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二婚娇妻不可欺
二婚娇妻不可欺

二婚娇妻不可欺

作者:时妩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4-08 16:50:24

《二婚娇妻不可欺》的主要情节是:夜时湛不屑的勾起唇角,目光触及她平坦的小腹,烦躁的扯了扯领带:“孩子的事情你怎么打算?”夜时湛主动提起孩子的事,沈清脸色白了几分,手指无声地收紧。“不吭声?看来你是打算留下了?”沈清倏地抬眸看向他:“能不能宽限几天?”夜时湛像看死人一样地看着她,薄唇动都懒得动。“两天后,如果孩子还在,那我会亲自动手。”……一转眼,就到了两天后。沈清没有去医院打掉孩子,因为韩雪幽找过她,让她先稳住夜时湛,她那边给自己找医生,看有没有办法不伤身体流产。
展开全部

他在找什么人?-时妩

妇产科。

“沈小姐,按照检查结果来看,你的子宫内壁特别薄,流产会导致穿孔大出血,我们是不建议你流产的。”

听言,沈清皱起了秀眉,一旁的韩雪幽闻言也有些诧异:“不能打胎?”

“是的,不建议。”医生轻叹一口气:“你们再好好想想吧,大出血可不是什么小事,回去好好商量后再来吧。”

出了医院,韩雪幽的眉头都打结了:“不能打胎,那你怎么办?天啊,怎么会有这么烦人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

“我先送你回去吧。”

沈清点头,然后又摇头。

“不行,我得去公司,你送我去公司吧。”

韩雪幽也没说什么,听她的话把她送到公司门口。

“雪幽,今天谢谢你,我先走了。”

韩雪幽跟她挥手:“你先去吧,我回去给你联系医生问问看。”

因为上次来过,几个前台对沈清的印象还很深,那可是由夜副总亲自带上去的,所以这次看到沈清,对她的态度都非常好。

沈清也很顺利地坐上了电梯,到达了顶层总裁办公室。

她轻轻迈着步子往前走,却发现今天办公室门居然没关,沈清刚想走进去。

“上次我让你找人,结果你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了,这次又给我带一个当妈的女人过来。萧肃,是我太纵容你了,还是你现在办事都不带脑子了?”

夜时湛坐在办公室前,修长的指间轻扣着桌面,眼中的精光暴现,慑人的气息充斥他全身。

萧肃站在办公桌前挨训,脑袋都垂得低低,像一只耷拉着脑袋的小狗。

看到这一幕,沈清下意识地就躲在了门后。

夜时湛现在这么生气,她现在进去可能会被殃及池鱼,还是先避一避好了。

“夜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您给出的消息太少了,所以我是属于宁可错杀也一个都没有放过的做法。”萧肃心里也委屈呀,他跟着夜时湛这么久,平时处理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

就算有些麻烦事,他也可以很快摆平。

可是这如今的任务却是找女人,还是一个什么信息都不知道的女人。

要去医院那种地方找怀孕的女人,哪有那么容易?

“我给的消息少?你自己不会收集消息?”夜时湛冷笑一声,锐利的目光变得阴沉起来,轻敲着桌面的动作也随之停止:“还是说,你在怪我?”

那幽幽带冷的语气让萧肃的身形一下子站直起来,他立即摇头否认。

“没有的事!夜少,接下来我会安排人手多检查,下次我一定亲自审问以后再把人带到您面前。”

“审问?”

“您放心,如果是那个人,我一定不会伤害到她的。”

“滚。”夜时湛得到满意的答案,不耐烦地扯了扯胸前的领带,然后让萧肃滚蛋。

萧肃巴不得他快点喊自己滚蛋,这办公室里冷得他都呆不下去了。

“是!”

萧肃出来以后,还顺手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然后转身就看到了站在墙边的沈清。

二人对视片刻后,沈清刚想张口说话,却被萧肃给拉到了旁边的角落里。

“你不要命了?居然偷听我跟夜少讲话?”

听言,沈清摇头:“我只是恰好过来,不过,他要找的人是谁啊?”

听言,萧肃眯起眼睛:“沈小姐,不该问的我劝你还是别问,你嫁到夜家来本来就是替代,可不能算是夜少的正牌妻子,再多管闲事,少奶奶可没得当了。”

说完,萧肃转身快速离开。

如果沈清是个明白人,她不会主动提起这件事。

沈清在角落里站了大概五分钟,她才去敲门。

“进。”夜时湛的声音听起来冰冷又无情,隐约还带着怒气。

沈清犹豫了片刻,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夜时湛没有坐在办公室前,而是背对着她坐在落地窗前,俯瞰着下方。沈清想起他声音里的冷意,默默地走进去。

空气静了几秒,夜时湛意识到来人居然没说话,便蹙起眉自己转动着轮椅转身。

谁知映入眼底的居然是沈清那张略苍白病态的脸。

夜时湛皱眉:“你来做什么?”

沈清抬头,撞进他的眼底,“我,我是你的助理啊。”

夜时湛不屑的勾起唇角,目光触及她平坦的小腹,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孩子的事情你怎么打算?”

