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 至尊拳王
至尊拳王

至尊拳王

作者:人非圣贤

状态:已完结分类:仙侠武侠

时间:2021-01-11 12:14:32

最新小说《至尊拳王》是人非圣贤的书,主要内容为:现在他一个独眼龙和我决斗,我便不敢应战,何以来的变强。连解决对手的勇气都没有,我还有脸谈什么杀父之仇、家族荣誉么。所以我决定了,这次决斗,我势必要用出我的所有力气,即使输了,我仍然能够坦然的面对以后的路,这便是我的想法。唉,想了这么多,我终于做出了决定。再看少爷和马伽,他们两个正在研究他们的对手,完全就没有再搭理我。想来也是,他们两个早就想好了。我是属于白送的,肯定输。他们两个好好打,打赢了我们就赢了。所以他们的压力相当大,我也能理解,所以看他们的样子,我也再没有打扰他们。
展开全部

11-决斗前夕

马伽对我说,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由于人种的不同,身体的优缺点就不同。

黑种人天生肌肉密度大,他们有着较好的爆发力和力量;白种人则有较好的柔韧性和抗击打能力;而黄种人则具备较好的敏捷性和协调性。

也就是说,与盖伊这帮家伙对打,我们的优势就是速度和敏捷,他们的优势就是力量、爆发力还有抗打。

“那怎么算都是我们输啊,速度有个屁用啊,只有跑路的时候用的上。”少爷埋怨道。

马伽笑了笑说:“少爷,我不想说你,你完全没有黄种人的速度啊!”

少爷听罢,白眼一翻,不乐意的说道:“那我就应该等死喽!”

马伽说:“你唯一没有的就是速度,但是其他的你都有,爆发力、力量、抗揍,你统统占全了!我并不担心你会在这场决斗中吃亏,而我却比较担心……”

说道这里,他们两个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我!

说实话,在这半年里,我的力量和速度有着惊人的改变,我自己能够的体会的到,但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缺少实战经验的人,所以他们比较担心。

用少爷的话就是:“雷子属于是白送那伙的,你不要指望他赢了!”

其实我对自己能否战胜对手心里也没底,但是不知为何,我却有着很足的信心,我甚至有种想马上与那帮杂碎较量较量的冲动。

可少爷和马伽不相信我,这不,在决战的前一个夜晚,我们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正在商讨杀敌大计。

说是商讨,就人家马伽一个人在讲,我和少爷都心猿意马的,我就想着明天怎么才能发挥的好,怎么才能全部展示出我的修炼成果,万一输了我怎么办,我的耳朵怎么办。

而少爷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马伽抬杠,竟捡没用的说,这三人小会议开得真是失败。

但是并不是一点成果没有,最终,在他们两个的强烈建议下,我们研究出了一条计策:孙膑赛马。

小学的时候大家都学过这篇课文,说的是对手的三匹马分上、中、下三等,这三匹马与孙膑的上、中、下三匹马相比,每个等级都稍微的强一些。

这样上对上、中对中、下对下,孙膑三场肯定都输了。

于是,孙膑想出了一条妙计,他把自己的下等的马改为上等,与对面的上等的马比赛,这样就只弃掉了一场胜利,但是接下来,他们的上等马对对方的中等马,中等的马对对方下等的马,能赢两场,总比分2比1可以获得胜利。

而在这场比赛里,我就是孙膑的下等马,我的命运就是和对面的上等马抗衡,然后理所应当的输掉比赛。

马伽在这之前暗地里调查过了,对面三人的实力都很强劲。那个凶神恶煞的白种人,是和盖伊同在一起的战友,也是一起犯罪的合伙人,他在三个人中实力最弱,由马伽来对付。

三人中的黑人是著名的黑市拳选手,人称黑珍珠,他的实力在三个人中排中间。由少爷来对付,少爷也拍着胸口做了保证,要像平常打黑市拳一样打败他。

而那个独眼龙则是最难搞的一个,他的战斗力无从考究,但是应该在盖伊战斗力之下,要不然怎么会在盖伊手下俯首称臣呢。听说独眼龙之前是一个赏金杀手,因为一次酒后作案留了蛛丝马迹被警方逮捕了,雇主把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送到了这里。

