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重生八零虐渣渣
重生八零虐渣渣

重生八零虐渣渣

作者:榛榛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1 09:12:20

小说重生八零虐渣渣,是由作者榛榛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李如萍一脸得意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一出好戏,好似胜券在握,一点也不着急。我不可能让他们得逞的!而母亲跟哥哥也缓过神来。“建国他妈,我跟建国已经离婚了,就不可能再叫你妈了,更何况你刚才这么平白诬陷我,小宇怎么可能不是建国的亲儿子!”“别说了,你别说了,”父亲抢着话,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母亲心碎。“素芬,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夫妻,我婚内出轨是我的错,但是你也让我平白替别人养了十几年的而已,咱们现在两不相欠,你趁早搬出去。这么丢脸的事,咱也别往外捅,我都丢脸!”
展开全部

一起逛街看电影

第七章一起逛街看电影

怎么逛个街都能遇到,我心想,现在躲着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很显然梁辛淼也看到了我,用俩人对视几秒,我瞬间有点尴尬,点个头示意。

我准备回家了,想着就种速度走着到家,母亲跟哥哥差不多在等我吃饭了。

我低着头退出人群,但两步还没走到就被前面的人影拦住,我有点惊讶,但还是笑了笑:“班长,还真是巧啊。”

梁辛淼也笑了笑地,问:“这么巧,你也来逛街。”

“我帮我妈妈出来买东西,待会就回家吃饭了。”我盯着他清秀温和的脸,不知怎么,谎言脱口而出。

“淼淼,这位是谁呀?”

我这才注意到他身边还站了位气质高雅的妇人,烫着时下流行的卷发头,穿着复古双排扣大衣,气质很温柔优雅。

“是我在学校的同桌。”梁辛淼说。

这位阿姨面子上立即表现得很热情:“你好啊小姑娘,我是淼淼的妈妈,这臭小子都没跟我提过,他有这么可爱的同桌呢在学校。”

我表现得也很大方:“阿姨你好,我叫白露裳。”我转头对梁辛淼说:“既然你们出来玩,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啦。”

“等一下!”梁辛淼叫住我。

“我们等一下去看电影,你要不要一起?”

我瞄了瞄梁辛淼的麻麻:“这不太好吧。”

梁阿姨立马笑笑:“没关系,既然碰到就一起吧。”

我糊里糊涂跟着到电影院,下午人不是特别多,梁阿姨在那儿挑片子,其实一共就三场,她选得格外认真,又转头问我:“露露,你想看什么?”

这三部我小时候都有听过,但既然是这种奇怪的组合来看电影,还是选些轻松些的比较好:“要不看《海之恋》?”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部电影据说也有关于海军的描写,淼淼你觉得怎么样?”

他一脸无所谓:“我随便你们。”

《海之恋》其实主要是讲关于被一个海军被迫害的悲壮故事,电影院里有不少小声的抽泣,包括梁阿姨也默默流眼泪,而我大概是没有经历过这些,不能感同深受,只能给她递手帕,无声地安慰。

电影结束后,梁阿姨已经哭得双眼通红,梁辛淼安慰她:“一切都过去了,往后我们国家肯定会越来越好。”

我跟着好想附和,对呀,国家会越来越好的。

我看时间差不多,一走出电影院就说道:“我得要先回家啦,谢谢你们带我看电影,梁阿姨,很高兴认识你,期待下次相见。”

梁阿姨微微一笑,我这话明显带有意味,这丫头还真是有灵气,梁阿姨心想。

梁辛淼:“等下我跟你一起回家,妈,我们先露露回家。”

他帮我叫了一辆黄包车,好奇地问:“你们顺路吗?”

简森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是问:“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好多了,谢谢你。”我也没问他为什么知道我心情不好。

“那就好,”梁辛淼碰了碰我的头,我摸着那块被碰过的地方愣了一下。

他家搬到这里也好几年,就在她家旁边梁辛淼对她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她过生日的时候, 那晚他出去散步回来的迟,隔得很远就看到昏黄灯光下坐在一个人,他走过去就看到她在哭,他吓了一跳:“白露裳,你怎么坐在这里?你妈妈吗?”

