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金牌御师:摄政王带娃追妻
金牌御师:摄政王带娃追妻

金牌御师:摄政王带娃追妻

作者:月曦荼蘼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2 13:16:52

《金牌御师:摄政王带娃追妻》是一篇非常好的穿越重生小说,月曦荼蘼为大家带来的故事:前两个说法很快站不住了,而后一个说法却逐渐占据了上风。因为慕容月前几日食量大增,还会呕酸水,这一下慕容月怀孕之说甚嚣尘上,盖过了所有的八卦,成了京都里面最热门的话题。慕容月瘫坐在椅子上,听着两人的汇报,捏着红菱,心里想着当时还不如真的死了呢。这不是逼她去死么?想了想,还是不甘心的瞪了一眼跪在她脚边的阿福和青栀。“我不就在梁上挂了五尺红绫想做个瑜伽带么?我什么时候说自己要悬梁了?两个大丫鬟一个比一个能咋呼。”
展开全部

有圈套-月曦荼蘼

慕容月他们没有继续留在宫里欣赏小皇帝的余兴节目,而是如往常一样,鱼贯出宫。

出了宫,见到来接他们回家的马车,不少小姐细细的啜泣起来,伴君如伴虎啊,如果是这样长的大孩子,只要不死,必会成为极端的人才。

慕容月心里正感慨,面前忽然停了一辆马车。

慕容月正奇怪着,她来宫里从没有马车接送,大夫人是搭错了哪根筋?

蓝布马车掀开了车帘一角,露出一张绝美的仙女容颜。

“小云朵?”

刚喊了一句,仙女脸立刻黑了,语气也不再温柔,“上车,有话说!”

慕容月摸了摸自己鼻子,总感觉在对待小云朵的感情上,她好像拿错了剧本。

不过,没办法颜值既正义,慕容月赶紧着上了小云朵家的马车。

里面还算舒适,只是小云朵瞧着她的目光实在是幽怨。

慕容月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地说:“顶多日后我不在人前叫你小云朵。”

对方剜了她一眼,不再为了一个称呼与她计较。“只是想要问一问你,对于韩煜的事情你可有什么对策?”

慕容月顿了片刻,“什么对策,为什么要有对策,韩煜是陛下动手诛杀的,与我何干?”

小云朵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我说的是吏部尚书,你怕是低估了他护犊子的性情。”

慕容月嘴角一弯,“能做到吏部尚书该不是个傻子吧,宫里陛下眼前杀人,陛下不去挖背后的势力,就算是格外开恩了,如果他们真的对我动手,那才是昏了头。”

小云朵敲了敲脑袋,无奈地说道:“明着不能动手,难道他还不能偷偷动手?杀你这个相府庶女可没有什么难的,一颗毒药就足以要了你的性命。”

慕容瑜嘴角一勾,“你还是不懂这些大人的无情,如今吏部尚书恨不得和韩煜划清界限,上赶着报复我,不是在告诉所有人,他吏部尚书有谋反之心?他现在怕是比任何人都怕我死了,否则谁都要将这件事情怪在他的头上了,到时候谁也保不住他。”

小云朵略微思忖了片刻,“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没完?”

慕容月眼神微眯着,“你且看着吧,陛下可不简单呢。”

小云朵看向慕容月的眼神越发深邃了片刻,“你也不简单。”

慕容月对她一笑,说完这话,马车停下,慕容府已经到了。

小云朵掀开帘子瞧着慕容月进入慕容府的背影。

“不过是个小庶女,何必这样在意?”

慕容月下车之后,蓝布马车内竟然多了一个背着短剑的中年男子,而这话也是他说出来。

对于他忽然出现,小云朵没有觉得一点古怪。反而很平静地回了句。

“本不在意,可她竟然和爷爷说了一样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马车内的人冷嗤一声,“也许是她误打误撞。”

“是么?”

慕容月下车后,直接进了后门。

没想到,陈嬷嬷竟然早早在后门等着她了。

“小姐,大夫人在后院子等您呢,这就随着老奴去吧。”

陈嬷嬷是大夫人身边的心腹,如今就在这儿等着她,只怕宫里的消息早就传回了府中,慕容月嘴角一勾,“嬷嬷,我才回来,身上染了血,还有呕吐物,不如我换了衣裳再去给大夫人请安,显得规矩。”

陈嬷嬷斜眼瞪了她一下,“夫人让你一回来立刻就去她院子中,月儿小姐千万别让嬷嬷为难?”

