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

作者:墨中花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0 15:44:29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这本书的主要内容:萧清然一怔,“为何这样说?”“因为娘亲平日里娘亲出府,身边都是要有下人陪着保护的,每次您想自己出去的时候,就会惹的爹爹很生气。”宁弈顿了顿,得出结论道,“这样他就不会管你,你就可以出府去了。”原来她还这样干过?萧清然挑了挑眉,不错,这点倒是像她的风格。萧清然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凑近宁弈,试图从他嘴中套出话来,“那娘亲出府之后,都去干了些什么?”
展开全部

穷困潦倒的岑王?-墨中花

“奴婢不知,书房重地,王爷早就下令,除非他允许,任何人都不准入内。”反应过来的桃红摇了摇头,又好奇的问,“王妃,您是想要找什么?要不问问王爷?”

任何人,也包括她了?

萧清然不高兴的拧眉,她刚嫁入王府的时候,宁抉可没有这条规矩,她几次进书房给宁抉送吃食,催他多休息……

两人关系是怎么走到如今这地步的?

萧清然心中疑惑,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她朝桃红笑了笑,“我躺着歇会儿,你去把账本拿来,等休息够了就瞧瞧。”

桃红站着没动,她还记得萧清然突然晕倒的事儿,虽然只有一会会儿,可主子的身子何等贵重,大着胆子问:“王妃,真不宣太医吗?您……”

“不用,我就是晒晕乎了,染点凉意就舒服多了。”萧清然张口就想了个理由糊弄她。

桃红闻言没有多想,只应了声是便离开。

见她已经走远,萧清然的脸色才又恢复了沉重。

刚才她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那个片段,莫非是因为她突然到了二十六岁,记忆也有些错乱?

萧清然咬了咬牙,看来只有进到那书房中一探究竟,才能知道那个黑匣子是不是真在书架上,里面又有着什么。

毕竟她可以确定,在此之前,她是从来没见过那东西的。

那黑匣子是她十年间唯一有印象的东西,她必须确定下是否存在。

只是如今书房成了禁地,倒是有些不好办。

萧清然的眼睛眯了眯,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从前的萧清然和宁抉都是同房的,只是后来不知为何闹掰,自此萧清然便主动搬到了西边的院子住。

现在萧清然主动搬回来,宁抉自然没有把她往外赶的道理。

两人一起用了晚膳,今日的宁抉似乎格外困,早早便歇下了。

萧清然躺在宁抉旁边装睡,好不容易捱到了后半夜,这才蹑手蹑脚的起身,走到门口,她回头看了一眼,见宁抉还在沉睡,没有一点要醒的迹象,悄悄松了口气。

宁抉是习武之人,又在战场上来去的,听觉格外敏锐,就是一点轻微的小动静都能立刻让他警觉。

所以萧清然在宁抉晚上吃饭的酒杯中下了点蒙汗药,足够他睡到第二天早晨。

萧清然悄无声息地关上门,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发现之后,便飞快朝着书房的方向奔去。

岑王府一向规矩森严,没有人敢冒着惹得宁抉大怒的风险闯书房,所以外面并没有派人看守。至少明面上是这样,暗处藏着的人,不会让萧清然看到。

萧清然格外顺利地进入,直奔记忆中那黑匣子的位置而去。

见到架子上当真放了个,和今日她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那个一模一样,萧清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娘滴个乖乖!还真有。

不知为何,她突然紧张了起来,心跳骤然加速。

慢慢走近那黑匣子,打开以后,萧清然本以为能在里面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没想到却只有一张泛黄的纸。

萧清然愣了一下,紧接着皱了皱眉,这宁抉好端端的,收藏一张纸做什么?

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一张王府的地契抵押单。

她的手一抖,据她醒来得到的消息,这岑王府向来是京中最有钱的,多少人羡慕都来不及。该是什么样的事,竟让宁抉好端端的拿着地契去做抵押?

正想着,门口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萧清然手一个哆嗦,那张抵押单便慢悠悠飘落到地上。

宁抉冷眼看着她,表情是萧清然从来没有见过的冰冷,“你药倒本王,深夜来此,就是为了这个?”

