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狱妻
狱妻

狱妻

作者:钱多多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15:56:35

《狱妻》的主要情节是:而我在看到那女孩的面貌后,整个人都愣住了,最后我恍然大悟,开始大笑起来。悲到极致的大笑,一边大笑一边流泪。我笑自己太蠢,是啊!慕青雪怎么可能会自杀?慕青雪怎么可能会死掉,一切的谜底都出来了。笑声过后,我咬牙切齿的咒道:“叶流年,慕青雪,你们不得好死……”慕青雪听到我的声音,浑身哆嗦了下,小鸟依人的往叶流年怀里扑。“她……她是谁?”“无关紧要的人。”
展开全部

狱妻第7章试读

知道死亡时间,远比未知的死亡更加可怕,两年时间,不过是七百多个日夜,如果到那时候还不能翻案,我便只剩下死路一条。

如果说在监狱里受到的是暴力的话,在这里,就是冷暴力。

从我住进来的第一天开始,便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话,哪怕是看到我也是无视,而叶流年大都是晚上回来,每次回来,身边都带着不同的女人。

我心中只有苦笑,不管什么时候,他总是知道怎么能够最大程度的伤害我。

怀孕一个多月的时候,我有了反应,孕吐的厉害,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我就吃了吐,吐了吃,这种时候吃饭都变成了一场折磨,但饶是这样,等三个月后反应减轻后,身子还是瘦了一圈。

每天中午的时候,我妈都会打电话过来,或是问一下我的情况,或是跟我汇报一下调查的进展,可这次,等到下午都没等到我妈的消息,我心里渐渐不安起来。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我连忙去接电话。

可听到电话那头的消息后,我整个人差点站不稳晕倒过去,打电话的是市医院的医生,我妈出了车祸,现在正在抢救。

我手机掉落在地,我强撑着身子跑出别墅,正好看到叶流年开车回来。

我连忙跑过去,一边流泪,一边语无伦次的朝他喊道:“求求你,带我去医院,快带我去医院。”

“上车!”

叶流年的速度很快,一路上几乎是闯着红灯到医院的。

这一刻,我心里无比感谢他,至少,这一刻他没有拒绝我的请求。

“谢谢你!”我一脸真诚的朝他道谢。

叶流年一脸复杂的看着我问:“你是RH阴性血?”

我点点头:“怎么了?”

我刚回答了叶流年,就听医生问我:“你是顾沅女士的女儿吗?”

“我是。”我连忙点头。

“病人失血过多,现在需要输血,可医院内现在没有RH阴性血……”

“医生,我有,我是RH阴性血,你抽我的血吧!”我伸出手,连忙朝医生说道。

这一刻,我几乎没有犹豫,不管怎么样,先救我妈的命,她比任何人都重要。

“好,你先去检查身体。”

“不用检查了,我身体很健康,救人要紧。”我断然拒绝了医生的提议,我知道,若是查出我怀孕的话,输血的事情可能就泡汤了。

临走进手术室的时候,我扭头看着叶流年说道:“这次恐怕又要让你如愿了。”

说完,在叶流年一脸复杂的目光下进了抽血的房间。

躺在病床上,感受着体内的血液一点点的流出身体,我的脑袋一阵阵发晕,可我只能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也许,这次输血过后,这个孩子可能就留不住了……

我摸着小腹,那里微微凸起,心中难受的似乎要窒息了一般,如果可以,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坚强一点留下来。

在我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医生终于停止了抽血。

我躺在病床上,全身的力气似乎都随着血液抽光了一般,身体软绵绵的没一点力气。

“给我点吃的。”看清身边似乎有个人影,我开口乞求道。

一根吸管递到了我的唇边,我忍着难受,一口气把这杯牛奶喝完了,身体才稍微缓过来一些。

“我妈呢?她怎么样了?”

“睡会吧!”

