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情深不知:纪少,请离婚
情深不知:纪少,请离婚

情深不知:纪少,请离婚

作者:喵小苗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1 16:21:59

《情深不知:纪少,请离婚》是一篇非常好的婚恋生活小说,喵小苗为大家带来的故事:集团里,薄薄的离婚协议书孤零零散落在地。男人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径自走出了办公室,连看都不曾再去看过一眼。他面目黑沉,一步一步仿佛蹋在人的心尖上一样,周身气压极低,激得秘书瞬间低了头,极力的想要减轻存在感。脚步一拧,凛然的目光沉沉从秘书身上扫过,薄唇微启,“叫司机准备。”秘书一个激灵,“好的总裁!”周锦茉躲在家中,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直至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眼睛开始疼痛,肚子里也已经发出了抗.议声,才从过去的回忆当中回过神来。
展开全部

情深不知:纪少,请离婚第8章试读

秘书瑟缩在一旁,看着纪斯川的模样,吓得脸色都有些苍白。

纪斯川显然没有发现到自己给秘书造成的压力,他伸手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手指在屏幕上敲击几下,俊逸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能够将人灼烧的怒意。

按下拨号键之前,纪斯川冷眼扫过站在自己面前的秘书:“出去,别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我。”

床头柜上的手机叮叮当当的响起来,周锦茉埋在枕头里的脑袋抬起来,沉睡一夜的小脸上还带着茫然,她怔怔的看着前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伸手去拿手机。

纪斯川三个字在屏幕上闪烁着,周锦茉掐了掐掌心,疼痛让她找回了一丝理智。

接通电话,周锦茉握着手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嗓音听上去平静,“拿到离婚协议书了吗?”

“呵。”男人沉冷的嗓音里带着扑天灭地的怒火,隔着电话都好像要将周锦茉灼烧致死,“周锦茉,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提出离婚的!”

周锦茉被纪斯川问得心中一痛,眼泪险些控制不住的就要流下来,但她不愿意在纪斯川面前显露自己的脆弱,死死地咬住了嘴唇,将那即将溢出来的抽噎声给咽了回去。

见她不说话,电话另一边的人倏地冷笑一声,“还是说,这又是你欲擒故纵的计谋?”

兀自心痛中的周锦茉猛地一愣。

欲擒故纵?

呵,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是不信她。

“如果我说是的话,那你告诉我,这个计谋有用吗?”

心像是被伤的彻底,眼泪也似是流干了一般,周锦茉伸手抹去脸上的濡湿,开口时嗓音已经变得冷静。

是啊,她本来就不是只依赖爱情存活的小女人,若不是为了他,又怎么会放弃自己的事业?

“承认了?”他凝视着手边的协议书,剥削的唇勾起一抹冷笑,“我早说过了,这些小计谋不要再……”

“纪斯川,”她打断了他的话,开口喊他的名,“离婚吧。离婚了,你就可以和付小姐在一起了,这结果,是你期待的不是吗?”

周锦茉的话让纪斯川冷笑不已,“用尽了一切手段非要和我结婚,现在倒是觉得委屈了?”

是啊……这一切都是她不择手段,用尽计谋谋取来的,所以这些讽刺与怀疑,侮辱和嘲讽,她都该咬牙忍着……

周锦茉闭上眼,埋下心中的苦涩:“是我的错,所以离婚吧,我不会再给你带来困扰。只要你把你的名字也签上去,我们就……”

从前汹涌的海边,逆着阳光的少年,眸光清澈笑容灿烂……

温热的大手,有力的臂膀,将她带离窒息的水下,关切的面容,温暖她冰凉的身体……

眼角处,一道水痕悄悄地滑落:“再无瓜葛。”

“好!”纪斯川暴怒得很,伸手将面前的桌子上置放着的离婚协议书扫飞:“这话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再后悔!”

摔东西的声音传来,电话倏然被挂断,忙音从话筒处传来,一声一声,传进周锦茉的耳朵里,好似即将停止的心跳声。

周锦茉心口一抽一抽的,终于忍受不住,将脸埋在被子里,呜咽出声。

都结束了……他们之间,终于要结束了……

轻软的嗓音,一次一次的呢喃着纪斯川的名字,似乎想要把这十几年来所有的眷恋都在这一天叫完一般。

集团里,薄薄的离婚协议书孤零零散落在地。

男人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径自走出了办公室,连看都不曾再去看过一眼。

他面目黑沉,一步一步仿佛蹋在人的心尖上一样,周身气压极低,激得秘书瞬间低了头,极力的想要减轻存在感。

脚步一拧,凛然的目光沉沉从秘书身上扫过,薄唇微启,“叫司机准备。”

秘书一个激灵,“好的总裁!”

