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合租爱情故事
合租爱情故事

合租爱情故事

作者:续写春秋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0 11:46:30

合租爱情故事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合租在同一屋檐的下的女孩竟然我的是选修课老师,她温柔漂亮、善解人意,最关键的还是一个富家女……我们两个人在一个屋檐下相依为命……
展开全部

合租爱情故事:脚丫扭了

钱包丢了,这事可大可小,看张雨诗的表情,我真的有点慌了,急忙安慰她说道:“丫头别难过,是不是忘在哪里了?我回去帮你找找吧,你在这里等着我。”

“不要找了。”张雨诗十分委屈地说道:“我记得就放在我裤子的口袋里了,刚刚有人撞了我一下,我也没在意,看样是被人偷了。”

“吗了个B的!”我十分生气,问道:“记得那个人长得什么样子么?我去里面找找,找到我打他半死。”、

张雨诗可怜巴巴地说道:“我忘了,刚刚光顾着看这些好吃的了。”

我真是无语了,问道:“钱包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嘛?”

张雨诗:“有一千多的现金,再就是几个银行卡。”

“钱丢了就丢了吧,别难过了,银行卡去挂失就可以了,身份证没在里面吧。”

张雨诗看着我,泪汪汪地说道:“我在乎的不是钱,而是我刚刚过马路的时候……踩到路边的石头上了,我的脚扭到了,好痛啊……”说完,张雨诗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我这次是真的晕了,这丫头成天到底想什么呢?

“你在路边坐一下,我去找一辆计程车送你去医院。”

“不要……”张雨诗看着那堆好吃地说道:“我现在还饿肚子呢,脚踝也不是那么疼了,就是刚刚一瞬间,痛得我眼泪都下来了。”

彻底被她打败了,挥手手拦下一辆计程车,司机看着我手里这么一大堆吃的,问道:“家里有客人吧。”

我含糊地回答了一句,张雨诗靠着我的肩膀,把腿伸的直直地说道:“那个巴西烤肉很好吃。”

“钱包都吃丢了,你还想着你的巴西烤肉呢?”

现在的张雨诗一点都看不出来悲伤,十分淡定地说道:“钱包丢就丢了吧,反正也没多少钱,卡上的钱小偷又取不走,等你交房租我就有钱了。”

“我的房租都是直接打给你叔父的,又不是给你的。”

“那个卡我叔父也留给我了,不过被我一起丢了……”说完竟然“嘿嘿”地傻笑起来。

这丫头真是太……太……太……怎么形容呢?靠在我怀里的张雨诗正在用她白皙的小手捏着土家酱酱香饼吃的很嗨。

“听你刚刚说话的语气,你好像很有成就感吖!一次能丢一大堆银行卡的人可真不多。”

“你讨厌啊。”张雨诗毫不客气地说道:“快点交房租,否则没钱开火吃饭啦,还有半个月学校才发薪水,要不你养我半个月吧。”

“那我以后可以拖欠房租吗?”

张雨诗:“当然不可以,你要是拖欠房租,就要用劳动补偿。”

“大家都那么熟了,你忍心逼着我干苦力啊。”

张雨诗眼睛一翻,靠在我怀里仰着头看着我,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委屈地说道:“家里就你一个男丁,难道重活要我干苦力吗?”

我瞬间无语!

回到家,张雨诗直接栽倒在客厅的沙发里,我把大堆的食物放在茶几上,张雨诗用命令地口气说道:“小凡子,来给哀家一串巴西烤肉。”

我拿出一串巴西烤肉递给张雨诗,张雨诗靠着沙发的靠背,开始对巴西烤肉用功。我从洗手间接了一盆略微烫的温水来到客厅,我左手小心翼翼地托起张雨诗的小腿,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把水果刀。

“你要干嘛?”张雨诗警觉地盯着我,以为我要行凶呢。

“别乱动。”我低着头盯着张雨诗的小腿,右手的水果刀挑开她的丝袜,张雨诗果然不敢乱动,眼睁睁的看着我把她的丝袜毁掉。成功之后,我将水果刀丢在茶几上,右手小心翼翼地把她腿上下半截丝袜脱掉,一条丝袜就这么被我毁掉了,补充说明一下,我不清楚张雨诗那条丝袜价值好几百块钱,我以为是地摊货,十块钱一条的呢!脱掉丝袜之后张雨诗白皙的小腿裸露出来,只是脚踝处有点红肿了。不过这并不影响她腿的美感,我的手都舍不得离开她那充满弹性的肌肤。

张雨诗眼睁睁地看着我的每一个小动作,不知道她此时心里在想什么呢。

“丫头忍着点,开始可能有点痛。”说着先用冰块给帮他冰镇了一下脚丫,然后将水盆中的热毛巾取出来敷在她的脚踝处,左手托着小腿,右手握着她的小脚丫轻轻地晃动,动作很轻,很怕弄痛她。晃动几圈,张雨诗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我抬起头看着她问道:“丫头疼么?”

