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再世殊凰
再世殊凰

再世殊凰

作者:月白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4-06 12:15:08

《再世殊凰》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无论如何,母亲毕竟是母亲,四妹妹如此羞辱她,孙女真是气极了,这才动手打了妹妹。”前世嫁入太子府后,在长孙曌的帮助下,她才查到卿彧原是出生书香望族,只因父亲宠妾灭妻,才使得他们孤儿寡母辗转民间,过足了苦日子。所以,老太太最是痛恨宠妾灭妻一事。果然,老太太听了她这番话,勃然大怒。只听“啪”的一声,老太太手中的珠串已被她重重地丢在地上,瞬间跌得四分五裂,珠子散开,跳向各处。
展开全部

糊涂东西-月白

长青堂。

老夫人靠坐在黄花梨木的椅子上,面色铁青,盯着卿彧的脸也有些不悦,“糊涂东西!天下竟有你这般为人父亲的,那如晤才十四岁,你竟叫全后院的丫鬟婆子看她笑话,你让她以后怎么拿起身段管教奴才!怎么走出这卿家后院!一张脸皮都被你撕得干干净净!”

卿彧连忙起身,抱拳连连告罪,“母亲息怒,如晤长大愈发没个规矩,欺凌幼妹不说,还接二连三顶撞我这个父亲,我这也是为了让她记住教训!”

“愚蠢!枉你叱咤官场十数年,在家务事上竟这般愚蠢!”

老夫人怒极,额角青筋跳动,“你年幼桀骜,为娘从不曾当众落你的脸,为娘和你说过多少次,教育子女不能一味严格,或者一味偏袒,就算犯错也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她明白错在哪里,告诉她怎么改过方为上策!”

“儿子错了。”见老夫人动怒,卿彧深深弯下腰,“母亲仁慈,一个人将儿子拉扯大,还将儿子培育到如今这般地位,儿子不忘母亲的教养之恩,今日一事,是儿子做得不对,请母亲息怒。”

见老夫人面色稍霁,卿彧又道:“只是儿子前朝事忙,无暇管教如晤,左右儿子正妻之位空悬,王氏贤淑端庄,又是名门望族出身。三个月孝期一过,儿子想将她扶正,托付中匮,让她以嫡母的身份管教如晤,想来如晤也能听进去一些……”

要让王氏当主母,老夫人是不太情愿的,但毕竟是儿子喜欢的,老夫人也不忍拂其的心意,几乎要脱口答应。

然而不知为何,十数年前的一幕却浮上心头:她的丈夫宠妾灭妻,将她母子二人赶出卿府……

想到这里,老夫人及时止住了没说出口的话。

见老夫人没有说话,卿彧刚想说什么,顾妈妈的声音却响在外面,“老夫人,大小姐带到。”

“带进来。”老夫人沉声吩咐,旋即又扭头对卿彧道,“府里的丫头我会吩咐,若是谁敢乱嚼舌头,签死契的直接乱棍打死,签活契的直接发卖,下去吧!”

卿彧只得拱手应了声“是”

卿如晤缓缓走了进来,恰好遇上面色难看的卿彧,她心里冷笑一声,盈盈行了个礼。

卿彧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拂袖而去。

“跪下!”老夫人拨下手腕上的金丝楠木手串在手里捻了捻,也不看卿如晤一眼,只是冷冷地道。

“祖母恕罪,孙女知错了。”卿如晤伏在地上,恭敬地道。

“何错之有?”

“如晤不该与妹妹争执,更不该顶撞父亲,请祖母恕罪。”卿如晤声音歉疚,目光里却透着坚定,“只是,我与妹妹争执,是有原因的。”

“哦?是何原因?”

“如晤不敢说!”

“敢做不敢说?你可真是好本事!”

“祖母……”卿如晤的声音有些为难,“祖母睿智,当知孙女不是那等心胸狭隘,随意欺凌幼妹之人,只是……只是四妹妹今日说,正妻没有什么了不起,还不如一个得宠的妾,她还说母亲就是因为没本事,才会被她娘骑在头上,最后活活气死!”

“无论如何,母亲毕竟是母亲,四妹妹如此羞辱她,孙女真是气极了,这才动手打了妹妹。”

前世嫁入太子府后,在长孙曌的帮助下,她才查到卿彧原是出生书香望族,只因父亲宠妾灭妻,才使得他们孤儿寡母辗转民间,过足了苦日子。

所以,老太太最是痛恨宠妾灭妻一事。

果然,老太太听了她这番话,勃然大怒。

只听“啪”的一声,老太太手中的珠串已被她重重地丢在地上,瞬间跌得四分五裂,珠子散开,跳向各处。

“打的好!”老太太怒目切齿,蕴满怒意的脸上竟有一丝畅快,“你那两巴掌是轻的!”

早有婚约-月白

顾妈妈目光一闪,忙道:“老夫人,四小姐向来乖巧,怎会说出如此不知轻重的话,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看来,顾妈妈已经跟着九夫人姓王了。

卿如晤不急不缓地接道:“祖母,孙女敢与四妹妹对峙。”

“当时荷风和竹露也是听见的,顾妈妈要是不信,可向荷风和竹露求证!”然后,她冷冷地看向顾妈妈,一字一句地道,“荷风和竹露是祖母刚刚赐给我的,顾妈妈总不会以为我将她们二人收买了吧?”

