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王爷别跑:重生嫡女不好惹
王爷别跑:重生嫡女不好惹

王爷别跑:重生嫡女不好惹

作者:桃七七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9 11:20:02

桃七七给大家带来的《王爷别跑:重生嫡女不好惹》讲述了:会议结束之后,众人纷纷各司其职。云瑶服侍完云想裳沐浴之后,仔细的给她擦干了发丝,这才扶着她上*床歇息。床上的锦被已经有丫鬟用了熏香,仔细熏过。躺在上面,安神助眠,舒服的很。没多会,云想裳便安心睡下了。伺候完王妃睡下之后,门外的银杏朝内张望,迎上云瑶的视线之后对着她轻点了点头。云瑶回头看了一眼纱帐中的云想裳,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小心关上房门之后,银杏这才走上前靠近云瑶的耳边说了几句。
展开全部

有价无市

只可惜,世人皆都愚昧,除了看表面就不愿再去深入了解。

使得小姐背了很多不好的锅。

“是,奴婢这就安排银杏过去!”云瑶应了一声之后,拿起水壶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云想裳的面前后,这才转身去了内室里找百香丸。

此药十分珍贵,是集齐各种天灵地宝所制,要想做出来,耗费的不仅是药材还有精力。

故而,这药有价无市。

他们有这药丸,也是因小姐年幼的时候身体不好,相爷便直接把那制百香丸的大夫给带回了府,从此一直都在相府内秘密制药,专供给小姐使用。

这不,出嫁的时候,相爷给了小姐一瓶,里面共有十粒,以备不时之需。

百香丸是一颗通体莹白,散发似珍珠般淡淡的光泽,大概有成人大拇指甲盖大小的药丸子,还未走进便能闻到淡淡清香。

似芙蓉香,又像别的药香掺在一起,闻着就令人舒服的很。

云瑶找来一个小瓷瓶把百香丸放了进去然后密封,喊来银杏在她耳边低声嘱咐几句之后,这才放她离开。

看着银杏离开,云瑶这才走向云想裳的身边,柔声询问午膳可有想吃的,她去做。

一点都没有因为打了秦王府一群人而露出的忐忑不安的神情!

芙蓉园里发生的事情,早已传遍了秦王府上的边边角角。即便是那刷马桶的最低贱的下人,也是耳闻了一把。

阮玉坐在闺房内,坐在桌前正挑着外面玉器铺子里送的最新款的玉镯。但王爷救了那碍眼的jian人的一幕,不断的在她的脑海里重放回播。

说起那个jian人,真真是令人艳羡的很。有一个位高权重的爹***宠***爱着,又有着与她毫不逊色的容貌,真真是令人眼红的很。

也正因为如此,她的正妃之位被她从中抢走,屈就当一个侧妃。

越想越气,阮玉手中的桌子重重的拍在桌上,极品的翡翠直接裂成了两半。

前来送玉器的婆子,看到这一幕倒吸一口气。

天啊噜,这一只镯子可是要价三十万两呢,即便是看在王爷的面子上打折也要十八万两左右,真真是价值不菲呢!

只能说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摔了十八万的玉镯!

“侧妃……”站在阮玉身边的大丫鬟迎芳瞧着桌上碎裂的玉镯,神色微变,上前小声轻唤。

这一声,得以让阮玉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玉镯,脸色一下子很难看。

但很快她恢复正常,对着迎芳点头:“这镯子要了,带人下去结账吧!”

“多谢侧妃,多谢侧妃!”见侧妃认了账,婆子连连道谢,随后跟着迎芳退了出去。

“侧妃,侧妃……”依兰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在阮玉的耳边说了几句。

原本心情还有些抑郁的阮玉,听了依兰的话,一下子来了精神,坐直身体:“此事当真?”

依兰点头:“自然是真,此事整个王府都传遍了。英姨娘那边,怕是情况不是很好……”

阮玉听了,面上总算露了几分笑容,眼睛微挑看向依兰:“英姨娘的家人许久未见了吧?”