之所以认为他战斗力在三人之中排最高,是看他平时的表现,所有训练项目他都能提前完成,并且这个人平时不苟言笑,盖伊也很敬重他,看起来似乎有些实力。

还有,用少爷的话说,做杀手的啥招式都有,只要能干倒你,他什么招式都用的。什么插眼睛啊,吐唾沫啊,猴子偷桃啊,泰式咬耳朵啊,都可劲招呼的!他这倒是说的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了。

少爷对我说:“雷子,这场比赛你肯定是赢不了的,你上去就保护好自己的小命就行了。”

说着,他想了想,似乎觉得不对劲,又说道:“雷子,这样吧,干脆你上去就跪那认输得了,还能免遭一顿毒打。”

我跪你大爷啊我跪,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没用么少爷。认输就认输,还让我跪着干嘛呢!

呸呸呸!谁要认输,他独眼龙再厉害,我也不能没了民族气节不是,虽然我听了马伽的分析后,相当的紧张,但是,我这个死要面子的人,是不会在这种场合下认输的。

话又说回来,谁不怕疼,谁不怕死,在面对一个可怕的对手的时候,你是否会胆怯,会退缩,会选择逃避。也许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可是请你转念想一想,这对手可能是生活,可能是命运,可能是你自己,在他们强大的银威下,你是否能够为了面子,潇洒的去挑战他们。

说句实话,大部分人没这个勇气。

而我在面对一个活生生的强劲对手的时候,我也想退缩,想逃避,甚至我都想不要面子了,像少爷说的,上去就认输,反正马伽和少爷会帮我争取胜利的。

可是在人有了目标之后,心里有了追求,阻挡你追求目标的敌人,遇到他们,你能够退缩吗?如果你选择逃避,说明你的目标还不够坚定。

但是我,杜雷,咬着牙在这里坚持着,受尽再多的伤和痛苦都没有想过放弃,我只为了能够活下来,变强,然后去做那些等着我解决的事情。

现在他一个独眼龙和我决斗,我便不敢应战,何以来的变强。连解决对手的勇气都没有,我还有脸谈什么杀父之仇、家族荣誉么。

所以我决定了,这次决斗,我势必要用出我的所有力气,即使输了,我仍然能够坦然的面对以后的路,这便是我的想法。

唉,想了这么多,我终于做出了决定。再看少爷和马伽,他们两个正在研究他们的对手,完全就没有再搭理我。

想来也是,他们两个早就想好了。我是属于白送的,肯定输。他们两个好好打,打赢了我们就赢了。所以他们的压力相当大,我也能理解,所以看他们的样子,我也再没有打扰他们。

我只能在心里万分感谢我的两个兄弟,感谢他们为了我而这样的卖力,我无以为报,只能明天以我所有的激情与热血挥洒在决斗场内,他们为了我决斗,我要为了他们拼命。

此时的我,走到自己床前,余光看见远处盖伊鄙视的目光投向我,一阵愤怒由心底慢慢升起,盖伊,我知道现在我与你的实力相差很远,但是终有一天,我要你好看。

我躺在床~上,思绪不受控制的漫天飞舞,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竟然想起了林佳,她现在长的可真标致啊,唇红齿白弯眉如月,杏眼灵动俏脸如雪,女大十八变,真的难以想象小时候的那个胖丫头竟然脱胎换骨,长成了这么个美人。

唉,又**了!人家是个大小姐,你是个孤儿,人家那叫富甲一方,你这个叫发配边疆,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想都不要想了!

唉,可能是我太久没看见女人了吧,才想到她,一定了是了。不想了,睡觉,明天还得和独眼龙研究生存的艺术呢。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我便进入了梦乡。

梦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他能让你见到你最想见的人,在梦里,我看见我了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一边向我招手一边问我吃饱了么?最近学校有没有人欺负你啊?

