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司少追妻请低调
司少追妻请低调

司少追妻请低调

作者:荼荼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3-06 16:03:59

快看看荼荼的新书《司少追妻请低调》:手机在床头柜上嗡嗡作响,柳覃宇瞪着一双眼睛,等了好一会儿才将手机拿了起来,“喂。”“覃宇,我听说项目没有拿下来,怎么回事?苏家那边的事情失败了吗?我怎么听说最后是苏家得手了?”廖诗诗的声音急哄哄的传了过来。“失败了,司机被抓到派出所去了。好在之前有应对的方法,查不到我们头上,但我父亲这边已经开始剥夺我的职位了。”捏了捏鼻梁,柳覃宇的声音透露出浓浓的疲倦。
展开全部

司少追妻请低调:丑闻

柳家,柳覃宇推开卧室房门,窗帘紧紧拉着,灯没有打开,房间一片漆黑。

他拖着疲倦的身躯倒在床上,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

在停车场内,顾忌着时不时会有人出现,柳青山没有说过多的话,那个时候柳覃宇就知道事情可能没那么容易善了,果然回来后就麻烦了。

柳青山直接宣布他的职位暂时被取代,可笑的是,取代他的是一个私生子,一个从来没有被他看在眼中的私生子。

他一直以为他最大的敌人是柳智宸,却没想到,在柳青山的眼中,他的地位居然是和那些私生子平起平坐。

想到这些糟心的事情,柳覃宇的双手紧紧捏成拳头,双目赤红。

要是此刻柳智宸或者那个私生子就站在他的面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打掉他们的大门牙。

手机在床头柜上嗡嗡作响,柳覃宇瞪着一双眼睛,等了好一会儿才将手机拿了起来,“喂。”

“覃宇,我听说项目没有拿下来,怎么回事?苏家那边的事情失败了吗?我怎么听说最后是苏家得手了?”廖诗诗的声音急哄哄的传了过来。

“失败了,司机被抓到派出所去了。好在之前有应对的方法,查不到我们头上,但我父亲这边已经开始剥夺我的职位了。”捏了捏鼻梁,柳覃宇的声音透露出浓浓的疲倦。

廖诗诗皱皱眉,“那要不要换另外一个方案?”

柳覃宇这会儿才想起来,他们还准备了第二套方案,脸疲倦神色一扫而空,整个人好像变得神采奕奕了起来,“我这就安排。”说完后,他顿了顿,“诗诗,这段时间你和我明着少见面,苏暖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事情迫在眉睫,我不想因为我们两个的关系破坏掉。”

廖诗诗满脸不可置信,完全没想到柳覃宇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心里又酸又涩,可面对他的时候却不敢说什么,只好咬牙答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后狠狠将电话摔在床上。

鹅黄色的蚊帐中传来廖诗诗低声的咒骂声。

对于柳覃宇和廖诗诗两人即将要做的事情苏暖是一点也不知情,刚醒来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苏暖晚上回房睡觉的时候可以说是筋疲力尽,很快就坠入梦乡,却没想到,梦到的依然是上辈子的事情。

廖诗诗那狰狞的脸,柳覃宇那绝情的眼神,父亲和继母躺在太平间里冰冷的尸体,还有哥哥坐在轮椅上一脸平静而又冷漠神情。

一幕幕就好像是放电影一样,她猛地一下从床上惊醒,大汗淋漓,头发黏黏腻腻,她朝着窗外望去,天空一片灰蒙蒙的,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心里压抑的厉害,好像呼吸不过来。

去卫生间简单洗了个澡,回到房间后就坐在窗边的沙发上发呆,直到文雅来敲房门。

等下去后,苏暖才发现,爸爸和哥哥都不在,“爸爸和哥哥呢?是还没起来吗?”