“可不是!约莫有一年多未曾见了呢……”自家侧妃一开口,依兰机灵的领会到她的意思,笑着应声点头:“奴婢稍后就去安排!”

见自家的丫鬟如此上道,阮玉满意的点头。

英姨娘的娘家人可不是善茬,御林军统领大人家有悍妇,整个京城谁人不知?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王爷想息事宁人,只怕不会如他所愿。这后院啊,太过安静了,静的都觉得有些无趣了呢。

既然没有人愿意搅浑了这池水,那就由她来吧,

失去的,她都要慢慢夺回来,那些夺走她快乐幸福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芙蓉园内

因着芙蓉园里发生的事情,各方多起了心思。唯独这里,像没发生事情一般。

坐在自己的床上,打开几个匣子里摆弄着珠宝,乐的云想裳心情阴转大清。

虽然不识货,可看这些东西就知道是好东西。呀,其实魂穿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也没那么差啦。

至少在现代她没摸过值钱的东西,在这里可以慢慢摸个够,还都是自己的。

开森,真开森啊!

留在房内收拾东西,又监看自家王妃会不会偷着寻死的云瑶瞧着云想裳,抓着一大串的珍珠碧玺在手中,乐的在床上翻滚。

也不知道王妃开心什么,不过比起醒来后要死要活的王妃,云瑶还是觉得这样的王妃可爱,也就顺了她的想法。

英姨娘那边的情况,总是有热心的丫鬟跑过来汇报。什么又吐血啦,京城里的大夫都请来了,还有王爷一直陪在左右了,情况不是大好等等。

浓浓的八卦之心,谁都扑灭不了的架势。

云想裳听了这些话,只是笑笑,我一点都不在意好吗?我管你们去死啊!

特么,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谁关心我?她又不是原主,有气只是憋着,差点没把自己憋成忍者神龟!

凭什么她要忍啊?要忍也是别人忍啊。那些找茬的,崩管你们什么身份,先打了一顿再说!

“你们都听好了,今后咱们都别跟那些找茬的人客气。他们上门挑衅,甭客气,先拍一顿再说。打死打残的都算在我的头上……”

当晚,云想裳把自己的丫鬟们全都喊到屋内,开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动员大会。

穿着家常便服的她,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手里拿着一串葡萄吧嗒吧嗒的吃着,对全员进行了与众不同的洗脑大会。

“你们也都知道,我爹是相爷,就连当今皇上都要礼让三分,咱们害怕什么?天塌了还有个子高的顶着,咱们尽管放手去做!遇到给脸不要的人,就给我打,狠狠的打……”

“是!”众人听了这话,齐齐应了一声。

看着全员都领会自己的意思,云想裳非常的满意。

心情一好,手一挥。站在云想裳身后的云瑶端着一个托盘走上前,红布揭开里面整整齐齐的码好一整盘的银锭。

“跟我干,好处少不了你们的!来来来,每人领一个,今后你们做事要是深得我心的话,嫁妆我都给你们包了!”有钱,任性啊!

云想裳大手一挥,那是相当的壕气冲天。

这让本就忠心与她的丫鬟们,一个个喜不自禁,纷纷欢喜的上前领赏跪谢。

忠心程度,蹭蹭蹭的上涨着。

云瑶站在一旁都有看着,见王妃很快的调动大家的情绪,很是欣慰。

看样子,王妃总算可以甩开傻白甜这个称号了。

会议结束之后,众人纷纷各司其职。

云瑶服侍完云想裳沐浴之后,仔细的给她擦干了发丝,这才扶着她上*床歇息。

床上的锦被已经有丫鬟用了熏香,仔细熏过。躺在上面,安神助眠,舒服的很。

没多会,云想裳便安心睡下了。

伺候完王妃睡下之后,门外的银杏朝内张望,迎上云瑶的视线之后对着她轻点了点头。

云瑶回头看了一眼纱帐中的云想裳,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

小心关上房门之后,银杏这才走上前靠近云瑶的耳边说了几句。

云瑶听后,唇角一勾,很是满意的点头,给了银杏一个赞赏的眼神:“此事你做的不错,下去歇着吧!”