我还好像理所应当似得回答道,吃饱了,没人欺负我。此刻的我被浓浓的亲情包围着,这感觉让我浑身充满了温暖。

我的老爸老妈在听到我的回答后,欣慰地笑了,但是他们地笑容离我越来越远。

我突然十分害怕,我怕他们离开我,我哭着求他们别走,但是他们却仍然微笑着慢慢消失。

我拼命的想要抓住他们,却发现林凯出现在我面前,他说:“小雷,李青峰和吴天启是你的仇人,他们杀死了你的父母,你要为他们报仇,听见了么,你要为他们报仇。”

我的心像被撕裂一般的疼痛,我哭喊着我父母的名字,却发现空荡荡的世界里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寂静和黑暗慢慢将我包围,孤独油然而生,我很孤独。

下一秒钟,我被这个梦惊醒了,我却发现我的两个眼角竟然满是眼泪。

我真的好想我的父母,好恨吴天启和李青峰,他们为了自己的私欲,破坏了我的家庭,他们的罪行天理不容,我一定要活着从这里出去,出去第一件事,我便要亲手解决了这两个家伙。

在这个四面环海的小岛上,我的仇恨没有一天不在增长,这仇恨也是我活下去的动力,所以,我要战胜所有的人,我要成为一个像外公那样的格斗家,然后手刃我的仇人。

此时天已经微微亮了,我也已经睡意全无了,我穿上衣服,推开们,走了出去,走向角斗场。

西27训练营有一切关于打架的东西:器材,人,教练,场地等等,而这里的规则除了训练就是打架,所以在这里,教官允许学员私自举行决斗,但是决斗有三个条件,第一、必须是双方自愿的;第二,必须是正大光明的,不能暗箱操作和私密的进行决斗。第三、必须使用训练营的专门决斗场地。

刚刚到这个训练营的时候,我看见天天有人在角斗场地吆五喝六的,感情刚到这的时候都想混个名声。但是现在却很少有人再决斗了,因为大家连命都快保不住了,还有谁愿意扯这些事。

我和盖伊的决斗当然也定在角斗场,具体时间还没有定,这要看教官今天的训练安排,我们只有抽空才能去做自己的事。

我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多了,这个时候估计我们又要起床训练了。没错,我已经听到了熙熙攘攘的声音。我们每日早晨几乎都是这个时候被一群拿机关枪的同志给弄醒的,而且给我们穿衣服的时间越来越少,昨天竟让我们在30秒钟之内穿好衣服到门外候命,迟到的处罚就是枪毙。

我急急忙忙的往回赶,我绝对不要迟到,都是被那个梦给闹得,竟然忘了早上集合的事。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回跑,决斗场离我们晚上休息的地方很近,它是和我们休息的地方由电网围在一起的,我们自由出入休息的地方和角斗场,只是不能自己离开到电网以外的地方。

就在我跑回队伍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早已穿戴整齐了,教官彼得罗夫正背对着我在说今天的训练项目。

他们每天早晨都要点名的,我想偷偷混进队伍已经不可能了,这可怎么办?我一眼便看到了队伍中的少爷,他也看着我,神情比我还要焦急。

完了完了,我的心一沉,这下死定了。

彼得罗夫也感觉到了有什么异样,他回头一看,我正站在他的后方,他的表情十分平静,没有惊讶也没有气愤。

但这正是我所怕的,这老毛子心里想什么谁也看不出来,他一般宣布什么酷刑的时候,表情都是这么平静的。

助理教官,也就是那个小眼镜翻译,他走上前来问我:“50号,你为什么迟到,请问大家都已经站好队列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我……”我语无伦次的说不上话来。因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说我醒了出去溜达一圈回来发现晚了,不还是照样枪毙么。

小眼镜见我没什么好说的,便一挥手,叫来一个守卫模样的人,然后他对彼得罗夫说道:“教官,50号无故迟到,是否现在立即执行枪决?”

