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最是情深难圆
最是情深难圆

最是情深难圆

作者:夏雷炮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1:31:10

最是情深难圆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秦怀袖死后。宇文煜才明白,自己说过最口不对心的话。就是:“我希望你死。”
展开全部

2-她见步君炎了

宇文煜一个命令,秦怀袖便被小厮带进了厢房。

门一阖上,她的情绪便崩溃决堤,她爱了宇文煜那么多年,他却恨不得她死。

次日,宇文煜上朝去了,其好友郝连登门造访。

他虽是宇文煜的好友,却更与秦怀袖意气相投,作为过中间人,他深知宇文煜和秦怀袖之间的恩怨纠葛,也知秦怀袖的委屈。

郝连望着秦怀袖有些发肿的双眼,摇头叹气:“你为何不告诉宇文煜真相?”

秦怀袖苦涩一笑:“他不信。”

她何尝不跟宇文煜解释过,可宇文煜还给她的,却是她毕生难忘的侮辱。

宇文煜下朝归来,刚准备进王府,便见他的表妹柳怀素站在王府外,给他递来纸伞遮阳,面上表情似是欲言又止:“表……”

“何事?”宇文煜抬眉。

“表哥,我……”柳怀素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宇文煜的脸色,垂下眼眸,似是挣扎一般,难以启齿,“我昨日看到表嫂去了街上的医馆。”

宇文煜心里咯噔一下,府上便有大夫,她去医馆做什么?

柳怀素抿了抿唇,神情悲戚地道:“我知道你不喜听表嫂的事,但我认为你应当知情。昨日表嫂她……”

她看到宇文煜脸上浮现了一丝怒意,忍不住扬起嘴角,把后话说完,“她跟步君炎见了面。”

宇文煜的脸色瞬间风卷云涌。

……

秦怀袖神情落寞地握着手里的香囊,这是昨日在医馆偶遇步君炎时,步君炎赠给她的。

“你竟然嫁给了宇文煜。”步君炎的话就在耳边,秦怀袖打了个哆嗦。

这香囊她不能留,若是被宇文煜看到,他一定会误会的。

正犹豫时,房门忽然被粗暴撞开。

秦怀袖受惊地抬头,慌张的将香囊藏在了身后:“王爷,您回来……啊!”

她顷刻被甩到床上,宇文煜庞大的身躯压了下来。

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

“王爷,你别……”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的秦怀袖拢紧衣口,这样的宇文煜让她感到害怕。

然而她的可怜在宇文煜眼里,愚蠢又无耻,宇文煜怒火中烧。

她也就只会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了。

他大手撕开她的衣物:“本王都没嫌你脏,还给你一个侍寝的机会,你再反抗一下试试看!”

秦怀袖只觉得屈辱至极,她咬紧唇,下一刻,宇文煜大掌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唇,毫不怜惜地攻略她。

秦怀袖痛得挣扎,拼了命也推不开宇文煜,她呜咽出声:“求您,不……”

宇文煜充耳不闻,冷漠地勾起唇角:“怎么,这么着急打发本王,是想跟步君炎做这事?”

“妾身不喜欢他!我……”她刚要解释。

步君炎的话却如同警钟在耳边回荡——

“我手里有宇文煜打死人的铁证,你若是敢告诉他,他便会身败名裂。”

秦怀袖痛苦地闭上了眼,绝望地将委屈吞入喉中。

她想将脸埋入被里,不让宇文煜看见她哭,谁知刚转头,下巴便被宇文煜狠狠钳住。

“没脸见本王?”

