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入墓之妻:冥王追妻第一名
入墓之妻:冥王追妻第一名

入墓之妻:冥王追妻第一名

作者:苏二喵

状态:连载中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14 14:19:42

《入墓之妻:冥王追妻第一名》小说情节波澜壮阔,苏二喵主要说的是:江焱居高望远,仔细看了看林家村的坐落的方位。大概是发现了什么,回头对着王磊和刘林道:“他们最终的目标是许小姐,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俩留在这里守好这几具尸体,如果天黑之前我和顾远舟没有回来,你们就一把火将尸体全烧掉,拿着我给你们的符咒一刻都不要耽搁,从后山往外跑,别再回来!”“那怎么成?我俩跑了把你们三留在这?这种怂包瘪三才干的事我刘林做不出来!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展开全部

11-小爷罩着你

江焱一句话,王磊和刘林立马紧张的站了起来,我也隐隐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

按理来说,以顾远舟追击犯人的速度,应该很快就把林昊逮回来了,可是这都过去一个小时了,两人的影子都没见着。

这中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妈蛋,头儿的电话打不通!”王磊连着拨了好几通电话,脸上的焦灼和不安越来越明显。

刘林是个急性子,当即就道:“头儿肯定是出事了,我们赶紧分头去找!”

“不行!不能分开!”江焱伸手拦住他,面色沉凝道,“这个村子古怪得很,如果顾远舟真出了什么事,那你俩蒙头蒙脑的冲进去也是白给。”

“那你说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头儿就这么有去无回了吧?”

江焱居高望远,仔细看了看林家村的坐落的方位。

大概是发现了什么,回头对着王磊和刘林道:“他们最终的目标是许小姐,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俩留在这里守好这几具尸体,如果天黑之前我和顾远舟没有回来,你们就一把火将尸体全烧掉,拿着我给你们的符咒一刻都不要耽搁,从后山往外跑,别再回来!”

“那怎么成?我俩跑了把你们三留在这?这种怂包瘪三才干的事我刘林做不出来!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王磊连声附和:“木头说得对,咱一起来的,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滚!瞎想什么呢!小爷才不跟你们死一块!”江焱气得直接一个白眼翻过去,不耐烦的解释:“要是晚上我还没出来肯定被里面的东西给绊住了!护着许小姐和你们头儿就够呛,要是你俩也来凑热闹,还不把小爷我拖累死!”

江焱嘴巴毒,说话虽然不中听,但是理是这么个理。

王磊和刘林被他堵得没脾气,只能乖乖的听从他的安排。

我见识过了江焱的本事,现在对他的能力没有丝毫的质疑,狗腿子一样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下了山。

毕竟,在剩下的几个人里面,怎么看都是留在江焱身边更安全一点。

江焱到了村子里就将铜盘托在掌心,一路沿着墙边来回走动,嘴里鼓鼓囊囊神神道道的。

我也不敢打断他做法,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就这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腿都跑酸了,既没找到顾远舟,也没瞧见林昊,空荡荡的荒村阴气森森,叫人心里越发的慌乱。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抱着瑟瑟发抖的胳膊小声开口:“江先生,你到底在找什么?”

江焱搁下铜盘看着我,难得和颜悦色的跟我细说:“我在找七煞阵的阵眼,可这村子阴气常年汇集不散,就算是铜盘也指不出方向。”

“什么是七煞阵?”我好奇的多问了一句。

江焱指了指山上刚才挖出尸体的方向:“所谓的七煞阵就是一种用人的生魂炼化成鬼煞的阴毒法阵,因为布阵的要求十分的严苛,阴气汇集之地,意外横死的生魂,以及七杀命格的至阴之血,缺一不可,并且炼制鬼煞折损阳寿,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反噬,十分的惊险,所以古往今来,这种阵法我也只在古籍上看过,并未听闻有谁真正尝试。”

我皱了皱眉表示不太明白:“既然练这个什么鬼煞这么凶险,百害无利,为什么还有人大费周章,不惜草菅人命也要布这七煞阵?”

“因为操纵鬼煞可以为所欲为呗!”