彼得罗夫笑了笑,他点燃了一支烟放在嘴里猛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吐出眼圈,悠闲的说道:“今天我心情不错,给你一次宽大处理的机会吧,一会我会安排三名守卫持木棍与你对打,你若不被打死,我就饶了你!哼哼!”

我勒个去!这不就等于判我死刑了么!哪有这么玩的啊!我心里一沉,看来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

“我来替他受罚,是我不让他睡觉,赶他出去,他才迟到的!”这时,少爷再次挺身而出了。

这个王少君,每次都这么帮我,这让我真的太内疚了,我总是嘲笑少爷不靠谱,但是每次都是我做出不靠谱的事情让少爷来收场,我真的不能再这样让少爷替我背黑锅了,想到这里,我便挺起腰杆,说到:“他说谎,是我自己睡不着觉,出来走而导致迟到了,所以我甘愿受罚。”

彼得罗夫眼眉一挑,似乎十分的欣慰,他说道:“看来我们的训练没有白费,你们现在面临死亡的考验都毫不畏惧了,这让我十分的开心,但是规矩就是规矩,我们定下的规则是要遵守的,所以,50号,请你随我来接受挑战吧。其他人按照我说的训练项目开始训练,无法完成的人,与50号接受同样的对待。”

说完,现场交给了小眼镜,彼得罗夫转身走了。

我也只有硬着头皮跟上去了。唉,真的没想到,与独眼龙决斗之前我还得和三个守卫热热身,并且这一热身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了。

彼得罗夫让守卫们回到自己的岗位,现在只剩下他与我两个人,他就一直在前面走,皮鞋踏在石头地板上的咳嗒、咳嗒声听的我毛骨悚然,他这是要带我去哪啊,我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他走到一扇门前,轻轻的敲了几下。

门开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将我们迎了进去。

彼得罗夫示意我坐下,然后对老者说道:“尤里,他是弗兰克?陈的唯一传人”

那个花白头发的老者闻言一惊,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翻,然后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我好久,我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

哥哥诶,不是说要找三个守卫打我么?这又是来的哪一招?难道打我之前,还得先登记么?

我很纳闷,但是我不傻,这个时候我的命就在彼得罗夫手上了,我最好就是不做声然后装可怜,说不定他还挑几个不能打的和我较量。

彼得罗夫喝了一口水,坐在了我的面前,郑重的对我说道:“杜雷,这里是档案室,这位老者是你外公的挚友,尤里,你外公年轻的时候曾经在这里训练,尤里是当时的助理教官。”

什么?他认识我外公?这让我很惊讶。我外公都与世长辞很久了,没想到他的朋友却还活的这么结实。

呸!我又在胡思乱想了。

我赶紧上前打了个招呼:“尤里,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雷。”

尤里看着我,不知道他是喜悦还是怎么地,他的眼睛格外的亮,好像还有点眼泪含眼圈的意思呢。

他对我说话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他对我说道:“雷,太好了,我没想到弗兰克还有传人,这是个天大的好事,像他这种天才,理应当不被历史埋没,他有着惊人的格斗天赋和特殊的体质,我相信继承他衣钵的人也应该很了不起。”

爷爷,拜托了,我可真的不咋地,体质弱的一塌糊涂,还没什么搏击天赋,尤里这么一说到让我惭愧到家了。

他也不管我的表情有多尴尬,只顾着一股脑的与我讲话。

尤里说我外公年轻的时候到这里来接受训练,是那一批人当中最出色的学员,有一次学员们因为不满当时受到的对待,集结起来发动暴乱,虽然最后被镇压了下去,但是却死了很多的守卫和学员,在那一次暴乱中,我外公身怀正义,救了尤里,致此以后,他们便成了私下里最要好的朋友。

尤里还说我外公在离开西27训练营以后大放异彩,也是因为他,有很多拳手慕名来此甘愿冒生命危险学习搏击技术,整个黑市拳界都以弗兰克为榜样,弗兰克“大斧”的称号传遍整个地下黑市拳界。

他说道这里,眼神黯淡了下去,说道:“可惜啊,现在的黑拳榜都是一些败类在掌控,虽然他们实力不凡,但是心术不正,终有一天要成为祸害啊!”

