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霓裳倾城色
霓裳倾城色

霓裳倾城色

作者:一朵黄花菜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0 11:33:32

小说霓裳倾城色,是由作者一朵黄花菜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白承天有些不敢相信,眼中隐隐有些震惊,这样惊人的计谋,竟然是他这不入眼的女儿想出来的。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她竟然能想出这样的计谋,或许比之朝内文官有所过之而无不及!白承天深吸一口气,好好琢磨着暗度陈仓之计谋,轻声道:“今日就先到这里,这个计谋我还需要再研究研究。”“是。”望着白沐霓离去的背影,白承天微微失神,这个三女儿何时成长到这样的地步了?都怪自己以前对家里的关注太少了?
展开全部

不断挑事儿-一朵黄花菜

但是她却没有等到匕首刺上来的疼痛感,再一看,那两人却已经倒在血泊中,瞪大了眼睛,仿佛是被厉鬼勾/魂一般。

白沐霓扫视四周,若是这么明显的情况还不能看出有人在暗中保护,那么就跟傻子没有区别了。

微微收敛心神,白沐霓亲启红唇:“小弟,我们将他们丢到莲藕池去。”

白沐安紧张的点点头,虽然动作拘束,但是从他稚嫩的脸上看不见一丝害怕。

“噗通”两声,两个杀手被丢到这彻骨的池水中,这样的严寒,莲藕池都生出了薄薄一层冰,被两人砸出一个大窟窿。

做好这些,白沐霓拍拍手带着白沐安回到自己的院子歇息。

漫漫长夜,风雪更加暴躁,门前堆满了积雪。

白沐霓醒来了,准确的说是被府上的下人吵醒的,一个个声音慌张,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事。

她走到门前,发现门前的积雪被清扫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下人不再敢随意欺辱这无能的三小姐了,她自己扫了十数年的门前雪,终于有人主动清扫了。

“发生什么事了?”

白沐霓问一个路过的家丁,看他神色慌张,一定知道些什么。

家丁一怔,警惕的扫了扫四周,悄声道:“三小姐,你有所不知,今日可生出不少怪事,先是大小姐的院子里出现两具浮尸,大小姐惊怒交加,要彻查到底,但是不知怎地,大少爷竟带人将尸体带走了,让大小姐发了不少怒气,一个个都担心大祸临头。”

白沐霓微微颔首:“你走吧。”

转身的她露出一丝狡猾的微笑,昨天遇到的事情让她感到惊心,但是两个人这么无声无息就被解决了,说明那人给自己的保镖功夫不错。

这一招无非就是《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中的打草惊蛇,既然不知道是谁害自己的,那么就丢给别人来处理。

若是大小姐白沐云不作声息,那么结果不言而喻,但是有人管了,就说明了一切。

早前睡觉的时候,白沐霓翻来覆去,还担心那人不敢领尸。

“白沐霓,你这个贱种,那两个人是不是你放到我莲藕池的?”白沐云身后跟着不少扈从,气焰嚣张。

白沐霓手指挽起耳间落发,淡淡道:“不知道长姐在说什么,如果没事就别挡着路,常言说得好,好狗不挡道。”

白沐云双眸微红,一看就是没有为这件事少操心,瞪大眼睛看着白沐霓,不敢相信任人欺辱的三小姐,今日竟然同自己争锋。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沐霓冷眸看着愤怒的白沐云,现在她可不怕这疯婆子一般的女人。

白沐云紧咬牙关,狠狠一跺脚;“好,很好,白沐霓,你记得今天是怎么跟我说话的,希望你一直可以硬气!”

白沐霓一直冷眼旁观,待得白沐云离去,她才带着小弟离开。

那些扈从也不得不吃惊,如今的三小姐可真是变化了太多!

三小姐要崛起了!

府上的下人间,都在流传这样的话,目睹今早的下人恨不得事情闹大一些,将今日早晨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吹嘘出去。

大小姐白沐云自然听到了这个消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直跺脚。

“表哥,我不管,你要为我出口气!”

郑淳元脸上有一丝病态的苍白,轻搂着白沐云百洁如玉的身子,在她耳间吹气:“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我的阿云……”

白沐云俏脸浮现一丝酡红,呢喃道:“表哥……”

让白沐霓有些吃惊的是,在去将军院子的路上竟然遇到了白沐融,不是冤家不聚头。

白沐霓视若无睹,拉着小弟从他身边绕过去。

白沐融像是耗子被猫抓到一般,气得跳脚;“白沐霓,长兄为父,你见到长兄却视若无睹,这算什么意思?”

