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萌宝出击:贺先生的暖妻
萌宝出击:贺先生的暖妻

萌宝出击:贺先生的暖妻

作者:秦页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2 13:40:34

快看看秦页的新书《萌宝出击:贺先生的暖妻》:小POLO车如离弦的箭一般行驶在没有多少车辆的马路上。秦以悦看着快速后退的街景,困倦的眼皮渐渐耷拉了下来。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能在陌生的男人面前睡着,太危险了。可她的精神和身体早已到了极限。周子扬的出现将她今天最后一点精力给耗光了。贺乔宴全程用余光打量着那个小女人,自然看到她强打精神的样子。直到秦以悦陷入睡眠后,他才把车停到路边。借着路灯和车内暗灯的亮度,打量着她。
展开全部

他离婚了没-秦页

小POLO车如离弦的箭一般行驶在没有多少车辆的马路上。

秦以悦看着快速后退的街景,困倦的眼皮渐渐耷拉了下来。

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能在陌生的男人面前睡着,太危险了。

可她的精神和身体早已到了极限。

周子扬的出现将她今天最后一点精力给耗光了。

贺乔宴全程用余光打量着那个小女人,自然看到她强打精神的样子。

直到秦以悦陷入睡眠后,他才把车停到路边。

借着路灯和车内暗灯的亮度,打量着她。

秦以悦无疑是个非常漂亮的小女人,她有精致的五官,如细瓷一般的肌肤。

身上总是带着笃定、自信的光芒,让人很难移开目光。

这样的女人虽然吸引男人,但却没几个男人敢去追她,怕被她比下去。

毕竟,没有几个男人喜欢一个气场比自己还从容、还淡定的女友或妻子。

贺乔宴没想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遇到秦以悦。

五年前,他大哥载着即将分娩的大嫂去医院,路上遭遇车祸。

他大哥为救了大嫂和孩子,在危急时候打转方向盘,导致他本人当场死亡,他大嫂也仅凭着意志力在支撑。

要不是秦以悦恰好路过,又钻进被碾变形的车子为他大嫂接生,就没有小宝了。

而这个小女人把小宝送到最近的救助站后,就消失了。

在这五年里,他们贺家从不间断地私下寻找她,却始终没有找到。

如果不是有行车记录仪记录了秦以悦为他大嫂接生的所有影像,他根本认不出她。

对于这个女人,他是不打算放手的。

**

贺乔宴把车到秦以悦家楼下,秦以悦还没有醒。

贺乔宴便半撑着下巴,继续好整以暇地欣赏这个小女人的睡颜。

她睡着的样子,跟她清醒的样子差距很大。

清醒时,理智、专业,身上带着医生独有的冷静与笃定;睡着后,却是娇憨并带了些孩子气的。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居然毫无违和地凝聚在同一个人的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以悦被一阵敲击声惊醒。

秦以悦睁开眼时,在驾驶座的窗边看到了消失了大半年的老妈的脸,瞌睡虫瞬间就被吓干净了。

“老妈,你怎么回来了?”

“打扰你跟男人约会了?”洛明媚的目光停留在贺乔宴身上。

贺乔宴在秦以悦那一声“老妈”之后,就打开车门,下车。

“伯母,您好。”

洛明媚被贺乔宴的外貌吓了一跳,眼神很直白地打量着贺乔宴,“你好,我家小悦悦没给你闹幺蛾子吧?”

“她很好。”

“那是那是,这一点随我。”洛明媚笑道。

贺乔宴也没有平时的冷淡,含笑地点头,俨然一副温和、有礼的模样。

他越过洛明媚的肩膀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车,车旁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大概是秦以悦的爸爸。

男人正从车上搬东西下来。

“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

“好啊。”

秦以悦与洛明媚异口同声道。

贺乔宴笑笑,绕过洛明媚走到秦秋扬的身边,“伯父,我来吧。”

“麻烦你了。”秦秋扬笑道,让到了一边。

于是,秦以悦一脸懵逼地看着贺乔宴和自家老爸一起提行李上楼的,一口老血在喉咙里卡着,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洛明媚在贺乔宴上楼之后,掐了她的手臂一把,“秦以悦,你好样的。我跟你爸才不在家半年,你就谈恋爱了,还胆儿肥到连你老妈的信息都不回了!”

