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凤凰于飞:遗世倾城
凤凰于飞:遗世倾城

凤凰于飞:遗世倾城

作者:凤舞九妖

状态:连载中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1 12:43:19

凤舞九妖的书《凤凰于飞:遗世倾城》主要讲述了:交待玉素不许把今晚的事情与外人说起,就算彩蝶也不能知道,玉素保证过后,便被打发出了门。如今原主的父亲还在牢中,她没有心思想别的,今晚的插曲顺理成章的被抛到了脑后。第二日中午,曲倾城本想挂出黄帕把承乾的手下招来问问自己交待的事有何进展,彩蝶还未将帕子挂出便听下人来报,说老爷已回府,正叫她过去。那么快?难道是费墨翎找人疏通了关系?没来的急细想,曲倾城快步走到前厅,刚到门口,便看见曲无双坐在椅子上,费墨翎站在一旁伺候。
展开全部

11-夜访

第十一章夜访

牢房里阴暗潮湿,一脚跨入便能闻到一股子霉味,曲倾城拿出帕子掩了掩鼻。

来到曲无双所在的牢房,便见他颓废的坐在地上,头发散乱已无往日的光风,手上隐约可见斑驳的血迹。

“爹爹,女儿来看你了。”曲倾城没有见过这样的父亲,虽说他不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父亲,但他毕竟是原主的生父,她身体里流着他的血。

听见声音,曲无双猛的一抬头,看见女儿正站在自己面前,激动的站起身走向牢门:“你怎么来了?”

“女儿担心父亲,便买通了衙门里的人,偷偷进来看望爹爹。”曲倾城伸出手,握住他放在门杆上的手。

没想到生性柔弱,见人就躲的女儿竟敢来这里看他,一时间曲无双眼眶微红,当下的心情无法言喻:“你有心了,为父很欣慰。”

“爹爹莫急,女儿一定会想办法救您,只是不知官府为何将您给抓了进来。”曲倾城有条不紊的进入正题。

想了会儿,曲无双道:“为父也不知,只是前几日东城有块地,我通过他人买了回来,听说当时还有另一个买主,只是没有我出的价高,地主便卖于了我。除了此事,再想不到是何原因了。”

生意上的纠纷引来牢狱之灾?

可是溢阳城内,曲家势力雄厚,与官府的关系自然不在话下,就算有什么,私下打点更是易如反掌,如今官府不顾往日情谊抓了他,便可证明对方的来头比曲家大,若真如他所言的话,曲倾城眼眸微眯,暗自猜测。

“爹爹,可知与您争地的是何人?”

曲无双想了想:“为父倒没有见过那人,听管事的掌柜说是北阳来的商人。”

强龙想斗地头蛇?不可能,单凭对方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绝非善类,而且是在太子脚下,唯一有可能的便是这争地的人是朝中人。

曲倾城分析了个大概,虽不了解古时朝庭大官的作派,但凭她对人性的了解,这是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

“爹爹莫怕,倾城和二娘一定想办法将您救出去。”如今,她需要准确的情报才能应对,如果真是官家的人,只能靠承乾的手下,摸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曲无双将手伸出牢房摸了摸女儿的头:“你长大啦,竟能替为父分忧,为父很是欣慰。”

“这是倾城应该做的。”曲倾城边说着边示意彩蝶将事先准备好的棉被,吃食塞进了牢房内:“天气渐凉,倾城怕爹爹吃不好睡不好,特备了些饭菜和干粮还有被子,您且耐心等着,女儿一定会救您出去。”

“乖!”曲无双老泪纵横,孩子长大了,想必她娘在天上看着也会欣慰吧。

与他聊了会,曲倾城一行人离开衙门,往家里赶,天已黑透,路上行人少了不少。

“小姐,用点晚膳吧。”彩蝶唤了声坐在窗前发呆的主子,桌上的饭菜热了又热,可她却看也不看一眼。

曲倾城回头:“放着吧,一会吃。”

曲无双还在牢里,若不想办法救出他,自己怎对得起原主,毕竟她用的是她的身体,重生之恩必须报。

“小姐,一会菜又该凉了。”彩蝶一脸担心。

她摆了摆手:“我需要静静,你和玉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们。”

俩丫头交换了个眼神,无奈的走出屋子关好房门。

屋内烛光摇曳,映出窗前玲珑有致的人儿,承乾进屋便见此景像,不觉晃了神,却很快的恢复:“不吃饭就能救出你父亲?嗯?”

