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霸道娇妻不温柔
霸道娇妻不温柔

霸道娇妻不温柔

作者:陈小九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08 12:46:22

《霸道娇妻不温柔》主要说的事情,看看陈小九是怎么讲的:她这回说的可是真心的,因为罗小枝在报社工作的缘故,她也多少知道名誉对允肖杭这样混迹军政界的人有多么重要,这样被八卦到头条上,对他影响显然不一般。看着对面的人一双眼沉沉看她却不发一言,她又十分忐忑地,“这件事情,没对你,产生什么影响吧?”允肖杭漆黑的眸子蓦地一闪,缓缓道,“你说呢?”“那……这怎么办?”她担忧却满是无辜,因为就算是产生什么影响,她也没办法解决啊。
展开全部

霸道娇妻不温柔第7章试读

想不开……

敢情他以为她这是要准备跳楼吗?

迟曼曼忧伤地仰望着夜空,“……没事。”

“你确定没事吗?”

“没事。”

“小姐……”

“不然你帮我把鞋子拔出来。”

“……”

等到迟曼曼重新回到宴会厅,脚上穿着的,是被蹭掉了漆的凉鞋……

那个安检显然是没有见识过这样的任务,笨手笨脚上去就拽,结果整个鞋跟都掉漆了。

允肖杭果然是来寻仇的,连她的鞋子都不放过。

才刚坐下,就见沈君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过来,“小蔫儿!”他一把抓着她胳膊,“怎么回事,我听说你要跳楼?!”

迟曼曼看着他那副煞有其事的表情,简直要吐血身亡。

“我干嘛要跳楼?”

“对啊你为什么要跳楼?”

“神经啊!我活的好好的怎么会跳楼?”

“……那就好!”沈君泽坐下来吁了口气,“我还以为是因为安博南那小子把你给抛弃了。”

难道安博南抛弃她,她就要跳楼么?

那她早几天前就该跳了。

“你放心他不要你还有我要你啊!别想不开亲爱的!”沈君泽朝她跟前凑了凑,说的一脸诚恳。

“沈君泽你想死啊!”她抡拳恐吓他。

“得了我不调戏你了。”他理了理跑乱了的发型,“好好的乱跑什么?爷是去谈正事的,要不然也不会冷落你的。”

迟曼曼无语地扶额,谁乱跑了,谁特么想乱跑了?

“谈什么正事?”她就没见过沈君泽办过什么正事。

沈君泽一脸兴奋,自夸自来是毫不谦虚地,“这次的工程被爷给谈下来了,怎么样?爷是不是很有才干?”

沈氏集团是全国有名的建筑公司,专门包揽大型建筑工程,看样子这次是来和政府谈什么工程。

她其实一点也不感兴趣,“……哪个工程啊?”

“城北那个!”沈君泽满眼放光地想等她自己想起来。可她偏偏真的不知道,“城北有什么工程?”

沈君泽气的嘴角一抽,“就是军用机场啊!”

K城这两年一直在搞建设,有地铁有机场,没想到又来了个军用机场。迟曼曼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军用机场是什么机场?”

沈君泽忍无可忍跑去喝酒了……

不远处允肖杭正闲闲看着她,嘴角噙了一抹笑意,“给我查查那个女人。”

晚上被送回去的时候,沈君泽终于告诉她,福利院的款项已经批了下来,她下个星期就可以替福利院去沈氏集团取钱。

迟曼曼一晚上的不痛快,这才总算是消解了。

*

罗小枝打电话来的时候迟曼曼还没有起床。

“迟曼曼你昨天晚上去哪了?!”这货上来就是咆哮体,将迟曼曼那点瞌睡虫一下子全都给吓走了。

“没去哪啊……”她想了想,“陪一个朋友去了个酒会而已。”

“酒会!”罗小枝再次一声咆哮,“那就是你了!”

迟曼曼莫名其妙,“啊?”

