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凰谋
凰谋

凰谋

作者:念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8 15:48:04

独家古代言情小说《凰谋》由念禅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说不清楚?那不然我带你去皇上那里,你兴许就能说得清楚了。”苏泽衣对付旁人总是有一套狠的,那个小宫女也是可怜,偏偏撞在他心情不好的档口上。“大人。。。奴婢。。。奴婢是来捡梦琪郡主的簪子的,郡主说簪子掉在这里了。”她吓得松了口,和盘托出,苏泽衣的眸子冷下来。“云梦琪。。。”他像个嗜血的魔头般笑了笑,“那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如果今后我听见有人说起今天的事情,叫她自己小心着点,安平别庄可有的是废弃的坑洞可以藏尸。”
展开全部

凰谋第8章试读

“你跟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苏泽衣话锋一转,拿下巴一点钟妙仪。

唐尧的火气突然上来了:“泽衣哥,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苏泽衣没动,眼神里边危险的气息让钟妙仪心尖一颤。

唐尧年轻气盛,不知天高气候的冲撞,苏泽衣这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佞臣能容忍么?

钟妙仪怕唐尧吃亏,赶紧拍了拍他的手臂:“没事的,我和苏大人谈点事情。。。你去帮我选一匹马吧。。。我要白色的,漂亮一些的。。。”

说完见唐尧还是一脸戒备的看着苏泽衣,她又使劲捏了捏他的手臂:“去吧,真的没事的,我很快就过去找你。”

唐尧看她笑得不像很勉强的样子,瘪了瘪嘴,千叮咛万嘱咐的走了:“那你可要快些来,我就在那边等你。”

钟妙仪一直目送唐尧走远,而盯着她看得苏泽衣的脸色终于盈满怒色:“怎么?谈情说爱的日子你很享受?!”

他毫无顾忌的讥讽她,丝毫都不怕伤了她。

“离皇上太后的帐篷这么近,你跟他拉拉扯扯,被人看见,你还想传出更难听的流言来么?!”他隐忍低沉的声音听上去更加刺耳。

钟妙仪眯了眯眼睛,她的肩膀因为苏泽衣的话轻轻颤了一下,随即她突然笑了起来,把他的一腔怒火都噎灭在胸腔里面。

“苏大人,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可笑。”她眼里冷漠得像是冰川一般。

“你说什么?我可笑?”他气疯了,一把揪她起来。

她脸上的讥嘲却没有减弱半分:“当年是你把我送进宫里的,我求你的时候,你有回头看我一眼么?我是你不要的东西,我以为我只要衷心的帮你做事,你就会高看我一眼的时候,你又是怎么弃我于不顾的?如今口口声声的教训我,你凭什么教训我?难道非得要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么?!”

苏泽衣心脏猛地一紧,手上的力道松了些,钟妙仪毫无惧意的直视他,他现在已经伤不到她了。

“苏大人,我们已经两清了,你放过我吧,我想去追求我自己的人生,求你放过我吧。。。”

一句话,扎到了他心的最软处。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凛,放开了她:“妙仪,当年的事。。。你还在怪我?”

钟妙仪忍不住低头哧哧的笑:“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苏大人,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

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变得更好,形同陌路,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的表情又变得残忍,撇着她冷笑:“你倒是想得开。”

她和苏泽衣之间的那段往事,谁对谁错,谁欠了谁,如今追究再多都没有意义了。

“你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却来跟我要自由。”他冷笑。

“苏大人,我不会再帮你做事了,我是大齐的公主。”她酸涩地说出这句话,心头的重负卸下来,瞬间轻松了许多。

“是么?”他冷漠的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当年阴差阳错的一次安排,她?呵,狗屁公主。

她转身就准备要走,不远处的草丛里发出几声轻微的响动,钟妙仪没察觉,朝着外边走了几步。

苏泽衣却敏感的大声喝问:“谁在那里!”

喊完他就立刻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揪出了草丛里边的一个小宫女。

“你在这儿看了多久了?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他一把掐住那个小宫女的喉咙,恼火的问,“谁让你来的?!”

“没。。。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奴婢。。。奴婢只是来这里找东西的。。。”她抖得站都站不住,眼神慌乱得不知该往哪里放。

苏泽衣眯了眯眼睛,把她扔到一边去,他慌乱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只是眼中隐忍的杀意还没有褪去:“哦?是么?你来找什么东西?找谁的东西?”

