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朝醉生一梦死
一朝醉生一梦死

一朝醉生一梦死

作者:月小半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3-03 14:10:27

在《一朝醉生一梦死》里面是一波三折,月小半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辛愿闭了闭眼睛:“他喜欢的一直是大姐”“可你大姐不是死了么,他再喜欢也不可能娶一个死人,更不可能跟一个死人结婚......你比你大姐长得好,只要你肯放下身段......”她听着爸爸的长篇大论,只觉得心累无比,每次说法都一样,让她讨好厉南城,弄来更多的钱给他挥霍。辛恒广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只听一旁的牌友忽然“咦”了一声:“老辛,这是你女儿?昨天好像上了报纸呢”
展开全部

一朝醉生一梦死第11章试读

辛愿手里握着东拼西凑的一万块钱,指甲在掌心按下月牙的形状:“爸爸,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辛恒广喝的醉醺醺的,摇头晃脑脚底拌蒜,浑身都是酒气:“快半年不见人,这次给我多拿点钱,过两天我要去一趟美国。”

“你去美国干什么?”

“朋友邀请,不去不行,”辛恒广看着她脸上的巴掌印,打了个酒嗝,酸臭的酒味喷的辛愿只想呕吐:“你是不是跟厉南城吵架了?唉,辛愿啊,你听爸爸说,小夫妻哪有不打架的?现在咱们全家都仰仗着厉南城呢,你可要伺候好他,知道么?”

辛愿顿感疲惫不堪:“爸爸,我要跟你说的正是这件事,我跟厉南城恐怕要......离婚了。”

“什么?!”辛恒广的酒醒了一些,瞪大了双眼,戳着她的太阳穴道:“你是不是傻?我费了多大周折才让你当上厉太太的,现在你要离婚?”

辛愿闭了闭眼睛:“他喜欢的一直是大姐”

“可你大姐不是死了么,他再喜欢也不可能娶一个死人,更不可能跟一个死人结婚......你比你大姐长得好,只要你肯放下身段......”

她听着爸爸的长篇大论,只觉得心累无比,每次说法都一样,让她讨好厉南城,弄来更多的钱给他挥霍。

辛恒广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只听一旁的牌友忽然“咦”了一声:“老辛,这是你女儿?昨天好像上了报纸呢”

辛愿心里咯噔一声。

另一个人也一副恍然大悟状:“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就是她!我记得她脸上的纹身!”

辛恒广狐疑的看了看辛愿的脸,不悦道:“到底怎么回事?”

“哎呀老辛你还不知道呐?天天跟我们吹牛说你女儿嫁给了厉氏集团的厉南城,其实明明就是个陪酒女嘛!”

辛愿慌了,想辩解,却实在无话可说。

辛恒广的脸色阴沉下来:“你去酒吧陪酒?”

“爸爸,我是没有办法......”

“住口!辛家没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辛恒广气的不行,送走了几个牌友,抓着辛愿的头发就是一巴掌:“我让你好好的厉太太不当,去当个陪酒女!是不是厉南城发现了,所以不要你了?说!是不是!”

辛愿捂着一边脸颊,所有的委屈一股脑的喷涌出来,“是!厉南城不要我了,我以后再也拿不到钱了,你要钱就去找二姐!”

“你个死东西,老子真后悔生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下贱胚子,辛家祖上是船王,是何等的显赫!你让我以后在朋友们面前怎么立足?!”

“你的那些酒肉朋友,不要也罢!”

辛恒广怒目而视:“你还敢顶嘴?!看我不打死你”

意料中的巴掌却并没有挥下来,只见一身珠光宝气阔太太装扮的尤雪软着身子依偎在辛恒广身上,柔声道:“老公,别打了......”

“妈......”辛愿低低的叫了一声。

辛恒广不耐:“你走开,她就是个扫把星!一出生就克的我生意失败,她哥哥重病在床!留在世上有什么用?!现在又来败坏辛家的名声,不如让我打死她倒也干净!”

尤雪拦住了辛恒广,低低的劝道:“她到底是你的女儿......”

“我已经死了一个女儿,不怕再死一个!”

“我不是这个意思......”尤雪意有所指的说,示意他看向辛愿的脸:“这张脸长得这么标致,打死了岂不是可惜?反正她已经去酒吧陪酒了,不如就一直让她留在那里,还能多赚些钱......”

辛愿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都疯了!

哈!为了钱,整个辛家都疯了!

辛恒广冷笑两声,“放心,老子不打脸!”