白沐霓身子顿住,一字一顿:“你不知道吗?”

白沐融眼睛微眯,呵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白沐霓嗤笑一声,没有回答他,莲步轻移,留给他一个背影,让他自己猜测。

白沐融面色有些发青,一言不发的瞪着她离去的方向。

“姐姐,你好厉害。”

“为什么?”

“因为姐姐敢骂长姐和长兄,以前都是他们一直欺负我们。”

白沐霓认真的看着小弟,像是在做决定一般坚定道:“以后不会了。”

在将军的院子里,是最惬意的时光,不管是郑夫人还是谁,都没有人敢来打扰,没人敢越雷池半步。

“霓儿,你说的这暗度陈仓之计,真是你自己想出来的?”白承天冷冷的看着她。

“是的。”

白承天有些不敢相信,眼中隐隐有些震惊,这样惊人的计谋,竟然是他这不入眼的女儿想出来的。

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

她竟然能想出这样的计谋,或许比之朝内文官有所过之而无不及!

白承天深吸一口气,好好琢磨着暗度陈仓之计谋,轻声道:“今日就先到这里,这个计谋我还需要再研究研究。”

“是。”

望着白沐霓离去的背影,白承天微微失神,这个三女儿何时成长到这样的地步了?都怪自己以前对家里的关注太少了?

夕阳西下,洋洋洒洒的落在积雪上,积雪也有些要融化的迹象,让人生出一丝温暖的感觉。

春天,要来了吗?

白沐霓将目光收回,看着前两的一群人,在最前面的就是早晨哑口无言的白沐云,这次不同,身边还跟着一位锦衣青年,脸色苍白,脚步虚浮。

“小贱人,我看你今天往哪儿跑?”

“长姐又是因何事拦住我的去路?我倒是明白了一个道理,树不要皮必死无疑,这人不要脸……长姐你知道是什么?”

白沐云双眸疑惑:“是什么?”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白沐霓说完,白沐云身后发出一片轻笑声。

白沐云脸色发青,怒吼道:“笑什么笑?小贱人,你找死!”

反倒是郑淳元,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她,让她不禁微微皱眉。

光头赵姬回归-一朵黄花菜

郑淳元忽然拦住抱走的白沐云,语气阴阳:“表妹,莫要生气,她无非就是仗着有将军撑腰,才能肆无忌惮,反正将军还有几日便要离去,到时候再发怒不是更好?”

白沐云嘻嘻一笑,神色崇拜:“表哥,你好厉害,我还差点着了这个小贱人的道!”

说着狠狠一瞪白沐霓,嘲讽道:“看你能躲多久,今天算是运气好,咱们走。”

风雪吹过,白沐安小身子不禁抖了抖,看到一动不动的白沐霓,拉了拉她的手臂。

“姐姐。”

白沐霓看着他,神色温柔:“你怕吗?”

白沐安挺了挺胸膛:“我不怕,只要跟姐姐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她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牵着白沐安回到自己的别院。

看着眼前的瓶子,颜色各异,但是大小相同,每个瓶子散发出的味道都不同,但是每个瓶子的香味芬芳浸入人心。

这些就是白沐霓抽空炼制出来的香水,这些贵妇为了一个香囊往往就可以抢破头,若是有比那香囊好上十倍,甚至百倍的东西,真不知道她们要怎样疯狂。

将香水放好,虽然现在制作好了,但是她不打算马上就出售,现在局势微妙,是福是祸都说不清。

白沐霓看着房檐上的皑皑白雪,双眸失神,不知不觉间眼皮沉重,身子竟靠着那竹椅睡着了。

“阿嚏~”

白沐霓早早就被冷醒,不自觉打了一个喷嚏,这才发现自己感染风寒。

不过此时天边已经能看见白肚了,她也没有回床上休息,将小弟叫醒之后,又开始了一天的‘安稳’生活。

安稳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虽然将军对她总是赞不绝口,并且交待府上的人好好待她,可是将军始终要离开。