“是。。。是。。。”她吞吞吐吐说不清楚,苏泽衣脸上的表情更加狠辣起来。

“说不清楚?那不然我带你去皇上那里,你兴许就能说得清楚了。”

苏泽衣对付旁人总是有一套狠的,那个小宫女也是可怜,偏偏撞在他心情不好的档口上。

“大人。。。奴婢。。。奴婢是来捡梦琪郡主的簪子的,郡主说簪子掉在这里了。”她吓得松了口,和盘托出,苏泽衣的眸子冷下来。

“云梦琪。。。”他像个嗜血的魔头般笑了笑,“那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如果今后我听见有人说起今天的事情,叫她自己小心着点,安平别庄可有的是废弃的坑洞可以藏尸。”

那个小宫女惨白着脸瘫软跪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滚!”他一声令下,那个小宫女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云梦琪看见她狼狈不堪的跌进帐篷里,有些恼火:“怎么了?!这样子跑进来,让人看见了还以为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呢!”

那个小宫女哭的不像样子,云梦琪不耐烦的踢了踢那个小宫女:“问你话呢,怎么样了,跟着钟妙仪可都看见些什么没?”

小宫女把方才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云梦琪越听脸色越难看,特别是苏泽衣威胁的那几句话,气得她把手里边把玩的一个镯子直接给摔碎了。

摔完之后还不过瘾,站起身来搬了一个珐琅花瓶往地上砸,这才觉得心间火消了一些。

“钟妙仪!”她冷哼哼的眯眼睛,“我就知道她是个不要脸的狐媚子!还说什么没有勾引苏泽衣,小贱人!”

她隐忍了一会儿怒气,突然计上心头,勾着嘴角恶毒的笑了起来。

她心情大好的坐回软垫上,把另外一个小宫女唤过来。

这个小宫女是才跟着云梦琪的,走到她身边跪下,听完云梦琪的耳语之后,整张脸都吓得惨白起来。

“郡主,你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敢啊。。。”她把头磕得咚咚作响,吓得面无人色。

云梦琪不耐烦的瞪她一眼:“就让你去传个话,我让你去跳河自杀了么?!你去不去!”

她狠声厉色的威胁了好一番,放了一片金叶子在那个小宫女手上:“喏,只要你去传个话,我再赏你一片。”

凰谋第9章试读

天色已晚,整个营地篝火通明,只是白日里赛马大家似乎都很疲累了,吃了晚饭以后,就都在自己的帐篷里早早歇下了,除了巡逻的士兵,少有人走动。

为了躲开苏泽衣,钟妙仪一直待在自己的营帐里,她皱眉躺在软榻上,手中握着一柄雕花长梳出神。

“妙仪公主?”门外一个软糯的声音轻喊了一声,一听就知道是个小宫女。

钟妙仪看了一眼帐篷里边,小瑶似乎去给她打水了,除了她没有旁人,她坐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裙,这才应了一声:“进来吧。”

一个极为眼生的小宫女有些慌张地挑开帘子进帐来,进来之前还在帐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

“有什么事情吗?”

“公主。。。奴婢来给您传个话。。。”小宫女咽了口唾沫,说话的时候不敢看她。

“嗯?”钟妙仪皱眉看她,不就是传个话么,她怎么吓成这个这样?

“唐尧统领奴婢来跟公主说一声。。。让公主到今早上的那个树林前等他一会儿,他有事情要说。”小宫女结结巴巴的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来。

钟妙仪看了一眼小宫女递过来的荷包,的确是唐尧的,这还是他娘新给他换上的那一个。

他因为自己白天食言没有去找他骑马的事生气了?

还是他知道了些什么不好的传言生气了?

钟妙仪天南海北的胡想,那个小宫女传完话就悄无声息的出去了,从帐篷里出来跑到一旁大口喘气,吓得两腿发软。

她不知道钟妙仪到底会不会如约出来,只能蹲在一边的阴暗处看着,一直等到看见钟妙仪披着风衣提着灯笼悄悄走了一段距离了之后,她才叹了口气,摸了摸袖口中的那片金叶子。

她是不得已才这样做的。。。看着钟妙仪的背影,小宫女心里升起浓浓的罪恶感,挣扎再三,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硬着头皮朝巡逻的大部队那边走去。

夜风湿冷,吹在人身上见缝就钻,钟妙仪提着灯笼往里边走了几步,藏在树后面等着唐尧过来。

她脑子里很乱,见到他要说什么她也不清楚,只是单纯的心烦意乱。

等了没一会儿,钟妙仪就听见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她以为是唐尧过来了,随手把灯笼放在地上,拢了拢披风往外边走了两步迎接他。

因为离灯笼有些距离了,视线所及之处的光亮很暗,她只感觉到一个人影将她猛地抱住了,她低呼了一声,不一会儿就被带离了那个位置,一下子被摔到了里边树林的地上。

摔得疼了,钟妙仪一下子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唐尧!