“谁?”屋里莫名的响起男人的声音,曲倾城暗骂自己粗心,猛的转过头,才发现是承乾:“承公子突然闯进女儿家的闺房,似乎不合礼法。”

“我来见自己的未婚妻子,有何不妥?”他声音沙哑,略带磁性的反问。

太不妥了,曲倾城忍下翻白眼的冲动,不想与他争论:“不知公子来此所谓何事?”

“本公子为救你父亲而来,若不欢迎,我走便是。”承乾转身故作离去。

虽然潜进曲府在他眼里只是小菜一碟,但大晚上的不在家里休息来她这里,又怎可能就这么回去,曲倾城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表演。

见她没有挽留的意思,承乾停下脚步:“怎么?不担心你父亲出不来?”

“担心。”她淡淡的吐出两字。

“那为何不留我?”承乾眼里泛起好奇的光。

曲倾城笑了笑:“救不救父亲,公子心中已有定论,我一小小女子怎能左右?”

“有意思。”承乾细长的眼睛一抬:“你竟如此透澈,本公子也不说暗话,只要你肯求我,我就救你父亲。”

想必他已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曲倾城快速盘算了下:“如果求公子可以救出父亲,那么小女愿意。”

说话间,她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求公子救救我爹爹。”

没想到她会如此爽快,承乾的目光投向跪在地上的人儿:“真是大孝女,既然求我,我便救他。”

听此言曲倾城心中一喜,连忙道谢:“谢公子,大恩大德小女没齿难忘。”

“记住,除了宫里的子主,家里的父母,我不希望再看见你下跪。”承乾语气冰冷,看似不悦。

要不是为了救父亲,她又怎会低声下气,曲倾城在心里嘀咕,看她的表情,承乾继续说道:“怎么?不服气?”

“没有没有。”他是魔鬼吗?竟能看穿她的想法。

承乾走到她跟前将她扶了起来,两人的距离十分近,近到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

从没有靠男人如此进的曲倾城,干咳两声,不着痕迹的退了半步。

承乾眯着眼看她:“怎么?怕我?”

笑话,她会怕?曲倾城心底冷哼了声,表面却努力维持平日的端庄:“小女还未出阁,公子虽是我未婚夫婿,但我还未进门,该守的礼法还是得守。”

“左一句礼法,右一句礼法,你若真懂礼法,还违背曲府的教条私自出府?”承乾缓缓逼近。

呃……他说的出府指的是哪一次?在他的注视下,曲倾城有种被猎物盯上的危机感。

12-插曲

堂堂二十一世纪的精英杀手凤凰,竟然会怕几百年前的古人,若紫鹰和幻月还在的话,指不定怎么笑话她。

曲倾城轻咳两声:“本姑娘还未过门,出不出府与你没有关系吧?”

“哦?你觉得怎样才算有关系呢?”承乾冷冷的的问道,很好,这丫头的胆子够肥,还敢顶撞他。

曲倾城耸了耸肩:“煮熟的鸭子都会飞,何况是人呢。我还没进你承国公府的大门,顶多就算个未婚妻,既是未婚,也有可能悔婚。”

“我倒要看你怎么悔婚。”被她的话激到的承乾大步上前,腰一弯便把她扛在肩膀上,快速的朝床的方向走去。

妈妈咪呀,他想做什么?曲倾城心头一禀,直觉告诉她这男人被自己刺激到了,正想着,一股蛮力把她甩在了床上,她想要起身,却被一具壮硕的身子压了回去。

“你……你想要干什么?”

现在知道怕了?承乾冷哼:“你不是说煮熟的鸭子会飞,我倒想看看你成为我名符其实的妻子还怎么逃。”

他不会是想用强的吧?曲倾城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曾经苦练的本事在此时毫无用武之地,他太重,而自己这副身子太娇弱,压根不是他的对手。

“嘿嘿……公子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非君子所为。”被禁锢在床上的曲倾城谄媚一笑,借此缓解男人的怒气。

承乾半眯着眼看她:“知道怕了?嗯?”

