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

作者:北天

状态:连载中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13 13:20:27

独家玄幻奇幻小说《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由北天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为了万无一失,还要让她这个亲娘来备上后手。见童大夫人垂头一言不发,童南天本有些不悦,想到童心虽然再无足轻重,到底是她所出,不禁放软了语气,“伴君如伴虎,我身在朝堂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童家与摄政王府,万万不能有半点沾亲带故,到时候你和武俊也逃脱不了。”两人正说着话,外头小厮急急忙忙而来,“老爷,老爷.....”“何事这般慌慌张张的?”老管家率先出去,冷眉竖眼地呵斥了一声。
展开全部

深藏不露

青梅触及到童心的眼神,心里有一阵发麻,但很快意识自己竟然被对方给震慑了片刻,恼怒涌上心头,“称呼你为童三小姐,有何不妥?”

“童三小姐自己是什么人,还用我来说吗?不过是童家送过来的死人,也就是我家王爷暂且留了你一命,你不会以为自己真成了摄政王府的女主子吧?”青梅怒气中带着嘲讽,再不掩饰,仿佛她站在这里便给了童心天大的面子。

一旁青岚见到她这般,拧了拧眉,倒并未阻止。

虽没有其他交代,但主子既留下了这个童家的人,想来定有他的用意在,只是不知道这女子有什么用武之地。

“是吗?不过是个丫鬟,却敢在主子面前口口声声自称‘我’,知道的是你这丫鬟目中无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王爷御下无方。”童心这会从床榻上缓缓起身,不紧不慢地抬手抚向了发间一根简易的木簪拿在手里把玩。

紧接着又道,“哦,对了,王爷也是你家的,王爷自己知道吗?”

话落,凤眸内戾气尽显,顷刻间人便已到了青梅身边,手里的木簪尖锐的一端瞬间刺入了她脖颈半寸。

青梅浑身一僵,瞳孔软缩,显然也没预料到一个昨晚还羸弱频死之人竟然速度这么快,而且簪子刺入脖颈不深不浅。

她要是这个时候轻举妄动,恐怕真会要了自己的命。

一旁候着的青岚也愣在原地,抿唇不发一语。

屋内霎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烛光下童心那张惨白的小脸上染上了若有若无的笑意,“王爷便是让你们这般来伺候我的?”

这话再问,青梅神色不甘的看着她,眸光闪烁不敢作答。

“王妃,时辰不早了,奴婢这就伺候您更衣。”青岚连忙改口,看来主子留着童家小姐当真是别有用处。

没想到先前此女子外表怯弱无能,却是深藏不露

童心瞥了一眼说话的青岚,看向了杵着不愿开口的青梅,“看来你是不愿意伺候我,既如此,那也不必留着碍眼了。”

话落,童心瞬间摸走了对方贴身所藏的精巧匕首。

下一刻,屋内只传出了一声女子痛苦的惊叫声。

当啷!

丝毫没有血迹的匕首被丢到了地上,童心落座回去。

而原本站着的青梅四肢无力趴在地上,手脚隐现出一丝血迹,忍痛喘着粗气怒瞪童心,“你这个贱人竟敢.....”

“嘘,祸从口出。”童心微微浅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余光看向了窗外某一处,这王府还真是别人的地盘,屋内外都有人牢牢盯着她。

一旁的青岚早已愣神,这会反应过来,心有余悸,赶紧将青梅带了出去。

以青梅的功力,不说多么厉害,但在王府众多丫鬟之中也算是拔尖的。

结果不过是眨眼间,不知道王妃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废了青梅的手脚。

“来人,将青梅带下去请大夫瞧瞧。”青岚将青梅交给了其他人,随而赶紧进屋去伺候童心。

洗漱更衣,连同药和早饭都准备的一应俱全。

本该在天亮之时就出发,此时倒也不算太晚,可即便回门今日也只有童心一个人回去。

此刻王府书房内的人早早的起身了,身着一身玄色长袍,面如白玉棱角分明,如墨的剑眉,英挺的鼻梁,刀削般的薄唇。

人躺卧在软塌之上正闭目养神,三千墨发散落塌沿。

书房内煮好的茶散发着氤氲茶香,与香炉内淡淡的清竹香混合,安神沁脾。

“主子,人醒了。”从门外进来的夜罗恭敬开口,随而又有些踌躇,“只是.....”

见他吞吞吐吐,容廉挑眉,“只是什么?”

奉命注意童心的一举一动,屋内情形如何,夜罗全看在眼里,自然一字一句如实禀报给自家主子听。

“青梅冲撞了童三小姐,被废了手脚,恐怕日后成了废人.....童三小姐倒将自己当成了王妃看待。”

顿了顿,转而又道,“也不知她使的是什么武功,既不见内力却又身形极快,即便是属下也来不及看得真切。”

听完,容廉睁开深邃墨色的眼眸,不紧不慢道:“这倒趣味了。”

天启的童家不难对付,只是一旦要动,就得将整个三陆七洲的童氏一脉都连根拔个干净。

不知道出身天启童家的嫡出三小姐,在这五年里能否做到这点.....此事倒让他有些小兴致。

想到这里,眼底难得略过一丝笑意。

“命人备上厚礼,让王妃风风光光地回门。”

话落,容廉优雅起身,抬步出了书房,“看来今日本王该亲自去一趟。”

回门

丞相府的人都知晓,今日三小姐童心回不了门,就算能回来,也应该是一具尸首。

四年前容廉在宫宴上半开玩笑的一句“童氏女天资聪慧堪为良配”,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随着当年被称赞的童晏及笄,这句戏言再次被人重提。

身为当朝宰相,童南天不可能让童家一族跟摄政王府真有什么瓜葛,更别说赔上一个被他寄予厚望的女儿。

为了不被容廉所利用,选择了先下手为强,将还年长一岁的童心作为新娘更是弃子,嫁了过去。

昨日一宿的等待,夜里派去夜探摄政王府的探子却半点消息都没查探到。

只得知神医出现在王府,眼下童心到底是死是活成了一个迷。

人要是死了,万事大吉,还能借此机会反将摄政王一军。

可若是人还活着呢......