江焱摊了摊手,顺便给我科普,“在我们这个行业,鬼魂从低到高大致上分缚灵,怨灵,恶鬼,厉鬼,鬼煞和阴魂。缚灵一般是刚死没多久的生魂,对人世还有些许的留恋,但没有什么作恶的能力。”

“怨灵比缚灵的怨气要大一些,活动的范围也比较广,不过多半是死得不甘心,或者所求未满,随便烧点香火供奉一下,找个法师超度超度就能摆平。”

“比较棘手的是恶鬼和厉鬼,这两种大部分是死于非命,并且长时间得不到供奉,生前的怨念越来越强,一有机会就出来害人,拉着活人给它垫背。而鬼煞跟前面两者就有区别了,它的形成不光要死前累积很深的怨念,还需逢上天时地利,一般情况下极少有自然形成的鬼煞,稀有程度不亚于咱们的国宝。”

他瞥了一眼面如死灰的我,摆了摆手。

“当然,这种级别的鬼魂也是我们这个行业最怕遇到的,因为它们没有意识不怕符咒,只要冲破束缚就会撕咬一切的活物。道行稍微浅一点的赶上了,就只有给鬼煞当点心的份。”

江焱大概是说得嘴巴有点干,剥了个棒棒糖塞到嘴里,回头看着我:“我这么说你应该能听懂吧?”

我哭笑不得,我虽然是个外行,可我也不是个傻子,他都说得这么仔细了我当然是听懂了。

照江焱这么说,炼制这个鬼煞的人其心可诛啊!

“对了……”我想起来江焱似乎漏掉了一点,忙追问,“那阴魂呢?是不是比鬼煞更厉害更凶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那种?”

江焱嘴里塞着棒棒糖,腮帮子鼓了半边。

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你说得怕不是上帝吧!”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听说是一种半神半鬼,跳脱六界轮回的牛笔存在,反正小爷我是没见过,你要是运气好说不定以后能见着。”

我:“……”

呸呸呸!会不会好好说话?嘴怎么这么毒?一个小鬼都能把我吓尿,谁要看那种吓死人的东西!

“好了不逗你了!”江焱吧唧吧唧将棒棒糖咬碎,从黄布兜里掏出一个木雕小人递给我,“哝,这是可以帮你挡灾的小桃人,你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写在后面,回头被林昊抓了去能保你小命。”

说着,又掏了一支朱砂笔塞到我手中。

我稀里糊涂的照着他说的做,等生辰八字写完了才回过味来。

“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会被林昊抓住?”

江焱在小桃人的脑门上贴了个符咒,一本正经的开口:“你身上的至阴之血是七煞阵必要的条件之一,现在顾远舟落到了他们手里,小爷我又找不到阵眼所在,你说你不被他抓走我怎么救人?”

我嘴角狠狠的抽搐:“你特么还真是个逻辑鬼才!”

“过奖过奖!”

我气结:“说白了你就是要拿我当诱饵呗!”

江焱笑了笑,一双凤眼微微眯起,狡黠得像只狐狸:“放心去吧,小爷罩着你!”

12-最后一个祭品

话音落下,江焱猛不丁的把我肩膀一推,我脚底一个踉跄,差一点就扑了个狗啃泥。

“姓江的,我……”

气愤的转过身正要开骂,却发现身后空荡荡的,江焱没影了!

怎么回事?刚刚还在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不见了?

难道我又出现什么幻觉了?

我咬着牙伸手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哎哟喂!真疼……

这么说,眼前的景象应该是真的!

草!不带这么坑人的!顾远舟莫名其妙失踪也就算了,现在怎么连江焱都不见了?

这阴森森的林家村里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又害怕又心慌,急忙沿着刚才走过的路线往回找。

“江焱,江哥哥!江大师!别闹了!你快出来!”

我一边找一边喊,眼泪鼻涕都下来了,浑身上下都抖得厉害。

眼看这太阳就要下山了,等天一黑,没有江焱和顾远舟护着,我还不让林昊一家子给生吞活剥了?

我越想越害怕,越怕越慌张,不大的一个村子我兜兜转了好几圈竟然迷路了。

更让我绝望的是,山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起了浓雾,白蒙蒙的一片阻碍了我的视野,我慌乱得连方向都分不清了。

这时,有个身影从旁边的墙角一晃而过,看身形体格瘦瘦高高的,很像是江焱。

我激动起来,赶紧追上去:“江焱,我在这!”

一转身,那身影不见了,迷雾中有只手伸出来握住了我的手腕:“许轻轻,我总算是抓到你了!”

我听到这声音,心里咯噔了一下,是林昊!