“怕了怕了,我知道错了,保证下次不敢了。”曲倾城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还有下次?”他瞳孔微缩,唇贴向她的耳朵。

曲倾城将头转向另一边,尽量与他的唇拉开距离:“没……没有下次。”

承乾撑起身子,伸手拂过她垂于脸上的发丝:“在出阁前,你最好管住自己的腿,不然……”

他的声音很轻,意味深长的警告丝毫没因声小而失去威力。

“一定一定,我保证它绝不乱跑。”再不情愿,曲倾城也懂得掩其锋芒,必竟自己还在人家嘴边呢,若是惹怒了他,没有好果子吃。

见她突然变得听话,承乾颇为诧异,却也没再说什么,这时,玉素毫无预兆的闯了进来:“小姐,奴婢给您熬……”

前厅的门没关吗?曲倾城闭上眼,心头升起一股无挫败感,这男人进来也不知道要关门,现在好了,被玉素撞见,说也说不清了。

“你身后有尾巴么?进来也不知道要关门。”曲倾城皮笑肉不笑的在他耳旁说道。

承乾似乎没有被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干扰,他扬起唇,在她耳边回道:“我乐意。”

淡淡的檀香味穿入鼻尖,曲倾城不觉的晃了下神,呸,她在做多什么?

“你快起来。”回过神的曲倾城用力的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尽管她的力气在男人面前毫无作用。

承乾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才不紧不慢的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袍,自若的走了出去,经过玉素跟前时,淡淡的说了句:“照顾好你家小姐,若让我再知道她到处乱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啧……,这男人真有意思,竟敢威胁她的丫鬟。

待他走后,玉素才敢走到主子身边:“小姐,他……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奴婢怎么不知道?他有没有对您怎样?”

能怎样?曲倾城坐起身,朝天翻了个白眼:“我们怎样你不看到?”

“承公子没有非礼您吧?”玉素脑补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不觉有些担心。

曲倾城站起身,敲了下她的脑袋:“成天脑子里想些什么?我们衣服好好的能做什么?”

顶多被他吃下豆腐而已,曲倾城撇了撇嘴,当然,这话她只敢在心里说说。

“哦!”玉素应了声,将手上的托盘放在桌上:“小姐,奴婢给您熬了碗山药羹,趁热喝了吧。”

折腾半天,耗费不少体力的曲倾城确实有些饿了,她坐到桌前,拿起汤匙吃了起来。

“小姐,刚才承公子亲你了吧?”玉素不声不响的走到主子身旁,在她耳边说了句。

山药羹本就烫,曲倾城被她忽如其来的一句给呛道,趴着桌干咳起来,玉素见状吓了一跳,忙给她倒了杯水:“小姐喝口水。”

接过茶碗,她想也不想的一饮而尽,水刚入口烫得她哇哇大叫:“臭丫头!水那么烫你给我喝。”

“对不起小姐,奴婢忘了彩蝶把壶里的水又热了遍,奴婢知错,请小姐责罚。”玉素慌忙跪了下来。

“起来。”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曲倾城不忍心苛责:“以后别动不动就跪,我还没死呢。”

“是。”玉素连忙起身说道。

曲倾城深深的吸了口气,今晚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冲,不是承乾欺负她,就是玉素这丫头整她,真是够了。

交待玉素不许把今晚的事情与外人说起,就算彩蝶也不能知道,玉素保证过后,便被打发出了门。

如今原主的父亲还在牢中,她没有心思想别的,今晚的插曲顺理成章的被抛到了脑后。

第二日中午,曲倾城本想挂出黄帕把承乾的手下招来问问自己交待的事有何进展,彩蝶还未将帕子挂出便听下人来报,说老爷已回府,正叫她过去。

那么快?难道是费墨翎找人疏通了关系?

没来的急细想,曲倾城快步走到前厅,刚到门口,便看见曲无双坐在椅子上,费墨翎站在一旁伺候。

“爹爹。”

“乖女儿,快坐。”曲无双见她,热情的招呼。

什么情况?曲倾城摸不着头脑:“爹爹这么快回府,不知是何人功劳?”

“这当然要感谢贤婿,若不是他,为父还在牢里吃大锅饭呢。”曲无双捻须说道。

“贤婿是谁?”曲倾城一时未反应过来。

曲无双听了哈哈大笑:“不就是你的未婚夫婿?”

承乾?没想到他真的把父亲救出来了,还挺守信,突然,她对这个承国公府的大少爷有了改观。

小说《凤凰于飞:遗世倾城》 第11章 夜访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看了怎么多的穿越重生小说,他们的套路都差不多看都看腻了,《凤凰于飞:遗世倾城》这本书不错,十分有新意,文笔也很好,看到几个情节我都哭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