然后,她委屈的泪水和惨白的脸色便无所保留地闯入宇文煜眼底。

3-马上是我的了

然后,她委屈的泪水和惨白的脸色便无所保留地闯入宇文煜眼底。

----------------

宇文煜感觉自己心口刺痛了一下。

宇文煜冷漠起身,慢条斯理地将被秦怀袖抓“脏”了的底衣脱了,叫人拿去扔掉,然后看了眼狼狈抱住自己的秦怀袖,不带一丝情感地走回自己的厢房。

秦怀袖瞒着府上大夫悄悄来到医馆,这是京城最好的医馆,她还想抓住最后一点活的希望,哪知刚走进医馆,便遇见了不想见到的人。

本想装作没见到,但那个人已经堵在了她面前。

柳怀素堆起纯洁无瑕的笑:“我们可真有缘啊。近日听说表哥操劳过多,睡眠不安稳,我便来此给表哥抓一副安神药。”

“少装蒜,你到底想干什么?”秦怀袖冷言冷语,柳怀素虽是宇文煜表妹,但从小便与宇文煜长大,情同手足,对宇文煜也暗生情愫,常来府上做客,因她温婉贤淑的形象深得下人之心,下人们都在传,宇文煜迟早要纳她为妾——

瞧,她面对自己时连一声“表嫂”都不称,可见心里早已将她与自己平起平坐。

“我只是关心你而已,你为何如此凶。”柳怀素的神情委屈极了,她声音不大,却正好能让路过的人听到,然后带着好奇心地看过来,看这架势,倒像是秦怀袖欺负她了。

眼看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秦怀袖不想理会她,打算离开。

柳怀素却张开手臂拦住她:“你如此凶,难怪表哥不欢喜你。”

“我和他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秦怀袖冷冷地道。

“是吗?”柳怀素撩起一缕发,露出妩媚的笑容,仿佛面对手下败将,讥讽地冷笑,“可表哥马上就是我的了。”

“做梦,”秦怀袖扯起嘴角,“我乃陛下钦定的王妃,而你什么都不是。”

柳怀素气得咬牙,正要说什么时,忽然看到了什么,转念之间便伸出手去推秦怀袖。

秦怀袖下意识地抬手一挡,谁知柳怀素竟像是被她推倒一般,跌坐在地上。

她痛呼出声。

就在秦怀袖脑袋空白的一刻,一人撞开她,迅速抱起柳怀素,焦急地冲进医馆。

而柳怀素环着那人的脖颈,腻在他的怀里,对着秦怀袖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抱走柳怀素的人,正是宇文煜。

秦怀袖捏紧手中的药方,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她到医馆二层探完病,下来时恰好碰见宇文煜。

“你手里拿着什么?”宇文煜挡在她面前,高大的身躯将她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浑身散发着森冷的气息。

她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地来医馆,王府里明明有大夫,她到底是不是为了见那个奸夫。

秦怀袖心里一咯噔,下意识地将药袋往身后藏:“没什么。”

不待她藏好,药袋便被宇文煜粗暴地抢过,拆开后露出里面的药方和药。

秦怀袖脸色一白:“还我。”

若是被他知道自己的病情,他……

宇文煜猛地甩开她,看到药方却毫无怜惜与惊讶,反而冷冷地笑:“你又想骗我什么?”

他捏住她的下巴,眼神轻蔑:“经常骗人,会折寿的。”

秦怀袖的眼里起了雾,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哽咽地问:“那妾身若是真的死了呢?”

宇文煜冷漠地勾起唇角:“本王定要设宴三天,因为你若是死了,本王就再也不用看见你。”

秦怀袖宛如被抽取了灵魂的傀儡,木木地,没有意识,再也体会不到悲伤与绝望。

她失笑:“恐怕王爷没有机会了,妾身身体康健,定会长命百岁。”

秦怀袖故作释然地一笑,“王爷您当真不好骗。”

她低下头,掩盖了眼底的痛苦。

哪怕是死,她也不要在宇文煜面前流露出一点脆弱。

完本试读结束。

是你的琪华呀点评:

夏雷炮的文笔很好,《最是情深难圆》这本书里对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画面感和剧情感也很强,但美中不足的是故事过长,世界观过于宏大,小事件收尾不利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