慕容月点点头,“怎敢为难嬷嬷,只因尊重夫人才不敢穿着这一身晦气的衣衫去见嫡母,就怕过了晦气给她。”

陈嬷嬷冷哼一声,不言不语地走在了前面。

慕容月瞧着她的背影,身后还有一个两个壮实的婆子将她看的死死的,这不是请她过去,怕是逼迫她过去啊。

越是这样,越说明大夫人要对她做些事情。

毫无准备,深入敌穴,实为不智。

慕容月转头瞧着身后的两个婆子,问陈嬷嬷说:“爹爹可回来了?今日宫里出了大事儿,月儿还准备先同爹爹说呢。”

陈嬷嬷并不怎么耐烦地回了一句,“你要说的事儿,怕是相爷早就知道了,现在正在书房中发火呢。嬷嬷劝姑娘一句,这时候别去招惹相爷,免得挨板子。”

哦?

原来慕容寒正在书房之中,眼瞧着马上走到假山,走过假山,在从小桥上穿过去便能直接去到书房。

慕容月打定主意,这陈嬷嬷越是劝她不要去,她便偏偏要过去。

“阿福?你怎么来找我了?”

慕容月对着反方向惊喜地喊了一声,两个婆子注意力被转移过去,慕容月借机翻过了栏杆,穿过蔷薇花丛,跑上了小桥。

这花丛的刺很多,而她此刻根本顾不得这些,反而快速地向着书房而去。

陈嬷嬷他们一回神发现她跑了,在想要追到她却是不可能了。

她一个猴儿一般的野丫头,跑起来如风一般就到了书房外间。

“海哥哥,我要见相爷,急事儿。”

慕容月拉住了慕容寒身边的小厮,一句海哥哥叫的他心软,顾不得相爷的吩咐,脚飘着向里面通报去了。

陈嬷嬷他们要来抓她,可是慕容月已经到了书房门口,若此刻抢人,未免让相爷觉得没规矩,坏了大夫人的计划。

恨恨地看了眼慕容月的背影,只能带着人赶紧回去复命了。

而此刻,慕容月却已经半通报半挤进了慕容寒的书房。

“没规矩!”

慕容月却不管这些,立刻说道:“我没有马车。”

慕容寒冷哼一声,“就为了这点小事儿?我看你在宫里挺能耐的。”“我没有马车,所以爹是所有大人中最晚知道的一个,咱们失了先机。”

什么意思?

慕容寒哼了一声,“宫里的事儿我早已知道了。你今日误打误撞过关,不代表下一次你还能这么幸运,日后不要出风头。”

慕容月心里冷哼,这就是她爹,就算她今天死里逃生也没有一点安慰。

这就说明慕容寒对她的生死根本不在乎。

可她根本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来告状的,而是要给自己找一条活路,她在马车上同小云朵说吏部尚书暂时不会对她做什么,可是她却免不了大夫人借题发挥,吃亏总是不好的。

“爹,您觉得韩煜怎么会将毒药带进宫?如果只是杀范忠何必在宫里天子眼前动手?”

慕容寒深沉了片刻,“那你以为呢?”

慕容月神秘兮兮地看了看周围,赶紧说道:“女儿觉得他要杀小皇帝。”

慕容寒一拍桌子,“这是诛心之论。”

可是说完这话,慕容寒反而冷静下来,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胡子,眼神微眯了一下。

“月儿不懂朝政,只是觉得今日韩煜此举实在古怪,也许女儿想错了吧。”

缓缓摇头,似乎在自言自语地说道:“总不至于这吏部尚书一家都倒向摄政王,打算刺王杀驾,扶持新帝吧。”

慕容月一边说着一边摇头,虽然她说的都是否定句,可是这话却让慕容寒忽然眸子一紧,瞳孔微缩。

眼瞧着面前的茶杯袅袅茶气,嘀咕了一声:“也许,真就是这么回事儿呢?”

“爹英明神武,一下就想明白其中关窍,女儿还是回府路上被黄云朵提醒了才想到,走到半路忽然想着这般要命的大事儿,还是提前知会爹爹一声。”

慕容月叹了口气,有些丧气地说:“现在,话已经说完,女儿该去向大夫人领罚了。”

慕容寒听说挨罚,便细问了一句,慕容月直接将刚才三个嬷嬷的事情说了。

慕容寒将茶杯盖重重落下,“无知妇人,差点误了大事!”在一看慕容月,吩咐声:“你去寿安堂待着,将今日的事情一五一十讲给老夫人,听听老人家的明断。”

慕容月嘴角一勾,果然她只要有用,慕容寒就会一直保着她。

小姐悬梁了-月曦荼蘼

慕容寒的庇护让慕容月得了几日好日子,老夫人怜惜她身体瘦弱还给她送了不少的补品。

不论来什么她都照单全收,不是她贪财,实在她这个身体,长期营养不良,做点事情便喘的厉害。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她必须得将她这副柔弱的身体养好了。

更何况,大胤皇朝以武立国,她绝对不能拖整个国家的后腿。

不过这段时间吃的太多太好,活动又少,导致她胖了不少,而且有时候鸡蛋太多,撑到想吐。

呕……

慕容月扶着院篱笆,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路过她门口的慕容安给她一记白眼,“真是穷人乍富,腆胸叠肚,你这是饿死鬼投胎啊,吃那么多也不怕撑死你。”

慕容月胃里难受,好好揉了揉肚皮,“我过我的日子,姐姐羡慕不来,姐姐还是赶紧回院子,一百遍金刚经抄完了?”