她不说话只顾着摇头,眼泪就那么唰唰往下流,梁辛淼坐到她旁边细心地问:“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

她哭得一抽一抽,一直不说话,最后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只是等她哭够了,送她回了家。

后来时间里,梁辛淼对她的关注自然就多了点,再加上又是同桌,每次看到她,总会想起那晚灯光下哭成泪人的那张脸。

心里弥漫着不自觉的心疼。

终于,等我回到了家。

“露露,你回来了。饭已经快好了,洗洗手,待会就能吃了。”母亲从厨房探出头来,带着笑容。

“好的妈妈。”

母亲没有怀疑,接着就去厨房做饭。

第二天上学,班主任把我喊道办公室:“白露裳,这次上头组织了一次全市的英语竞赛,老师觉得你英语提高得很快,有没有兴趣参加的?”

这个年代,集体最光荣,要是代表集体做一些事情,那更是一件无上荣耀的事情,我点点头:“我尽力试试。”

其实这阵子英语我都是凭借自己记忆学的,如果参加竞赛水准的话,还需要认真学习一阵子。

从同学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挺羡慕我的。

自从那天以后,我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以前懦弱得老师骂两句都要哭,现在开朗很多,成绩一下子就提高,都能代表集体都参加竞赛。

我想,要是把这件事告诉母亲,她肯定十分高兴,也可以缓解下她这些天的消沉。

今天是她和一个关系挺好的女同学值日,我们俩人把班级地上扫干净一起锁门,她羡慕地说:“露露,我要是成绩能提高到你一半就好了,这样子我爸妈也不会总骂我,你是不是有什么绝招啊?教教我呢。”

相处以来,这个同学就属于大脑简单的那类:“没什么好方法,还是要上课认真听讲下课作业认真做,这条路没有捷径。”

“那你以前不也是这么干的,怎么成绩一直不提高?”她依然好奇。

“以前我低调啊,现在不想低调啦,好了,天都要黑,我们赶紧回去。”

她相信了我的话,一路上都在想着。

我们走到前面路口就分道扬镳了,她家在另外一边。

等我高高兴兴到家后,却发现家门口有不少人围观,我赶紧走上去,邻居张奶奶见她回来,着急地说:“姜莱,你可放学了,你爸妈在里面吵架,我们外人不好管,你快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她赶紧走上去,邻居张奶奶见她回来,着急地说:“露露,你可放学了,你们家在里面吵架,我们外人不好管,你快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哥哥不是亲生的?

她赶紧走上去,邻居张奶奶见她回来,着急地说:“露露,你可放学了,你们家在里面吵架,我们外人不好管,你快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八章哥哥不是亲生的?

我暗道不好,不顾疲软的双脚飞奔上楼。

门大开着……家中乱作一团,只见着李如萍一边叫骂一边摔着东西,父亲和奶奶站在一旁正在劝慰。

“哎哎,如萍把东西放下,气坏了身体可怎么办啊!你还怀着孕呢。哎呦我的宝贝孙子啊......”奶奶拉着李如萍的手劝着,眼睛直盯着她的肚子。

“对对对,你不要生气,待会那几个讨债东西回来我就替你跟楠楠讨回公道。”

“你先把东西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她的丈夫和跟叫了十几年的妈围在一个小三旁边低声下气,嘘寒问暖,这是她在这个家当牛做马十几年都没有的待遇。

我知道母亲现在心中肯定难受,不忍心她再看下去了。

我看他们一直沉浸于自导自演的闹剧无法自拔,我敲了敲门,故意弄出来点声响。

刚刚有点平息的李如萍登地站起来,用她那细嫩的食指指着我们破口大骂:“你们是什么东西,前几天居然让我当众下不来台,你们那破店免费给我我都不要,还有脸来这……”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在这撒泼,等她终于说完了。

“是你自己来坏我们生意,丢脸也是你自找的,更何况这是我家,你凭什么在这”

“这是你爸的房子,我现在怀了他的儿子,现在这是我的!”李如萍理直气壮。

“我跟你说过,我爸他是婚内出轨,婚后财产分割的合同已经签了,如果你们不执行,我们法庭上见!”

这时候,我好面子的父亲站出来了,他扯了扯李如萍的手示意她别说了,却被李如萍一把甩开。

“没出息的东西,什么都管不住!”

