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蔓蔓青萝缠情丝
蔓蔓青萝缠情丝

蔓蔓青萝缠情丝

作者:小王baby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9 12:40:22

最新小说《蔓蔓青萝缠情丝》是小王baby的书,主要内容为:坐在旁边的二夫人柳氏忍不住好奇地靠上前来,看着各个碟子里的五颜六色形态各异图案的糕点,一时啧啧不停:“茶食之物,竟有着这般传奇色彩!”卫婉兮的神情巨变,如坐针毡般难受,看着卫如蔓竟然能对这小小糕点的烹饪而侃侃而谈,口若悬河甚感愤怒和羞愧。卫如蔓的加深了笑容的灿烂:“这不过是如蔓偶尔偷听来的关于烹饪的点滴技艺和学问,想着如蔓如今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了。以此来求老夫人开心而已。当年那位李师傅对于茶食糕点的烹饪造旨和学识渊博,那才是令人拍案叫绝呢!”
展开全部

看不透(1)-小王baby

卫如蔓面带微笑,进门来眼睛就瞄了一下各个桌上的糕点,不知道老夫人今日品尝了这糕点,可还会对其他口味感兴趣么?前世的楚慕玉对茶食颇为偏爱,她为此特地寻觅了藏匿在大楚各地的名师,为学这糕点的顶峰造极的烹饪技能,她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就算现在,她也敢断定,在大楚想要随意品尝到这美不胜收的口感,是非常不容易的。况且她也并不担忧被何玉莲刻意调查出什么,因为彦城卫家的小姐们也都学习了茶食的烹饪技能,而她在彦城待的那些岁月,在环境的熏陶下有这烹糕之技也就不足为奇了。

老夫人明显对这精致外观,口味独特的糕点很是满意,看着卫如蔓,满眼流露出满满的笑意和赞赏:“这糕点的口味非常独特,你从哪里学来的这般烹饪手艺啊!”

卫如蔓在前世,一向都喜静素爱低调,对老夫人,更是从未靠近过身。而现在,她悠悠然的上前一小步,对着老夫人,莞尔一笑,福了福:“启禀老夫人,这次老夫人您外出礼佛,如蔓无缘随行,想着老夫人习食糕点,所以特意请了江南的李师傅,在府外教学,如蔓也乘机着学了一点皮毛,就怕技艺没能掌握到位,着实献丑了。”

卫如蔓的话音刚落,屋子里的氛围起了微妙的变化。众人的脸色大变,特别是何玉莲那瞬间青黑的脸色尤为突出,连卫婉兮也颇有深受打击之意,微微皱起了眉头。乘机学了一点皮毛?就能烹饪出这样的美味?要是仔细全部学完,那又该如何——

江南的李师傅是出了名的烹饪大师,只可惜年近古稀,性情颇为古怪,凡事主张自我喜怒而行,卫婉兮也几度想拜他为师,无奈父亲多次努力也未能达成夙愿。此刻这话从卫如蔓口中说出,对如此骄傲的卫婉兮,的确算是一种挑战。

卫如蔓把这两人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嘴角若有若无的微微一翘,笑着说:“老夫人,其实这些糕点的不同名称都有着不同的渊源传说呢!”

杜氏的眼睛更显露出精光闪烁,卫如蔓便走上前来,端起各个桌上的小蝶,目光专注,红唇微启:“这些糕点源于节日的惯例化和普及化,便于附会于节日传说,是对神话故事在食品上的形象展示。比如这又圆又大的糕饼,名叫月饼。这是因为每年的八月十五中秋节,传说是月亮的生日,又传说是嫦娥奔月的日子。

这中秋月饼,就是人们对月亮形状的模拟和月亮神话在食品上的艺术表现。在大户家中更有着团团圆圆,齐家欢乐和谐之意。艾糕这是类似粽子的一种节令点心,曾在诗人程晋芳的《金台杂诗》中有咏艾糕的诗句:‘角黍垂垂映翠髾,分棚遥见控乌号。内城人向天坛去,彩榼番番送艾糕。’”

坐在旁边的二夫人柳氏忍不住好奇地靠上前来,看着各个碟子里的五颜六色形态各异图案的糕点,一时啧啧不停:“茶食之物,竟有着这般传奇色彩!”

