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缘来是婚:双面总裁捡娇妻
缘来是婚:双面总裁捡娇妻

缘来是婚:双面总裁捡娇妻

作者:度惜涵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4-08 16:21:50

作者度惜涵的小说《缘来是婚:双面总裁捡娇妻》主要讲的是:唐浅瑜坐起来,礼貌地接过。确实人干得难受,现在很想喝水,她一口气喝了半杯。罗泽立即将杯子接过去放好,又拉了张椅子在唐浅瑜面前坐下,笑着和她聊天:“嫂子,你这是急火攻心导致的高烧,发生什么事了啊,你这么着急上火?是不是我大哥他凶你了?要是这样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大哥他就是个闷骚的性子,他就是再喜欢你,都不会说出来,总是表现出一副冷漠的样子。你看他对我你就知道了,整天一副很嫌弃我的样子,就会挑我的错,骂我。其实他不知道有多在乎我,当年他还为我挡了刀子……”
展开全部

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度惜涵

第11章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唐浅瑜当晚便生病了,高烧四十二度,身体不停地颤抖,牙齿咯咯打颤。严墨风用一条毯子将她裹得严严实实。

罗泽给唐浅瑜测完体温,惊叫着让严墨风赔他体温计。

严墨风铁青着脸让罗泽赶紧治,罗泽笑说人应该要时不时地烧一下才好,免疫力会提高。

之后他给唐浅瑜挂了点滴,点滴慢悠悠地往下滴着。

罗泽一脸得意地说:“治病这种事,与全世界所有有效的事情一样,它需要循序渐进,最慢的,会是效果最好的。所以,西医药效快,中医才治本。”

严墨风嫌弃罗泽废话太多,他不搭理他。径直走到窗边打电话:“让人搜一下1407号房间,搜仔细一点,找一条项链!”

罗泽是个话痨,听到严墨风让人找项链,他一脸嫌弃道:“重新买一条不就好了?你赚那么多钱不就是用来花的?”

严墨风瞟罗泽一眼,不说话,再看向吊瓶,太慢,打电话之前他看了一眼,是这么多,打完电话了,依然是这么多。

他又再看向床上躺着的唐浅瑜,她脸色不太好,整个人都迷糊的,嘴唇起了泡泡,已经透明了,好像用针挑破里面就会飙出水来。

“哎唷,只是发烧而已,紧张什么啊?”罗泽用肩来撞严墨风。

严墨风迅速避开,不让他撞到。

“小气!”罗泽撇嘴。

严墨风沉声问道:“什么时候能醒?”

“烧退了休息好了就醒了呗。”罗泽说得轻描淡写。

严墨风再问:“什么时候退烧?”

“点滴完了两三个小时就退烧了。”罗泽答。

“你可以走了!”严墨风嫌弃罗泽碍眼。

罗泽哇哇叫:“擦,卸磨杀驴啊!”

他立即收拾医药箱,他不要再留在这里当电灯泡,讨人嫌。

背着医药箱走到门口,他转过头来问:“你会拨针头吗?”

严墨风不说话,罗泽伸手摸了摸鼻子,赶紧跑了。他这才想起来,他最初认识严墨风的时候,严墨风身体状态特别差,总是喝酒,免疫力差得厉害,早晚的温差都能让他感冒,他自暴自弃,总是打吊针。

就是那时候开始,他受聘做了严墨风的私人医生,给严墨风调理身体,有时候吊针的时间很长,严墨风就学会了自己换吊瓶和拔针管。

罗泽走了以后,严墨风伸手摸了一下唐浅瑜的额头,感觉还是很烫,他默默地拧了毛巾来盖在她额头上,一会儿再换一条毛巾。

十几分钟以后,门铃声响起,他去开门。

门外,西装笔挺的男人摊开手心,手心里躺着一条项链,男人恭敬地问道:“严总,是这条吗?”

“不清楚!”严墨风接过项链,道谢,“辛苦!”

男人顿觉受宠若惊,满脸堆笑道:“不辛苦,不辛苦!”

严墨风看一眼项链,皱了皱眉,说道:“缺个包装盒!”

“有的有的,您看看喜欢哪个?”男人像个魔术师似的,立即从左兜里掏出两个精致的包装盒,又再往右兜里一掏,再掏出两个,四个包装盒被他抱在怀里。

严墨风想了一下,沉声道:“不用了!”

说完转身入房间内。

要是唐浅瑜丢失的项链不是这条,她会失望。他没必要再用精美的包装盒来承载她的失望!