奶奶也凑过来安抚这李如萍,等她冷静下来,拉她坐到椅子上,转头看向我们。

“露露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你李阿姨还怀着孕呢,气着你弟弟可怎么……”

“够了!”我身后传了一声怒吼,打断了奶奶的喋喋不休。

不止我,奶奶她也吓了一跳,瞪起了那双绿豆眼。

“您老人家年纪大了重男轻女我也理解,可是我不也是您的孙子吗?我都这么大了,过几年就能赚钱养家了,你们为什么都要盯着这个没有影子的大孙子!”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哥哥这么紧迫逼人。

在上辈子,他被李如萍他们欺负地那么惨,也没有这么诘问一句,也只是暗自苦恼,什么都憋在心里这才得了抑郁症。

奶奶听到这话一下来了脾气,挺直了腰板。

“这当然,小宇你别怪奶奶偏心,秀芬你别站后边,今天趁大家都在,把话都唠明白了。”

看着奶奶这理直气壮的模样,我直觉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对哥哥乃至我的生活产生翻天覆地的影响。

“小宇,你其实不是建国的亲儿子,也就不是我的大孙子!”

奶奶这话一落,不止是我,父亲也是大吃一惊,瞪大了双目。

“妈,你胡说什么呢,小宇跟我们十几年,怎么就不是我的亲儿子了……”父亲有些说不出话。

“不信你问张秀芬,问她有没有脸说小宇是你跟她的亲儿子?当年她嫁给你之前,就跟村里的一个汉子谈过对象,后来掰了才嫁给你,我早就看出来了,那个时候她就已经不是个清白姑娘了。”奶奶眼轱辘一转,一盆盆的脏水就倒在了母亲身上。

奶奶说的斩钉截铁,有理有据,明明是自己胡乱臆想的事却也能说的仿佛亲眼所见一般。

父亲就被这样如此轻易地说服了,愤恨的目光投向了母亲。

我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不说上辈子加这辈子跟哥哥相依为命的这十几年,我们之间的亲情不需要别人来置喙,就说母亲的为人,我就信母亲不会做这种事。

而奶奶这么做的原因,其实也不难猜测。

看着奶奶这老奸巨猾的样子,联想到她之前的所作所为,我就知道这老太太一肚子坏水,因为哥哥跟她不亲,不想着她,就想着要抱李如萍肚子里这个大胖孙子,留着给她养老。

我看着这个柔弱了一辈子的女人,为这个家不辞辛劳地付出了十几年,最后离婚了还被自己的婆婆平白诬陷,我心里为母亲不值。

母亲倚着门框,在奶奶与父亲憎恶的目光下,强忍的眼泪就哗哗下来,之前无论父亲如何打骂,她只是眼角有点湿、润,这次她再也顾及不了那么多,趴在我身上大声哭了起来,非常伤心。

哥哥一脸呆滞,还没从奶奶给的重击中缓过神来,我小小推了他一把,他也是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

李如萍一脸得意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一出好戏,好似胜券在握,一点也不着急。

我不可能让他们得逞的!

而母亲跟哥哥也缓过神来。

“建国他妈,我跟建国已经离婚了,就不可能再叫你妈了,更何况你刚才这么平白诬陷我,小宇怎么可能不是建国的亲儿子!”

“别说了,你别说了,”父亲抢着话,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母亲心碎。

“素芬,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夫妻,我婚内出轨是我的错,但是你也让我平白替别人养了十几年的而已,咱们现在两不相欠,你趁早搬出去。这么丢脸的事,咱也别往外捅,我都丢脸!”

“是啊是啊!赶紧收拾收拾走吧,别在这杵着了,待会邻居回来看到了不好。”

“呵,”我冷笑一声,“是怕邻居看到不好,还是怕这样下去你的算盘会被识破!”

“我妈在白家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你儿子还婚内出轨,现在你平白给我妈安这么个罪名就想她净身出户,您老人家想的真好。”

母亲扯了扯我,我向她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不管怎么说,财产分割书上写的明明白白,这房子就是我妈的,你怎么也抢不走。”跟这冥顽不灵的老人家说玩,我转头看这李如萍。

她好像也被我看的有点慎得慌,不自觉逃避我的眼神。

“不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真是假,真的你们皆大欢喜,假的也跟我们没有关系,希望你注意点自己的脸面,我的店我的房子都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我哪不能去……”我听着她嘟嘟囔囔,一个眼神都欠奉。

“如果你们继续纠缠下去的话,我们只能法庭上见了!到时候孕检证书,亲子鉴定证书一个不少,大家见真章怎么样!”我掷地有声。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怡和点评:

榛榛的文笔很好,《重生八零虐渣渣》这本书里对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画面感和剧情感也很强,但美中不足的是故事过长,世界观过于宏大,小事件收尾不利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