卫婉兮的神情巨变,如坐针毡般难受,看着卫如蔓竟然能对这小小糕点的烹饪而侃侃而谈,口若悬河甚感愤怒和羞愧。

卫如蔓的加深了笑容的灿烂:“这不过是如蔓偶尔偷听来的关于烹饪的点滴技艺和学问,想着如蔓如今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了。以此来求老夫人开心而已。当年那位李师傅对于茶食糕点的烹饪造旨和学识渊博,那才是令人拍案叫绝呢!”

点滴技艺?屋子里一时人人暗叹,嘘吁不已。

正在此刻,柳氏突然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芷月抱着一套衣裙,伸长脖子,眼珠子直往外冒地看着桌上的糕点,那小巧玲珑的嘴唇似乎被舌头舔了多次,柳氏不禁笑道:“芷月,你个死丫头在干什么?抱的什么东西,快要掉到地上了呢!”

芷月正听着大小姐的妙语生花的讲解和看着那稀罕物的糕点,喉管在不受控制的咕噜着,想象着自己也在品尝一二。哪里能注意到手里捧着的衣裙已经向外斜掉。猛然听到二夫人的话语,虽说二夫人脸上有笑,但也令她手慌脚乱一番,脸红脖子粗的愣在当场,唯唯诺诺着:“回禀二夫人,奴婢……奴婢抱的是大小姐的衣裳。”双眼瞬间救助地望着自家小姐卫如蔓。

这下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望着战战兢兢的芷月,再看看她双手端正捧着的衣裙,又把眼睛放在卫如蔓身上,个个眼中都是疑惑不已。

“咦,这是婉兮姐姐的衣裳吗?那你拿进屋子来做什么?莫非婉兮姐姐的衣裳也有出彩之处?”二房小姐卫飞凝长得蛾眉皓齿,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刻意惊叫了起来,像是发现了惊天的大秘密。卫如蔓终于等到这句话了。

何玉莲一听这话,斜着瞟了一眼卫如蔓,转而脸上出现一个诡异莫测的笑容,一字一字说道:“如蔓,你这是做什么?你把你这旧衣服拿到大家眼前来,莫非真有什么稀奇玩意告诉大家?”尽管她已经很努力的掩饰了,然而语气的嘲讽与讥笑却是任何人也能感受到的。

卫飞凝激动得眼睛扑闪扑闪的,说:“莲姨,如蔓既然能烹制别样的美味糕点,衣裳也能有新花样,这也属正常呢!”

卫如蔓保持着微笑,眼神却在一瞬间似有似无的飘过一闪冷峻的光芒,何玉莲最是注重在老夫人和众人面前维护自己的完美形象,既然她刻意刁难自己,自己又何必处处成全她呢?就算再厌恶自己,嫡女被苛刻的名声传出去,对父亲卫成峰的仕途声望也极具杀伤力,老夫人又怎么会不理睬呢?!

只见她修长的眼睫毛一闪一闪,脸上带着天真烂漫的笑容,福下身来:“回何玉莲,这衣裳着实没有什么出彩之处,是因为上次父亲教导如蔓说一家人姐妹要和谐共处,这些日子以来,如蔓是日夜难安,趁着今日大家都出来了,自己也得表表心意,把我最喜欢的过冬衣裳拿来送给婉兮,还希望婉兮不要嫌弃才是。”

就话刚落音,满屋的人面色各异,随后一片窃窃笑语不断,特别是那二夫人柳氏最是夸张。只见她大笑道:“瞧,如蔓,你这不是在说笑吗?大家每年换季都有新衣裳换,你就是要拿,也得拿件新做的来啊,你这可真是笑死我了!”大家一听这话点明了出来,不禁由窃笑变成朗朗大笑了,连站在一旁的婢女老妈妈们也笑得忘记了规矩。可是这样的笑声能维持多久呢?