辛愿被捆住了双手掉在房顶,辛恒广手中的鞭子一下一下的在空中划出凌厉的声响,落在娇嫩的皮肤上。

声音清脆,听的人头皮发麻。

正牌太太周芬特地抓了一把瓜子坐在沙发上看热闹,尤雪当年挺着肚子登堂入室,没少给她找麻烦,母债子偿,她巴不得辛恒广直接把辛愿给抽死!

辛恒广喝了酒,酒劲发出来,手中的力道越发大,不一会,她身上就被交错的鞭痕覆盖。

灯光在眼前慢慢变得模糊,辛愿在失去意识前自嘲的想,她这一辈子,活的真是失败,真是不如死了算了。

辛家,厉家,一个把她当赚钱的工具,一个把她当仇人,这天地间似乎早就已经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

或许爸爸说的没错,她真的是天生就带衰,害了自己,还害了别人。

不知睡过去了多久,昏昏沉沉间,仿佛听到有人在说话。

“唐先生,这位小姐身体虚弱的厉害,恐怕还得住院调养一段时间。”

“知道了,用最好的药,费用直接挂在我账上。”

“您放心,我们一定尽力。”

辛愿动了动手指,才感觉到手背上冰凉的厉害,针管里流动着药水注入她手背上的血管,整个手都有些浮肿了。寒冷让她不由的齿关打颤,她屈起膝将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像是孩子在母体内的模样,脆弱又忧伤。

唐九夜被她睡梦中还在轻皱的眉头扰乱心绪,太像了。

真的,太像了。

不光是容貌,还有小兽一般身在劣势却倔强不服输,顽强挣扎的模样,都一模一样。

心头仿佛被烤化,化作一片温暖的清泉。

倾身,在她的眉间落下轻柔一吻,像是沾了露水的云朵。

绵密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抖了抖,睁开,露出里面茶色的瞳仁,和惊慌无助的目光。

朱唇轻启:“唐总......”

“嗯,很荣幸,你还记得我是谁。”唐九夜病床边坐下,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的热度,“总算退烧了。”

辛愿烧的有些糊涂,迷蒙中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可他的那一吻太过于温暖怜惜,让她舍不得拒绝,如同小时候童话故事里面,王子吻醒了公主。

可唐九夜的下一句话却让童话变成了香港警匪片:“对不起,出手有点重,你爸......正在手术室抢救。”

辛愿感觉自己的脑子仿佛成了浆糊,想了好久才终于明白他话中的含义,猛地坐起来,却牵动身上的伤口:“我爸他啊......”

唐九夜叹一口气,把她按倒,用被子裹好:“玫瑰,别人不要你,我要你,以后你跟着我吧,我会对你好。”

一朝醉生一梦死第12章试读

“因为我像你的故人?”辛愿问。

唐九夜点燃了一支香烟,不顾还有病人在场,看向窗外不置可否。

辛愿已经知道了答案,她苦笑一下,“多谢唐总今天来救我,不过我不想当别人的替代品。”

唐九夜也不勉强她:“我很好奇,厉南城究竟有什么好,能让你当替代品当了三年?”

辛愿的眼神暗了暗,“他救过我,”她抬起头来,看着他:“跟你一样,小时候我弟弟走丢过一次,我爸认为我是个扫把星,差点把我打的半死,是厉南城出手救了我。”

“既然我们一样,为何你不愿意跟我?”

“......”

唐九夜咧嘴笑,吐出一口烟圈,痞气十足:“不想说算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

他一站起来,辛愿才终于看清,他身上穿着一身黑,带着一身铆钉的皮衣,窄腿裤,高帮皮鞋,身上的肌肉把衣服撑得紧绷绷的能看清形状,脖子后方是一条巨龙的纹身,露出张牙舞爪的龙头,龙身部分隐在衣服里面,但已经可以想象它是如何的凶残锋利。

还真是像港片里的古惑仔。

唐九夜注意到她的明光,哈哈大笑:“害怕?”

辛愿摇头:“不。”

“可他们都说我是坏人。”

“谁?”

唐九夜无谓的耸肩:“没有谁,我还有事先走了,你有事叫护士。”

小护士对辛愿很是尽心,照顾的无微不至,辛愿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还能听到两个小护士娇笑的谈话。

“唐总真是帅炸天!真不懂他为什么要包养一个陪酒女女啊,就他这个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这个陪酒女可不简单,还是厉氏集团总裁厉南城的前妻呢!为什么总是坏女人这么好命啊,一下子集齐了H市两大男神,这种好事怎么就轮不到我呢?”