他将项链放在她手机旁边,她一醒来拿手机就会看到。

唐浅瑜是清晨的时候醒过来的,烧已经退了,她整个人还很虚弱,她伸手摸手机的时候摸到一条项链,她猛地从床上惊坐起,看到手里的项链,她突然呜呜地哭出来,声音压抑不住,透进厨房。

严墨风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的时候,便看到唐浅瑜吻着项链,呜呜地哭。她好像说着什么,声音低而哑,他听不清。但他能感受到她那份失而复得的感动。

他看了唐浅瑜一眼,又重新再钻进厨房里。

唐浅瑜吻着项链,低声喃喃:“我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对不起!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抛下我。”

她突然握紧项链,项链吊坠硌得她手心都是疼的,她都不舍得松开。

她突然觉得她的人生格外失败。一直坚信的东西,一昔之间土崩瓦解。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聪明的,现在才知道,最傻最蠢的那个人就是她。

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清。

她竟然以为叔叔婶婶爱她,像她爱他们一样爱她。

她天真地以为他们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哈哈,原来只是为了把她养大然后用来交换更多的利益。

心怎么会那么痛呢?比看到林诺凡和苏蓉搞在一起的时候还要更痛。

她突然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心痛。因为她在失去,一个一个地失去。

八岁那年,她失去了父母。

现在,她先是失去了男友和闺蜜,然后失去了妹妹,再失去了叔叔婶婶。她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想到这些,唐浅瑜哭得呜呜哽咽起来。

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比亲情都重要吗?要是这样的话,当初为什么要把她带回来,她宁愿一直生活在孤儿院,知道自己是孤儿,没有被特别疼爱过,她就不会心生期待,不会那么渴望亲情。被当成棋子交换利益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痛苦和失望。

“呜呜……”唐浅瑜握住项链,将头埋在双膝间。

严墨风站在电磁炉前,用平底锅煎着荞麦饼,他手里拿着铲子,轻轻地为荞麦饼翻了面,听到锅里传来滋滋的响声,他再在荞麦饼上刷了一层油,再刷上酱,然后撒上葱花。

他将荞麦饼煎好以后装在盘子里,品相让他满意,他对食物的要求一向很高。

套房的餐厅与卧房相连,一张餐桌靠着墙壁,不太起眼。他将盘子端出去,看一眼床上的唐浅瑜,喊了一声:“吃饭吧!”

唐浅瑜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红肿得像灯笼。

严墨风说道:“人生就是这样,失去一点,得到一点,再失去一点,再得到一点,不断地在得失之间寻找平衡。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也没有什么比身体更重要!吃饭!”

唐浅瑜摇了摇头,缩进毯子里,严墨风便不再劝,默默地吃饭。没什么,身体难受一下挺好的,身体难受会分散心里的苦。

反复高烧-度惜涵

第12章反复高烧

唐浅瑜没有吃早餐,中餐严墨风依然做了饭,唐浅瑜仍然没有吃。

傍晚的时候,唐浅瑜又发烧了,烧得十分厉害,温度很高,人烧得迷迷糊糊的。

严墨风怕唐浅瑜烧坏脑子,把罗泽叫了过来,冷着脸骂他:“不是昨天打了吊针就能好了?怎么又烧成这样?庸医!”

罗泽伸手摸鼻子,大呼冤枉:“每个人的体质都不一样啊!而且,用我们中医的话说,病由心生,人一定要保持愉悦的心情,要不然最容易生病了。你是不是惹她生气了啊?”

“放屁!”严墨风嫌弃罗泽。

罗泽继续给唐浅瑜挂点滴,找血管的时候,他拍着唐浅瑜的手,一脸惊讶:“多久没吃东西了啊?血管都找不到了,全部凹进去了。”

“从昨天晚餐开始就没有吃,中餐有没有吃我不知道!”严墨风说道。

“那怎么行啊?正常人也会饿坏的好吗?何况还吃了那种药,又折腾了。”罗泽说着,又转身在医药箱里找了药,敲开,用针管吸出来,注射进吊瓶里,动作若行云流水。

严墨风的手机响起,他接了个电话,神色略显急切,他交代罗泽:“这几天帮我守好她,我回严宅!”

罗泽玩世不恭的神情收敛起来,看紧严墨风,问道:“有麻烦?”

严墨风眸子里闪过一丝怒意,随后摇头:“没有麻烦!”