“咦!不对呢,玉莲,这府里的物件都是由你来规划,新一季的布匹也早就下来了,你该不是连一套新衣裳都没给如蔓送去吧?!”二夫人脸上笑着脑子可没闲着,突然话锋一转,眼睛一瞪,憋着狂笑的眼眸中更是闪过一丝狡黠,转而百般寻味的望着何玉莲。

卫如蔓装着好像没有听到后面的话,也没有感觉到情形有了变化,脸色一红,憨憨的微微垂下头来,眼睛里有着微微泪光:“二夫人教训得是,是如蔓的错。如蔓只顾着一心谨记父亲的教导,想把自己最好的衣裳赔给婉兮,以求自己心安,是如蔓只想着自己,没考虑到美丽的婉兮是不会穿旧衣裳的。”说着,如蔓微微抬起了头,好像才突然听到二夫人后面的话一样,明净的双眸忽闪忽闪,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完全一副天真无邪的面容看着何玉莲:“莲姨,新衣裳已经做出来了吗?我还以为这一季没有了呢,那可真得要拜托你了,到时候我好有新衣裳给婉兮妹妹。”

如蔓的眼底带着几分精明,这何玉莲一直都在私底下苛扣她的吃穿用度,以前她是傻,不会跟她在意,但是这一次……

老夫人杜氏此刻似乎一头雾水,这卫如蔓虽是行为实在寒酸可笑,难得的是能有这团结姐妹之心。然而听着二夫人的最后一言和卫如蔓此刻的话语,感觉似乎不是这么简单。老夫人眉头一皱,看着如蔓,又看看何玉莲,眼神中透着一股意味悠长。

何玉莲再怎么稳重端庄,此刻也被愤怒加难堪憋红了双眼。

卫婉兮立马站了起来,看了看老夫人,一丝阴深冰寒从双眸中一闪而过:“莲姨很早就交代了给婉兮姐姐做四套衣裳的,怎么现在还没送过来吗!肯定是下面的人办事不力了!”说着微微一笑,语气带着三分的自责,七分的疼惜,看着卫如蔓,好似看着自己最崇敬的姐姐,可是眼底却依旧是冰冷的:“婉兮姐姐真是难得对我的一片心意。事情过了这么久了,你到今儿还惦记着。姐姐的衣裳原本就这两件吗?也怪人平日没多加注意,要不早就把我的衣裳送几套给你了。莲姨也不会让你一直穿着这样的衣裳出门的,因为那样岂不是让外面的人也笑话莲姨了?”

卫如蔓唇畔一勾,盈盈一笑:“婉兮姐姐说的是,不过如蔓想着婉兮生来天仙之貌,最是高贵美丽,自然也不好麻烦妹妹了。”

看不透(2)-小王baby

何玉莲是不能表现出明显的生气的,她往日里就算是再气愤,也不会大喊大叫,不怒自威才是名望之家的当家主子风范。

一时间大家都不再说话了。安静的看看卫如蔓,又看看婢女芷月手里的衣裳,这看似愚蠢之极的动作,却生生让人看不透!

卫如蔓很清楚,此刻自己是不宜再明显表现出什么,不过自己前世不就是老老实实的吗,最后也没落个好下场。如今倒不如化被动为主动!她到要看看老夫人是不是可以置卫府的名誉而不顾!

卫如蔓的贴身婢女芷月,双手捧着衣裳,衣裳底下的手掌早已握成了拳头,手指因为用力已把工整的衣裳弄得变了形,身子颤过不停。从一开始大小姐交代自己只管拿好衣裳跟着就是,心里就层层迷雾,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大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此刻一番时间计较下来,更担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过悄悄抬眼望去,自家小姐却是一脸微笑,看不到丝毫胆怯。

时间如同凝固了。然而老夫人就是老夫人,片刻后,她一双眼睛最终放在何玉莲身上,缓缓说道:“玉莲,你也太马虎了!”

老夫人一直不曾插手府里的事,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理家的能力,而此刻这句话,很明显承认了卫如蔓在受屈了。何玉莲无法控制这愤怒了,近似于失去理智了,脸色也由黑到红再到青又到红,连呼吸也因为急速而变得困难,她猛然站了起来,她怒不可歇了!卫家虽说是由自己做当家主母,然而老爷身为大楚尚书,最是注重形象声誉的,老太太是千万招惹不得的!二房又一直心怀不善,步步相逼,伺机攫取!所以,有些事情她不得不咬牙忍着。

她一向是卫家一碗水端平,铁面无私的何玉莲,是一个贤淑端庄的典范!卫如蔓不过一个不受人重视的贱女,要教训她,让她知道好歹,看明白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也不在乎此刻这一时半刻,以后的日子还长。所以,她脸色一暗,突然狠狠地看了看站在身旁的亲信周妈妈,一声吼道“跪下!”

