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天降萌宝要爹地
天降萌宝要爹地

天降萌宝要爹地

作者:饼婳

状态:连载中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2 09:28:02

饼婳给大家带来的《天降萌宝要爹地》讲述了:“喂?”慕羽宁借口上洗手间接起电话,“你不是要去美国吗,怎么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电话另一端,陆思承语气一如既往的疏冷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作为我名义上的妻子,难道你不应该现在就出现在机场,给我送行吗?”慕羽宁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差点没被憋死。“知道了!我这就过去!”她重重挂断电话,回到座位边,平复了一下情绪才开口:“小白,妈妈现在还有个片约要赶过去,你吃完了就先跟叶阿姨去她家,我晚一点再去看你。”
展开全部

这么舍不得我了

只是,那巴掌还没等落到慕向白的屁股上,这小子已经见势不妙,刷的一下躲到了叶程薇的身后。

“叶阿姨救我!”

“你给我出来!”慕羽宁这次真的是被儿子气得不轻,伸手就去抓,“我看你是长本事了,这次是偷偷跑回国内,那下次是不是就要上天了啊?!”

“嘤嘤嘤,妈妈我知道错了!”

慕向白见状,立刻挤了两滴眼泪出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

“好了好了,”叶程薇出来打圆场,“先坐下吧,吃点东西。”

慕羽宁气哼哼地坐下来,还不忘狠狠瞪儿子一眼。

有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留下这个孩子到底是对还是错。

当年,慕家垮台,她和陆思承分了手,陆思承几乎是立刻便离开江城去了国外,而就在陆思承走后,她才发现,她已经有了陆思承的孩子。

一开始,慕羽宁本想打掉这个孩子,她已经来到了医院,准备进行手术的时候,医生询问她,要不要听一听孩子的心跳。

这一听,慕羽宁便是泪如雨下。

她的孩子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她不能剥夺他想要活下去的权利。

从慕羽宁怀孕到慕向白降生,只有叶程薇一直陪在她身边,也给了她不少帮助,对慕向白的身世,也算是了解。

叶程薇也曾经问过她,为什么不带着孩子去找陆思承,慕羽宁笑了笑,拒绝了。

她虽然已经不是那个骄傲矜贵的大小姐了,带着孩子博取同情这种事,她做不来,而与陆思承签下协议结婚的时候,她就已经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陆思承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毕竟,等协议结束,她和陆思承,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薇薇,先让小白住在你家吧。”慕羽宁看了正在跟鸡翅薯条奋斗的慕向白一眼,“我这两天会给他联系全托式的幼儿园,在这之前,就先打扰你了。”

叶程薇理解地点点头:“没问题。”

慕羽宁长出了一口气,手机铃声忽然又催命般的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不断跳动的“老公”两个字,慕羽宁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喂?”慕羽宁借口上洗手间接起电话,“你不是要去美国吗,怎么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电话另一端,陆思承语气一如既往的疏冷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作为我名义上的妻子,难道你不应该现在就出现在机场,给我送行吗?”

慕羽宁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差点没被憋死。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她重重挂断电话,回到座位边,平复了一下情绪才开口:“小白,妈妈现在还有个片约要赶过去,你吃完了就先跟叶阿姨去她家,我晚一点再去看你。”

哄好了儿子,慕羽宁开着车直奔江城机场,她大步走进机场大厅,一眼便看到了那个静静站在登机口的男人。

没办法,陆思承这个人,无论是在哪里,都是极其出挑夺目的存在。

慕羽宁拿出手机照了照,确定自己现在看不出任何异常后,才提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抬步走了过去。

“怎么,你该不会就是为了等我给你送行,才一直没有登机的吧?”她语息温软,带了些调笑的味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舍不得我了。”

男人垂眸看她,片刻后才稍稍勾起唇角,吐出一句话:“我难道不是一直都舍不得你吗?”

说着,他揽着她的手稍一用力,慕羽宁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整个人站立不稳地向前倒去,被迫靠在了他的身上。

两个人的距离瞬间被拉近,陆思承低下头,闻着她的发香,缓缓问:“听说你翘了下午的片约?干什么去了?”

该死,肯定是自己那个多嘴的经纪人说出去地。

慕羽宁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表面上却仍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贴近他的耳边,柔声道:“当然是给即将远行的丈夫准备送别礼物了。”

“哦?”陆思承瞥了一眼她空荡荡的双手,“礼物呢?”

“在这……”

话音未落,慕羽宁便踮着脚尖,抬起头,主动吻上了男人那薄削的唇,她近距离地看着那双深邃冷淡的眼睛,贴着他的唇悄声道:“还满意吗?”