夜时湛主动提起孩子的事,沈清脸色白了几分,手指无声地收紧。

“不吭声?看来你是打算留下了?”

沈清倏地抬眸看向他:“能不能宽限几天?”

夜时湛像看死人一样地看着她,薄唇动都懒得动。

“两天后,如果孩子还在,那我会亲自动手。”

……

一转眼,就到了两天后。

沈清没有去医院打掉孩子,因为韩雪幽找过她,让她先稳住夜时湛,她那边给自己找医生,看有没有办法不伤身体流产。

只是到了约定时间,也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这天夜里,沈清在卧室里焦灼不安,一心祈祷夜时湛不要回来,然而事与愿违……

卧室的门开了,夜时湛转动着轮椅进来:“约定的时间到了。”

他声音平静,却带着无形的威压,眸色深沉如夜,危险得如同蛰伏的野兽。

沈清不擅长说谎,所以根本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她别开眼睛,小声地道:“我知道,我已经把孩子打掉了。”

“是吗?”夜时湛冷笑一声,语调微扬。

沈清立即紧张得睫毛轻颤,声音更低了几分:“我真的打了……”

说完,沈清颤抖着双手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单子递给夜时湛:“这是流产证明,你看看。”

夜时湛没有接。

空气中流窜着不安的气息。

喂药-时妩

沈清的脑袋直线下垂,没擦过的头发还在滴滴答答地朝下滴着透明水珠。

“是真的。”沈清又追说了一句,可是语气听起来明显底气不足。

夜时湛冷嗤一声,蓦然将她手中的单子拿过来,“谁胆子这么大,居然陪着你一起造假,一张假证明,也想骗过我夜时湛的眼睛?”

流产证明被揉成团,扔到了沈清的脚边。

沈清猛地抬起头来,纤瘦的身形颤了一下,她苍白的嘴唇哆嗦着,“你……”

手腕上的力道陡然加重,沈清感觉自己的手腕几乎要被他折断,她吃痛地皱起秀眉,却是紧紧地咬住下唇,没吭声。

“呵,我早就猜到你这女人不老实。”夜时湛手上一个用力,将她拽进怀里,没有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将一个小透明的袋子放到她手里。

沈清低头,瞧见袋子里装着一枚白色药片。

想到什么,她的脸色苍白起来,颤抖着双手想将药片给扔掉,却被夜时湛扣得更紧。

“我夜时湛生平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女人,自私却还装无辜地破坏别人家庭,怀着别人的孩子嫁进来,打着不纯善的目的,还想安然无恙?”

他亲手将袋子剥开,笑容突然变得邪魅嗜血。

“不是想留在夜家吗?乖,把这颗药乖乖吞了,我就让你留在这里当少奶奶。”

不用想,沈清都知道那是什么药。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惨白透明,娇小的身子他的禁锢之下颤抖得特别厉害。

“不,我不要!夜时湛,你相信我吧,那张证明不是假的,孩子我真的打掉了,你信我,信我好吗?”

夜时湛眼神冷得没有温度,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就捏住她的下鄂,迫使她张开嘴唇,另一只手就直接将药片无情地塞进她的嘴里。

整个过程沈清都是反抗的,可是男女力量相差太过悬殊,她在夜时湛的禁锢之下居然一动都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药片塞进自己嘴里。

药片特有的味道沾舌即化了一些,那苦闷的味道直击沈清的心灵,胃又开始翻滚。

“放放开……”

“吞下去。”夜时湛无情地按着她,试图将她嘴里的药片给推进去,那眼神那表情,就像一个复活的尸体,没有任何感情地做着这件事。

沈清终于忍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呕吐的声音。

夜时湛蹙起眉。

见她真有吐的趋势,夜时湛松开手。

下一秒,沈清如离弦之箭,猛地冲了出去。

夜时湛看到那抹娇小的身影冲进了浴室,趴在洗手台上吐着,俊脸隐隐泛青,眼中的戾气加重了几分。

沈清趴在洗手台上吐得昏天暗地,嘴里那股药片的苦味久久不散,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味蕾,让她吐了又吐。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药片也被她吐出来了,没有吃进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清才恢复原状,但身体已经累到虚脱,她勉强将洗手间收拾干净,然后身体瘫软地坐在马桶上。

刚明明洗过澡,可这会儿额头和脖颈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肚子好痛……

沈清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小腹。

她记得,药片是吐了出来的,可肚子怎么会痛?难道是不知不觉中吃了一些进去产生了影响?

思及此,沈清眼神慌乱起来。

脸色白得跟鬼一样的她从马桶上站起来,跌跌撞撞捂着小腹往外走。

夜时湛抿着薄唇,“去哪?”

沈清不答,倔强地往外走。

“站住!”夜时湛喝了一声,倒还真把沈清给喝住了,娇小的身影停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却突然直径往旁边倒下去。

小说《二婚娇妻不可欺》 第14章 他在找什么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涵小郎君点评:

《二婚娇妻不可欺》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时妩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