“不是。”文雅笑着将牛奶递了过去,“公司有紧急的事情,他们去公司了。”

苏暖皱眉,仔细想了想,上辈子招标会结束后好像也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到底出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苏家的门从外打开,苏琰行色匆匆走了进来,路过餐厅,脚步不停,连和苏暖他们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哥,怎么了?”苏暖赶紧将牛奶和面包放下,小跑着跟在苏琰的身后,亦步亦趋。

“没什么事,你乖乖回去吃饭。”苏琰转身摸了摸苏暖的头,再次转身后,眉头紧皱。

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没有事情的样子。

苏暖在心里腹诽两句,却没有跟着继续走,扭头下了楼梯,重新坐在餐厅里,默默吃着早餐。

苏琰走的时候和来的时候一样,脚步匆匆,依旧没有功夫和她们两打声招呼,隔着长长的走廊,苏暖好像听见了防盗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

她安慰两句文雅后,回到房间,神色凝重打开手机,关机了一整个晚上的手机震动的厉害,不停有消息进来。

柳覃宇和廖诗诗都给她打了十几个电话,微信也像快炸了一样。

可她没工夫去管这些,反而打开微博,查看本地新闻。

苏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然苏琰的脸色不会那么难看。而她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微博上看是最快的。

热搜重,关于苏家的消息显示的是一个红色的爆字,标题更是醒目,“揭露苏氏集团丑闻”、“苏氏集团隐瞒害死民工真相”。

接连几个热搜全都是和苏氏企业有关系的,苏暖挨个点进去看了一圈,信息很快串联起来,她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就在今天凌晨,有人匿名举报苏氏集团前几年在开发新楼盘的时候,因为偷工减料的问题和一个民工起了争执,过后没几天民工“意外”死亡,苏氏集团给出的理由是该民工不按照正常程序走,无视安全隐患,赔了钱之后,苏氏集团还获得了一批好感,这件事就结束了。

爆料人自称偶然知道这件事,民工家属并没有得到该得到的赔偿金,并被强制驱逐出A市,生活穷困潦倒。民工家属状告无门,他这才将这件事情揽了下来。

民工家属的采访视频,那个民工的死亡证明,还有民工家属银行卡的流水单,这些证据都在证明这一件事,苏氏集团的确做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苏暖将手机放下,深吸一口气,这才知道事情原来严重到了这个地步。

她不相信网络上的爆料,虽然看起来证据确凿,认真想想却漏洞百出。

这件事情为什么早不爆料晚不爆料,偏偏选择在这个档口被爆料出来?

那个所谓的民工家属,看起来衣衫褴褛,头发上甚至还沾着草屑,可她擦拭眼泪的时候,那双手一看就保养良好。

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右下方。

苏暖想,她要是没猜错,右下方应该是提示的地方。

司少追妻请低调:办法

苏暖懊恼的将手机摔在一边,整个人往后一仰,陷入柔软的大床,眉头紧皱。

是她大意了,以为将哥哥救了,让苏家顺利中标,柳覃宇那边就应该消停了,却没想到,他还有后招。

手中抱着粉红豹,在床上像是摊煎饼一样翻来覆去好一会儿,苏暖猛然间坐了起来,粉红豹轻轻落在地毯上。

啪的一声响,她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痛的感觉传来,她倒吸一口凉气,轻轻揉了揉就不再管,赶紧找手机。

她怎么就忘了那个人呢,那个上辈子帮了柳覃宇很多忙,到后来更是成了一个赫赫有名黑客的人。

问到他的电话后,苏暖就赶紧拨了过去。

“喂,哪位?”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传来,苏暖的眉头不自觉的就皱到了一起。

上辈子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在苏家败落后,她成人礼上的那些视频被疯传了出去,柳覃宇也借由这个借口和她成功解除婚约。

苏暖深吸一口气,轻轻甩了甩脑袋,将那些不堪的回忆甩掉。

“金涛,我是苏暖。”

“苏暖?”金涛震惊的差点没从床上滚到床底下去,使劲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嘴巴张大,好像能够塞进去一个鸡蛋。

能不震惊吗?苏暖可是他们学校的校花啊,只要是他们大学的,谁不知道她苏暖的大名。

只不过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这苏暖刚入学没多久就被爆出已经交了男朋友,不知道让多少人捶胸顿足,后悔自己没有早下手。

“是我,我找你,是想让你帮个忙。”苏暖发出淡淡的笑声,眼神却渐渐冷了下来。

“我帮忙?”金涛呵呵笑着,“苏大小姐什么身份,金枝玉叶也不为过,怎么会让我这样的人帮忙?”

