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穿越之后娘养儿手册
穿越之后娘养儿手册

穿越之后娘养儿手册

作者:风浅兮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23 11:19:40

风浅兮的书《穿越之后娘养儿手册》主要讲述了:夏侯怀瑜跟玉禾渐渐在石化中凌乱,傅云织看着静静地夏侯怀瑜感叹了父母基因的重要。这呆萌的样子,可比之前凶巴巴的样子,要好看的多。傅云织忍不住上手捏了一把,软萌的很。夏侯怀瑜面色一红,他竟然被这个坏女人给调戏了。玉禾看的更是目瞪口呆。“你这女人果然厚颜。”夏侯怀瑜捂着被傅云织捏过的脸,一张小脸红彤彤的,不知是被傅云织气的,还是羞的。傅云织:“……”
展开全部

穿越之后娘养儿手册:叫唤娘亲

傅云织甩了甩胳膊,将衣服整理了下。看着夏侯怀瑜傲娇的小模样,她忍不住想起了现代她们班里最调皮的学生。

想起白天这小子的所作所为,傅云织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小娃娃。

看着只穿了睡衣便跑出来的夏侯怀瑜,傅云织蹲下了身子,带着恐吓味道的开口,“你说我现在大吼一声,外面的人进来,看到你,会有什么反应?”

夏侯怀瑜:“!!!”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狠?!

他一脸惊恐,忍不住看向了玉禾。

在祖母眼中,他可是一个已经进入梦乡的人儿。

像是知道夏侯怀瑜心中的想法,傅云织从地上站起身子,悠悠威胁道,“若是惊动了老夫人,她老人家过来看到你,不知道会怎么想?”

夏侯怀瑜有些撑不住了,他满脸惊恐。祖母是宠他不假,可是如果让祖母知道昨天的事情,估计会很生气吧?

但是他就要妥协,然后让这个女人一直幸灾乐祸下去吗?

夏侯怀瑜表示,他做不到!

“你这个女人,胡…胡说什么!”夏侯怀瑜的气势明显不如刚才那般了,“我可是大公子,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乱说的。”

傅云织闻言唏嘘不已,“我好害怕呀!可是小公子,您忘了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了吗?”

傅云织话落,脸上挂着甜甜且无害的笑容。

夏侯怀瑜看着傅云织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想到前几天他小姨跟他说的话。

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

你爹爹新娶的后娘,可不是个好女人,她以后会虐待你的。

可怜我的小瑜儿,早早的离开了亲娘的怀抱……

夏侯怀瑜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最后他一脸愤怒的看向傅云织,下定决心道,“我知道你这个女人是想做我的娘亲,告诉你,你休想!

而且,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跟父亲亲近。”

夏侯怀瑜话落,他神色委屈不已,眼眶里噙着晶莹的泪水

傅云织:“……”

她听得冷汗淋漓,这什么逻辑。

看着这样子的夏侯怀瑜,傅云织心里不免有些尴尬,她觉得得给这个小鬼下个定心丸,不然这家伙总是会胡思乱想。

“小鬼,我觉得你太多虑了。我正青春靓丽,并不想当你的后娘。

还有,是你爹要娶我,我不是我要主动嫁他。

这一点非常的重要,你一定要记个清楚。她可是个受害者呢!

最后,如果你非要跟我要个称呼,不如你喊我个姐姐?”

傅云织手中握笔,轻轻的在夏侯怀瑜额头上一敲。

原身长得如此貌美,却被称为娘亲,叫都叫老了。

夏侯怀瑜跟玉禾渐渐在石化中凌乱,傅云织看着静静地夏侯怀瑜感叹了父母基因的重要。

这呆萌的样子,可比之前凶巴巴的样子,要好看的多。

傅云织忍不住上手捏了一把,软萌的很。

夏侯怀瑜面色一红,他竟然被这个坏女人给调戏了。

玉禾看的更是目瞪口呆。

“你这女人果然厚颜。”夏侯怀瑜捂着被傅云织捏过的脸,一张小脸红彤彤的,不知是被傅云织气的,还是羞的。

傅云织:“……”

这娃儿这么小,竟然会害羞。这长大后,如何娶的美娇娘?

“玉禾姐姐,我们走。”夏侯怀瑜说完,恶狠狠地瞪了傅云织一眼,便要离开。

傅云织嘴角浅笑道,“这么快就走啊,下次再来玩啊!”