张雨诗的头摇了摇,脸上露浮现出甜美的微笑,问道:“小凡你学过医啊?弄的一点都不疼。”

“没学过。”我把毛巾取下来从新放在水盆内,一边揉搓着毛巾一边说道:“初中时候喜欢踢足球,经常扭到脚,那时候回家妈妈就是给我这么弄的……”我将重新温热的毛巾从新敷在张雨诗的脚踝上,轻声问道:“丫头好点了么?”

“好多了。”张雨诗弯着腰,右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温柔地看着我说道:“小凡你真好。”

我抬起头,正要开口说话呢,意外的发现张雨诗这个姿势真是让我大饱眼福,透过t恤的领口,里面的春光被我尽收眼底!如果可以……摸一下……手感一定不错!不过这只能想想,我害怕一旦动手,我无家可归了。防止流鼻血,我赶紧将目光移开,十分不解情趣地说道:“你要是肯免除我一年的房租,我也觉得你好。”

“哼!”张雨诗重新靠在沙发背上,装成小姑奶奶一样的语气说道:“小寒子,我还没让你赔我的丝袜呢,那么好的一条丝袜就被你毁掉了。”

“这……我这完全是为你考虑,要怪就怪你自己吧,谁让你穿这种连体丝袜了,难道让我去你的屁屁那里帮你脱掉一整条丝袜么?要是不脱掉丝袜怎么帮你处理受伤的小脚丫呢?”说着我还忍不住盯着张雨诗的腰际看了几眼,要是她真让我帮她脱丝袜,我绝对不会拒绝,而且我会脱的很慢,至少在屁屁上多摸几下。

张雨诗脸一红,十分大方地说道:“那好吧,就不用你陪我丝袜了,不过下次你可以提前问一下,我会自己脱掉的。”

一个大美女在你面前脱丝袜?这是何等的诱惑?没出息的我实在不敢多想,就怕鼻血瞬间喷溅而出,马上转移话题问道:“丫头,昨天看你好像很不高兴啊。”

提前昨天的事,张雨诗马上很不高兴地说道:“就是嘛,心情一点都不好,黄贤哲居然让我搬过去和她一起住,她把我当什么人了,我还没有正式做他的女朋友呢。”

我笑着道:“他也太着急了吧,就算你长得很漂亮,他也不能这样吧。吼吼,他绝对没安好心。”

张雨诗拿起一串巴西烤肉吃了一口说道:“怎么这话到你嘴里又变味了呢?”

“我是男人,知道他想的是什么,我只是说点事实而已,你要是不相信我,你可以去试试。”

张雨诗:“我有病啊,我拿自己去做实验,别人做实验都是拿小白鼠……”

我急忙打断张雨诗的话,说:“对,对!你也找个小白鼠给他,让他抱着小白鼠睡觉。记得找母耗子。”

张雨诗白了我一眼,继续对着满桌子的食物用功。我把已经微冷的水端回到洗手间,回来坐在张雨诗对面,一起向满桌子的食物用功。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俩终放弃了,这么一大桌的东西,根本吃不完,张雨诗还不甘心,把那些担担面推给我,“你把这个吃掉吧,我吃饱了。”

我推脱道:“说真的,我也吃饱了,要不你再努努力,多吃一点,刚才你吃的一点形象都没有。”

张雨诗很委屈地说道:“我饿了嘛,谁还在乎形象。你又不是新来的。”

“那你把我当成密友了?无上荣幸。”

张雨诗:“你想的美,快点把剩下的这些处理啊,丢掉多可惜啊。”

“对啊,丢掉多可惜啊,要是把我的那只宠物狗狗带过来就好了。”

张雨诗突然坐直了盯着我,惊喜的表情难以压制,一脸兴奋地问道:“你有狗狗?在哪呢?什么样的?”