“快看新闻!快看新闻!迟曼曼你特么威武啊,竟然上了头条……”

不等罗小枝说完,迟曼曼直接跳下床,连忙打开电脑,果然,K市日报的网站上,头条上一条显然的红色标题赫然在目:“情伤女大厦顶层欲轻生,允上尉危急时刻做劝导。”

下面是一张占版面颇大的照片。照片上她失魂落魄赤脚蹲在阳台一角,而旁边就是身穿空军制服的允肖杭正对她说着什么……

迟曼曼哆哆嗦嗦地,“……你怎么能写这样不负责任的新闻出来?”你们日报社的记者可真会编啊!

“迟曼曼你脑回路断了吗?你以为我是日报社的老几,能上君临大厦这样的地方采风——哎我说你为什么要跳楼……”

她顺手摁断了电话。

马勒戈壁!她难得上一次K市日报,竟然是个自杀未遂的形象?!

*

“迟小姐,请问你为什么要在君临大厦顶层这样的地方跳楼?”

“你跳楼的原因是和政府部门的人有关吗?”

“迟小姐,那张照片上你和X军团上尉允肖杭在一起,请问你的为情所伤是因为他吗?”

“迟小姐……”

作为一个女屌丝,迟曼曼一直以为被记者围攻这样的事情只能在电视上看得见,没想到今天一出门,就被自己给赶上了。

她看着那一个个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对着她噼里啪啦的记者,连骂人的话都忘光了。

他们在说的,是那条新闻的内容吗?他们说的为情所伤,是她么?

为毛这一切都要这样狗血啊?

“那你觉得你这样的身份背景去纠缠允上尉会有结果吗?”

谁说她要跳楼?谁说她为情所伤?谁说她纠缠允肖杭了?

这都特么谁写的新闻啊?!

允肖杭刚到K大教师宿舍楼下时,就看到这样一幅诡异的景象:一个女人正没命似的在校园里狂奔,而身后,正跟着一群穷追不舍的……记者?

迟曼曼跑的太快,没在意前方有人,等到发现时为时已晚,“啊——”她扯出个凄厉的惨叫声,整个人就扑了上去。

没她想象的那么壮烈,一只胳膊有力地将她拉住,紧接着她就撞进了个硬实的胸膛里。

满眼冒金星啊……

又是一阵咔嚓咔嚓的拍照声,迟曼曼眼前的星星愈发多了起来,她顿时恼火,这群记者有完没完?

“是允上尉!”一个记者道,“请问允上尉,您对被迟小姐纠缠的事情怎么看?”

允上尉?!

迟曼曼猛一抬头,就看见正低头朝她一笑的允肖杭!

冤家路窄……被记者追又遇上仇家,这是要死的节奏啊!

她挣了挣,想从允肖杭怀里出来,继续她的逃亡之路。没想到却被他摁在怀里不能动弹。

“纠缠?”允肖杭的声音缓缓地,却满是寒意,“你说她纠缠我?”

那个记者被他这慑人的模样给惊了一下,小心翼翼道,“那允上尉,请问这位齐小姐是不是因为被您拒绝,而在君临大厦顶层要跳楼?”

允肖杭一脸漠然,“大家误会了。”

迟曼曼的一颗心,感动的哗啦啦的,他都出来作证了,她终于可以洗脱翻身了。

可没想到允肖杭下一句说的是,“迟小姐是我的未婚妻,怎么会纠缠我呢?”

“迟小姐……是允上尉的未婚妻?”

伴随着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整个人群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未婚妻?!

迟曼曼顿时觉得五雷轰顶,难以置信地甩过头去看允肖杭——这个人,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我们只是在阳台上约会,这有问题吗?”允肖杭问的淡然却语意寒凉。

那个追问的记者一时间很是尴尬忐忑,“……迟小姐是允上尉的未婚妻……那,是我们理解错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打扰允上尉了!对不起,对不起!”又一个记者连忙将高高举起的摄像机拿开,匆忙向后退去,好似唯恐会被允肖杭给认出来。

迟曼曼恍惚间才刚刚有些明白过来,就看见刚才将他们围成一圈的记者已经一个接一个地撤了。

等到那群人都已经走开好远,她都有些吃愣地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还对她穷追不舍地记者就这样都被解决了?就凭刚才允肖杭胡说八道的几句话?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你刚才胡说什么?”她猛然转身怒视,什么未婚妻,什么约会,都是什么鬼?!