宁抉闭了闭眼,心中一抽一抽的作痛。

是他痴心妄想了,以为萧清然是真的从心里改变了主意,他甚至还想过,日后要对萧清然更好一些。

却没想到,这一切不过是场幻梦。

萧清然慢慢地向他走近。

宁抉苦笑了一声,“本王早已经应允了你的条件,其实你大可不必这般……”

话还没说完,萧清然突然伸手环住了他的腰,紧接着把头埋在他的胸口,还蹭了两下。

宁抉身子一颤,低沉的嗓音都散出几分,“萧清然!色.诱对我不管用。”

萧清然叹了口气,眼中露出几分感伤,“夫君,我从前定是待你很不好吧?”

对了,一定是这样,她藏了那么多私房钱,却没分一个子儿给宁抉,不然也不至于让宁抉背着她偷偷摸摸拿着王府的地契去抵押,还把这抵押单藏起来,唯恐让她瞧见。

宁抉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萧清然抢先了一步。

“夫君你放心,从今往后,我定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萧清然说着,吸了吸鼻子,眼泪汪汪地抬头看着宁抉,“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

堂堂的一个王爷,竟然过的如此窘迫,这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她现在身为岑王妃,到时候,旁人可是要连着她一起笑的!

不行,这绝对不行!

萧清然咬了咬牙,在心中下定决心,明天一早就让桃红给账房送二十万两过去。

估计着以宁抉的性格,就算是真的没钱了,也不会开口朝她要的。

“你……说的可是真的?”宁抉的手有些不自觉的颤抖,他低头盯着萧清然,小心翼翼地问,“你当真愿意放下从前的那些事?”

萧清然此刻满脑子想的都是宁抉的穷困潦倒,竟也没听出宁抉这话中的奇怪之处。

她一点头,把自己的胸脯拍的直做响,“我萧清然从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说过的话绝不反悔。”

左右她还有那么多存款,那么多家铺子,不怕日后不能钱生钱。

比起能够讨好这位王爷夫君,让她日后在岑王府能够过的更逍遥自在一些,区区二十两银子还真不算什么。

她都能给颜贵妃送三十万两,貌似还不止一次,给自己夫君一点钱花花,就更应该了。

宁抉不说话,只是深深地望着她。

萧清然被宁抉盯的有些不自在,她轻咳了一声,摸了摸鼻子,“怎么,莫非你觉得我是在骗你?”

“没有。”宁抉终于开口,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希望你记住今日这番话,往后也不要反悔。”

萧清然背过身去,对天翻了个白眼,“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再说了,那么多钱我自己一个人也是花不完的,分点给你又能如何……”

嘀嘀咕咕说完,她觉得自己私自进书房这事儿便算了了,转过身来,却见宁抉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

萧清然目瞪口呆地盯着面前的空气,凌乱在风中。

宁抉人呢?就这么走了??那她方才那番话他有没有听到啊?!

死要面子活受罪-墨中花

第二日一早,萧清然正在房中跟两个孩子培养感情,便见宁抉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萧清然!”宁抉咬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是什么意思?”

萧清然一脸懵,“什么什么意思?”

宁抉冷哼一声,语调森然道:“你让桃红送银子去账房做什么?”

一大早,他刚下朝,管家便急急忙忙的来报。

说是王妃身边的桃红姑娘一大早就往账房送了二十万两银票,还说是王妃吩咐的,说是王爷平日在外面已经够辛苦的了,日后她会多多赚钱补贴家用。

一想到方才管家看自己的眼神,宁抉就气的牙痒痒。

“萧清然,你又想搞什么幺蛾子,莫非是存心想要看我笑话不成?”

萧清然眨了眨眼睛,没有作声,先转身将宁抉按在软塌上,一边帮他捏肩一边笑着道:“夫君误会了,我不过是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们都是一家人,我赚了那么多钱,自然是要和自家人分享的。”

她虽嘴上这样说,心中却在偷偷腹诽着宁抉。

这个男人还真是别扭,明明穷困潦倒偏还不说,她好心送钱过去,结果宁抉反倒因为面子问题端起架子来了。

死要面子活受罪!

“你当真这么觉得?”宁抉挑了挑眉,悠悠问道。

萧清然果断的点了点头,“当真,夫君莫非觉得这样不好?”