周锦茉躲在家中,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直至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眼睛开始疼痛,肚子里也已经发出了抗.议声,才从过去的回忆当中回过神来。

从被子里探出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又看了眼时间:23:55。视线扫向毫无动静的房门,周锦茉嘴角勾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谁。

医院里,维持生命的昂贵仪器滴答作响。

气势卓然的英俊男人坐在病床前,俊秀黑眸看着床上的人,眸光温柔。

素来冷面的他时不时伸手,帮付西瑶掩一掩被子或是挪动挪动手臂。

付西岚站在他身后,看着纪斯川的后背,眼中是满满的嫉妒与爱意。

为什么,明明都成了植物人了!却还要和自己抢斯川哥。

“斯川哥,”付西岚收拾好自己的心思,往前一步,喊了纪斯川一声,语气听起来很是难过:“你说姐姐怎么还不醒过来啊,明明之前医生已经说了有所好转,是不是因为周小姐她……”

柔和的眼神骤然凌厉,他眼眸暗沉,搭在病床旁的手微微攥紧,转过头看向付西岚时,眼里的阴霾微微散去,转成安抚,“别怕,有我在,不会让西瑶出事的。”

低沉性感的嗓音叫付西岚心尖荡漾,她抬头看了眼纪斯川,男人英俊如刀削的面容上满是坚定,叫她心里头顿时闪过了一丝嫉恨。

她真是巴不得姐姐一辈子醒不过来,那她就可以一辈子都正大光明守在纪斯川身边了……

但是她将这情绪掩饰的很好,再次对上纪斯川的眼睛时,她的眼中只有满满的忧心。

“斯川哥,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可,可是……周锦茉她,我不相信周锦茉!”

付西岚说着,突然激动起来:“明明姐姐和你才是真心相爱,周锦茉她不过是使了手段才嫁给你,却总是不愿意放过姐姐,昨天又想要对姐姐下手,斯川哥,你为什么要把她留在你身边,为什么不和她离婚,难道你真的……”

“别提她!”

冷到彻骨的声音从男人薄削的口中吐出,吓的付西岚噤了声。

纪斯川扯了扯脖颈处的领结,神色间有些不耐烦。

情深不知:纪少,请离婚第9章试读

付西岚身子僵硬,纪斯川绝大多数时候对她都是和善的,可见过他与付西瑶之间的相处,她很清楚,他对她远没有男女之情。

她咬了咬下唇,很快又反应了过来,低垂着眼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喏喏地低声道:“斯川哥,你别生气,我……我就是替姐姐难过,姐姐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变成了周锦茉的眼中钉。她如果知道自己被人这样子算计,肯定会非常伤心的。”

纪斯川没有搭付西岚的话,只是付西岚看的分明,男人的眼神中闪过了浓烈的怒意。

是了,西瑶单纯善良,最怕与人产生隔阂,平白无故被人针对定然会十分伤心,而她就算是被针对,恐怕也只会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可那个恶毒的女人呢?

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连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她都能下得去手!还玩儿离婚这套欲擒故纵来刷存在感。

呵!

衣诀一荡,男人毫无征兆的起身,紧锁着眉头大步往外走去,行走间好似裹挟着冷风一般叫人心间战战。

从医院里头出来,纪斯川坐上了车。

司机看他眉眼微阖似有疲累,小心翼翼询问,“总裁,我们去哪里?”

纪斯川揉了揉眉心,俊逸的脸上有着压抑不住的郁色:“御锦公寓。”

夜,黑沉沉的。

偌大的房子里,空荡的好似无人之地。

周锦茉强撑着起来给自己煮了碗面,刚把面端着放到桌子上,大门霍然洞开。

挺拔颀长的身形伫立,周身气势骇人。

周锦茉拿筷子的动作一颤,慢慢的抬头看了过去。距离那通电话过去已经整整一天了,他来,是给她送离婚协议书的么?

男人看着她的动作,只片刻,便移开了目光。

仿佛没有看到她一般,走过客厅,上了楼,进了书房。

周锦茉攥紧了手,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心下惴惴。

书房里头,纪斯川匆匆从保险柜里拿了一份文件,抬脚就往外头走,路过周锦茉身边时,脚步连停都不停。

不知道哪里长出来的胆子,周锦茉倏然开口,“签字了吗?”