允肖杭已经将搭在她肩上的手拿开,低头闲闲看着她,俊逸的脸庞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的迷人,他抬抬下巴,一勾嘴角,“不那么说,他们会放过你吗?”

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霸道娇妻不温柔第8章试读

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

“可是……”

“可是,我帮了你,你都还没跟我说一声谢谢。”他就那样垂眼看着她,光看眼神,倒是暖意融融很是容易让人沉沦。

可是他说,要她谢谢他?

迟曼曼眼皮子一阵抽抽。

“……谢谢你。”她皮笑肉不笑地,只想快些摆脱这个人,“可以了吗?”

今天的事情,说实话要不是他,她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可是一想到前晚在阳台上的事情……她又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在阳台上,她也不至于被编排上什么新闻头条,还被记者围追。

允肖杭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别不服气,那天咖啡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呢。”

还有那天你砸我车的事。

迟曼曼浑身一怔,赶紧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那天的事情是个误会,纯粹是个误会,是我错了,我错了,嘿嘿……”顿时笑的很是狗腿。

她的生存法则第一条,就是知道在强者面前示弱。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允肖杭,可不是个她随便惹得起的人物。

*

“迟曼曼,作为K市日报的记者,我能采访你一下,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突然就成了上尉的未婚妻?”

罗小枝这个跑外围突发事件的大忙人,难得在连续两个工作日里,都主动给她打电话。

迟曼曼看着手机上跳出的新闻信息,再次傻眼了。

“X军团上尉允肖杭未婚妻曝光,系K大助教员。”

下面再次配上了一副大版面清晰照,这次换成了允肖杭将她揽在怀里,正含情脉脉低头注视着她!

报道上将昨天发生的事情描写的绘声绘色,而且,再次刊登在了头条上,还被追为了热点!

迟曼曼很想问问罗小枝,她们日报社难道就没有点其它有营养的内容,可以拿来当头条吗?

新闻上还简单介绍了允肖杭的情况:三十岁,国航大学毕业,X军团空军军团指挥长,上尉军衔。

貌似因为目前到K城负责什么建设项目,关系到城市的开发建设,因此媒体对这个空降负责人特别的关注。

可是不管他是谁,关系到什么建设项目,迟曼曼都不感兴趣,临时救急的一个谎言而已,她才不要多费什么神。

她只是个小人物,无所谓这些所谓头条。

想明白之后,迟曼曼顿时觉得豁然开朗。

可是这种豁然开朗,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下午的时候,允肖杭就又来找她了。

他霸气侧漏的军用吉普直接横在她跟前,车窗后一张脸阴阴沉沉,“上车。”

迟曼曼本来还想跟他扯皮一番,表达一下自己不想与他多交际的本意,好让他从此以后离自己远点,被他凌厉的眼神一扫,顿时就怯懦了乖乖上车。

“允……上尉。”她憋了半天想出这么个称呼,“您找我,有何贵干?”

直到允肖杭的车子已经开出了K大校门,她才小心翼翼问道。他这一次来的神情显然有些不对,但愿不是跟她有关。

隔了一会,他才将脸偏过来,脸色没缓和多少,“你不觉得,应该就昨天的事情,表达些什么吗?”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他是又厚脸皮为昨天的事情邀功。都坐上人家车了,没办法她只好硬着头皮,“……那,我请你吃饭?”谢谢你帮我糊走了那堆记者。

允肖杭眉梢一动,双眸微微一眯,语气颇有意味,“好。”

清水居是K城著名的高档特色餐馆,整个装修古色古香,碗碟菜肴都精致异常。

迟曼曼却丝毫没心思欣赏这些精致,只想着她这次是要被允肖杭再次给整了,因为这里的消费,高的她心里直滴血。

一想到昨天她刚发的工资,说不好就要因为这一顿饭见底,迟曼曼顿时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

“苦着一张脸,是因为这个么?”