夏侯怀瑜闻言,步伐更快了。

这里是个是非之地,他再也不要来了。

傅云织透过纸窗看着那远远离开的背影,眼中的笑意越浓了。

深夜,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时不时散发银白色的光芒。

夏侯瑨着着一身月牙白的衣装,脸上挂着清晰可见的疲惫,洁白的月光,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

他刚从宫中回来,今日早朝,边关来报。东鲁边界一些附属小国,蠢蠢欲动。和亲已经不能够解决问题了。

早朝后,圣上便留下他们几个大臣,一直商量法子到现在。

此刻夜已经很深了,他还是不要去打扰孩子们的好,今晚,就在书房歇下吧。

就在夏侯瑨往翰庭轩走去时,同一月光下还有一个小身影从另一个方向前进着。

夏侯府的夜景是很别致的,小路的两边都有莲花灯引路,若是人晚上出来,一点儿都不会觉得害怕。

夏侯怀瑜步伐很快,他气冲冲地走在前面,玉禾紧跟在其后。

但很快,玉禾就发现这条路并不是回小公子房中的。

玉禾心下大惊,她急忙跑到了夏侯怀瑜身前,蹲下身子道:“瑜公子,您这是要去哪里?”

“本公子要去找父亲,让他休了傅云织那个厚颜的女人。”

夏侯怀瑜人长得小,气势却很高。

“公子万万不可,大人迎娶新夫人,是太后娘娘下的旨。这是他们谁也不能阻止的呀!”

玉禾心里明白的很,但她位低的很,小公子不一定会听。

“那我就要去父亲跟前参她一本,让她继续呆在祠堂里。”

哼,那个女人竟然捏他的脸,他一定得让她张张记性。

玉禾着急不已,夏侯怀瑜却突然跑了起来。玉禾转身见状,急忙追了过去。

“爹爹!”

夏侯怀瑜激动无比,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喜悦之情。

原来,夏侯怀瑜刚才竟然看到了正好回来的夏侯瑨。

夏侯瑨看到自己的儿子,血浓于水的亲情让他没有多想,直接抱起了夏侯怀瑜。

“爹爹,瑜儿好想你!”话落,夏侯怀瑜在他老爹怀中蹭来蹭去。

夏侯怀瑜帅气的小脸上流露着一丝满足,他还可以被爹爹抱,这种感觉真好。

玉禾匆匆来到夏侯瑨面前,恭敬行礼道“大人。”

夏侯瑨眉头一皱,他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薄怒,“这么晚了,为何不带小公子睡觉。 ”

玉禾闻言,将头埋得很低。

“这……”该叫她怎么说呢?玉禾偷偷看一眼夏侯怀瑜。

夏侯怀瑜是小人精一个,他急忙接话,眼中写满了委屈;“爹爹别怪玉禾,是我要玉禾姐姐带我去找娘亲的。”

夏侯瑨自知他近日娶新妇,他这个嫡长子又是个心思敏感之人,他爱怜的托起夏侯怀瑜的小脑袋,与他对视一眼,自家儿子眼中的失落,以及清晰可见的委屈,被夏侯瑨尽收眼底。

穿越之后娘养儿手册:告状

“瑜儿,爹爹不是跟你说过,你娘亲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吗。”。

“爹爹骗人,他们都说娘亲已经死了。”

夏侯怀瑜此话一出,夏侯瑨脸上的表情带上几分晦涩。他努力压制心中怒火道,“是谁跟你说的。”

夏侯怀瑜凑近夏侯瑨怀中,开始添油加醋,“是昨天新娶的夫人,她还,她还…”夏侯怀瑜说话吞吞吐吐,不过那样子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组织语言。

“她还怎么了?”夏侯瑨的口气波澜不惊。

夏侯怀瑜的小眼神四处张望,最后他目光盯着荷塘里的荷叶道,“她还扮鬼吓唬我。”

夏侯怀瑜此话一出,惊得玉禾急忙看向他。

小公子这是颠倒黑白啊,玉禾悄悄地看了眼夏侯瑨的脸色,似乎没有变化?

夏侯怀瑜也很恼,爹爹竟然不开口,不过他是不会忘记此行目的的。

于是,怀瑜小公子也不知道去哪里借来的勇气,他直言道, “爹爹,你休了那个坏女人吧。”

“哦,她是怎么吓唬你的?”夏侯瑨饶有兴趣,仿佛是夏侯怀瑜的话,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夏侯瑨直视他的儿子,夏侯怀瑜支支吾吾,半天说不上来。

夏侯瑨笑了,良久,他将夏侯怀瑜放在地上,“怀瑜,父亲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刚才他就瞧出了不对劲,怀瑜这小子每次撒谎的时候,眼神都会忍不住四处看。

并且,最重要的一点,这两人的穿着不太对。

依他看来,怕不是人家吓唬他,而是他跑去吓唬人家吧。

夏侯瑨眉头紧锁,至从月华离开后,这孩子就被他母亲带去教养,老一辈都是隔代亲。但如若就这么继续下去,将来怕是会无法无天。

夏侯怀瑜察言观色,他知道夏侯瑨不悦了。他怯怯地低着头,伸手拽了拽夏侯瑨的衣服,弱弱地开口,“父亲,”欲言又止。

夏侯瑨躲到一边,双手向后背去,威严道,“昨天晚上我们怎么说的?你自己重复一遍。”

夏侯怀瑜面色一僵,经过夏侯瑨的提醒,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昨晚上。

他已经睡下,谁知夏侯瑨出现在他房中,把他从被窝里拉起来,有条有序的教育一番。

他当时跟父亲保证说,以后绝对不会调皮捣蛋,不然就抄家规。

夏侯怀瑜回忆到这里,脸上的表情更加难过了。

家规呀,就是坏女人刚才抄的那种东西。怀瑜小公子不由伸手,他这么嫩小的手,若真要抄家规,得抄到几时啊?

