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误惹厉少请低调
误惹厉少请低调

误惹厉少请低调

作者:灵异人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08:44:59

在《误惹厉少请低调》里面是一波三折,灵异人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他们是想告诉她,沈侯晟这十几年对华睿所为的尽心尽力原来是为了侵吞华睿集团所做的努力罢了!看着手里的那些资料,夏幼南恨不得将它撕个粉碎,但她不能,这些都是控告沈侯晟侵吞华睿的证据,她非但不能撕毁,而且要保护好。“夏小姐,你,你还好吗?”艾斯见她脸色异常难看,担心询问。夏幼南冷静回神,目光凌厉地看向艾斯,看着她的眼神,艾斯微微一怔,总觉的她变得有些不一样。
展开全部

9-目的

确认了他的身份后,她不再淡定,传闻厉氏集团的前任董事长厉玄曾是她母亲的爱慕者。

也就是说他父亲曾经爱慕过她母亲,而且她外公夏闵行还是厉玄的商业启蒙师。

这还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们俩个已经——

虽然那啥不是在她意愿之下,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她也没办法不去承认。

一想到这层关系实在是让人有些惊魂未定!

传闻当时她母亲夏天与他父亲厉玄一度被称为商业界的“金童玉女”,只是不知道为何,她妈妈最后选择了沈侯晟那个人渣。

如今想想,当初妈妈的眼光还真是差的离谱。

再看看人家厉……

算了,人家都去世好几年了,好可惜,连见见他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看看他儿子厉诚桀,总应该能从他的身上找到一些他父亲的踪迹吧?

瞧瞧厉诚桀这修长的腰身,以及那四块坚实的腹肌,实在是……

脑子里忽然闪现出那晚,他赤着上身,露出腹肌的画面。

实在是美的很呐!

不知不觉间,傻傻地笑出了声。

却没发现某人与他的助理艾斯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艾斯发现她一直盯着他们厉少,眼底浮起一丝了然,原来又是看上他们家厉少了。

看上也没用,他们家厉少不近女色的。

艾斯心里这样想着,下意识看向厉诚桀,却发现他们家厉少的视线则是停留在……

惊雷从空中劈过,艾斯被打脸,这脸打的也特快了些吧!

只是他们家厉少什么时候对女人开始有兴趣了。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艾斯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再次看

了过去,这一看,彻底惊呆了。

他们家厉少居然看着那女人,笑了。

厉少居然笑了。

他有多久没看到他们家厉少笑了,记得那还是五年前的事情。

这天大的好消息,回去以后,一定要告诉老夫人。

老夫人听了保管会很开心。

艾斯趁他们没注意偷偷拿手机给厉诚桀照了张微笑的相片。

他前脚刚把手机放起,后脚就被夏幼南给发现了,她疑惑地看向艾斯,艾斯表情剧变,忙向她做了个“嘘”的动作,要她保密。

夏幼南神色微愣,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但没当场揭穿。

望着厉诚桀那骨节分明的手,以及那俊美的五官,乌黑璀璨的眸子,专注于手中的资料,丝毫没发现她。

这么帅,估计他父亲也丑不到哪里去。

想到沈侯晟的颜值,夏幼南越来越替她母亲感到不值了。

这么帅的帅哥不要,非要嫁给沈侯晟那王八羔子,真是猪油蒙了心。

厉诚桀和助理艾斯听到她惋惜的叹息声,下意识抬眼看向了她。

似乎发现了他们的目光在注视自己,夏幼南面色尴尬地笑了笑,随即立刻垂眸,不再看他。

真丢脸啊!

还好没发现她在盯着他,要不然更丢脸。

厉诚桀合上手里的资料,将资料交给了艾斯,艾斯接过资料,然后走到了她的面前。

夏幼南微愣,抬起诧异地眸子看向他们俩。

“这什,什么东西?”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把这东西给她。

“这是我们家厉少查的资料。夏小姐先看看,看了之后你自会明白。”

厉诚桀眸光幽深地看了夏幼南一眼,然后起身离开了病房。

艾斯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夏幼南旁边。

夏幼南一脸疑惑地抬眼看向艾斯,艾斯朝她别有深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立在一旁安静的等待。