周妈妈一时完全懵了,满屋子的人也都一副目瞪口呆,懵了!

杜玉莲的脸色因心情平静早已复原,如此一来,依然是雍容尔雅的卫家主母。她冰冷的呵斥着周妈妈:“对大小姐做衣裳这事,其他人做事我还不够信任,特别交待给你来做!我再三交代,尽快把新衣裳送到大小姐手里!你是怎么尽职的?如蔓是我们卫家大小姐,正儿八经的尚书千金,怎么能容你们这些奴才如此慢待!你看看她的穿着,她这个模样出门,像什么样子?明显是准备离间我们母女关系,让外人鄙视我这个母亲苛刻她?!”

卫如蔓一听这话,面上是十足的毕恭毕敬,但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了一抹冷艳,瞬间又不见了,不愧是当家主母,字字说来一针见血。何玉莲这样抢在自己前面说出这番话,让周妈妈顶了罪名。因为这话要是换了卫如蔓的口,何玉莲就得在大家面前失去面子!

周妈妈很快明白了缘由,立即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承认错误,说是自己一时马虎,衣裳早已完工了,没有及时送到大小姐房里,是她的办事不力等等。

周妈妈在这般忏悔劲的底下,谁也没见她的眉头若隐若现的跳了一下,何玉莲尽管面上是交代了给大小姐做衣裳,然而她也明白,何玉莲这只是表面功夫,她还在为大小姐前面无辜落水而生气呢,怎么可能当真给卫如蔓做什么衣裳!说不定这些天还盼着卫如蔓亲自登门道歉,可哪成想到居然闹到老夫人的跟前来了!

这个看似软弱得如熟透的柿子一般的大小姐,实则却是个精丫头!恰恰她还不是简单的精明!要是她没这么聪明,直接去找何玉莲说道理,哪能落个好?恰恰她又在这二房在场的时刻闹到老夫人的屋里来,这下何玉莲除了忍气吞声还能怎么样呢!

“还不去跟大小姐承认错误!”卫婉兮委婉说道。

她貌美如花,声音听起来也温柔亲切,然而在卫如蔓听来,实在是十足的虚伪和可恨。自己和府里其他庶出小姐她们不同,她们极尽所能地巴结何玉莲,以后讨个好婚事,然而卫如蔓非常明白,何玉莲只是把她们当成卫婉兮的铺路石,哪能有什么好姻缘好未来!

看戏演得差不离了,周妈妈上前给卫如蔓跪下负荆请罪:“大小姐,都是奴婢的错,委屈了大小姐,下来老奴立马派人把做好的新衣裳送到您手里,肯定担保合符您的心意。”

卫如蔓好像受到惊吓,急忙往后一退小步,一双惊恐的眼睛望着何玉莲,好像有意要给周妈妈讨个人情,一字一字非常艰难的说道:“莲姨,这事,本来……”她的语速极度缓慢,然而最终还是没能说得完整。

何玉莲很和蔼的回着:“如蔓,不要担忧,万事有我,以后府里还出现什么委屈了你,我为你做主,绝不放过那些怠慢的奴才!”

卫如蔓感谢不尽地福下身:“感谢莲姨,万事全仗莲姨操心便是。”

说这话的时候,卫如蔓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这话说起来也可真是够可笑的了,分明这一府女主,应该是自己母亲才是,可是所有人的眼里都没有她的存在,就连母亲自己,也早就已经习惯了她那极为低微的存在感。

老夫人看着卫如蔓,端详了一会,招手到:“孩子,到这边来。”

卫如蔓微笑着走到老夫人身边,老夫人看了陈妈妈一眼,笑着说:“这次是亏待你了,我那里有件鹤氅,就给你了。”

陈妈妈明白,很快就捧来一件崭新的鹤氅,并在卫如蔓跟前慢慢展开。卫欣兰看了一眼,见那是自己一直向杜氏讨的鹤氅,又轻又暖,浅玫红的茧绸面子上用金线绣出了牡丹纹样,边缘则是用黑线勾勒云纹,里头的银鼠里子全都是大毛,看起来十分的暖和。自己多次在杜氏跟前蹭讨,老夫人都不理会,今日竟然让卫如蔓得了去!她那瞪着卫如蔓的双眼,立即填满了嫉恨的欲火,恨不得把卫如蔓烧成灰迹!