我见他说到了伤心处,不免也跟着有些伤感。

彼得罗夫也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雷,在你第一天到这里的时候我便开始注意你了,虽然你很弱小,但是我看到了你惊人的成长速度,我相信弗兰克在天之灵也会保佑你,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西27训练营已经好久没有出色学员出现了,我们需要像弗兰克那样的人,而你,有机会成为那样的人!”

12-高人的指点

彼得罗夫点燃一根烟,刚抽了一口,突然看到尤里崛起的嘴,他便不好意思的将烟熄灭了,并且笑着说道:“哦,我的老朋友,对不起,我忘记这里是档案室,不能吸烟。”

尤里笑了笑,没有做声。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彼得罗夫对一个人这么尊敬,看着彼得罗夫这个鸟样,我的心情还好了一些。

彼得罗夫咳嗽了一下,又严肃的对我说道:“雷,今日的事情,看在你外公的面子上,我不再追究,你出去自圆其说就是了,而且我看尤里挺孤独的,希望你以后可以抽空多过来看他,你可以做的到么?”

我当然做的到了,这又不是什么难事,我开心死了,这不是又捡回来一条命么亲!太好了,我赶紧说到:“能做到,能做到!”我知道当时我一定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彼得罗夫继续说道:“今天的事情,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你明白么?”

我说道:“明白,我不会对外人讲的,我来看尤里也自己来,不会告诉其他人。”

“嗯!”彼得罗夫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似乎很欣赏我的思维灵敏。他继续说道:“今天的事情,不能代表你以后可以不用艰苦训练,弗兰克的荣誉不是拿给你做盾牌的,你今后的训练会更加刻苦,如果做不到,我一样会把你当做产品销毁,你懂么?”

我低声说道:“我知道了!”

彼得罗夫再次点了点头,然后对尤里说道:“这个家伙私自与学员拟定决斗,如果不想他吃亏,你教教他吧!”

说完,彼得罗夫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他推门而去。

我顿时哑口无言了,这老小子怎么知道我要决斗的事情,消息还真是灵通,不好,他消息这么灵通不会知道我私下里总是骂他彼得懦夫吧。

尤里对我说道:“雷,你对这次决斗有信心吗?”

我平静的说道:“有信心!”

尤里微笑着说道:“好吧,看来你对比赛还是信心不足,因为你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本来建立自信,也就是说,你没有信心能够赢得比赛,我说的不是么?”

诶呀我去,我服了,这个老家伙竟然从我短短的三个字里面读出了如此多的东西,竟然还都是我现在的处境,这眼力,这思维,简直是前无古人无后人,不带纸去拉屎,叹为观止啊!

我说道:“尤里,你说对了!”

尤里看着,眼神十分的清澈,完全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人的眼睛,他的眼睛似乎能够洞察一切,似乎能够看穿我的内心。

他说道:“雷,你的对手什么国籍,身高、臂展、和体重多少?头发长度是多少?下颚形状什么样?有无胡须?鼻梁骨是否有折断过的痕迹?他擅长什么样的格斗?他身体各位置中最常用来格斗的是哪个位置?他最近食欲是否正常?这些你来和我说说!”

我的天呐,老尤里,你一下问这么多东西我怎么回答你啊?而且,好像有些地方和格斗没关系的吧亲!

我凭记忆回答道:“他应该身高180左右,体重看不出来,反正还挺壮的。臂展我也看不出来,比我胳膊长就是了,他他经常用来格斗的是哪个位置我还真不知道,没看过他出手。”

尤里一扶眼镜,说道:“就这些?”

我说道:“对啊!就这些啊,搏击不就看这些么,你说的国籍什么的,好像和搏斗没什么关系吧。”

尤里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道:“雷,虽然我称不上格斗的大师,但是对于格斗学来讲,我还是十分专业的,一个没有到处游历过的格斗家,他的国籍会能够看出他的人种和格斗思维。举个例子,一个出生在M国的人和一个出生在R国的人,他们的格斗风格能一样吗?”