这不,天还未亮,白府上上下下百号人,站在府前恭恭敬敬的送别白承天。

一个个脸上悲戚,似乎他们掉了一块心头肉一般。

“父亲,此次你前去必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望父亲早日凯旋归来。”白沐青神色恭敬,站在最前面。

“望将军早日归来!”其他人连忙跟着吆喝。

白承天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有意无意的看了白沐霓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就架马离开了,他的亲兵自然要跟随。

所以,白府上只剩下一些人。

当天中午,阳光和蔼,本是万物复苏的时候,却让人感到寒冷无比。

白沐青去把赵姬接回来了,虽然她剃度了,但是白承天不在,这里便是他们的天下,尼姑庵又怎么敢阻拦白沐青?任凭他将赵姬带走。

赵姬眼中散不去的怨恨,腻在白沐青的怀里,声音寒冷:“我要那个贱人生不如死。”

白沐青一怔,随即点点头:“想做就做,我依你就是。”

白沐霓打算等到夜晚的时候偷偷溜出去,反正皇上赏赐下来的钱财不少,足以她和小弟花一段时间了。

出了白府,很快就到城头,那里有一家驿站,只需要花点小钱,买两匹马就可以带着小弟离开。

但是,变化总是多过计划。

“哎哟,三小姐怎么收拾包袱啊?这是要去哪儿啊?”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听起来还是那么慵懒,只是多了点什么。

白沐霓脸色一变,轻咬嘴唇:“赵姬姐姐,只不过是天气寒冷,将衣服收起来避免潮湿罢了。”

赵姬挺着大肚子,身后跟着不少人高马大的家丁,缓步走进来,随意的坐在椅子上:“你可知道今天我来找你有何事?”

白沐霓抬起眼眸:“因为郑夫人?”

赵姬冷哼一声:“没错,当初我的孩子差点没有保住,这次我从尼姑庵下来,她依然百般阻拦,真以为我赵姬好欺负不成?”

“赵姬姐姐需要我做什么?”

赵姬温柔一笑,笑靥却如蛇蝎般渗人,轻轻喝着手上的盏茶:“我记得你曾告诉过我,你懂医术,对吗?”

“只是略懂而已。”

“这就够了。”赵姬眼中浮现一抹疯狂,“想必你在这府上也不如意,是谁给你的你也清楚,帮我做一件事情,做好之后你可在府上安然生活,或是给你些钱财自行离去也行。”

“不知道赵姬姐姐所言何事?”

赵姬微妙一笑:“你是个聪明人,相信不用我多说你也能够明白,发挥你的医术,最好神不知鬼不觉,我给你三天的时间。”

赵姬说完笑吟吟的起身离开,好像白沐霓已经答应了一般。

她没有说话,但是她不得不答应,赵姬说话间有意无意的扫视着另一个方向,那是小弟的方向,若是来说事,怎么又会带着这么多强壮的家丁?

白沐霓叹息一声,神色疲惫的靠在窗口,自从来到这里,每天的生活都让她感到心寒,甚至想要安慰一些的生活都不行。

难道真的要杀人吗?

将棉袍裹在身上,她眼中的迷茫消失不见,换做是一种坚定。

夜里,白沐霓起身去了药房,有了赵姬的吩咐,没有人阻拦她。

选出一些药材,回到自己的小别院,将药材放在一些瓶罐里面,不断的碾碎,融合,足足花了半个时辰。

将配置好的药液装在一个小瓶子里面,白沐霓发现她已经是满身大汗了。

本就感染的风寒更加严重,她丝毫没有在意,将小瓶子放在贴身的地方,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榻上,很快便进入梦乡。

一夜无话,只是这破旧的别院似乎抵挡不了外边的寒风,白沐霓弱小的身子在床榻上紧紧的蜷缩着。

“姐姐,姐姐……”

耳边传来小弟急切的呼喊,她勉强的睁开眼睛,小弟见状浮现一丝喜色:“姐姐,你终于醒了!”

我这是怎么了?

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她这才发现自己浑身发冷,口干舌燥,全身用不上一丝力气。

“姐姐,今天早上你一直没有醒来,直到午时,我才发现你的额头滚烫,应当是感染了风寒。”白沐安紧张的看着她。

“咳咳……”

白沐霓刚想说话,喉咙却疼痛不已,剧烈的咳嗽。

小说《霓裳倾城色》 第14章 不断挑事儿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宏达呀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霓裳倾城色》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