怀瑜小公子想着想着,脸上便露出委屈巴巴的神色。

“不许哭。”夏侯瑨冷声。

夏侯怀瑜即将滚出眼眶的泪水,硬生生重新回去,他眼眶通红,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夏侯瑨转身背对着怀瑜,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重重地叹口气。

玉禾急忙蹲在夏侯怀瑜面前,正要小声嘀咕,耳边传来夏侯瑨清嗓子的声音。

玉禾:“……”

算了,小公子您自求多福吧!

夏侯怀瑜望天,月色正浓。良久,他用袖子抹去眼角的泪水,规规矩矩地站到夏侯瑨面前,举起双手,态度诚恳,“爹爹,怀瑜知错,请爹爹责罚。”

夏侯瑨瞥了眼,怀瑜的小手开始颤抖,夏侯瑨心生不忍,“罢了,此过先给你记着。待以后再一同算。”

“玉禾,还不马上带小公子下去休息。”

玉禾急忙恭敬点头,上前拉着怀瑜便想走。

夏侯怀瑜呆呆地看着夏侯瑨,那眼神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夏侯瑨转身,清冷地声音传来,“回去不要忘了思过。”

夏侯怀瑜:“……”

是错觉吗?他怎么感觉父亲不宠爱他了。

玉禾蹲下身子,将难过的夏侯怀瑜抱回去。

祠堂灯火通明,夏侯瑨轻轻将门推开,看到里面的景象,他额头青筋,忍不住跳了跳。

接着,便是一阵比一阵声音大的呼噜声,夏侯瑨心生疑惑。

他进到祠堂,态度恭敬地给夏侯家列祖列宗上香,“列祖列宗在上,晚辈夏侯瑨深夜造访,多有打扰。”

话落,从门外刮来一阵小风,将傅云织刚才放在案台上的家规吹到地上。

夏侯瑨看了一眼,便被纸上的字所吸引。

他不由低头身子,拾起一张来看。

夏侯瑨快速地浏览着,他越看越熟悉,这不是他们夏侯家的家规吗?

夏侯瑨从地上把剩下的捡起来,对照了下,这笔迹是出自一个人的字体,很漂亮的字体。

这是他新夫人写的?

刚才他从手下口中得知,傅云织早晨得罪了母亲大人,被母亲大人罚到祠堂写家规。

可从他进来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傅云织的影子。若不是这些纸张,他都怀疑手下给的消息了。

夏侯瑨低身,手指沾墨,墨水已经快干了。他转身,环顾一圈,最后在一个拐角,看到了他新进门的妻子。

“傅云织。”夏侯瑨冷声叫道。

傅云织回应给他的是一声呼噜声。

夏侯瑨:“……”

他眉头紧皱,有些不可相信,眼前的这个就是傅尚书府上的嫡女,他好兄弟傅云亭的妹妹,他的新夫人傅云织。

不过他怎么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傅云织,和跟他拜堂的那个不太一样呢。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咳咳……”夏侯瑨轻捂嘴轻咳一声,试图叫醒这个陷入梦乡的女人。

傅云织转了个身子,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继续睡。

夏侯瑨嘴角带着一丝浅笑,便低头在周围寻找,在看到地上的浮毛后,心里有了主意。

堂堂首辅大人犹如小儿玩乐般捡起那根浮毛,走进熟睡中的女人,拿着那浮毛,凑近傅云织的鼻子上下摆弄。

傅云织的鼻子动了动,而后又动了动。

紧接着正在跟周公下棋的傅云织,突然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并伴随着唾沫星子,直冲首辅大人的俊脸。

下一秒,

夏侯瑨黑了一张脸,一双怒目冷峻地看着傅云织。

梦境中拥有帅气脸的周公,随着这个喷嚏之后,变成了一个黑着脸的男人。一双星眸像是要燃烧掉什么。

傅云织浑身打了一个大大的激灵,然后,她醒了…

小说《穿越之后娘养儿手册》 第6章 叫唤娘亲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很少遇到这么对自己口味的都市异能文,很好看,文笔,剧情都很好,代入感很强,请风浅兮大大继续加油,我们书友一直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