唐尧是那样温柔的一个人,绝对不可能会这样粗暴的对她,而且。。。这个男人的体型很大,不是唐尧那般精瘦的身材。

“你是谁!”她惊恐地瞪大双眼,双手双脚胡乱的踢想要挣脱呼救,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大喊,那个男人就劲大的将她的嘴捂住,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块布条来揉成团塞进她嘴里。

布条应该是放在身上有一段时间了,浓浓的汗臭味扑鼻而来,钟妙仪恶心的想吐,使劲的挣扎完全没有用。

这人一看就是有备而来,他又摸出绳索,将钟妙仪的手捆绑结实拴在了树上。

她被骗了!

约她出来的人根本就不是唐尧。

有人要害她!钟妙仪双眼的泪水止不住的滚下来,她胡乱的蹬,鼻腔里发出惊恐地呜呜声,可是没用,没一会儿她的体力就被耗尽了。

那个男人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应该是个下等人,他粗暴的扯她身上的衣服,喘着粗气对她说:“别挣扎了,没用的,要怪就怪你自己傻,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不该招惹的人。。。钟妙仪脑子一炸,第一个想到的名字就是云梦琪。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身上的衣服还算结实,那个男人废了好大的劲才拉扯完,他有些迫不及待的去解自己的衣服,解半天解不完,他又放弃了,直接脱下了裤子。

钟妙仪彻底认命了,做花魁的时候她尚且未有失身,如今竟然要落得一个狼狈污秽的苟且之名,她闭上眼睛,只剩下了喉腔里的绝望哭声。

她的人生。。。她以为的希望。。。都再也不会有了。。。

那个男人的灼热抵上她的时候,她已经想好了要去死!她宁愿死了!也不要拖着这样一具肮脏的身体在唐尧面前活着!

她再也无颜面见于他,那样温暖的笑容和漂亮的眼睛,就像她命中的昙花一现。

那个男人趴在她的脖子上,最后说了一句:“我也是被逼的,对不起。”

刚刚说完,就听见他痛苦的一声闷哼,钟妙仪感觉身上的重量一下子加重,她猛地睁开眼,就看见另一个人影把她身上的那个男人提起来丢了开去。

他的身形看上去特别熟悉,像是。。。

苏泽衣。

他手脚麻利的将绑着她手的绳子割开,把塞在她嘴里的布条扯掉。

钟妙仪喉咙管里挤出几声呜咽,劫后余生的虚脱感简直要了她的命。

苏泽衣的声音低沉的在她耳边响起来:“我去把他扔远一点,别怕。。。没事了,我很快回来。”

不能被人看见这个男人,否则她的名声更加不堪!那些女眷什么肮脏的话都能说得出来!她往后的处境。。。艰难到连他都不忍心去想。。。

钟妙仪双眼空洞的望向远处快要灭掉的微弱烛光,眼泪完全停不下来的流,她的心坎现如今都还是凉透了的,从僵硬的脸部到发凉的指尖,整个人像是一摊烂泥一般动弹不得。

苏泽衣把自己的外衫拿给她穿好,他匆匆将那人扔到一个坑洞里,就折回来抱钟妙仪。

进宫以后,她受到歧视和不公待遇苏泽衣全部都知道,但她还是那样娇蛮跋扈的挺过来了,此时他把她抱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她轻的像一片羽毛。

苏泽衣抱着她准备往外走,才走了几步,就发现有人举着明亮的灯笼过来了。

唐尧把灯笼提高,一眼就看见了神色冷漠的苏泽衣,和他怀里披头散发裹着苏泽衣外衣的钟妙仪。

他的脸唰的一下青了个彻底。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乐生点评:

《凰谋》剧情还不错,故事很细腻。就是感情线发展太慢了,女主还没认清自己的感情真替男主着急吖,会继续追下去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