“是……”

“云想裳你个jian人,给老娘滚出来!”还在酣睡的云想裳,被门外泼天叫骂声给吵醒。

云瑶正欲出门查看,听到身后的动静之后折返回去,服侍云想裳起床:“王妃,醒了?”

闹事

外面那么大的破锣嗓子叫骂,她想装作没听到都不太可能吧?

“奴婢出去看看!”外面的辱骂,云瑶的面色十分的难看。云想裳拿起旁边的外衫穿上:“走,一起去看看!”说完大步朝外走去。

她要看看,是何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她的门上闹事?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院外站着身着华服,头上插满金钗的妇人,两手叉腰,一脸凶相。

站在院内的几个丫鬟的脸上皆都出现了红肿巴掌印,显然是这妇人闹着要进来,却被她们拦在外面气不过被打了一顿。

听到后面云想裳的声音后,齐齐转身福身行礼,面上露出愧疚的神情。显然是没料想到,在秦王府里还能遇上个泼妇跑到门上来闹事。

“jian人,你总算出来了啊!”门外的妇人看到云想裳走出来之后,朝着地上呸了一口,仗着自己庞大肥硕的身躯冲了进来。

听到动静的丫鬟们,上前就要拦着。结果被那妇人带来的丫鬟婆子们团团围住,扭打成一团。

“王妃,这妇人是英姨娘的生母!”云瑶一眼就看出来了。都是在京城上层圈子里混的,这位声名远播,想不知道都难。

“管她生母养母的,来我地盘闹事我答应了吗?”云想裳见自己的丫鬟们被欺负了,撩起裙摆冲上前去。

那妇人仗着自己身形肥大,以为能把云想裳撞飞,即便不撞飞也会摔个不轻。

谁知,云想裳直接躲开她正面的进攻,抓起她的后颈衣领,马步一扎,直接来了个过肩摔。

砰的一声巨响,四周一下子变的安静。

这让闻讯匆匆赶过来的管家,看到这一幕,当场瞠目结舌。

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王妃那瘦的像一道闪电的身板,再看地上壮硕如熊的妇人,总觉得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太对。

“哎哟,哎哟……”被云想裳摔在地上,发出痛呼的妇人捂着胸口惨叫着。

云想裳黑着脸,一脚踩在她胸口上,头低下,抓着她妇人的头发与自己逼视:“是谁给你的勇气敢上门挑衅我?”

“jian人,你欺负我儿,此事我绝不能罢休!”妇人几次想起身,却发现此人看似无力,却实则力气不小,竟是不能动弹分毫。

被一个小辈压制,妇人气的脸红脖子粗,眼神凶狠的恨不得把云想裳给撕碎了喂狗。

“分明是英姨娘昨天上门咄咄逼人,羞辱我家王妃。王妃那会心情不好,才踢了她一脚。谁知英姨娘却想着碰瓷,借此拿捏王妃,只是院墙年久失修被英姨娘轻轻一碰,便塌了……”云瑶上前一步,语气很是气恼:“分明是有意为之却要我家王妃背锅,这是何道理?我家王妃心善可也不能被人欺负成这般!还是诸位都忘记了我家王妃也是有娘家撑腰的?”

最后一句话,落地有声,不光砸进了前来闹事的林府各位的心上,就连站在外面看热闹的管家皆都神色一变。

祖宗啊,他们怎么忘记了这茬?

这位身后的那位可是个*宠*女儿已经到无法无天,便是这位要月亮绝不会给星星的当朝相爷云尚云相爷。

大概想到了什么,妇人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

口气也没有之前那般强硬,但也不想输了气场。

“你们满口胡言,仗着你爹是相爷是非黑白颠倒,天理难容!”

“你说的没错,我爹是相爷!”云想裳点头。

“我不服……”

“我爹是相爷!”

“jian人,你不要太嚣张!”

“我爹是相爷!”

“你……我!”

“我爹是相爷!”

