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家有二宝:悍妻当家夫君俏
家有二宝:悍妻当家夫君俏

家有二宝:悍妻当家夫君俏

作者:元萌萌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2 11:46:00

《家有二宝:悍妻当家夫君俏》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可是礼数,还有这次他帮了自己,宋俏就亲自端了东西过去。“吃点东西吧。”宋俏把手中的一碗汤递给了书童,那个书童连忙低下了头,接过了宋俏手中的这一碗汤。可是却为难的看着自家主子。叶朝抬眼看着宋俏:“我……”宋俏转头看着桌子上的那些饼子,笑着说道:“你先端着汤,我去把饼子拿来几张。”她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我这饼子说不定是村子头一份,保不齐你也从来没吃过,不如尝尝再走吧。”
展开全部

7-盐巴

“过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宋俏笑了一笑,然后不停的往勺子上面摊上面饼。

那些面饼不是纯正的白色。

上面混着野菜还有粗面的灰色,还有花椒粉的颜色。

瞧着虽然不太好看,但是隐隐的却散发着一股子诱人的辛辣气味。

尤其是等到面饼贴到了锅上,被火焰舔着,逐渐的熟透,那香味儿就更加的诱人了。

面饼的香气混合了花椒粉的辣气,吸引了不少的人。

那些人围在这里,就围在宋俏的旁边坐下。

静静的看着宋俏在这里忙活。

等到把这一面锅全部都给贴满了之后,宋俏又熟练的拿起那个勺子探进了锅里面。

又拿着一个铲子,把那个饼给铲下来。

那个饼掉进了勺子里,被宋俏给捞了上来。

然后又放回了之前的那个篮子里。

不大一会儿,篮子里面就装满了饼子。

香气伴随着雾气在人群里面散开,不少人闻到之后都动了动喉结,感觉要流下来口水。

“你这个做法倒是新奇,我们竟然从未见到过。”

一个大汉来到了那个篮子旁边,看着那一篮子的面饼,咽了口口水。

转头又看着宋俏问道:“这些东西能吃了吗?”

已经半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里面饿的厉害。

宋俏的这些东西做好了之后,有不少人的肚子都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宋俏一边往锅里面继续贴饼子,一面笑着回应道:“当然是能够吃的。”

做这些东西可不就是为了让他们吃吗?

宋俏一边还看着旁边的那些人招呼道:“大家伙别闲着了,赶紧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等一会儿这些饼就都出来了。”

做这种饼唯一的好处就是有果腹的感觉。

而且只是一盆的面,只怕这些人都吃不完。

这些饼被火吹了几下之后就变得很大,像是一个鼓胀的气球一样。

宋俏控制着火候,把这些饼烤的外表酥脆,一咬开里面全是香气四溢的软绵。

“先给老人和孩子吃,这些东西都是够的,大家伙先说着话,委屈一下。”

宋俏瞧着那些人,似乎是有些想抢的意思,眉眼一冷,冷冰冰的开口说道。

夜里凉,宋俏的声音却比这夜更凉。

这些人听到了之后,下意识的居然停住了动作。

里正在这里,叶朝也在这里,村子里面德高望重的老人也大多都在这里。

他们那些小辈若是抢起来的话,还真是有些不好看。

而且这盆里面的面还没有用上多少,就已经做出来了一篮子的饼子,那些人一个一个的故作矜持,拿出来的面饼都递给了自己旁边的小孩子和老人。

气氛一瞬间融洽了不少。

宋俏专心的做着面饼,把那些面饼都贴进去了之后,又拿出来一个锅,然后悬挂在火堆上,往里面添水添米,又往里面撒了一把花椒粉。

最后把剩下的那些野菜也给洒了进去。

“你刚才往里面撒的是什么东西?”

一个老大娘走到了宋俏的跟前,看着宋俏熬汤,视线却看着那些花椒末。

这些花椒末是那个磨盘里残留的,刚刚大宝找了过来。

“这些是调味料啊。”

宋俏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家里没有盐巴了,所以用这个熬汤也有点味道。”

却没想到那个老大娘却更加的疑惑了。

“盐巴是什么?”

宋俏愣住了。

是叫法不一样,还是……

她接收的记忆残破不堪,只能够自行联想,把那些残破的记忆全部都给串联起来。

如今被老大娘这一句话问住了。

盐巴是什么?