不等我挣扎,林昊的妈爸就从一个隐蔽的角门里面跑出来,用一块脏兮兮的帕子捂住我的口鼻,合力把我拖了进去。

那帕子上应该是动了什么手脚,我被绑架以后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眉心和脑仁都胀痛的厉害,两只手分别被捆在自己的脚踝上动弹不得。

我环顾了一下周围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昏暗宽敞类似地下室一样的地方,旁边摆着一口漆黑的棺材,棺材下面的地板上不知用什么血画着奇奇怪怪的图纹,咋一眼看去像是某种阵法。

图纹的外围站着林昊一家三口和一个穿着黑斗篷的老太婆,他们看我的眼神阴恻恻的,森然恐怖。

我记得,这老太婆就是上次逼着我喝符水的过阴婆。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觉得她看我的眼神不怀好意,现在想起来,他们是惦记着我身上的至阴之血。

“你醒了!”林昊笑着走到我跟前,语气还跟以前一样的温柔。但我看着他那假模假式的样子很倒胃口,恨不能吐他一脸。

不过为了拖延时间,我并没有跟他撕破脸皮,反而委屈的红着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他。

“林昊,其实你哥哥林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之前那么对我我不怪你的,我知道你跟你哥哥感情好,想给他结一门阴亲,我可以理解你的。”

“原本我就是要嫁进你们林家的人,你哥哥就是我哥哥,我委屈一点不算什么,可你为什么要联合这个狠毒的老巫婆害我的性命?”

林昊听了面色微微变了变,有些不相信:“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哥,跟他结阴亲?”

“我愿意,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愿意的。”我一边哭一边抽泣,演得那叫一个痴情,连我自己都快相信了。

林昊皱了皱眉,脸色有些复杂:“可是你的处子血被别人取走了,你害了我哥哥,如果你不死,我哥哥的怨气难以平息,我们一家人都不得安宁。”

处子血……

我回想起那个痛不堪言的梦境,这么说,原本拿走我第一次的应该是林昊的哥哥,那个叫墨沉渊的男子是半路杀出来的?

“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努力表现的委屈娇弱,脑子飞快的运转,带着哭腔道,

“是她!是过阴婆骗了你们!我的处子血是被她取走的!她并不是真心要帮你哥和林家,她是为了她自己!你们都被她骗了,她在利用你们帮她完成七煞阵,她要把你哥哥炼成……”

“闭嘴!”

不等我把话说完,那过阴婆嘴里咕咕叨叨的念了什么咒语,硬生生的把我嘴巴给堵上了,我的嗓子一个字音都发不出来。

林昊见状,皱了皱眉,心里似乎也产生了疑惑:“阿婆,许轻轻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过阴婆冷哼一声,不悦道:“仅凭一个小丫头三言两语你就怀疑我老婆子?别忘了,当初你哥哥冤魂不散闹得你家鸡犬不宁,可是你自己求到我门上,请我帮忙的!我老婆子为了你家的事情费心费力,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我……我不是那么意思。”林昊看了看我,迟疑道,“可她有一件事没说错,她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不是阿婆,谁又能取走她的处子血……”

“混账!她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七杀命格,一百年也就出这么一个!你觉得她是普通人?”

过阴婆气得不轻,撂下狠话道,“你要是信不过我老婆子,那你哥哥的事就到此为止,这个女人随便你怎么处置。要是你哥哥在下面怨气太重再来闹,我老婆子可没那个本事帮你平息他的怒气!”

过阴婆说着,甩袖就要走。

林昊的爸妈一听立马慌了神,赶紧追上去拦住过阴婆,好声好气的赔礼道歉。

林昊虽然心里有几分疑惑,可到底是更信过阴婆,低头服软道:“对不住阿婆,是我不懂事被这个女人花言巧语给蒙蔽了。您看现在我哥的尸身和人都准备好了,咱们开始吧!”

过阴婆脸色缓和了一些,这才点点头回到原来的位置,递了一把布满血槽的匕首给林昊,使唤他道:“去隔壁,把最后一个祭品的心口血取来!”

林昊接过匕首,显得有些犹豫:“可是阿婆,他毕竟是警察,万一事情闹大……”

“你要是怕了就别去!”过阴婆冷声斥责,不耐烦道,“可我告诉你,就算你现在收手也迟了!你的手上早就沾了人血,想洗都洗不掉!你若是乖乖听我的安排,我还能保你一家平安无事。”

完本试读结束。

春萍mm丶点评:

苏二喵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灵异科幻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