“是一个米黄色的吉娃娃,被我寄存在朋友那里养着了。”

张雨诗兴奋地惊叫道:“真的啊!你怎么不早说呢?什么时候抱过来让我玩玩。”

我:“我怕你不喜欢,一直不敢说带过来。”

张雨诗嘴角上扬,脸上的两个小酒窝更加明显了,眼睛都笑弯了,这是她特有的表情,一双爱笑的眼睛,撒娇说道:“明天你就把你的吉娃娃带过来好不好?”

“可能要过两天吧,被我寄存到同学那里了,他去西双版纳旅游了,带着狗狗去的。”

“好吧,那我等着你把吉娃娃抱过来。”

这么容易就得到了“女主人”的认可,看来我的吉娃娃有“出头之日”了。我们俩在客厅又随便聊了几个小时,聊天的话题各种各样,越发的感觉到,张雨诗是那种很单纯很单纯的女孩子,就像一张白纸。深夜,我们才各自回房睡去,躺在床上的我还YY了一会张雨诗的完美身材。

第二天早上还没睡醒,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穿着睡衣,迷迷糊糊的打开门,张雨诗歪着脑袋看着我,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

“干吗?”我疑惑的问道:“大早上的叫醒我,就是让我看看你的手有多漂亮?”

张雨诗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忘记了,我的钱包丢了,我所有的家产都在里面呢,现在我都没钱吃早饭了,马上要去学校上课,你能不能先救济我一下?”

“这事啊!你等一下。”张雨诗站在门口,看着我的房间,惋惜的道:“我的劳动成果没坚持几天怎么又这样了呢?”

我把我的兜兜翻个底朝天,找到两百块钱拿给张雨诗说道:“我就这些了。”

张雨诗接过一百说道:“一张就够了,能不能再给点零钱?吃个早餐拿百元大钞……不太合适吧。”

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她我没有,只能忍痛抱起我的小黑猪,那是一个陶瓷的储蓄罐,在里面挖了几下,挖出十几个硬币,问道:“够吗?不够我就把猪都给你。”

张雨诗摸摸我的小黑猪,十分同情地说道:“可怜你啦小猪猪,下次多找几个硬币喂你。”

张雨诗走后,我重新进入梦乡……只是我感觉自己才睡下几分钟,又被电话吵醒了。依旧是迷迷糊糊地按了接听键,闭着眼睛问道:“喂?谁啊?”

张雨诗大惊:“猪!你还没睡醒呢?太阳都晒屁股了。”

我十分淡定地说道:“我盖着被呢,晒不到。”

张雨诗:“都快十一点了,你怎么可以还睡呢?快点起来运动运动。”

我反驳道:“早上被你吵醒了,打扰我休息还没找你算账呢。”

张雨诗在电话那边“咯咯”地笑道:“你怎么不感谢我呢?我是在帮你调整作息时间呢。”

“下次不用了,我自己调整吧,你还想说什么?是不是钱又丢了?”

“你怎么这么讨厌呢?我忘记带身份证了,你帮我去拿一下,就在我的床头柜抽了里面,找到后送到人民西路这的工商银行,我等你。”

“你房间我进不去,你没锁吗?”

张雨诗说:“我没锁,你去找吧。”

我说:“你等一下,别挂电话。我过去看看。”

我拿着电话走到她房间门口,推开她的房门说道:“你下次不锁门,我就进来偷东西。”

张雨诗:“我是那个屋子里面最值钱的东西。不对!我不是东西……诶呀!不是了……”

我:“你别在这个问题上争辩了。快点说你的身份证在什么地方。”

张雨诗说:“在床头柜的抽屉内,找到之后给我送过来吧,我等你,中午请你吃大餐。”

挂断电话,我开始研究,张雨诗的房间和我的却是不同,看起来很干净,但是我怎么就找不到那种“脏乱的温暖”呢?我很喜欢把两套、甚至是三套被子堆在床上,看起来软软的,然后我在上面无论怎么翻滚,都会被某一张被子盖住,那种感觉很好。

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居然放着全是内衣内裤……

合租爱情故事:周瑜打黄盖

晕吖!难道这丫头把身份证藏在这里?想想也不可能,我又打开右边的床头柜抽屉,里面放着各种证件,大学毕业证,教师资格证,普通话等级证、钢琴十级证、专业英语八级证……这丫头难道是天才吗?