就是盐啊。

难道他们都没吃过吗?

宋俏心中升腾起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想法。

在脑海里搜寻着对盐巴的印象,但是也不知道是家境贫寒还是如何,从来没见到过原主做饭放盐。

甚至也没有放过别的调味料。

吃的东西如同水一般的清淡。

偶尔有肉吃,唯一的调味料就是猪油,那样还香一些。

哪怕是原主小时候,叶家还没有那么败落的时候,也从来没在记忆里吃过色香味俱全的食物。

宋俏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难道这个世界没有调味料?

“大娘,就是墙头经常生长的那些红色小豆豆,闻着味道不怎么好,可是如果配着一起熬汤的话,味道可是不错的。”

宋俏试探的问道:“不知道大娘你在家里熬汤的时候都放些什么啊?”

这个大娘脱口而出:“就放一些野菜和碎米糊糊。”

她一边往旁边走,一边嘟囔道:“那种乱长的东西怎么可能能够加到汤里面,指不定这一锅汤就毁了。”

宋俏并不在意,只是拿着勺子搅拌着这一锅的汤,闻着淡淡辛辣的味道,心中却很是震惊。

这个世界难道没有调味料吗?

如果这样的话……

她甚至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那自己开一家酒楼的话,那岂不是全国的独一份儿?

前世就是大厨,如今重操旧业的话,宋俏并不排斥,甚至还有一些欣喜。

等把这些东西都熬出来了之后,宋俏找了一堆碗出来。

“大家喝汤吧,一人一碗。”

宋俏给这些人一人盛了一碗汤,然后又配着一两张饼子递给这些人。

饼子带着一股咸香的味道,这汤也是淡淡的辣味。

让这些人吃了之后赞不绝口。

“这里面放的什么东西?我从来没吃过这种味道的东西。”

有人震惊的看着宋俏问道。

周围的那些人也是一脸的惊奇,自己手中的那些食物像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

“就是放了一些调味用的而已。”

宋俏笑了笑,却并不吝啬:“之前偶然吃到过,觉得味道还不错,而且也没毒,所以也就往饭里面放了。”

“你们也可以尝尝周围的那些东西是不是有味道的,这样子的话做饭往里面放上一点,想来口味会好上不少。”

那些人脸上的表情讪讪的,他们又不是大夫,万一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吃出来了病那又该怎么办?

所以,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尝试了。

不过,宋俏做出来的这些食物,倒是让他们刮目相看。

8-好吃

“娘亲,好吃。”

大宝接过宋俏递过来的饼子,然后掰了一半递给小宝。

一大一小两个团子乖巧的坐在篝火旁,然后齐刷刷的抬头看着宋俏,笑眯眯的说道。

“好吃就多吃点,今天晚上一定要吃饱。”

宋俏摸了摸他们两个人的小脑袋,小声的说道:“你们的汤都给你们留着了,别急,慢慢吃。”

把这两个小家伙给安顿好了之后,宋俏端起两碗汤,然后来到了叶朝的跟前。

叶朝像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一样,一身白袍在这夜里也也像是闪着熠熠的光辉。

他坐在轮椅上,书童在后面扶着轮椅,两个人都没有想要吃东西的意思。

难道他不饿吗?

可是礼数,还有这次他帮了自己,宋俏就亲自端了东西过去。

“吃点东西吧。”

宋俏把手中的一碗汤递给了书童,那个书童连忙低下了头,接过了宋俏手中的这一碗汤。

可是却为难的看着自家主子。

叶朝抬眼看着宋俏:“我……”

宋俏转头看着桌子上的那些饼子,笑着说道:“你先端着汤,我去把饼子拿来几张。”

她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我这饼子说不定是村子头一份,保不齐你也从来没吃过,不如尝尝再走吧。”

心理学上讲,一个人的脚步转向哪个方向,就证明这个人想要朝这个方向离开。

叶朝的轮椅对向的就是门口。

怎么也得吃了东西再走。

她笑的温柔,眉眼之间满是舒心的笑意,一双眸子璀璨的宛如天上星辰,竟让他心头一晃,恍惚之间竟然觉得这双眸子有些似曾相识。

不过记忆里的那双眸子似乎承载的满是惊恐……

他摇了摇头,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把这碗汤接到了手里。

“主子,难不成你真的要吃?”

