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太后万福,九千岁请安吧
太后万福,九千岁请安吧

太后万福,九千岁请安吧

作者:乔木J

状态:连载中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20 16:58:55

乔木J给大家带来的《太后万福,九千岁请安吧》讲述了:瑞珠又是伤心又是无奈,认命地给她涂药,终究忍不住哽咽道:“娘娘受委屈了。”宁诗婧想,算什么委屈呢?不过是青了个腕子,受了点侮辱,能换回她跟小皇帝的命,就不算是受了委屈。阴暗潮湿的地牢内,传来骇人的恐怖嘶吼声,伴随着偶尔的铁链晃荡和疯言疯语,更添几分恐怖。小太监在浓郁的血腥腐臭气中屏住了呼吸,弯腰恭敬地将永慈宫的事情仔细报了。在听到太后气得打翻了茶盏之后,斜倚在贵妃榻上满脸漠然的男人忽而勾了勾唇,露出几分笑意来。
展开全部

请脉

掌中手腕细的皮包骨头,颤抖出一种伶仃的脆弱,似乎略略用力便要断了。

宁诗婧又是愤怒又是疼痛,咬着牙根抬起另外一只手狠狠扇下去:“无耻之徒!”

她使了全身的力气,病弱的身子却没多少力道,一巴掌下去并没多少疼意。

钟玉珩舌尖抵着腮部舔了舔,放开她的手,看着她手腕上被他捏出一道骇人的青紫痕迹,低低的笑了一声。

殿内这样吵闹,却根本无人问津,只有瑞珠从隔间跑出来,急道:“娘娘,您没事吧?”

宁诗婧垂手让衣袖挡住伤痕,心中却藏着点兴奋。

她知道,钟玉珩现在的表现说明,她跟便宜儿子的命,暂时保住了!

强压住心绪,她做出愤怒的样子,攥紧拳头:“回宫!”

转身就走,带着些许凌乱。

“九千岁。”有小太监忙跑进来,行礼道:“可要请太后娘娘回来?”

钟玉珩盯着她的背影,刮蹭一下被打过的脸颊,神色莫测道:“不必。”

坐回案边,提笔之前他又倏尔开口道:“去请太医院的院正为娘娘请脉,免得再气坏了身子。”

小太监一抖,忙低低的弯着腰恭敬的应了:“是。”

永慈宫内,瑞珠脸上带着焦急和担忧,团团转着道:“娘娘,您今日何必这样冲动?”

“钟公公他权势滔天,朝中的大人们,乃至老爷都无法与之抗衡。您身娇体贵,又身在这重重宫廷,左右无可依仗,激怒了他,您怎么办才好?”

“就算我不冲动,难道他就肯高抬贵手了?”宁诗婧靠在软榻上,淡淡的道:“我们现在的情况,说是前有狼后有虎也不为过。就算我们再瞻前顾后又有什么用呢?”

那钟玉珩心机深沉,她为了不被怀疑,绞尽脑汁端着小太后该有的仪态语气,才撑了过来,这会儿只觉得身心俱疲。

“您往日总教奴婢,有忍乃有济。已经忍了这么久,怎么就不能再忍这一刻了?”说着,她忍不住掉下泪来:“您是千金之躯,如何要与那瓦砾相碰?”

“傻瑞珠。”宁诗婧淡淡笑了,扶她起来给她擦了泪:“从前我们能忍,是因为钟玉珩愿意看我们忍。但是现在咱们腹背受敌,如果我再不背水一战搏一下,恐怕想忍也没机会忍了。”

瑞珠眼泪掉的更急。

她怎么会不知道前些日子的风平浪静不过是他们自欺欺人,却又不敢真正去捋老虎须。

铡刀没落下的时候,谁会不奢望自己还有生还的机会呢?