回应她的,是男人稍显凌乱的呼吸,和蓦然加深的吻,唇舌在她口中攻城略地,抵死缠绵,一直到她呼吸不畅,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才结束这个漫长的吻。

“还不错。”

陆思承哑声低笑,“那这个就先算是利息,剩下的,等我回来再一次性收取。”

陆总和别的女人生的?

说完,他转过身,毫不留恋的进了登机口,那个修长挺拔的背影很快便淹没在来往的人群里。

而慕羽宁瞪着那个身影,脸色通红,她抹了抹自己的唇瓣,上面仿佛还残留了男人侵略意味极重的气息。

不过……总算应付过去了吧?

慕羽宁回到家里,别墅里少了一个人显得非常空旷安静,但陆思承不在也好,刚好可以抽出时间来给自己儿子安排入读的幼儿园。

她特意找借口跟经纪人请了一天假,办好入园手续后,天色尚早,慕羽宁带着儿子,打算去买一些生活用品。

慕向白一个人从美国跑过来,除了身上的一身衣服什么都没带,要准备的东西非常多。

周末的商场人不少,好不容易把需要的东西买齐,慕向白又吵着要去游乐园。

慕羽宁看着身高直到自己小腿的儿子,在她要和陆思承结婚的时候,就把他送去了国外,虽然自己可以借着拍戏的机会去看他,但跟别的同龄孩子比起来,慕向白所感受到的陪伴远远要少得多。

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就好好陪他玩一玩。

“好好玩一玩”的下场就是,从游乐园回来的第二天,微博上的头条炸了。

《一线女星慕羽宁疑似生子?!》

类似的标题在各大娱乐头版上疯狂刷屏滚动,慕羽宁经纪人的手机几乎已经被打爆了。

“我说慕大小姐!你一天不搞事就不舒坦是不是?!”经纪人又挂断一个电话,看着飘红的头条,几乎焦头烂额,“你跟陆总什么时候有的孩子?爆出来之前能不能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

一大早就被从被窝里吵起来的慕羽宁也深感头疼,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昨天已经裹得够严实了,竟然还是被人认了出来,还拍了照片上了头条。

这怎么说都不算是好事。

“好了好了,”她安抚性地拍了拍经纪人,“那孩子不是我的。”

经纪人一脸惊悚地看着她:“……那是陆总和别的女人生的?!然后让你来养?!”

“……”慕羽宁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也不是陆总的。”

经纪人的表情顿时更加惊悚了。

慕羽宁忍无可忍:“你想到哪里去了!那孩子是我一个朋友的,他爹死了,他妈临时有点事,我带着他出来玩玩而已。”

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诌了一番,经纪人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下来:“早说啊,那孩子长得跟你和陆总还挺像,我就寻思着你跟陆总结婚也不过才三年,哪来地这么大孩子。”

他站起身,道:“我去联系公司发通稿,再找找相熟的记者澄清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舆论方面暂时是压了下来,慕羽宁担心的倒不是这些,而是……如果这些照片被陆思承看到,他会怎么想?

不过陆思承现在远在国外,等他回来,这起事件差不多也应该平息下来了。

事已至此,慕羽宁只能暗中祈祷,陆思承千万不要看到了。

而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陆思承靠坐在宽大柔软的皮椅里,看着传真过来的照片,眸色沉暗。

秘书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道:“关于这件事,慕小姐以及经纪公司已经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澄清过了,说孩子是慕小姐一个朋友的,已经压下来了。”

陆思承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目光定格在照片里那个一手举着棉花糖,一手牵着慕羽宁衣角的小男孩身上。

尽管照片是偷拍,像素模糊,但他依然一眼便认出来,这个孩子,就是他出发去美国那天,在机场碰到的。

那五官和慕羽宁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说是朋友的孩子,他并不是十分相信。

“宋远。”他叫了一声秘书的名字,“告诉美国的投资方,行程加快,我……赶时间。”

慕羽宁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深夜了。

这些天她一直因为那些照片的事奔波劳累,还要兼顾着拍戏和通告,累得可以说是脚不沾地。

她随手将包挂到衣帽架上,一边换鞋一边打开灯,在灯光骤然亮起的瞬间,她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坐在沙发上,表情沉沉的男人。

慕羽宁吓了一跳,但很快便恢复镇定,走了过去:“怎么不开灯?难道陆大总裁还省这点电费钱啊?”

她话音刚落,便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报纸,报纸刚刚好翻到娱乐版面的那一页,慕向白稚气未脱的一张脸占据了大半个页面。

在心里暗暗将那些没有半点职业道德的记者翻来覆去骂了个遍,慕羽宁抬眼看到陆思承冷淡的一张脸,心头不由得一跳。

小说《天降萌宝要爹地》 第5章 这么舍不得我了 试读结束。

山白少女点评:

饼婳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