我晃了晃脑袋表示不是很理解。

尤里继续说道:“出生在M国的人,从小耳濡目染的是七米见方的拳击擂台,偶尔有流传过去的跆拳道和泰拳会进入他们的视野,但他们大多擅长的则是上身的拳法攻击,长拳、寸拳和勾拳的组合是十分致命的;而从小生活在R国的人,他们崇尚古老的忍术和剑道,但是修炼最多的确是空手道和跆拳道,所以,他们的攻击方式大多是较为直接的拳脚,对摔法不是很精通,而且他们还喜欢用迷离的眼神来审视对手,这能让他们觉得他们十分神秘,并且这能迅速建立起他们的自信。”

我的天呐,我再一次折服了!老尤里,说实在的,我真服了。

我赶紧又问道:“那你说的头发、下颚、胡须还有鼻梁什么的,都有什么作用?”

尤里不紧不慢的回答道:“我刚才问你的那些问题,没有一句是废话,现在我告诉你其他的问题与你这场格斗有什么关系。”

他说道:“首先,不难看出你是个入门级的格斗者,所以难免会在情急之下使用一些看似简单粗暴毫不讲理的招数,但是很奏效,特别是在无规则的格斗里面,招数更是五花八门,甚至一些下三滥的招数却很是奏效。其中头发,是个致命的弱点,格斗者的头发长度若是超过他的额头长度,则很容易被无计可施的对手抓住,这种长度的头发被抓住是无法挣脱掉的,对手可以利用头发的拉扯轻松的拉倒你,并且利用地面膝盖技术将你的头颅撞爆,呵呵,这虽然看起来不登大雅之堂,但是无规则格斗里,为了活命,格斗者们什么都招数都会使用的。”

说完,尤里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人体面部中下颚被击中最容易导致昏迷和休克,所以你要找出他下颚的形状,圆滑的下颚,最好用上勾拳来搞定,而扁平的下颚,用左右勾拳可以搞定,小而尖的下颚最好用直拳。因为着力点的问题才会选择不同的进攻方式你懂么?”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尤里对我说道:“一个致力于成为伟大格斗家的选手,在选择之前,大多会痛下决心由自己或者是师傅来将自己的鼻梁骨打断,治愈后,他的鼻子抗击打能力就强了很多,鼻骨也不会再断了,如果不这样做,在进行地下黑市拳比赛的时候,鼻梁骨这个脆弱的位置是很容易被打断的,一旦比赛中被打断鼻梁骨,那么意味着你离死亡就不远了!”

哦,这下子我到是深有体会。观看那场“铁肘佛”和“屠龙手”的比赛,“屠龙手”便是被“铁肘佛”打断了鼻梁骨,然后呼吸又不顺畅,大脑又昏昏沉沉才被KO了!

不得不说,这个尤里简直是格斗的大师,他是我遇到的迄今为止最靠谱的格斗顾问了,因为他的格斗理念既注重细节又尽显专业,让我这个晚辈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他还告诉我,胡子的长度和形状能够看出这个人面部的抗击打能力,食欲是否正常能够看出这个人的身体问题以及心理素质,这些都是格斗家需要进行敏锐观察和正确判断的,而往往这些细节决定整场格斗的胜败。

我像是如获至宝一般,这对于我今天的格斗太重要了。

尤里告诉我,我与独眼龙的格斗,无异于以卵击石,当然了,我是卵。他身体条件各方面都比我优秀,而且有着格斗甚至是杀人的经验,我一个出出茅庐的小子,论资历论学历论背景论凶狠,我哪一样能够比得上人家?

