评:

这么说吧 此书《你比夏花还绚烂》简单不做作,浅显易懂。情节紧凑,语句严谨。 老书虫觉得此文写的不错(*๓´╰╯`๓) 顺便说一下,青青子衿大大,能不能更多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