“我也不绕圈子了,苏家的事情我想你应该有所了解,我想让你帮我调查一下那个民工家属的所有账户,还有她的家庭情况等等,所有细节。”

想要破解这次苏氏遇到的困难,从那个女人那里下手是最佳的方案。

苏暖也知道,不管是爸爸还是哥哥都一定选择了这个方案,爸爸和哥哥两人碍于身份,又碍于这件事情被众人关注,不管做什么,都会被无限放大,调查总是束手束脚的,到现在进展缓慢。

而她就不一样了,没人会关注她做什么。

电话那端的金涛却微微皱眉,他从小对电脑这方面就异常感兴趣,初中时候一个偶然机会认识了一些黑客,对黑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更是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

可她是怎么知道他真实身份的?

金涛迟迟不开口,苏暖也不介意,静静等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我听说前短时间,你父亲遭遇了车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但是肇事的人却有些背景。”

金涛的父亲从脖子往下都没了知觉,瘫痪在床。

肇事的人想办法变成了他父亲的过错,拒不承担医药费和赔偿费,反而说他们家的人因为这件事受到了惊吓,要求金涛家里赔偿精神损失费。

上辈子柳覃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金涛的身份,赞助了不少金涛父亲的医疗费,金涛从此后就变成了柳覃宇的走狗。

金涛调笑的嘴角慢慢撇了下来,眼神有了那么一瞬间的脆弱。

从小没有母亲的他,和父亲感情深厚,如果苏暖可以帮助他,不过就是调查一个人罢了,有什么难的?

“我知道了,但是不知道苏小姐可以帮我到什么程度?”金涛想要的更多,那家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只要你帮我解决了这次的难题,依照我们苏家在A市的背景,你想要的公道,一定可以还给你。”

金涛现在还是一个热血青年,想要的不过是公平,公道,真相。

只要这件事解决的顺利,苏暖有把我说服爸爸和哥哥帮忙解决这件事。

金涛深吸一口气,目光渐渐坚定了起来,“苏小姐放心,给我三天时间,最多三天,我一定挖出真相来。”

挂了金涛的电话后,苏暖眼底的阴霾总算消散不少,还没来得及高兴,柳覃宇的电话打了过来。

苏暖冷哼一声,将手机调制静音扔在一边,想了想,到书桌前拿起大学的书本看了起来。

在遇到柳覃宇之前,苏暖的成绩不算特别好,但至少是中上的水平。

和柳覃宇谈恋爱之后,她满心都是柳覃宇,根本无心学习,上学期的学分没有修够,这学期还要补考,她可不想重活一世之后依旧浑浑噩噩的。

多年没有看书,再加上专业知识的晦涩难懂,苏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一点一点的复习。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苏氏集团偷工减料,害死无辜民工等消息在网上愈演愈烈,热度丝毫没有下降的趋势。

之前不过是在网络上炒热度,现在更是演变成有人去苏氏集团门口游行,三三两两的,保安驱赶就倒地不起,说是苏氏集团仗势欺人,保安不理,就砸臭鸡蛋,泼脏水。

苏氏集团的员工也没有什么正经心思上班,出入公司都是从侧门,就害怕被人拦住。

苏志浩和苏琰两人忙的团团转,但收效甚微,迄今为止那所谓的民工家属一直不肯松口,他们调查了许多方面,几乎没有什么进展。

苏家书房内,苏志浩面前的烟灰缸里满是烟头,苏志浩眉头紧蹙,手上拿着一根烟,脸隐在烟雾之后。

苏琰捏了捏太阳穴,一脸疲倦,“最近事情越演越烈,之前有不少合约即将到期的厂商打算和我们不续约了。”

他们拿出苏氏集团的采购合同,力证他们用的是好材料,却没想到被反诬用私下采购劣质材料,将好材料高价卖出,从中获利。

他们通过税务和财务,将他们的利润公开化,却被指责有私账一说。

能用的办法几乎都用了,可背后那人来势汹汹,几乎堵住所有路,更是将那“家属”保护的滴水不漏,他们根本无从下手。

小说《司少追妻请低调》 第8章 丑闻 试读结束。

一条小诗雯点评:

书有相同情节的很正常,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作者,另外,《司少追妻请低调》这本书真的很棒,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