“他钟玉珩现在早已经权势在握,要的也不过是听话的傀儡。我跟父亲谋划的事情已经败露,他怎么可能还容得下我?拖到现在也不过是猫捉老鼠闹着玩而已。”

正在这时候,殿外有小太监过来通传道:“太后娘娘,太医院林院正来为您请脉。”

瑞珠收了泪,肃着脸道:“平安脉前天刚请过,如今又要请什么脉?”

小太监战战兢兢地抬眼觑了一眼,哆嗦着道:“是……是九千岁命林院正为娘娘请脉……请,请娘娘开恩!”

说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抖如筛糠。

欺人太甚

说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抖如筛糠。

-----------------------

“欺人太甚!”宁诗婧面色沉了下去,一把将桌上的茶水打翻,冷斥道。

“娘娘,太后娘娘息怒,娘娘开恩呐!”

小太监拼命地叩头,言辞间却并无要离开的意思。

这分明就是羞辱。

良久,宁诗婧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起来吧,宣林院正进来。”

瑞珠忙扶她去坐着,放下纱帐,将手放在脉枕上。

瑞珠取了帕子要为她遮手,看到那骤然出现的一圈骇人青紫,顿时倒吸一口气,眼泪又要掉落下来:“娘娘……”

宫中能如此胆大包天的,除了钟玉珩不作他想。

他,他竟然敢欺辱娘娘到这种地步!

“没事儿的。”宁诗婧淡淡的安抚了一声,就没再说话。

她的心中当然不像是表面那样愤怒,她又不是原主,感觉不到这种身份上的矜贵和骄傲,自然也不觉得受了侮辱。

她在现代也算是富豪家庭出身,可是却没这样被人伺候过。尤其她是病死的,对于能时不时被顶级名医检查简直高兴死了。

这具身体好不容易才养好了,可得好好关照着娇养起来,享受着皇室的奢华、舒舒服服的长命百岁才行。

林院正被引了进来,瑞珠忙将帕子盖好,垂头掩盖住红彤彤的眼眶。

林院正仔细诊了脉,自然还是那套凤体虚弱要多多将养的说辞,便起身离开了。

将人都赶了出去,瑞珠才捧着她的手腕默默垂泪,哭得两眼如同核桃。

宁诗婧哭笑不得,只点了下她的脑袋:“就是看起来吓人而已,你哭什么?你既然担心就帮我多擦点化瘀的药膏,也能早点好。坐在这里哭成这个样子,难不成掉的金豆子能活血化瘀吗?”

瑞珠又是伤心又是无奈,认命地给她涂药,终究忍不住哽咽道:“娘娘受委屈了。”

宁诗婧想,算什么委屈呢?不过是青了个腕子,受了点侮辱,能换回她跟小皇帝的命,就不算是受了委屈。

阴暗潮湿的地牢内,传来骇人的恐怖嘶吼声,伴随着偶尔的铁链晃荡和疯言疯语,更添几分恐怖。

小太监在浓郁的血腥腐臭气中屏住了呼吸,弯腰恭敬地将永慈宫的事情仔细报了。

在听到太后气得打翻了茶盏之后,斜倚在贵妃榻上满脸漠然的男人忽而勾了勾唇,露出几分笑意来。

他穿着一身艳红色的衣袍却丝毫不显俗艳,反倒在这阴森恐怖的地牢中透着股子危险的昳丽,让人在他面前呼吸都忍不住停滞。

钟玉珩的心情略好了几分,微微扬手。

正在挥舞沾了盐水皮鞭的壮汉顿时停了手,露出被绑在十字柱上,头发花白满身血迹的老人。

“谢大人,我这番大礼,您瞧着如何?”

旁边伺候的人上前一步,将那人口中堵着的布团抽了出来。

“阉贼!你残害忠良、祸乱朝纲,终有一日必将遭到报应!老夫……咳咳,老夫就算是死,也要看着你,被千刀万剐,万夫所指!”

谢大人愤怒的咆哮着,那凄厉的诅咒和唾骂在整个地牢中回荡。

小说《太后万福,九千岁请安吧》 第7章 请脉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涵真吖点评:

很好看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很温馨很搞笑 赞赞的,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