书童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家主子。

叶朝瞧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闻到了这一碗汤传来的辛辣的气味。

“这个味道……”

他抿唇,端起手中的碗,浅浅的尝了一口。

一双眸子瞬间就亮了。

这里面的东西并不能说多么精致,也不是很精贵的食物,可是,这味道的确让人入迷。

他从未吃过这种味道的食物……

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书童已经彻底呆住了,看着自家主子的模样,像是看到了一个陌生人。

自家主子那么挑食,真的会吃这种东西吗?

“来来来,尝尝这些饼子,外酥里嫩,味道可不错呢。”

宋俏拿来了五张饼子,这些饼子的个头并不小,足足有成人的脸盘大小,两个成年男子吃五张饼绝对够了。

这些饼也传出来了一股子咸香的味道,叶朝喉结一动,从宋俏的手中接下来了两张。

“多谢。”

他淡笑着说道。

宋俏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道:“若真的是要道谢的话,还是我该向你道谢,这一次若不是你的话,只怕我就真的要死在那条河里了。”

脑子里只想到叶朝是大夫,宋俏慌张之下就直接问了出来。

可是从接收的记忆里,却真的不知道叶朝到底有没有给原主那个早死的丈夫把过脉。

所幸叶朝帮了她说话。

“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叶朝挑唇一笑:“谢字不敢当。”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之后,宋俏就转身离开了。

那边的人吃饼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这才一会儿,半盆的面就已经耗了下去。

宋俏又被喊过去做饼子,等这些人吃饱了之后,夜色已深,叶朝不知何时也已经离开,不过,那一碗汤是喝完了,两个人的碗堆在一起放到了一边,饼子也没落下,大概也吃完了。

“看来这饼子他还挺喜欢的。”

宋俏瞧着自己手中的那些饼子,若有所思。

这些东西并不值钱,但是叶朝在村子里面的威望却不低,如果可以用这个来巴结叶朝的话……

这些人渐渐的散去,宋俏也松了一口气。

让两个小孩子回房里睡觉,宋俏把这些东西全部都收拾干净才睡。

天色刚亮,像是本能一样,宋俏从梦中惊醒,瞪大了眼睛看着屋顶发愣。

这不是她温柔的床帐,是光秃秃的墙壁。

就连睡的床也是硬硬的,这是赵氏霸占的那个屋子,里面的床铺都被她换了一遍,两个小孩子睡得倒是香甜,可她却难受了半夜。

睡是睡不着了,瞧这旁边睡得香甜的两个孩子,给两个孩子掖了掖被子,宋俏轻轻的翻身下床。

去前院把那些地上的木柴也给收拾了一下,只留下了一个柴火堆。

昨天晚上的那些面还没有吃完,宋俏生火,继续做饼子,熬菜汤。

“我想吃。”

门外传来了小孩子的叫声,还带着奔跑的声音。

“赶紧回家去,大早上跑别人家要东西吃,成何体统?”

有人喊了一句。

宋俏挑了挑眉,把大门给打开,远远的就见到土路上,一个穿着灰色小裙子的女孩儿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执拗的坚持。

后面跟着一个灰衣妇人,皱着眉头,快步的追着自家的女儿。

追到了自家女儿之后,她抓着女儿的肩膀蹲下-身子:“你想吃什么娘给你做。”

可是小女孩却任性的说道:“你根本就做不出来那个味道。”

灰衣妇人皱眉,有些为难,可是当街打孩子这种事情她做不出来。

从记忆里知道,这个灰衣妇人似乎家境不错,之前在大城里也是有头有脸的富家小姐,可是一朝家道中落,族人都被土匪给杀了,一个人流落到了他们这叶家村。

最后和隔壁的柱子结为夫妇。

这个小女孩大概就是他们两个的孩子。

也难怪言行举止不像是这村子里面的人。

宋俏笑了笑,扬声喊道:“我刚好在做东西吃,这些东西也吃不完,放着也是坏,倒不如你们两个进来一起吃上一点。”

宋俏说着,拍了拍手,直接从台阶上走了下来,把两个人给拉了进去。

“这个,不太好吧?谁家粮食都不多……”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芮美小姐姐点评:

《家有二宝:悍妻当家夫君俏》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