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只是一个你
只是一个你

只是一个你

作者:沈微生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8 16:23:37

《只是一个你》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沈微生为大家带来的故事:知道谈莀身份的人不多,江棉算是除了她以外,唯一一个活人。但如果她也没机会说出口,那么谈顾以便一辈子也不可能知道真相。至于那个人……一个死人,她怕什么!江离梨握着拳,看着楼下那一滩越来越大的血迹,缓缓走到摄像头下方。手中拿着一根高尔夫球杆,在摄像头上轻轻一敲,信号灯闪烁几下,便熄了下去。……江棉又免不了挨一顿骂,顾梅把自己这几天受的气全撒在她身上。
展开全部

为什么要偷!

江离梨的威胁江棉懒得搭理。

她之前在网上报了画师赛,大赛的头奖是一百万,如果她能拔得头筹,奶奶的手术费就够了!

赛程已经进行到决赛,她的作品冲进了前三,前三的画师需要命题作画,争冠军宝座。

江棉投入的在数位板上涂涂改改,连谈莀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妈妈。”

谈莀小声唤道。

江棉回头,还没说上一句话,手里便被塞了一张金卡。

“这……是什么?”她问。

谈莀扭捏道:“银行卡……”

“哪儿来的?”

“我……”

“谈莀,跟妈妈,说实话。”

江棉放下触笔,起身蹲在谈莀面前,小孩憋得满脸通红,眼神左闪右躲,明显的心虚。

“是……是从奶奶那里……”

“你什么时候……学会,偷东西了!”江棉气急,拿起桌上的量尺让他伸手。

啪——

一记重重的板子打在掌心,谈莀咬着唇瓣,死活不出声,眼里已经聚了水光。

“说话,为什么要偷!”

啪——又是一下。

谈莀挺直了腰板,振振有词:“因为他们都不给妈妈钱,我不想妈妈再挨骂吃苦,但是我又没钱,我不是偷,我写了借条的,这些钱等我长大会赚钱了,我会还回去的!”

江棉拿着量尺的手抖的厉害,她看着面前与蹲下的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小男孩,心疼的一塌糊涂。

她扔掉量尺,一把抱住他:“对不起,对不起,是……是妈妈不好……”

谈莀不吭声,眼泪噼啪直掉,他不断的抬手抹去:“我不要妈妈再去求他们!”

江棉无声掉泪,抱着谈莀像是抱着全世界。

“小莀乖,跟妈妈一起,把钱还给……奶奶,妈妈已经挣到,钱了。”

谈莀仍有怀疑:“真的?”

江棉重重点头:“真的。”

谈莀松了口气,主动牵着她的手,拿上那张金卡时还有犹豫:“真的挣到钱了吗?”

江棉破涕为笑,抱起他便往外走:“真的。”

两人离开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从小门进了谈公馆。

……

江离梨在床上翻来覆去,心头难安。

她一直在琢磨着江棉的话,什么叫‘等那个人回来’?

那个人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

砰——

楼下的一声巨响打断了她的猜测,江离梨皱眉,带着一身怒意起身。

谈莀这小孩心眼奇多,今早她不过是吓唬般的轻轻打了一下他的头,结果转头就去跟江棉告状。

现在又在楼下作什么妖!

“能不能安静点,不知道我正睡……你来干什么?”

江离梨话说了一半,警惕又嫌弃的看着楼下客厅里头发乱糟糟的老太太,她名义上的奶奶。

江家从来没拿江老太太当回事,江离梨更是对她避如蛇蝎,仿佛这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是得了某种会传染人的恶性病毒一般。

老太婆不是痴呆了吗?怎么找到这儿的?

江离梨出神的功夫,老太太已经艰难的爬上楼梯,她抓着江离梨的手,紧张兮兮的塞了块用旧布层层包裹的东西给她。

“妮儿,奶奶知道自己要不行了,你妈又问你要钱了吧?你可千万别给,我这病治不好啦,她就是想要钱自己快活!”

你奶奶死了

江离梨打了个寒战,知道这老太太是把自己错认成了江棉。

她撇开手,那团旧布便掉在地上。

“我不是江棉,看清楚了,我是江离梨!”

老太太哆哆嗦嗦的捡起旧布:“钱是少了点,但你收着,奶奶知道你在谈家不好过,我们妮儿从小到大遭了不少罪,他们都不疼你,奶奶疼你!这钱是奶奶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你要是不收,奶奶可要不高兴。”

老太太说着,又要塞给她,江离梨躲闪不及,被她抓了个正着,一记尖叫就这么堵在嗓子眼。

“对了,奶奶教你的还记得吧?睡觉时要在枕头底下藏一把剪刀,你妈,你爸,你妹,都在盯着你那颗心哩!”

江离梨受不了她神神叨叨的话,用力收回手:“爸妈收养她,本来就是为了等待时机,给我移植心脏的,还有,我是江离梨,不是江棉!”

老太太板着脸,又去握她的手:“奶奶是得老年痴呆啦,但自家孙女儿还能识不得嘛!”

粗糙起皮的老人手,形若枯爪,江离梨头皮一炸,反射性的推开她,嘴里叫着:“你认错……”

话戛然而止,江离梨陡然瞪大了双眸,伴随着的,还有老人一记闷哼,以及人滚下楼梯的声响。

老太太横躺在地上,头底下溢出一摊血迹,刺红了江离梨的眼。

她猛地回神,嘴唇苍白的喃喃:“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认错人了,是你自己跌下去的,我都说了我不是江……”

她渐渐收了声音,目光被楼梯口的一闪一闪跳动的摄像头指示灯吸引,唇角缓缓勾出一抹癫狂的笑。

知道谈莀身份的人不多,江棉算是除了她以外,唯一一个活人。

但如果她也没机会说出口,那么谈顾以便一辈子也不可能知道真相。

至于那个人……

一个死人,她怕什么!

江离梨握着拳,看着楼下那一滩越来越大的血迹,缓缓走到摄像头下方。

手中拿着一根高尔夫球杆,在摄像头上轻轻一敲,信号灯闪烁几下,便熄了下去。

……

江棉又免不了挨一顿骂,顾梅把自己这几天受的气全撒在她身上。

说她教坏谈莀,说她上梁不正下梁歪,说她没资格再带谈莀。

最后,扣下谈莀后,将她赶出老宅。

江棉被推搡着出老宅时,脚踝被大门的边缘割了一道口子,很深,血流个不停,不缝几针不行。

越是缺钱的时候,越要花钱,

她简单处理下伤口,苦笑着往医院去。

医生早就有了交情,给她缝了针,又说了下后期需要注意的事项。

江棉听的认真,谢过医生后,打算顺便去看一下奶奶,还没到病房,范晔风风火火的将她堵在楼梯间。

“你去了哪里?怎么电话也不接?”

江棉疑惑拿起手机,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调成了静音,她将手机屏幕亮给范晔看,想说她不是故意不接电话的。

范晔顾不上看她手机,他绷着脸,一脸严肃道。

“小棉,你奶奶死了,指定凶手是你。”

小说《只是一个你》 第8章 为什么要偷! 试读结束。

永嘉mm丶点评:

这本书《只是一个你》非常值得一看,沈微生文笔很好,感情描写很细腻。构思巧妙,我看了几遍,还是很喜欢看。非常棒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