想到这里,坐在书房内的童南天面色越发阴沉,恰逢老管家禀报,童大夫人被请了过来。

多年深居简出的妇人,体弱多病,看上去已像个行将就木的人。

若不是此次亲生女儿童心代嫁去了摄政王府,她与自己的夫君虽同在一个屋檐下,只怕是到死都见不上一面。

“老爷。”随着管家身后进来的童大夫人,说话间手帕掩嘴虚弱地轻咳了几声,“咳咳,老爷唤妾身来,不知所为何事?”

见着多年不见的结发之妻,面容苍老身形微颤的模样,童南天锐利的眸光里掠过不耐,“今日是童心回门的日子,童家世受浩荡皇恩,自当效忠于陛下,童家上下这么多条人命全都系在她一人身上。”

要是童心活着,只怕日后童家也难保。

他与摄政王一派斗了好些年了,即便因为自己的女儿到头来倒戈,容廉又岂会因为一个女子对他童家信任起来?

而帝王天性多疑,陛下本就有诸多猜忌,此事若处置不好,童家便会里外不是人,难有立足之地。

话说完,老管家将备好的瓷瓶拿过来递到了童大夫人手中。

童大夫人看着眼前的瓷瓶,眼眶红肿,枯瘦的双手颤抖不休,她岂会不知道自家老爷的意思。

即便现在还不知道心儿到底是死透了,还是活了下来。

为了万无一失,还要让她这个亲娘来备上后手。

见童大夫人垂头一言不发,童南天本有些不悦,想到童心虽然再无足轻重,到底是她所出,不禁放软了语气,“伴君如伴虎,我身在朝堂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童家与摄政王府,万万不能有半点沾亲带故,到时候你和武俊也逃脱不了。”

两人正说着话,外头小厮急急忙忙而来,“老爷,老爷.....”

“何事这般慌慌张张的?”老管家率先出去,冷眉竖眼地呵斥了一声。

来的小厮连忙回话,“摄政王来了,三小姐也....也回来了。”

“三小姐回来了?你可亲眼所见?”老管家神色变得凝重,书房内的童南天和童大夫人听见这话时同样心思各异。

小厮点了点头,确定是亲眼所见。

……

出发之前,童心也没想到摄政王竟要和她一道回门,而且备上的回门礼阵仗大到后面队伍都跟了半条街,生怕外人不知。

稍加思索,童心便明白了容廉的用意。

出身童家的摄政王妃存在一日,便是离间童家与皇帝之间最好的利器。

只需回门上演一出夫妻和睦的戏码,便能为她那位好父亲送上第一份“大礼”,当真是一本万利的好算计。

果然,在马车内面带寒意看不透彻的人,一下马车那张妖孽般俊美的脸却挂上了温润如玉般的浅笑,随即牵起她左手。

男子月色锦袍,腰间云带如水,玉立颀长,荣华高傲,正是如今天启位高权重的摄政王,人人恭然避行,不敢直视,只能暗自惊叹。

感受到有艳羡的目光依稀投向自己,童心微一挑眉,不由轻哂。

唯有她一人知晓,宽袍大袖下看似被握着,实则只是稍稍触碰而已。

就像此刻容廉脸上挂着的惑人笑意,如仙似魔,单单对上那一双深沉的眉眼,摄心夺魄,仿佛顷刻就要将她溺毙,却不达眼底,笑意深处还有一丝嫌恶。

与童大夫人出了府邸迎接的童南天亲眼所见二人携手而立,一时心头惊涛骇浪,震惊的是童心没死不说,竟然还看上去安然无恙。

不光是童南天,就连童家一干人等皆是惊愕不已。

好在童南天反应快,回神过来,压下心头惊疑,面色俨然拱手道,“老夫恭迎摄政王与摄政王妃,有失远迎,请王爷恕罪。”

“岳父大人不必多礼。”容廉收回视线,神色温和笑意不减,一声“岳父”叫得童南天脸色阴沉几分,险些吐出一口老血来,却不得不维持住风度。

童心环视着在场的人,一眼便注意到了童大夫人。

说起来虽然是原主的亲生母亲,却任由自己的女儿在府里受尽欺凌十几年不管不问,就连自己女儿被当做弃子替嫁送死都没露过面。

难怪原主死前满心怨愤,想要童家所有人的性命。

察觉到女儿如有实质的目光,童大夫人不禁垂下了眼帘,捏着手帕轻咳了几声。

童南天将二人请进门内时,余光意味深长的扫了童大夫人一眼。

待二人敬茶过后,童大夫人便借由身体不适告退,说完看向默然不语的童心,微微一顿,道:“娘想起有些体己话还未说过,心儿随娘去说说话罢?”

完本试读结束。

是你的岚霏呀点评: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这本小说作者北天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