本应该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因着云想裳的话,气氛变的诡异。

不管这妇人说什么,云想裳都会用这一句话怼出去,怼的对方翻白眼噎着说不出话来。

云瑶以及旁边几个丫鬟听自家王妃这话,强忍着没笑出声来。

“你,你有能耐别提你爹是相爷这几个字!”妇人被嬷嬷和丫鬟搀扶起来,指着云想裳吼道。

“我是相爷的女儿!”

噗……

妇人一口血喷了出来。

“夫人,夫人……”身边的丫鬟嬷嬷们吓的围上前,神色慌张的喊着。

这些人皆都是敢怒不敢言,气红一双眼睛看着云想裳他们。

连夫人都不是对手,他们这些人又岂敢去招惹?

有一个当爹的是相爷,他们这些出身低贱的人,如何去跟她理论?

“奴才江海拜见王妃!”眼看着局面有些收不了场,管家走进院子站在云想裳约莫五步远,双手作揖行礼。

云想裳打量着走进院子里的这位。

看面相约莫三十左右,无须,容貌端正,为人看起来还算正派。凭着记忆力搜索,此人跟原主也没什么过节。

既没有什么过节,云想裳也就不想跟他结什么仇了。·

“嗯!”云想裳淡淡的应了一声,低着头拨弄着自己的指甲:“江管家有事?”

“回王妃,守门的说林府来人探视,奴才怕惊扰了王妃前来探视,既已见面,奴才这就把他们请出去……”江海再次福身:“惊扰王妃,还请王妃见谅!”

“是谁给他们引路的?站出来,让本王妃好好瞧瞧!”听了管家这话,云想裳知晓他想息事宁人。

只是,凭什么?

她有个厉害的爹怎么了?一个个的都想过来踩两脚的,不爽当面说,背后耍手段,算什么本事?

“这……”江海扫了一圈,入眼看到一个丫鬟躲闪着,眼神慌乱,心中叹息。

“出来!”不等那丫鬟主动出来,芙蓉园里的丫鬟们早就按耐不住了,上前扯了过来,朝着云想裳的面前一推:“王妃,就是这丫鬟带的路!”

“王妃饶命王妃饶命……见被人认了出来,吓得她对着云想裳连连磕头,

这时,站在丫鬟身后的杨桃对着她的后背就是一脚:“卖主求荣的玩意,还敢喊饶命?”

云想裳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跪在她眼前的丫鬟,瞧着年纪大概有十五六岁,眼珠子正提溜的四处乱看呢,哪里有害怕之意?

云想裳唇角微勾,低着头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发现有点微皱,待会要让银杏她们记得熨烫平整才是。

她可不是那种被人一早骂醒也能原谅的圣母!

只怕这会要是让那些未来的人看到自己这般为难一群人,又要骂自己作妖了。

只是,凭什么要骂她?

做错事的,先惹事的皆都不是她,凭什么她要来承担骂名?也不要跟她谈论什么未来的人不习惯别人跪拜什么的。

不好意思,请记得入乡随俗。

跪在地上的丫鬟明翠连连求饶,却半点没有得到王妃的回应,之后让她心里打鼓。

按理说,自己都这般求饶了,为了王爷后院的安宁王妃也应该是息事宁人了吧?更何况,自己只是带个路,还不至于太过责罚吧?

明翠心里对这个倒贴还比王爷老的王妃,十分的反感。像王爷那般与月齐光之人,怎么也应该是玉侧妃更适合才是。

这京城里谁不知道玉侧妃与王爷才是天生一对,结果却被这个老女人给截胡了,实在是无耻,过分的很。

“云瑶,这丫鬟既然不懂事那便交给你来处理好了!”云想裳佯装看不出她内心的想法,转而看向管家:“今个我且给管家一个面子,这丫头我留下了,至于这些人也就不留下来招待了,你带回去吧!”

云想裳指着的就是林府那些人。

一眼扫去,如同看垃圾般的嫌弃。

江海连连点头称是。

稍后,安排人带人退下。

对于芙蓉园发生的事情,管家并没有偏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秦王夜翎晖。

小说《王爷别跑:重生嫡女不好惹》 第5章 有价无市 试读结束。

乙未少爷点评:

很好看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很温馨很搞笑 赞赞的,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