允肖杭不知拿来的报纸,顺手朝她跟前一推,“因为这个报道?”

呃,原来他也看到了。她顿时转换到抱歉模式,“……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登报。”她想了想,“谢谢你帮我挡着,登报的事情是因为我……让你名誉受损,实在是对不起!”

她这回说的可是真心的,因为罗小枝在报社工作的缘故,她也多少知道名誉对允肖杭这样混迹军政界的人有多么重要,这样被八卦到头条上,对他影响显然不一般。

看着对面的人一双眼沉沉看她却不发一言,她又十分忐忑地,“这件事情,没对你,产生什么影响吧?”

允肖杭漆黑的眸子蓦地一闪,缓缓道,“你说呢?”

“那……这怎么办?”她担忧却满是无辜,因为就算是产生什么影响,她也没办法解决啊。

允肖杭的表情还是那样默然地,看不出丝毫喜悲,只是缓缓端起面前的茶呷了一口。“假戏,真做。”

假戏?真做?

真做允肖杭的未婚妻?!

有没有搞错啊?!反应过来的迟曼曼连忙摇手,“不行不行不行……”

看着允肖杭深邃的眸色中闪过一丝阴鸷冰冷的寒光,赶紧又赔了个笑脸,“……我是说,你这么高大上,我……怎么能真做你的未婚妻呢?呵呵……”

肯定不行的啊,你是个军人啊!躲还来不及。

允肖杭没有说话,继续又呷了一口茶水,“嗯。”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是不能做未婚妻。”

迟曼曼心头一松,满脸堆笑很是配合地点了点头。

“得领证。”

迟曼曼的笑容僵在脸上。

他说什么?领证?领什么证?

允肖杭将手搭在桌沿上,像是在思索着什么,表情十分严肃地,“我是个军人,在个人生活上也不可以有一点不端正,尤其是已经被曝光在媒体上。”他垂眼看了看桌上的报纸,“所以,我们得领结婚证,走合法化。”

迟曼曼目瞪口呆。

结婚……证?!

允肖杭这是在扯淡吗?——可是为什么看他表情那么严肃认真?

“你看呢?”允肖杭又问她。

她能怎么看?

“就……没有什么其它的办法?”她要努力挽救这种局面,这都是什么情况,怎么能直接就扯上领结婚证了?

“或者……”允肖杭将十指交起来看她,清隽的眉梢微微蹙着,无畏中透露出满满的同情,“不领证也行,但是从此后迟小姐就将被扣上我未婚妻的头衔,随时被那些记者们跟踪询问一下,不能正常工作,也不能和其他异性交往,结婚。”

什——么——

迟曼曼有些崩溃,她是造了什么孽才会跟这个允肖杭扯到一起,还不能和其他异性交往,不能结婚。那她这辈子不都完了么?

“这就要看迟小姐你怎么选择了。”

迟曼曼盯着报纸上他两“甜蜜”的照片,哆哆嗦嗦地,“……让我考虑考虑。”

*

“迟曼曼你是真傻还是矫情?这样的事情还说要考虑考虑,你考虑什么?啊?!”

罗小枝拿着那张该死的报纸在她脑袋上一阵狂拍,“想这样从天上掉下来的狗屎……不,,美男,男神,你不是应该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一把抓住么!什么假戏真做领证合法化,我要是你就赶紧洗白白躺在那等着被扑倒……”

迟曼曼终于有了点反应,“罗小枝你能不能别这么流氓?”

罗小枝正说到兴奋的点上,被卡壳了十分不爽,“矫情!”她一脸鄙视地斜眼看她,“你就是太矫情太做作,所以安博南甩了你!”

她可真是会找人痛处撒盐。迟曼曼跳起来,想要动手,憋了半天还是好好说事,“他和安博南一样,是个军人。”

小说《霸道娇妻不温柔》 第7章 007、迟小姐是我的未婚妻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霸道娇妻不温柔》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