出乎萧清然意料的,宁抉脸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来。

看他这样,萧清然心里突然起了一丝警觉,隐约好像哪里感觉不对劲。

还不等她想清楚,宁抉便已经笑着道:“王妃能有这样的觉悟自然是好的,既然如此,晚会儿我便派刘管家过来,跟你清算清算。”

萧清然一愣,“清算什么?”

宁抉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自然是清点王妃的财产,全数充公。”

他留下这轻飘飘的一句话,便优哉游哉地离开了,只气的萧清然吹胡子瞪眼,却无可奈何。

好他个宁抉,她的好心非但没能让他感激,反而还得寸进尺,想要霸占她的全部财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银子可是她的宝贝命根子,宁抉想要所有的,做梦去吧!

萧清然眼睛瞪的乌溜圆,正在脑中幻想一百种对付宁抉的办法,突然觉得自己的袖角被人轻轻拽了一下。

“娘。”宁弈一副小大人模样,手板在身后,稚嫩却小有威严的声音唤着她。

萧清然回过神来,弯下腰,摸了摸宁弈的头,“怎么了?”

宁弈这孩子虽然只有几岁,却是人小鬼大,聪明的很。

这一点是萧清然跟他相处多日之后得出来的结论,有些时候他沉着起来,比萧清然还要冷静。

不愧是宁抉的儿子,小小年纪就非同一般。

“娘亲是否又是想偷偷溜出府去?”宁弈开门见山的问道。

萧清然一怔,“为何这样说?”

“因为娘亲平日里娘亲出府,身边都是要有下人陪着保护的,每次您想自己出去的时候,就会惹的爹爹很生气。”宁弈顿了顿,得出结论道,“这样他就不会管你,你就可以出府去了。”

原来她还这样干过?萧清然挑了挑眉,不错,这点倒是像她的风格。

萧清然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凑近宁弈,试图从他嘴中套出话来,“那娘亲出府之后,都去干了些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宁弈的眼神黯淡了一些。

“我知道我知道!”一旁玩耍的宁茉举手抢答道,“娘亲每次出去都会过了很久才回来,每次回来都会不高兴,还会偷偷抹眼泪,有时候还会抱着我和哥哥说些听不懂的话!”

听不懂的话?萧清然皱了皱眉。

童颜无忌,孩子说的话定然不会有假,那她到底因为什么样的事才会这样伤心?

她这十年间究竟又发生了什么?身上又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

大概是她的表情有些严肃,宁茉有些怯怯地唤了她一声,“娘亲又要给茉儿新衣裳吗?”

萧清然再次愣住,这又是哪回事?

“娘亲每次回来,都要给茉儿和哥哥带一套新衣裳,说是日后你走了,就没有人会时时想着这些了。”

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宁茉说着说着,便觉得委屈极了,一瘪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控诉道:“娘亲前两天才刚答应过茉儿不会离开的,难道娘亲要说话不算话?”

她一哭便叫萧清然慌了神,哪里还顾得上想别的事,连忙把孩子抱进自己怀中柔声哄着。

“茉儿乖,娘亲何时说过要说话不算话了?答应你的事情自然是要做到的,就算日后娘亲真的离开了王府,也会带着茉儿一起离开的。”

“真的吗?”宁茉吸了吸鼻子,眼泪汪汪的看着她,“那娘亲还给茉儿添新衣裳吗?”

萧清然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道:“添,娘亲以后每日都给茉儿添一件,叫茉儿日日都能穿上新衣裳。”

宁茉被哄的开心了,眼角还挂着泪花,便咯咯地笑了起来。

萧清然这才松了口气,不经意地往旁边一瞥,瞧见宁弈正斜靠在桌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副深沉的样子。

萧清然挑了挑眉,从打她有了这两个便宜孩子又以后,就没见他们出过府,莫非是因为终日待在府上,才把宁弈的性子憋的这样闷?

她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便扬唇对宁茉和宁弈一笑,“想不想去个好玩的地方?”

岑王府门口。

“王妃,这可不成!”刘管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着萧清然,“小公子和小小姐年纪还太小,不可出府去!”

宁抉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岑王府看呢,若是让有心之人知道了岑王府嫡子和嫡女偷偷出府的消息,那还了得?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他可吃罪不起!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荧小娘子点评:

人物刻画比较细腻,每个人物都有血有肉,尤其是对小人物的刻画,故事剧情十分精彩,主角性格鲜明,看后让人热血沸腾,《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这本小说十分推荐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