夏幼南忽然感觉这气氛不大对,怎么感觉怪怪的。

她迟疑了几秒后,还是翻阅起里面的资料来,这一看不要紧,一看,她的血压蹭蹭地往上飙。

这竟然是他们华睿集团这十多年的运营机密。

“你们居然调查我们华睿的内幕?”夏幼南情绪激动道。

“夏小姐别激动,我们不是有意要窥探贵公司的机密,我们这么做是帮您彻底的了解一下,这十几年来华睿再你父亲的管理下,有什么变化而已。没有别的意思!”艾斯耐性解释道。

听了艾斯的话,夏幼南蹙了蹙眉。

心下暗想,如果厉氏要对华睿不利,这些好不容易打探到的资料,怎么会轻易的让她看?莫非,他真的是来帮她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夏幼南想了会儿,继续往下看,当看到资料最后一页时,她终于明白他们的意思。

他们是想告诉她,沈侯晟这十几年对华睿所为的尽心尽力原来是为了侵吞华睿集团所做的努力罢了!

看着手里的那些资料,夏幼南恨不得将它撕个粉碎,但她不能,这些都是控告沈侯晟侵吞华睿的证据,她非但不能撕毁,而且要保护好。

“夏小姐,你,你还好吗?”艾斯见她脸色异常难看,担心询问。

夏幼南冷静回神,目光凌厉地看向艾斯,看着她的眼神,艾斯微微一怔,总觉的她变得有些不一样。

“艾斯先生,资料我已经看完了,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了?”

她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免费的午餐,也更不会傻到会相信凭那所谓的关系,厉诚桀就好心的帮她。

他一定是有他自己的目的,外公曾经告诫过她,商场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无尽的利益。

艾斯面色微愣,正要说些什么,门再次被推开。

厉诚桀走了进来。

夏幼南抬眸望向他,只见他目光深邃,黑眸玩味地盯着她。

他嘴角噙着莫测地笑容,拍了拍手掌,朝着她缓缓地走了过来。

“原以为你是个蠢笨的小丫头?但现在看起来,是我弄错了。”他磁性般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夏幼南微愣,只觉耳朵痒痒的,异常难受,不悦地弩眉。

说话就说话呗,干嘛,离她这么近。

夏幼南不悦地往后退了退,冷着一张白皙的脸,“厉少,有什么话,快点说。”

见她态度很不是友好,厉诚桀蹙了蹙眉,但丝毫不影响他此刻的心情。

他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在等一只频临死亡的小白兔,为了求生挣扎求救的样子。

10-妥协

他勾唇浅笑,目光幽深地看着她,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

只是,手指蓦地勾住她的下巴,邪魅俊俏的脸上勾起一抹玩味。

“我帮你夺回华睿,而你只需做我的女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望着那张俊脸,夏幼南愣住了神。

“什,什么?”似乎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一时惊呆了。

他似乎发觉了她这点,邪魅地勾唇朝她呼出一抹气息,淡淡地薄和味道从他嘴里吐出。

她立即回神,不悦地皱眉看着他。

“谁,谁要做你女人!我,我我才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她看着他绝美的脸,紧张地拒绝道。

“呵!”似乎她的拒绝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冷呵出声,嘴角弯起一抹冷冷地弧形,“傻丫头,还看不明白局势吗?”他捏起她垂于耳垂的发丝,帮她温柔地撩起。

夏幼南微微蹙眉,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他冷嗤一笑,“再你躺进手术室的一小时,你那所谓的父亲沈侯晟已经召开记者会,将你踢出了华睿的董事会,并且解雇了你再华睿的代理总裁。”

她震惊地后退了一大步,显然被他所说给惊呆了。

“什,什什么?”她面色惨白,不相信他说的话,情绪激动,“不,不会的!他没有权利这么做,我,我才是华睿集团的董事长,他怎么能……”说到这儿,她没留意到厉诚桀唇角扬起的嘲笑。

但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惊讶之色逐渐消失。

她怎么给忘了,她和李家的婚约已经取消,李家在华睿又是她在华睿唯一支持她的股东,能有今天,应该早在意料之中!