慕容安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羞辱她一顿,没想到反被揭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在茗薇院前狠狠跺了一脚,这才走了。

慕容安走了,可是阿福还是有些担心,忧心忡忡地说:“小姐,虽然安小姐说话不中听,可是您忽然吃这么多,身体是真的会受不了的。”

慕容月也知道一口气吃不下个胖子,可是她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最近小皇帝因为杀了韩煜而被太后责罚禁足,所以她才能有时间做这些事情,谁知道禁足会有多久可她必须在禁足解除之前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

因为她最近又看到了一些片段,她单薄的身体竟然站在战场上,那一刻,她从梦中惊醒,吓得浑身湿透了。

她实在是害怕,如果她真的以这样的身体上战场,那不是死定了么?

越想越怕,她就恨不得立刻将自己吃成个胖子!

但为了腰围,健康增肥,所以从现在开始,跳绳一百个,往返跑,青蛙跳,平板支撑,郑多燕减肥操也不能落下……

慕容月折腾了好些日子,这些做烦了,还想增加一些新的项目,所以在某个午后。

阿福推开门,脸盆落地,大喊了一声:“快来人啊,小姐悬梁了!”

慕容月根本来不及解释,就被阿福托举着硬生生从小凳子上抱下来。

抱下来还不算,还要死死抱着慕容月,大声嚎哭,

“小姐,您不能寻思死啊!”

慕容月满头黑线,如果只是她咋呼一下就算了,老夫人给的丫鬟青栀,直接去告了老夫人。

这一下全府上下都知道,慕容月悬梁了。

全府知道便算了,外人竟也很快知道了。

这下她就是浑身是嘴,找个人就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不过两个时辰,大街小巷便传疯了!

若有人问,好好的姑娘为何忽然悬梁了,不必她讲,外面说书的把她三生三世的故事都编出来了。

一说:慕容月为情所困,心系情郎却被摄政王给睡了,不甘心上吊。

二说:慕容月喜欢摄政王进宫被陛下欺负了,一心求死。

三说:慕容月与摄政王珠胎暗结有了身孕,结果被摄政王抛弃,心灰意冷悬梁了。

前两个说法很快站不住了,而后一个说法却逐渐占据了上风。

因为慕容月前几日食量大增,还会呕酸水,这一下慕容月怀孕之说甚嚣尘上,盖过了所有的八卦,成了京都里面最热门的话题。

慕容月瘫坐在椅子上,听着两人的汇报,捏着红菱,心里想着当时还不如真的死了呢。

这不是逼她去死么?

想了想,还是不甘心的瞪了一眼跪在她脚边的阿福和青栀。

“我不就在梁上挂了五尺红绫想做个瑜伽带么?我什么时候说自己要悬梁了?两个大丫鬟一个比一个能咋呼。”

阿福张了张嘴,慕容月瞪了她一眼。“你还想说什么?”

阿福直接便问:“谁家小姐要死之前还会说啊!”慕容月举起了藤条,真想像小皇帝一样狠狠抽她一顿。

可是看了看她惊恐的目光,慕容月还是将藤条往地上一扔。自顾自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这才压下了心里的暴戾,如同往日一般温和的开口。

“青栀姑娘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都是阿福太咋呼吓到你了,请姑娘去回了老夫人,我没有怀孕,没有寻死,只是吃多闲的想要锻炼锻炼身体,闹了个大误会!”

青栀一双灵动的眼睛一直盯着慕容月。

这世上有这么锻炼身体的么?她这么回老夫人会被拖出去打死吧!

青栀年长他们许多,做事老练,对着慕容月仍旧尽职尽责的说:“小姐,不论如何,这事儿既然已经出了,还希望小姐想开一些,相爷一定会想到办法的,如今不是被传进宫里去了,也许带回来的是好消息呢?”

慕容月抚着额头,正是因为慕容寒被太后传进宫去才是大麻烦啊。

摄政王宫云湛能征善战,是大胤的战神,可他年少时候为救先帝受过重伤,早有传言是伤了男人那方面,所以他才一直没有娶妻,更没有子嗣。

若是慕容月真的有了宫云湛的骨血,那对慕容月来说才是灭顶之灾。

小说《金牌御师:摄政王带娃追妻》 第18章 有圈套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涵真吖点评:

《金牌御师:摄政王带娃追妻》是很棒的一本书,虽然一开始没看过类似的书,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优秀的小说,让人挺热血的呢,作者月曦荼蘼大大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