听他这么一说,我仔细想想也是,可是我不想就这么输了啊!我甚至用哀求的语气来和老尤里交谈了。

他告诉我,这虽然是一边倒的比赛,但是并不是没有机会获胜的,我获胜的机会只有一个,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老尤里给我的建议是这样的:一开始我要装傻卖萌,被他揍,但是要害位置不要被打到,这个装傻卖萌还是有讲究的,要靠近他贴着打,因为他的臂展要比我长很多,如果远距离的话,我是打不到独眼龙的,而独眼龙可以轻易的戏耍我。

所以我要硬着头皮冲进他的攻击范围之内,到达我的攻击范围即可,不要再近了,离近了我容易被抱摔,地面技术我也不行,所以就这样缠着他打。

这个距离是另他比较尴尬的,他的直拳威力发挥不出来,我只需要注意左右勾拳即可。

这个时候我要充分发挥马伽交给我的以色列防身术,也就是马伽术,在这过程中我要找出独眼龙的空当,也就是说他防守的时候最习惯疏忽的地方。

然后我会聚气猛击他那个地方,然后在这样重复,如果我被击中要害,则我先输比赛,如果他连续几次被我击中空当,势必会受伤,这个时候我的春天就来了!额哈哈哈哈!

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哪那么容易啊,他一个五大三粗杀人不眨眼的主,可不是这么几下就对付得了的,我知道老尤里说的这些道理,可是我就是觉得我做不到。

不过有一点倒是提醒我了,独眼龙头发还挺长的,他整个像加勒比海盗,所以我关键时刻是不是可以……嘿嘿嘿。

唉,不行,这等小人的伎俩怎么能用呢,我内心无比的纠结啊!

尤里教导了我好一些功夫,到了中午,他便去吃午餐了。

我也得自己撞击下墙,踢几脚钢管,然后与我的兄弟们回会和了。

少爷见我没什么大碍,很是奇怪,他表情异常疑惑的说道:“雷子,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对劲你大爷,少爷,我知道你又要说,在你的印象里,我应该不死也被扒了一层皮了,怎么现在这么轻易的就搞定了,这可不是我现在这个初出茅庐的旋风格斗小子能够做到的。

少爷见我没说话,他继续说道:“雷子,恭喜你,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铁树也有开花的时候,今天是你状态好,一定是了!不过,我很为你高兴!”

我说道:“少爷,你说了半天,就最后一句我听着还像人话,得了,别说了,快去打饭吧。”

少爷乐开花了,本来他都打算给我收尸了,没想到我又惊人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竟直接把我的炊具抢了过去,屁颠屁颠的帮我打饭去了,我这个兄弟啊,真让我感动,啥也不说了,有一天,他要我的命说不定我都给他了。

就这样,我们还算度过了一个安静地午餐,由于我的突发状况,格斗又往后延期了三天。

在这三天里,我并没有荒废这得来不易的时间,我让马伽找来了一个体型与独眼龙相似的学员,我们真刀真枪的实战演练。

这期间我没少挨揍,但是偶尔我也能打倒那个陪练,唯一同真正决斗不同的是,我没有用到《修》里面的聚气,我们的训练就是肉搏。

话说你越珍惜时间,时间就越觉得自己像回事了,他跑的比谁都快,转眼便迎来了我们决斗的那天。

这是一个晴朗的下午,我们在进行训练过后,休息片刻,便开始了决斗。

角斗场此时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形形色色的人蜂拥而至,这场面已经很久没有发生了,特别这还是嚣张跋扈的盖伊帮的决斗,更是引起学员们的兴趣。