只是没想到这一切来的如此快速,快到让她措手不及。

夏幼南气愤地咬着薄唇,眼底隐隐透着一股浓浓地怒意。

望着她那愤怒地小脸,厉诚桀勾唇轻笑,“你现在已经没有后路可选了!除非……”他目光冰冷地盯着她,望着那双因愤怒而变红的双眸,“除非,你想亲眼看着你外公的心血,彻底落入沈氏手上,你才知道后悔?”

她震惊不已地连连后退,他步步紧逼,眼底由愤怒转变为惊恐,她双眸慌乱地开始四处乱转,不知所措的模样,让人心疼。

厉诚桀想伸手去安慰她,但不知怎的,手迟迟没有落到她的肩膀,只能看着她满脸无措地蹲在地上无声痛哭。

大约过去了十多分钟。

厉诚桀转身,正要离去,夏幼南以为他要离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就像是站在悬崖边那颗唯一能救命的稻草。

他都能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的疼痛感,看着她仰起泪痕的小脸,不卑不亢道,“帮我救华睿!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说完,眼泪像断线的纸鸢落了下来。

看着她,有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人,梨花带雨的模样,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很快便触动了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处薄物。

拽住她的手,将她从地上用力拽起,用力一把拥入了怀里。

她错愕地趴在他肩膀,白皙的脸庞紧紧靠在他怀里,眼泪打湿了他的衣服。

他温柔地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我答应你!只要你乖乖的,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他将她用力地拥紧,生怕她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直到,某女被他勒得快要透不过气来,他才松了手。

望着眼前那张充满惊讶地脸庞,厉诚桀瞬间恢复了神智,俊脸微沉地撇开,漠然道,“只要你安分守己,不给我惹麻烦!华睿的事,我会帮你解决!接下来,你就听艾斯的安排吧!”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望着绝然离开的厉诚桀,夏幼南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刚才那表情算什么意思?是他自己要她做他女人的,又不是她逼他的?摆什么臭脸给她。

艾斯见她神游,也不好意思打扰,耐性地站在旁边等候。

等她回神,她才发现艾斯还站在她旁边,她尴尬地看了他一眼,想起刚才她那个糗态,尴尬极了。

她尴尬地朝他勉强一笑,艾斯也很有礼貌性地向她点了点头,然后道,“夏小姐,不必过于担心。既然厉少答应帮你,他一定会言出必行。您就放宽心,暂时在这里好好养伤,等您伤好后,我会亲自来接您回厉家别墅。”

听到要带她去厉家别墅,夏幼南表情一僵,似乎想起了什么,询问道,“我听说,厉家有位老夫人,她……”

没等她把话问完,艾斯便尴尬地看了她一眼。

“呵呵呵,老夫人虽然看上去有些严厉,但她人很好,应该不会太为难夏小姐的!小姐,不必担忧,有什么,厉少会帮您的!”

“呵呵呵……”他会帮她吗?瞧,他刚才黑着脸离去的样子,搞得恨不得远离她十米开外。

不欺负她就不错了,还帮她,她可没抱什么希望。

艾斯说了几句寒暄话后,离开了病房。

一时间,整个病房只剩下了她自己。

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还有先前的事,就如同做梦似得在她脑海里不停放映。

一星期后。

李然不知从哪里得知夏幼南出车祸,住进圣德安医院的消息。

名义上前来探望的李然,其实就是想来夏幼南面前羞辱她。

李然在沈幼西的陪同下,一大早就来了圣德安。

人刚走进大厅,没多久,就被医院的护士给拦了下来。

而这时,夏幼南刚好做完检查,从走廊里走了出来,恰好,遇见了李然母女。

见到李然母女,夏幼南本能的转过身,就要离开。

却被李然母女一眼认了出来,还当着大厅所有人面,喊她的名字。

“夏幼南,你给我站住!”

无视护士们的阻拦,李然母女急切地走了过来。

夏幼南见大厅里人们异样的目光,望着自己,眼见自己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回过了身。

“果然是你!”沈幼西嘲讽一笑道。

“我还以为妈认错了人,没想到还真的是你,呵,几天不见,长本事了?”想起了今早上的娱乐新闻,上面说她与厉氏集团董事厉诚桀的绯闻,就气不打一处来。

完本试读结束。

江潜超级甜点评:

《误惹厉少请低调》这个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非常的扣人心弦,也让人看了为之动容,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带进去,这本书我一直关注着它的更新从而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