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始共春风容易别
始共春风容易别

始共春风容易别

作者:立里tm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8 16:57:17

这本书《始共春风容易别》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秦少宬见状,脸色顿时一冷,冷声质问道。“皇上……臣妾听闻苏妃妹妹卧病在床,特地前来探望,想叙下故人之谊。哪知妹妹说臣妾不过一个贱婢……臣妾自知身份低微,幸蒙皇上不弃,但此番实在无颜见人了。”若挽用手捂住右脸,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秦少宬并不答话,朝苏稚望了过去。却见她单薄的身躯挺的笔直,站在那里,虽未施任何脂粉,却自带一股气韵,不主动开口,一如少时每次两人斗气后的模样。
展开全部

始共春风容易别:任人捏的软柿子

下一秒,宫门被人“哐当”一声猛力踹开。

当先一位红色华服宫装的女子,身后跟着几个宫女鱼贯而入。

苏稚自然认得眼前女子,曾是先皇后赐给太子秦少宬的贴身女官若挽。

一月前被封为了若贵妃,近来风头正盛。

秦少宬来苏府求学时,她们还有过一面之缘。

苏稚想起往事,皱了皱眉,不明白好端端的,这人来做什么?

“怎么?见到本宫,还不行礼?难不成,苏妃娘娘看不起本宫?”若挽看苏稚还没动身,一双蛾眉,顿时拧了起来。

果然是来者不善,苏稚叹了口气。

她忍着身体的酸痛,翻身下床,俯身行了个礼:“参见若贵妃。”

“哼。”若挽冷哼一声,瞥了她一眼。

看到她脖颈处遮掩不住的青紫痕迹,随即想起什么,双眸顿时闪过一抹狠戾:“听说皇上最近老呆在苏妃这?”

“是。”苏稚沉闷的应了一声,秦少宬这几日,的确是往这里跑的勤。

或许在别人眼里看来,这是莫大的恩宠。

但只有苏稚自己知道,他每次来这里,只不过是为了羞辱而已。

若挽看苏稚无悲无喜的模样,心中顿时无端火起。

“贱人!你以为你还是谁?不过一介罪臣之女,皇上念旧,留下你的贱命,还敢仗着那几分狐媚样子,迷倒皇上吗?”说着上前一步,直接朝苏稚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脸上瞬间火辣辣的,苏稚被扇得偏过脸去。

她眉头一蹙,冷声道:“若贵妃,你这是做什么?”

“打你又如何?”若挽冷哼一声,伸出手,作势还要再煽。

这回还未落下,却被苏稚一般捏住了手腕。

“若贵妃,同在宫中,何必互相为难呢?苏稚有错,自有皇上责罚,若贵妃这般行事,皇上怕是不知吧。”

她处处忍让,只不过是不想徒增麻烦,但不代表,就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你!”若挽被噎住,苏稚竟然还搬出了秦少宬来。

横眉倒竖,正想说些什么,却听门外太监尖着嗓子喊道:“皇上驾到!”

若挽显然也没想到,秦少宬这个时辰会过来。

神色略有慌乱,但不过一秒却镇定下来,恶毒地剜了苏稚一眼,顺势直接倒在地上。

“啪”的一声,用尽力气打在自己脸上。

不消片刻,她的脸,便红肿一片。

苏稚双眸一凝,来不及反应,秦少宬已从门外踏了进来。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秦少宬见状,脸色顿时一冷,冷声质问道。

“皇上……臣妾听闻苏妃妹妹卧病在床,特地前来探望,想叙下故人之谊。哪知妹妹说臣妾不过一个贱婢……臣妾自知身份低微,幸蒙皇上不弃,但此番实在无颜见人了。”若挽用手捂住右脸,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秦少宬并不答话,朝苏稚望了过去。

却见她单薄的身躯挺的笔直,站在那里,虽未施任何脂粉,却自带一股气韵,不主动开口,一如少时每次两人斗气后的模样。

他心头蓦地一顿,上前一步,凝视着她:“苏稚,以下犯上,你可知罪?”

始共春风容易别:原来我不过是个其他人!

“我……”苏稚身子一怔,看着秦少宬冷峻的侧颜。

“皇上,您不要为难苏妃,她并未说错什么,若挽确实……”另外一边,若挽不住垂泪,柔柔弱弱,好不大方地默默上着眼药。

“你待朕的情谊自然与其他人不同,何必自轻,有朕在,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秦少宬将若挽扶了起来,轻言细语,恍如判若两人。

在你心中,原来我不过是个“其他人”!苏稚忍不住自哂一下。

秦少宬转过身来,就对苏稚斥道:“跪下!”

“皇上,我没有。”苏稚蹙眉,身形却是丝毫没有动作。

“若不跪,若贵妃所受的羞辱,朕便在有些人身上,加倍讨回!”秦少宬已是不耐。

母亲!苏稚脑袋哄的一声炸开,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击得破碎。

她咬了咬牙,双腿一软,终究是跪了下去:“贵妃娘娘,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求您大人有大量……”

前额着地,将头低得深深的。

“来,打回去。”然而秦少宬,显然不想听她多说一句,对着身旁的若挽说道。

若挽看着跪在地上的苏稚,略有不安:“皇上,这?”

“有朕在,你怕什么?”得到肯定后,若挽上前,背对秦少宬,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便打了下去。

还不等苏稚反应,下一记耳光,又紧接而来。

若挽暗暗用力,一次比一次重。

众人屏住呼吸,偌大的东菀宫内,只有响亮的巴掌声清晰可闻。

苏稚脸上火辣辣的,耳中也嗡嗡作响。

但她不敢反抗,以秦少宬的秉性,真的会对母亲动手。

要是能保护母亲,受这点皮肉之苦,对她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苏稚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一声不吭。

直到两颊浮肿,嘴角涔出鲜血来,秦少宬握紧手掌,示意停下。

看苏稚从头到尾如此乖顺的模样,他并未有丝毫报复的快意,反倒莫名的烦躁。

“回宫。”不愿再多看一眼,直接挥袖离开。

若挽见目的达到,也知道见好就收,冷哼一声,追了出去。

苏稚软软瘫倒在地,只能瞥见他离去时的明黄色影子。

当晚,若挽让人送来了消肿的玉花膏。

苏稚微愣,以为她只不过是在炫耀今日的胜利,就没有在意,随手扔在一旁。

——

她本以为,在这宫里只要避开锋芒,就能苟且偷生。

但没过两日,东菀宫突然被围得水泄不通。

秦少宬勿匆而来,一身明黄色衮服,还未来得及换下。

后面跟着的,是若挽。

不过两天未见,她的脸却起浓溃烂,还布满了指甲抓痕,让人心惊。

“苏稚,你好大的胆子!”

苏稚行礼抬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下一秒,若挽就扑面而来,拽住她的头发,厮打起来:“妹妹真是好狠的心,你心有怨恨可以理解,但毁了我的面容,我还有什么颜面在这世上活下去?”

苏稚被她拽的头皮生疼,下意识用力伸手推开。

若挽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

秦少宬双眸一凝,上前将她揽在怀里。

“苏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小说《始共春风容易别》 第6章 任人捏的软柿子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丹旋点评:

《始共春风容易别》这本书真的强推!本来怀着打发时间的心理看的,看完第一个内容就被深深吸引了。故事情节完全不老套,给人一种设身处地的感觉,每看完一个小内容就和看完一本书一样,会有不一样的体会,环环相扣,层层递进。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