顾妈妈连忙告罪:“大小姐,老奴不是那个意思,老奴多嘴,请大小姐见谅。”

是见谅而不是责罚。

卿如晤心中冷笑,顾妈妈仗着老夫人的威势,敢跟她这般说话,还真以为她是软柿子?

她瞥了顾妈妈一眼,表情淡漠,看不出情绪,然后接着道:“祖母,一切都是孙女的错,是孙女不好,不该意气用事,给祖母和父亲添忧,请祖母责罚。”

“你何错之有?”老夫人叹了口气,道:“来祖母跟前。”

看来老夫人是不想将此事挑大,想要息事宁人了,毕竟卿家主母才逝世不久,此时不宜再传出什么家宅不宁的流言。

卿如晤乖巧地走过去,跪在老夫人前面,上身靠在她的腿上,拿脸去蹭她的腿。

老夫人被她弄得心头一软,爱怜地摸着她的头发,轻声道:“如晤,祖母想告诉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老夫人将顾妈妈和众人支了出去。

卿如晤乖巧地抬起头,“祖母请讲。”

老夫人欲言又止,像似内心深处充满矛盾,良久,她长长叹了口气,这才开口道:“你出生那天,陛下刚驾临卿府,和你父亲喝了点酒,微醺状态下,直夸你哭声嘹亮,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还说可为临渊之良配。”

临渊便是二皇子的字。

“虽然陛下未拟圣旨,事后也从未再提过此事,但只要他一日未提,我们卿家就不敢为你择选佳婿。”老夫人语气中充满无奈。

老夫人竟会选择在此时告诉她,卿如晤不禁有些意外。

难道卿彧和她说了什么?

“祖母,如果有一天陛下想起来时,二皇子已经有了正妃,难道孙女要去给他做妾吗?”卿如晤满心狐疑,却还是撇撇嘴,皱着眉头道。

老夫人摸了摸她的头,“你乃是相府嫡女,做侧妃是有些委屈,可是成祖膝下仅有六位皇子,这整个大秦,又能有几个人嫁入天家,若不是你父亲官拜丞相,我们相府都没有那个机会。”

“且天威难测,谁能揣测到圣意?到时圣旨一下,谁又胆敢违抗?!”

卿如晤垂下眼睑,默不作声。

“所以在那之前,你且安心地待在府里,学习怎样成为一个合格的天家媳妇。”老夫人拍了拍卿如晤的手,“祖母也会吩咐如钰,让她敬着你这个长姐。”

“是,”卿如晤垂下头,恭敬地应道,“孙女都听祖母的。”

“你能明白就好,祖母老了,卿家上下几百口人,一堆庶务,祖母真是力不从心,卿府也该有个当家主事的主母,”老夫人继续道,“你父亲属意王氏,祖母虽然不太情愿,但目前也没有合适的人选,祖母已经决定,过些时候将她扶正。”

卿如晤身子猛地一僵,紧紧地咬住嘴唇没有说话,屋里一下变得肃静,不知为何,竟有“嗖嗖”的冷风回旋。

重活一世,她怎能允许王氏踩着她母亲的尸骨,坐上她母亲的位置,享受本来属于她母亲的荣光?!

恨意如同冰层在她的心中破裂,冷彻心扉的寒意铺天盖地袭来,卿如晤仿佛用尽了力气才抑制住。

她一直死死地咬住下唇,直到咬出血来她都没有发觉,和着那血,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一句话:“祖母,您是卿家的顶梁柱老祖宗,孙女支持祖母的决定。”

卿如晤的的声音很低很轻,听得老夫人的心猛地一揪,她连忙道:“不过你放心,祖母对你和怀璧的疼爱是不会变的,且那王氏毕竟只是个继室,如钰兄妹也越不过你们姐弟去。”

越不过?那王氏与皇后乃是堂姐妹,若是她当了这相府的主母,就算是个继室,这偌大的卿府,还能有她姐弟容身之处?!

卿如晤浑身凉透,她敛下眼睫掩住眸底的冷冽。

“谢谢祖母体恤。”卿如晤满腔冷意,眼里却无悲无喜,“祖母能将此重大决定告知孙女,孙女已是感激不尽,不敢有任何怨言。”

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祖孙俩又说了会儿话,卿如晤这才离去。

望着卿如晤离开的背影,老夫叹了口气,“顾妈妈,我总觉得有愧于如晤姐弟,如晤不会怨我吧?”苍老的声音里饱含着许多无奈与心酸。

“老夫人别多心,您这也是为了大小姐和二少爷好。”顾妈妈连忙劝慰道,“大小姐闯下这么大的祸,老夫人您都不与她计较,她应该感激您的仁慈,再说相府是您当家做主,您只管做决定就行,无需在意她人怎么想。”

老夫人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妈妈一眼,便不再说话。

惊蛰已过,窗外隐约几阵虫声,虽未连成一片,却也为这静谧的夜晚凭添了几分生气。

将卿怀璧送回申思阁后,卿如晤屏退左右,熄了灯火,便站在窗前,望着院内凉薄如雪的月光发呆。

依王氏的性子,扶正之前她势必要除去卿怀璧。否则扶正以后,前夫人嫡子出事,容易招人猜忌。

所以,卿怀璧现在的处境尤为艰险。

卿如晤越想越着急,却也无计可施,如今的境况,纵是她满心应对之策,也无人可用。

正此时,一股熟悉的气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地包裹着她。

完本试读结束。

骊燕小哥哥点评:

《再世殊凰》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