费了好大劲,终于在一堆证件中找到了身份证,我正要回到自己的房间,门铃响起来。我穿着睡衣走向门口。来开门的瞬间就看到黄贤哲一脸堆笑地站在外面,笑得那叫一个假吖!

“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你休息了。”

我冷笑一声,转过向我的房间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别装了,张雨诗不在家,傻球一个。”

黄贤哲听说张雨诗不在家,说话的语气都变了,站在我身后厉声问道:“你拿着张雨诗的身份证干什么?”

我转过头藐视了他一眼问道:“你管得着吗?”说完我就向卧室走去,我万万没想到,这个王八蛋竟然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偷袭我,我正往房间走呢,后腰冷不防地被他踹了一脚,我整个人扑倒在沙发上,在趴在沙发的瞬间,我本能地翻过身,迎面的又是一个拳头,这一圈正好打在我的眼眶上,不用想,肯定是一个大大的熊猫眼。

黄贤哲骑在我的肚子上,右手掐着我的脖子吼道:“跟我去派出所,我早就看你不像好人,竟然偷张雨诗的身份证,你是不是想干什么坏事?今天的事必须个我个交代。”

我被他掐得喘不过气,又无法动弹,右手伸直在茶几上不停的摸索,终于被我摸到了茶几上的花瓶。没有丝毫犹豫,右手握紧花瓶的瓶颈,使出全身的力气将花瓶砸向黄贤哲的脑袋。本以为这一招命中,打个平手,没想到这家伙反应够灵敏的,居然松开掐着我的脖子的手挡住了花瓶。

我快速地直起腰,左手一把推在黄贤哲的胸口,他身体失去重心,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后退了两步,在他后退的时候,我快速从沙发上起来,抬腿就是一记聊阴腿,正中目标。

黄贤哲双手捂着裤裆,倒在地上脸色发青,再也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我发誓我没想和他打架,这完全是出于正当防卫,过了十多秒我终于感觉自己呼吸平稳了,张雨诗又打电话过来催问道,“找到了吗?”

我故意把电话按免提,给黄贤哲听,对电话那边的张雨诗说道:“找到了,只是出了点小误会,我这就过去。”

张雨诗有点急切地说道:“那你快点啊,中午的时候排队的人少,一会下午人又多了。”

挂断电话,我见黄贤哲还在地上捂着裤裆呢,感觉自己下手有点重了,蹲在他身边问道:“你没事吗?”

黄贤哲哭丧着脸,说道:“你下手也太他妈的重了吧!我的二哥啊。”

“谁让你都要掐死我了?你自找的!快点起来,开车去人民西路找张雨诗。你下楼等我去吧,我去换一身衣服,别想自己提前去,你找不到张雨诗,身份证在我这呢,你找到张雨诗也没用。”

黄贤哲听到去找张雨诗,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我回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是要让黄贤哲和我一起去找张雨诗,一会才有一场好戏呢。

宝马车内。

黄贤哲低声说道:“你早说是张雨诗让你来拿身份证的啊,我还以为……”

我打断他的话说道:“你还以为什么?别指望你给我说点好听的,我就在张雨诗面前帮你‘颠倒是非’,做梦!”

黄贤哲车子开得很快,没几分钟就到了人民西路那家工商银行。我率先跳下车子,毫不避讳自己这张“紫色肿大”的脸展现在众人面前,越明显越好呢。

黄贤哲锁上车子,急匆匆地跟在我后面,他可怕我在张雨诗面前说了什么不利于他的话了,一定是这样的!

进了银行大厅,张雨诗正坐在等候区,看到我走进来,站起来抱怨道:“刚刚都轮到我了,没带身份证,又从新领取的号码……你的脸怎么了?”

我还没等开口,黄贤哲就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他……”

我装出一副很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没事,你去挂失吧。”

张雨诗看了一眼黄贤哲,又看看我,用着很严肃的语气问道:“小凡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十二分的得意,看你小子还解释什么。不过我也不能就这么拿点芝麻大的小事当西瓜。只能装作无所谓地说道:“一点误会,我拿着你的身份证,而且你又没在家,他正好去家里找你,看到我手里拿着你的身份证有点激动,以为我要做什么不道德事呢,就把我给打了一拳。”

黄贤哲委屈地说道:“我当时有点……”

“你什么啊!”张雨诗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吼道:“你怎么能打人呢?小凡又不是别人,在一个屋檐下住这么久了,你怎么不问清楚呢。”

我心里这个美吖!嘿嘿,“急忙”帮黄贤哲“辩解”道:“丫头别生气了,没事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张雨诗瞪了一眼黄贤哲,伸出一只手摸摸我的脸,问道:“疼吗?”