爷爷已经走了,还会再有什么麻烦呢?只是一些小事罢了。去再也没有了爷爷的严宅,他不必再照顾任何人的情绪。

“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嫂子!”罗泽保证。

严墨风走到床前,对唐浅瑜道:“我有点事情离开几天,你好好吃饭。把一切交给时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很久很久以后,你会发现,你今天这样的行为,挺傻的。”

唐浅瑜迷迷糊糊躺在床上,没有回应,严墨风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朝着罗泽点了一下头,拜托罗泽照顾好她,他大步离去。

唐浅瑜是半个小时以后退烧的,退烧以后,她人就清醒了很多,也觉得舒服了一些。

罗泽立即给她倒了开水,一脸笑容地捧给她:“来,嫂子,喝水!”

唐浅瑜坐起来,礼貌地接过。确实人干得难受,现在很想喝水,她一口气喝了半杯。

罗泽立即将杯子接过去放好,又拉了张椅子在唐浅瑜面前坐下,笑着和她聊天:“嫂子,你这是急火攻心导致的高烧,发生什么事了啊,你这么着急上火?是不是我大哥他凶你了?要是这样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大哥他就是个闷骚的性子,他就是再喜欢你,都不会说出来,总是表现出一副冷漠的样子。你看他对我你就知道了,整天一副很嫌弃我的样子,就会挑我的错,骂我。其实他不知道有多在乎我,当年他还为我挡了刀子……”

罗泽像个话痨,自顾自地说着:“大哥是一个特别重情重义又特别执着的人。因为太重情重义,身上就会背负很多东西。”

“其实每个人身上都会有毛病,像我,就控制不住话痨,我大哥的毛病就是喜欢装酷!都跟他说了多少次了,装酷的人没朋友啊……”

唐浅瑜听着罗泽的话,知道他大概误会她与严墨风吵架了,她解释道:“我和严墨风很好!”

罗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是我大哥啊?那是谁惹你着急上火啊?来,嫂子,告诉我,我去打死那个不长眼睛的孙子。”

唐浅瑜知道罗泽在逗她开心,但她现在心头仿佛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完全透不过气来,她根本笑不出来,心里难受,身体也难受。

她完全不能想,只要一想,脑海里就会浮现叔叔婶婶的样子,他们在房间里说的那些话就会变成最锋利的尖刀,狠狠地再扎进她的心脏,扎得她生疼。

“什么亲侄女?她就是个小贱人!”

“我们养了她那么多年,还不就是为了今天?这个小贱人这么多年吃唐家的穿唐家的,不懂得知恩图报,竟然敢跑。别让我找到,找到我非打断她的腿!”

“……”

原来这才是真相,曾经对她的那些好,都只是为了让她不设防,为了用她来交换利益。

眼泪又要下来,她立即咬了咬牙转移话题,问道:“你知道严爷爷的事情吗?”

罗泽点头:“知道一点!”

“那严爷爷入土为安了吗?”她再问道。

她记得严墨风让人把她从严宅送回来的时候对她说,六天以后来接她,可是现在才过去两天而已。不知道严爷爷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之前与严墨风去严宅的时候,那些人都用敌视的眼光看严墨风,是怕严墨风太得严爷爷的疼爱,分走更多的家产吗?呵呵,人心真的都是趋利的,很多人为了利益可以完全无视亲情,重情重义的人反而会受到伤害。

罗泽答道:“还没有!大哥说他答应过你陪你参加婚礼,所以他赶了过来!现在严家那边有些事,他又着急回去了。”

“嗯。”唐浅瑜应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罗泽想到唐浅瑜没吃饭,提议道:“嫂子,我好饿,我们出去吃饭吧。”

唐浅瑜没有胃口,看到罗泽揉着肚子,她点了点头。她不吃别人也要吃,做人不能只顾自己的情绪。

罗泽嘿嘿笑道:“嫂子,我想吃麻辣烫,我们去吃吧?”

“嗯。”唐浅瑜点了一下头,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来。

罗泽高兴地将他的白大褂脱下来,里面简单的T恤衫使他看上去越发阳光帅气。他搓着手,一脸兴奋道:“很久都没有吃麻辣烫了,这个季节吃麻辣烫,在调料里加上小米辣,啧,酸爽,刺激!”

中医治病是十分讲究吃的,他们给病人诊病的时候,对病人的第一个要求往往是忌口,忌一切辛辣刺激的食物。但他罗泽偏偏要逆行。

在他看来,病由心生,心情不好,怎么忌口都没用,心情一好了,各种病也就慢慢好了。

所以心情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吃一顿辛辣刺激的食物能让人心情变好,他觉得忌不忌口已经完全不再重要。

完本试读结束。

梓桑baby点评:

《缘来是婚:双面总裁捡娇妻》这是我看过书中,最不错的几本之一,强烈推荐,故事性很好,结构清晰很有画面感,故事完整,当之无愧的第一,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