“懒得理你。”

“你这什么态度。”洛明媚对此很不满。

“跟你甩脸子的态度。”秦以悦转身锁上了自己的车。

洛明媚啧啧了几声,“你老妈我刚掐指一算,你今年26了,这个时候的生理需求最旺盛。是不是刚才的小伙子没满足你,你不乐意了?”

“卧糟。”秦以悦忍不住爆了句粗话,“洛明媚女士,你这种说话方式秦秋扬先生不揍你?”

“你老爸才舍不得揍我。”

“算了,当我没说。”

这对无节操的老夫老妻,没事就秀恩爱来虐她这只单身狗。

她早就习惯了。

洛明媚挽住秦以悦的手臂,懒懒地偎依在秦以悦的肩上。

秦以悦净身高1米69,在女生中算比较高的。

洛明媚女士又是个小矮锉子,身高不到1米55。

这么偎在秦以悦身上,显得特别娇小可人。

秦以悦要不是刚才睡了一觉,恢复了点精神,非被她老妈压垮不可。

“我说,那小伙子不错,你要是没对象,考虑考虑他。”

“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啊?”

“贺乔宴。”

“贺氏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的贺乔宴?!”

“嗯。”

洛明媚脸上闪过为难的神色。

秦以悦说完这句话,就闭嘴了,打算让她老妈知难而退。

谁知……

“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我的宝贝女儿。”

秦以悦忍不住第二次爆粗口,“卧糟,洛女士,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秦以悦,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女孩子整天卧槽卧槽的,你好意思吗?”

“不是被你逼的吗?”

“我逼你了吗?我女儿这么完美,就该配贺乔宴这种优质的男人。”

秦以悦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洛女士,你是不是看八卦只看前半段?”

“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贺乔宴有个孩子?”

“啊?”洛明媚顿时像被雷劈过一般,“秦以悦,你把话再说一遍。”

“他有孩子。”

洛明媚咽了咽口水,脸部表情扭曲了半晌,“那他离婚了没?”

秦以悦:“……”

她决定不跟这种脑袋全是坑的生物聊天了。

秦以悦把洛明媚女士拖到家时,贺乔宴和秦秋扬已经把车里的东西都搬上来了。

秦秋扬给贺乔宴倒了杯温开水,“今晚真是谢谢你了,家里太乱,招待不周啊。”

“伯父你太客气。”

秦秋扬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贺乔宴,发现他的谈吐、举止都不是普通人家能培养出来的。

他那一身西装、皮鞋,不用细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贺乔宴状似不知道秦秋扬在打量他,自顾自地喝茶。

除了我,还有谁敢娶你-秦页

三人寒暄了几句后,贺乔宴便放下茶杯,“伯父、伯母,时间不早了,不打扰你们休息,我先回去了。”

洛明媚立刻笑眯眯地说道:“让以悦送送你,我们家小区晚上容易迷路。”

“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以悦暗地里掐了一把洛明媚,咬牙切齿地拿门卡出去。

她们小区的路状相对白天而言复杂一些,不熟的人走确实容易迷路。

秦以悦走在贺乔宴身后三步的位置,不时借着昏黄的路灯打量着贺乔宴的背影。

也不知道上天是不是太偏爱贺乔宴了,连他的背影和后脑勺都长得比别人好看一点。

走在前面的贺乔宴突然停下脚步,深邃的眼眸看向秦以悦。

长身玉立地站在路灯下,瞬间就美成了一幅画。

秦以悦见状,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贺乔宴挑了挑眉,“女人,别挣扎了,嫁给我多好。”

“理由?”秦以悦刚被她老妈雷了一次,再听贺乔宴这么说,脸上倒没多少惊讶的表情了。

“除了我,还有谁敢娶你!”

“你可以滚了。”

贺乔宴非但没滚,反而朝秦以悦走了过来。

秦以悦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贺乔宴走到秦以悦面前站定。

他人长得非常耀眼,就是说话特别欠抽。

“我长得这么帅,又有钱,还上赶着追着你跑。你跟我结婚后,我可以把我名下的贺氏集团的股份都转交给你,让你一秒钟变小富婆。这么好的事,你上哪儿找?”

秦以悦眼角忍不住抽了抽,觉得现在的贺乔宴跟前两次以及在媒体上的贺乔宴像分裂了一样,根本不像同一个人。

她曾经听小安说,贺乔宴跟人签合同的情形。

贺乔宴冷着一张脸,把合同扔到对方面前,“四六分,我六你四,签不签?”