卫如蔓也感吃惊,她未曾料到老夫人居然会把这件崭新的鹤氅给自己,她眼底立马涌上一股暖流,祖母这是明显的在大家面前表态,她的心里是有卫如蔓这个孙女的!

卫如蔓的心里此刻对老夫人的确满盈着感动。自己的表现,她不仅不责怪,还在间接地维护自己,此刻她没多说什么,只不过跪了下去,重重的给老夫人叩起了头:“感谢老夫人,您对如蔓的恩泽,孙女铭刻于心。”

杜氏微微一笑,从这一句话,她就清楚,卫如蔓理解了自己的心意。

柳氏看着何玉莲在这一刻那木如雕像的脸型,心里暗暗发笑,不管何时何地,一旦有令何玉莲堵心的情况,她都非常愿意去加一把火,于是她立马取下自己头上的一支朝阳五凤挂珠钗,塞到卫如蔓的手心里,和蔼的笑道:“来,好孩子,这是二婶送你的,收着吧。”

卫如蔓带着很难为情的表情收下了,抬眼望了望何玉莲,只看到杜玉莲那气急败坏而发黑如锅底的脸色,此刻竟是对着柳氏,而不是对着自己。而柳氏却权当没看见,反而更加开心得大笑了。

卫婉兮此刻醒回过神来了,装着不经意咳了一声,何玉莲瞬间醒悟了,两眼直直的看着卫如蔓,摆出一副毫不在乎的宽宏肚量模样,疼爱地笑着,说:“如蔓,快到莲姨身边来,我这里也早早为你准备了礼物的,借现在这机会也都给你好了。”

以往何玉莲也给了卫如蔓一些看起来名贵的物件,其实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现在在老夫人的带头下,又有温氏的故意而为,这才不得已而为之。

这么多人在场,何玉莲不得不狠下心,取下自己手腕上的那对白润如脂的翡翠镯子,又痛心不已的拉着卫如蔓的双手,亲自为她戴上:“这好东西可是前朝皇宫里出来的,你可要仔细收着。”

卫如蔓前世却是后宫之主,对于名贵金玉物品,她一看就可辩得真伪,何玉莲倒是没有骗她,刚刚送她的这对镯子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她微笑着福了福身:“谢过莲姨。”

何玉莲的肺都差不多气炸了,可还得强装笑脸:“有什么好谢的,确是个憨丫头!”

卫欣兰嫉怨得眼冒金星,嘴角一翘,带着丝丝嘲讽:“如蔓,你这下可富有了呢!莲姨这手镯明给婉兮预备的,现在你却得了去!”

卫如蔓听到此话,立马羞愧难当的想要取下来:“这是真的吗?那如蔓却是受不起的!”

杜玉莲怎么会让她退回来,立刻冰冷的看了看卫欣兰,转而又显出春风般的微笑,抚摸着卫如蔓的肩头:“傻丫头,莲姨对你们一向都是一般的疼爱,给你又怎么不可以的!好好戴着,要不倒显得小气了!”

卫如蔓看着这当家主母一脸言不由衷的神情,心中甚是欢悦,嘴里可接连说道:“感谢母亲的恩泽!”

卫欣兰气得满脸发黑,卫如蔓却微微转移了视线,看着窗台上的莲花佛手薰香炉,心想这六妹终究是庶女,莲姨调教了这么长时间,可依然这般不省人事。一副手镯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刚刚老夫人明显是撑足了卫如蔓的面子,难不成母亲还可以和她唱反调?这不是好让二房乘机看笑话吗?

卫如蔓离开后,陈妈妈追到走廊上,笑着说:“大小姐,老夫人请你今后每天来芙蓉院为她烹饪茶食,不知大小姐有没有时间?”

卫如蔓急忙回道:“陈妈妈可不能这样说,能近身伺候老夫人,是如蔓尽孝道的本分。”

看到卫如蔓的机灵,陈妈妈欣慰的笑了,难怪她能得到老夫人的青睐,确是个明白人。

完本试读结束。

邻家静欣点评:

看过很多书,这《蔓蔓青萝缠情丝》是唯一一个一边看一边哭的书,心莫名的很疼,情节真的很打动人。笔芯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