这世界上,所有人看到的只是表象,没有人真正在乎你过的怎么样,快不快乐。

辛愿是被一阵吵嚷声吵醒的。

醒来的时候,是厉南城坐在她面前的凳子上,嘴角含着一抹冷笑:“真是小看了你,唐九夜竟然会为了你做到如此地步。”

辛愿顿时清醒了许多,她坐起来拥着被子,“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推辛灵儿。”

厉南城把文件扔到她面前:“灵儿怀了孕,我得尽快娶她,签了它。”

辛愿咬着唇,不答反问:“爷爷......我是说厉爷爷,他怎么样了?”

“托你的福,脑梗,还下不了床。”厉南城无不讽刺的说。

辛愿心底一阵酸楚,“南城,我想去看看他。”

“你去干什么?再气的他更严重?”厉南城咬着牙。话几乎是一个一个从齿缝里挤出来:“辛愿,如果不是要离婚,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多说一个字?上次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再不签,不用你爸动手,我亲自了结了你。”

辛愿惊愕的睁大眼睛:“你知道我爸打我......”

“全程观看,”厉南城冷笑,“要不是唐九夜突然出现搅局,恐怕我现在也不用浪费这么多精力了,你爸把你打死了大家都省事。”

她知道厉南城恨她,却没想到当这些话从他嘴里真真切切的说出来时,她才意识到,他是真的希望她去死。

“我可以签......”辛愿努力把心中的苦涩吞下去,她爱了厉南城整整十年,可最后得到了却是这样的结果,她抹了一把脸,手背上湿漉漉的,“下个月是我们结婚四周年的纪念日,也是厉爷爷的生日,他一直对我很好,让我陪他过完最后一个生日吧,就当是偿还这些年来他对我的关照。”

“辛、愿!不要给我耍花样!”

“我没有耍花样,我是说真的,”辛愿深呼吸,心已经沉到了谷底,既然已经无可挽回,那她在坚持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也没几天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就当是我最后的请求。”

厉南城眸色一闪,避开她的目光。

不知为何,方才有一瞬间,辛愿真诚恬淡的目光让他有一种熟悉感。

“你最好说话算话,辛愿,你记住,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突然间,有医生急匆匆的推门进来,“厉总原来你在这里!不好了!辛灵儿小姐突然间大出血,孩子恐怕保不住了!”

厉南城猛地站起身来:“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治疗的?!为什么会大出血?”

医生不敢反驳他的话,只能唯唯诺诺的道歉:“抱歉厉总,是我们的过失,不过人命关天,眼下还是救辛灵儿小姐要紧!她失血太多,急需要输血,可我们医院的血库已经没有这种血型了,从别的医院调过来最少也要半个小时,恐怕会一尸两命啊......”

厉南城浑身森冷,阴沉的可怕:“还有没有什么办法?无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保住她和孩子!”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立刻征集献血志愿者,但是辛灵儿小姐的血型比较特殊,目前医院里只有一个人的血型能够跟她匹配的上”医生一偏头,正好看到辛愿的病床前挂着的牌子,眼睛陡然间一亮:“辛愿?没错,就是她!她的血型跟辛灵儿小姐是匹配的!”

厉南城的眸光扫过来,拉着辛愿就往外走:“抽她的,能抽多少就抽多少。”

“不行啊厉总......”医生说,“辛愿小姐身体还特别虚弱,本身已经贫血贫的厉害,再抽的话恐怕她也有性命之忧......”

辛愿的手腕被攥在他掌心,刺骨的疼。

她不是贫血,她是刚卖过血,足足超过正常人两倍的量!

她殷殷的看着厉南城,他真的要用她的命去换辛灵儿的吗?在他眼里,自己比不过大姐就罢了,若是连辛灵儿都......

“用她的血有没有影响?”厉南城问道。

医生一愣,赶忙回答:“肯定是有的,而且影响很大,辛愿小姐体内的血液量本就少的可怜了,很有可能造成晕厥或者死亡......”

“谁问她了?”厉南城拧起眉峰:“我是问,她现在生着病,灵儿用她的血,会不会伤到灵儿和肚子里的孩子?”

“额.......这个没问题,血液抽出来之后我们会做灭菌处理,再输入辛灵儿小姐的体内。”

“那就好,”厉南城扯着辛愿的胳膊将她从病房一路扯进了输血室,“抽吧,万一她真的死了”

辛愿的心被狠狠的揪起来:“南城,不要......”

厉南城的声音击碎了她最后一丝幻想:“她是我的法律意义上的妻子,万一她真的死了,医院不用承担一分责任。

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凝静呀点评:

好书,故事情节丝丝入扣,文笔描述也很到位,《一朝醉生一梦死》是难得的佳作,作者月小半是全国最好的网络小说作者,没有之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