我故意让脸上的肌肉抽动一下,然后装作没多大事地说道:“开始挺疼的,后来不疼了,你也别生气了,阿黄又不是故意的。(我小时候奶奶家的狗叫阿黄)幸好他左手掐着我的脖子,右手打我,打我的时候还问‘为什么拿身份证’他要是不问的话,我肯定还手了,看来是误会,我就用沙哑的嗓子说了一遍,然后他就放开我了。”

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天才,不但把自己“被虐”的情况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还把自己的“罪过”洗清楚了,我不信黄贤哲能脱掉裤子当着张雨诗的面说我踹他二哥了。

张雨诗转过头,瞪着黄贤哲说道:“你太过分了。小凡,咱们走。”说完,拉着我的手就走出银行大厅,黄贤哲在身后急忙追过来喊道:“张雨诗、张雨诗我不是故意的,我都给小凡道歉了。”

我也装好人说道:“是啊,别生气了。没多大事了。”

张雨诗指着我大声道:“你,闭嘴!”指着黄贤哲吼道:“你,不许跟着我,今天不想看到你。”说完我就被拉上一辆出租车。

黄贤哲开着宝马像一个跟屁虫一样在后面尾随着,张雨诗的手机不停地响,响到她都烦了,接起来对着电话喊道:“今天不想看到你,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别让我讨厌你。”

我打了一个冷颤,这丫头发起火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吧,居然是“为了我”和黄贤哲发脾气,真是受宠若惊。

今天的被打事件在我原本的“拯救张雨诗”这个计划中,又添加了“绚丽的一笔”。

出租车绕过几条街,停在一家医院门口,张雨诗叹口气说道:“我就一百块钱了,就在这家小医院看一看吧,一会再去银行挂失。”

“这点小事,不用的,两三天就好了,买瓶红药水回家自己擦就可以了。”

张雨诗看着我的脸认真地说道:“你的样子难看死了,我敢打赌,就你现在的这个造型,绝对找不到女朋友。”

我无语,这丫头的思维跳跃性真快。

进了医院办理完乱七八糟的手续,终于有大夫接待我了,我对大夫说道:“大姐,你一定要体谅我,刚刚遇见抢劫的,我的钱包都被抢走了,我俩身上只剩下不到一百块钱,你开太贵的药,我买不起。”

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叹口气说道:“现在这治安啊,真是问题。小伙子你放心,我给你开最好的药,收你最低的价钱。”

我“感激”地说道:“大姐谢谢你啊,现在像你这样的好医生可不多了。”

大夫说:“小伙子不错,还敢和流氓打架。你等我一下,我去取药。”

大夫走了,张雨诗小声问道:“她都可以做你妈外加一个等级了。你怎么叫她大姐呢?”

我:“傻丫头,你叫他大妈,她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好说话。”

张雨诗想了一下,“咯咯”地笑起来,这丫头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关键时候思维短路了呢?

大夫拿了两瓶药水回来,站在我床边说道:“这些都是消炎的,挂上点滴之后有利于消肿,这些流氓,下手也太狠了,怎么还能对着脸打呢?这你看看这眼眶,全都黑了,脸还肿了这么大一片,这流氓下手不轻啊。”

张雨诗一听这么严重,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大姐,他现在的伤严不严重?”

大夫眼睛一瞪,很不满地说道:“怎么不严重?什么才算是严重?你看看脸都肿成这个样子了,也就是个小伙子,要是年岁大一点的人,必须得做核磁共振,检查看看脑组织有没有受到影响,这肿大的脸啊,估计没个四五天不会下去,回去多吃点补品,一会我给你开药。”

我暗暗感激这个天才一般的老太太,太会配合了,改天一定的登门道谢。

下午我在那个小小的医院躺了三个多小时,张雨诗从银行回来的时候,挂在我头上的几个药瓶都已经要空了,那个被我称作“大姐”的医生陪我聊了一下午。要不是我口才到位,真不知道怎么和她这个年龄段的人有“共同语言”。

看到张雨诗回来医生才有走的意思,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表扬我,勇于同恶势力做斗争,是个勇敢的年轻人,还顺便夸了一下张雨诗的眼光好,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张雨诗对医生的话一点都不在意,她也猜到了,肯定是我在这里胡吹了一下午,问道:“大夫,他要不要吃点什么补品呢?”