这道声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样,我硬撑着的身体再也撑不住,眼皮子重的怎么也抬不起来。

这一觉,睡的不算安稳,梦里,我总看到我妈浑身是血的身影在我眼前晃悠,她张口想说什么,可我却是怎么都听不见。

等我醒来后,脸上便是满脸泪水。

看到叶流年的那一刻,我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问他:“我妈呢?她怎么样了?”

“很抱歉!”

我目光僵硬的看向叶流年,语气艰涩:“什么意思?”

“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叶流年薄唇轻启,缓缓念出这一句话。

狱妻第8章试读

我目光僵硬的看向叶流年,语气艰涩:“什么意思?”

“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叶流年薄唇轻启,缓缓念出这一句话。

--------------------------------------------------------------------------

“怎么会?怎么可能?我不相信……”

想着,我直接撩开被子,光着脚下床直接就往外跑。

刚跑到外面,我便看到医生推着一张病床出来,病床上面盖着一条白色的单子,单子下面露出一条胳膊来。

手指上带着一款金色镂空的戒指,那是他们当年的结婚戒指,她几乎从不离手。

我跑过去,双手颤抖的掀开白色的单子,露出我妈苍白如纸的脸色。

这一刻,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这辈子,唯一护着我的人真的走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听护士说:“你要好好照顾身体,你这次怀着孕就献血,要不是医生发现及时的话,你这次肚子里的孩子差点就保不住了。”

听到医生的话,我才反应过来,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活着。

之前醒来的时候一心记挂着我妈,没太去关注这个孩子,可没想到,这一次,孩子还能够坚强的活下来。

这一刻,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孩子活了,可我妈却是没了。

护士看我醒来后,就出了门,病房内空荡荡的,我下了病床穿上鞋出了门。

刚走了没多远,就听到几名护士聚在一起聊天。

“你们知道吗?这次医院来了两个病人,一起出的车祸,还恰好都是RH阴性血,两人都需要输血,可就只找到一个来献血的女孩……”

“知道啊!听说那女孩的丈夫提出把那血先给那年轻的女孩用了,最后那年老的大妈因为没血用,人没抢救过来……真可怜,听说是那女孩的亲妈呢!”

听到这话,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被冻僵了一样,浑身冰冷。

多可笑啊!之前我对叶流年把我送到医院还满怀感激,可谁能想到,他却亲手断送了我妈生存的希望。

之前有多爱,这时候便有多恨。

“那个女孩在哪个病房?”我语气艰涩的开口。

“在贵宾房。”

我扭头就走,一边走,眼泪一边不停的流,我知道叶流年恨我,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亲手断了我妈生的希望。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这间病房外的,我站在门口略微犹豫了会,就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说话声:“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叶流年……果然吗?他们有关系,所以他擅自做主把我的血给了这个女孩。

她是一条命,难道我妈就不是了吗?

想到这,我怒火中烧,啪的一声推开了房门。

病房内的两个人显然愣住了,齐齐看向我。

而我在看到那女孩的面貌后,整个人都愣住了,最后我恍然大悟,开始大笑起来。

悲到极致的大笑,一边大笑一边流泪。

我笑自己太蠢,是啊!慕青雪怎么可能会自杀?慕青雪怎么可能会死掉,一切的谜底都出来了。

笑声过后,我咬牙切齿的咒道:“叶流年,慕青雪,你们不得好死……”

慕青雪听到我的声音,浑身哆嗦了下,小鸟依人的往叶流年怀里扑。

“她……她是谁?”

“无关紧要的人。”

无关紧要的人……我心中一阵悲凉,眼泪从眼眶话落,唇角却不可抑制的笑了出来。

“好大一场局,你们赢了。”

说完,我转过身,步履维艰的一步步离开了这间病房。

因为失血的原因,每走一步,都头晕目眩眼前发黑,我茫然的在医院内跌跌撞撞的穿梭,心中慌乱的没有归处。

完本试读结束。

凡霜mio点评:

《狱妻》这本书把剧情融合得很完美,不会让读者产生突兀的感觉,很棒!主角也很有自己的特点,主题明确,5星!没毛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