男人脚步微滞。

周锦茉看着他手中的文件。

当初结婚时是买了婚房的,可因为纪斯川厌恶她,所以她便独自搬到了这所公寓。是爷爷看不下去,强行让纪斯川搬过来,打着让纪斯川在家里头办公,顺带培养感情的主意。

可现在看来,不属于这里的东西,终究还是留不住的。周锦茉无声地笑笑。

纪斯川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周锦茉:“安分守己,别对我指手画脚。”

语闭,便转身离开。

周锦茉从他那冰冷的一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厌恶。心口处仿佛有一柄刀子,捅进去,再翻转,把她的心脏绞得血肉模糊。

她咬着牙,努力控制着将即将掉出眼眶的眼泪,不让自己的疼痛显露在纪斯川的眼前:“我知道了,希望你能尽快。”

她的声音轻的很,男人或许是没有听到,漠不关心地往外走去,在她话音落下的一瞬,大门“咣当”一声被摔上。

一整夜的漫长时光,周锦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只知道当闹钟响起时,她的脑袋里仿佛有人拿着锤子在不停的敲打着,疼得让她发昏。

勉强将那份疼痛感给压了一些回去,她头重脚轻的起身,走到浴室里。镜子里头的女人,头发散乱,脸色苍白,眼下黑青浓重。

周锦茉扯唇笑了笑,原本就苍白干涸的唇,在她笑起来的一瞬间,又裂了开来。

到达公司的时候,身边的同事看着周锦茉的模样,一个个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为了遮掩昨夜的憔悴,周锦茉难得的将自己的脸画的冶艳,她身材容貌本就极好,只是做了两年的全职太太,世人早已忘了曾经风极一时的周氏千金。

黑色的职业套装将她的身材曲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内搭的白色衬衣绣有花边领口,将周锦茉那细致精巧的锁骨露出来些许。不暴.露,但是却很撩人。

周锦茉一路上都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一直到走到了办公室也没能放松下来,办公室里头,她的同事们已经到了不少。

办公室里,似乎有人在议论着什么,可是在她走进来之后,声音就彻底消失了。

“早上好。”周锦茉笑着主动开口,不管日子怎么样,班终究还是要上的,跟这些同事,就算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也要不敌对才行。

“早,早上好。”有人声音细微的应了周锦茉一声。

说完这句话,那人就像受了惊的兔子一般,连忙举起文件夹挡在自己的脸上,小跑着回去自己的位置,低头装出来一副认真工作的模样。

周锦茉一愣,平时虽然这些同事在她被纪斯川为难的时候,不会出手帮她,可也不至于连一句招呼都不敢说,今天这是怎么了?

“周锦茉,过来!”

周锦茉心中闪过百种猜测,最后定下心来,拧了拧眉头,刚想开口说话,身后却突然传来了纪斯川的声音,低沉平静,却好似酝酿着风暴。

她动作一顿,沉默的转过身。

男人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注意到那不同以往的妆容,以及周围正小心翼翼探看的男同事,黑眸中闪过厌恶。

周锦茉心中钝痛,跟着他的步伐,进了纪斯川的办公室。

门“咔哒”一声关上,转身,入目的便是散落一地的文件纸,最上方五个标粗的大字刺痛了周锦茉的眼。

是那份离婚协议书。

他就真的厌恶她到如此地步?甚至连她签了字的文件都不愿意碰。

才刚抬起头,周锦茉就看到眼前的纪斯川猛的转过身,声音听起来厌恶而又暴躁:“周锦茉,谁允许你这样子来公司上班的?!”

面对着纪斯川满脸的不耐烦,周锦茉的指甲掐住了软嫩的掌心,疼痛让她清醒了些,让她不至于在纪斯川面前太过失态:“我这样怎么了?”

“呵,”他冷笑着在老板椅上坐下,不耐的将领带扯下来。想到了前天晚上的事情,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浓重讥讽:“浓妆艳抹,这是上班该有的样子?”

“还是说,你‘业务拓展’,已经拓展到公司里来了?”

小说《情深不知:纪少,请离婚》 第8章 别跟我提她 试读结束。

是你的琪华呀点评:

强烈推荐一下《情深不知:纪少,请离婚》这本书,就是喜欢喵小苗大大加油,非常好看哦!人物情感描写的非常细腻!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