大夫:“补品就不用吃太好的,喝点骨头汤,晚上回去用热毛巾敷在脸上就好了,有助于消肿。”

张雨诗道谢之后,医生才离开。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说道:“丫头,至于吗?我就是被打了一拳而已啊。”

张雨诗:“现在你是病人,听我安排,一会我去超市买只鸡,晚上熬汤喝吧。”

我:“我比较喜欢喝排骨汤。”

张雨诗不理我了!从医院出来,又陪着这个丫头去逛超市,进入超市之前,张雨诗一直说给你买什么补补,可是进了之后,完全就变了,指着超市门口的推车说道:“那边有车,帮我推一个。”

我只能乖乖地过去,然后跟在张雨诗身边,开始的时候还会问一下我,需要点什么,后来干脆就是我推着车陪她逛超市,看着渐渐变满的推车,我就心痛,是很痛。这些东西出了超市还不是我拿着嘛,她完全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那就是“我是一个病号”虽然这个病号当的有点窝囊。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张雨诗才发现自己买了多少东西,我左手右手的提了十几个袋子,那种场面十分壮观,就差点把脖子上套一个袋子了。

“看什么啊!丫头!”我对着目瞪口呆的张雨诗说道:“这些都是你的战利品。”

张雨诗“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完全没注意到,下次一定注意,下次一定注意。”

我:“不想有下次了。”

张雨诗:“不想也没用!今晚给你煮汤喝。”

我:“周四你要是不让我帮你提电脑,我就感谢你了。”

张雨诗立即反驳道:“这可不行,说话要算数。快点回去吧,我给你做饭去。”

回到小区门口,我和张雨诗就看到黄贤哲坐在车里面,看到我手里拿着大包小包,他急忙走过来,假装献殷勤地说道:“哥们我帮你拿吧。张雨诗你看你,他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能让他帮你提这么多东西呢,给我打电话啊。”

张雨诗白了黄贤哲一眼,自己走进十五栋。我把手里最重的两个袋子丢给了黄贤哲之后,跟着张雨诗身后走进十五栋,急急忙忙冲进电梯。

黄贤哲在后面紧追不舍,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对我太好了,当黄贤哲上了电梯之后,电梯居然发出了警报……众人纷纷怒目看着他,而他似乎没有下去的意思。我晃晃脑袋,走了出去。电梯终于不叫了,门被渐渐的关上,透过门缝,我与张雨诗对视,只是她的表情有点复杂,而我只是淡淡一笑。

自己卑鄙得有点大了,还是给黄贤哲一个机会,怎么解释就是他的事了。只是从头到尾我都觉得,他的确配不上张雨诗。张雨诗是那种对什么都很淡漠的女孩,不追求名利,不在乎得失,只要她开心,什么都可以。

而黄贤哲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小肚鸡肠、心机太重的男人,是不是在职场混久了,都会变得这样呢?如果是真的,我宁愿当一辈子网络写手,混的钱够我买一辆车就够了,我有我自己的梦想,带着一个笔记本,开着一辆不用太好的车,走到哪,写到哪。我要去看看那些经常来我空间支持我的读者,去认识陌生的人,去看陌生的风景,去听陌生的歌,去走陌生的路。天黑了,就找个地方睡一下,饿了,就找个饭店吃一顿,这样一直流浪下去。

等了几分钟,我走上电梯,空空的电梯内只有我一个人……顿时一种失落的感觉涌上心头。张雨诗和黄贤哲的关系再不好,两个人终究是有点关系的,而我又算什么呢?

我发誓我的想法很单纯,和张雨诗只是室友的关系,不曾有过什么非分之想。

回到家里,张雨诗正坐在沙发上生气,黄贤哲在最面一直解释什么,看到我进来,他们两个人同时看着我,我很自觉地说道:“你们聊,可以忽略我。”然后走回自己的房间。我很清楚,即使我在房间,他们两个也不可能忽略我的存在,因为我现在是他们的“问题的核心”。

完本试读结束。

是你的起运呀点评:

《合租爱情故事》这本书真的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好的小说了!作者续写春秋文笔细腻,想象力丰富,整本小说内容不浮夸不做作,犹为突出情感描写,内容悲伤却不失感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