就连一些守卫都参与了进来,他们竟然开始为我们维护现场秩序,并且与学员下注赌我们的这场决斗。

在这个几公里见方的荒凉小岛上,看学员决斗是这些守卫最大的乐趣,他们巴不得我们天天有人决斗。

我们的决斗规则便是没有规则,KO对手或者对手认输则可以终止比赛,其中一个守卫当做裁判,他的职责很简单,只需要三句话,一、开始。二、停。三、XXX获胜。

对面首先派出的是那个黑人,盖伊很聪明,他把独眼龙留作压箱底的,然后他派出一个实力不错的家伙打头阵,这对他们的士气有一定得鼓舞作用。

我们当然是少爷来应战这个老黑了。

虽然天气还是很冷,但是今天艳阳高照,没有一丝的风,所以热身过后,决斗双方都是光着上身进行格斗的。

我帮少爷照料他的衣物,少爷大步走入场中。

场外观众一阵欢呼,他们终于等来了期待已久的决斗。

那个老黑也脱去了衣服,走入场中,在阳光的映射下,他黝黑的皮肤光洁油亮,活像是一个雕塑。

见那黑人入场,观众们的情绪更高涨了,看的出来还是支持老黑的人多。

老黑和少爷在场地内相互对视,脚下也不停的左右移动。老黑的眼神冰冷犀利,不容侵犯,而少爷则还是一副痴呆相,但是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了若有若无的微笑。

观众们此时全都静了下来。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我也紧张的快不行了都,我的嗓子都能感觉到我的心在扑通扑通的乱跳了。

老黑比少爷要高出一头,这比赛我怎么看怎么是少爷吃亏。

这时守卫走到场中,一举手,宣布决斗开始。

话音刚落,那老黑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双手一下抱住了少爷的两肩,少爷也被迫的两手抓住了老黑的两臂。

两人你来我往,边抽拳攻击边想摔倒对手。

由于重力势能的关系,老黑用力一伦胳膊,一下将少爷抡倒在地,老黑也就势跪在地上,跨部压住少爷的身体,抬起头一顿如暴雨梨花的拳头就朝着少爷的门面捶了过去。

场外哇的一声如炸了锅一般,吹口哨的,喊加油的,起哄的,声音交织并奏。

我却更加紧张了,我此时全身紧绷,手心里全是汗,我生怕出现意外,我时刻准备着冲进去救少爷。

再看场内两人,此时由于决斗刚刚开始,双方体力都比较充沛,虽然老黑的拳头来势汹汹,但是少爷也不是吃素的,我见他左闪右挡,竟然全部接下,面部没有受到一丝攻击。

但就在这时,老黑一记刁钻的重拳打在了少爷的面颊上,我都能听见拳头击中脸的脆响。

场外的观众一声惊呼。

鲜血慢慢的从少爷的嘴角留了出来,这种没有护具没有牙套的比赛,见血是很正常的,似乎是少爷的腮帮受到攻击被牙齿磕破了,所以嘴里才流出血来。

话虽如此,但是看着他满嘴的鲜血,那场景真的触目惊心,这真看我的心痛无比,感觉他这一拳好像打在我心上一般。

马伽摇起了头,低声叹了一口气。

“少爷输了么?”我低声问道。

“我看差不多了!”马伽说道。

再看场中二人,老黑见一击得手,并不想给少爷喘息的机会,他又是一阵防风暴雨势的攻击,每一拳都很重,每一拳都直扑少爷的面门。

此时的我已经做了上去营救少爷的准备,就看少爷接下来的反应了,若是他再被击中一拳,我马上就扑上去结束比赛。

但是还好,少爷双拳护面,虽然遭受了一些攻击,但是并没有被击中要害。

老黑见少爷只顾双手抱头防守,并没有反击的意思,他不禁十分嚣张,竟然举起双拳挥动,这个举动让场外的观众近乎疯狂,大家都不停的为他呐喊助威。

但就在这时,少爷大吼一声,只见他猛的一拳击向老黑,老黑急忙封躲,然后少爷腰部用力,将老黑压着他胯部的身体顶了出去,紧接着少爷一个收身滚到一边站了起来。

这时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我大吼一声:“少爷,取他的狗命。”

少爷也冷冷的回答了一句:“知道了!”

我心里想,你丫的这时候了还有心思和我对话呢?真服了你了!

少爷此时侧脸对着我,但是我能够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他一改往日的痴呆相,只见他脸上仍旧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他用社头添了添嘴角的血,冷冷的沉声说道:“奶奶的,我就是试试你几斤几两,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你怎么打我的,我就要加倍还给你!”

小说《至尊拳王》 第11章 决斗前夕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很好看,很久之前就已经追完了。觉得这本《至尊拳王》小说才是真的的温暖之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