结果,几十个亿的合同就这么签下来了。

主流或网络媒体对贺乔宴的评价,都是“冷淡、寡言”,开会也不会说几个字,经常冷脸沉默。

一场会议通常是,“开始!”、“散会!”

多余的话,一句也不说。

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贺乔宴,一点也不像媒体盛传的那样。

秦以悦看着贺乔宴那张好看得令人怦然心动的脸,说道:“这么好的事,你找谁不行,偏偏找我?”

“谁让我家那个小烦人精就看上你了,作为他老爸勉为其难牺牲点色相。”

秦以悦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滚!”

贺乔宴趁着秦以悦生气的时候,快速亲了亲她的脸颊。

在秦以悦反应过来前,晃悠悠地走了,边走边说道:“我明天就让人给你订制婚纱,婚纱做好之后,就嫁给我。”

秦以悦都被贺乔宴的不要脸给弄灰心了。

她明明只是个普通又平凡的住院医生,怎么就吸引全秦城女人都想嫁的男人的目光了?

**

自从老爸老妈回来之后,秦以悦的生活质量立刻直线上升。

她老妈结婚前是个糕点师,结婚后就不工作了,安心在家当全职太太,专门照顾秦以悦的生活起居。

在秦以悦成年后,她老妈就把重心放在她老爸身上了。

她老爸是建筑工程师,经常四处考察。

两人这些年就经常拎包就走,经常一走就是三四个月,甚至是半年,潇洒得秦以悦都羡慕不已。

被老妈精心喂养了两天,秦以悦的气色好了不少。

周一到办公室的时候,小安见她的样子讶异不已,“秦姐,爱情的魅力有这么强大吗?”

“想哪儿去了。我老妈回来了。”秦以悦说着,扔了一袋小点心和一罐牛奶到小安桌上。

“替我谢谢阿姨。”小安两眼放光地捧着小点心,一口一个地吃起来,边吃边含糊不清地问道:“那什么,我贺总跟你什么关系啊,好好奇好好奇。”

“工作之外的事别来问我!”

“人家好奇嘛。听说我贺总不近女色,这么多媒体也没成功拍下过我贺总跟女人在一起的画面。可他居然牵着你的手,这不能不好奇啊!”

“人家牵的时候告诉你啊?赶紧去准备资料。”

“遵命遵命。”小安点头如倒蒜,“哦,对了,差点忘了,林教授让你上班的时候去他办公室一趟。”

“有说什么事吗?”

“没说。我估计是有关他课题演讲的事。”

“我知道了,等下过去。”

“嗯嗯。”

秦以悦把包放到位置上,就去林教授的办公室了。

林教授本名林质,今年32岁,是个哈佛硕博连读的医学生。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回国就进了雅德医院,做心脑血管这一领域的研究。

以林质在国内、国外的课题研究,他完全有实力去更大、更好的医院,但他却执意留在雅德医院。

雅德医院也因为有他的加入,这几年的综合排名提高了不少,吸引了不少优秀的医护人员做为医院的后备力量。

秦以悦敲了敲林质办公室的门,“林教授,你好,我是秦以悦。”

“秦医生,请进。”

秦以悦推门进去。

林质正背对着秦以悦在书架前整理着什么,“你先坐,我找点资料。”

秦以悦坐到沙发上,等着林质解决完他手里的事。

过了一会儿,林质走了过来。

他是个文质彬彬,又有些儒雅的男人。

林质手里拿着一本书,“这本书你拿回去看看。”

“这是……”秦以悦看了一眼就知道是纯英文的医学文献。

“这是最新的心脑血管理念,是我周三的课题。我这几天要整理其他的数据资料,这方面的翻译就需要你帮忙了。你有什么困难吗?”

“困难倒没有。只是你身边不是有医疗团队和各医疗器械公司提供过来的助手吗?翻译这些事他们应该比我更能胜任。”

“坦白说,目前我对身边的人的工作能力并不满意,但把他们退回去,会有新一批的人被举荐过来。新来的人也许比这一批人更糟糕,我暂时没有时间冒这个险。”

秦以悦没想到林质居然说得这么直接,笑道:“那我就不推迟了,我确实想多接触心脑血管这方面的课题。”

“回头有这方面的课题和会议,我多带你参加几场,这方面人脉拓展好了,技术也容易培养起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萦怀点评:

作者秦页文笔不错,小说《萌宝出击:贺先生的暖妻》也打破了传统套路,内容很精彩,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